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225章 :看上
    “好好呆着吧,可怜的孩子!”

    再次叹口气,她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顾骏蹲在地上大声哭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倏地,他起身,跑到铁栅门前,抓着门用力摇着:“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他声音哭得沙哑,可仍旧大声哭喊着,“二姐……”

    “骏儿,别哭,你不是说了么,你二姐很厉害,她不会死的!”暖暖的男声在地牢中扬起。奈何顾骏太过伤心,根本就听不进去,他一声声唤着二姐,大声唤着。

    地牢里的隔音效果很好,就算是功力深厚,没有连城那么超强悍的耳力之人,很难听到自地牢中发出的声响。

    而连城会不但没有启用那特殊能力,更是不在府中。

    她此刻走在大街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洛逸轩不远不近跟在她身后。

    晨风吹拂,早起是他的习惯,因此,在天青色渐渐转为鱼肚白,第一道晨曦划破夜幕,透空而下时,他走出寝院,漫步在花园中,嗅着淡雅清香,想着心事。

    当他抬起头,发觉不知不觉间,他竟走到连城住的小院门口,立时怔愣在当场。

    院里有脚步声传出,他蓦然回过神,身形一闪,凝神静气,站在小径旁的一座假山后。

    她要出府?

    这一大早,她出府做什么?

    是去寻她要找的那个人吗?

    许是担心连城初来灵月,人生地不熟,又或者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某个缘由,他尽量收敛气息,远远随在连城身后。

    半个时辰过去,一个时辰过去,连城看似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实则她心里却在犯着嘀咕。

    从踏进灵月,她看到的除过老弱妇孺,很难看到青壮年男子。

    奇怪,想想还真是奇怪!

    好好的一个都城,无处不是景致惑人,可即便如此,却让人感觉不到轻松,舒适。

    压抑。

    沉闷。

    死寂。

    ——这是她对这郦京,甚至对整个灵月生出的感觉。

    她在想什么?

    又要去哪里?

    洛逸轩眉头微皱,看着连城拐进一条小巷。

    几条大街都已经走过,此刻她进入巷子里做什么?

    小巷静寂,连城走过一座座低矮的民居,侧耳聆听,听不到任何声音。

    直至走到小巷深处一民居外,方有妇人虚弱的啜泣声传出。

    轻推开闭合在一起,有些破败的木栅门,她走进院里。

    “需要帮助吗?”敞开的房门里,一脸色蜡黄,发丝蓬乱,穿着粗布衣裙的妇人,怀抱一年约两、三岁大幼儿,边为昏睡的孩子喂水喝,边啜泣,连城不是想多管闲事,她只是想弄明白心中的疑惑,因为她觉得就灵月目前的状况看,这个神秘的国度,定是暗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而那个秘密百分之百与那幕后的黑手有关。

    只要秘密解开,她便会找到骏儿。

    妇人抬头,呆滞而浑浊的双目慢慢落在连城身上:“救……救救我的孩子……”

    “你的孩子生病了?”

    连城上前,在床边坐下,望着孩子几乎没什么生机的脸儿,轻声问。

    妇人止住眼里浑浊的泪水,点了点头。

    “我先为他把脉。”说着,连城伸出手,搭在孩子微微跳动的脉搏上,“孩子有两日没进食了吧?”

    妇人又点头。

    “孩子腹部鼓胀,源于排泄不畅,终导致昏厥。”搭过脉,连城又按了按孩子的腹部,道:“别担心,我这就开服药,大嫂给孩子煎服,一日三次,很快就能解决孩子的病症,记着,别再给孩子食用太难消化的食物。”

    “救救我的孩子……姑娘,你救救我的孩子吧!”听到自己的孩子还有救,妇人抱起孩子跪在床上,连连向连城磕头。

    她都说给开药了,也说了注意事项,这位大嫂怎还在求她施救?

    先让孩子醒来再说。

    从妇人怀中抱过孩子,连城找准穴位,轻轻一按,孩子顷刻间睁开眼,接着便有气无力地哭出声。

    那哭声犹如病死垂危的猫儿发出的声音,让人禁不住心生怜惜。

    抱着孩子,连城在不大的屋里环视一圈。

    什么叫家徒四壁,一室凄凉,她现在算是看到了。

    空荡荡的屋里,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失去色泽的一方破木桌上,摆放着一个浅浅的小竹篓,竹篓中有两个黑乎乎的馍馍,那是馍馍么?要她看,说是石头还差不多。

    再有就是竹篓旁边的碗里,先不说碗边沿那些个大小不一的豁口,就是碗里的黑色糊糊,看着都渗人得慌

    “这些都是什么做的?你就给孩子吃这些吗?”妇人低“嗯”一声,颤声道:“自从……当家的数月前失踪后,家里……家里就断了口粮……我要照顾大的,还要……还要留心腹中这个小的,就没法出去做工……挣生活费用……”抚着高高隆起的腹部,妇人捂嘴哭道:“十天前家里就一点吃的都没有了,我……我便摘树叶……”

    妇人不再说下去,但连城已从她的言语中,知道这个家的处境。

    她也真迷糊,没发现妇人还挺着个大肚。

    “我现在就带孩子去医馆就医,你在家里好好歇着……”连城话尚未说完,妇人就边下缓慢下床穿鞋,边道:“我……我不放心孩子,我跟着恩人一起过去,行不行?”

    连城迟疑片刻,柔声道:“可你的身子……”

    “我没事。”妇人摇头。

    “那走吧。”

    说着,连城抱着孩子就往门外走。

    妇人脚步虚浮,慢慢跟在她身后。

    定是诸天神明听到她的祷告,派神女下凡来救她的孩儿脱离病痛,定是这样的!

    擦拭着脸上的泪,妇人身上似是一瞬间充满力量,脚步也不由加快几分。

    “我来吧!”院门外,洛逸轩看到连城抱着孩子走出,不由迎上,伸出手道。

    “……”连城顿住脚,怔然道:“洛公子在附近办事吗?”

    洛逸轩唇角漾出浅笑,摇头:“看到你一大早出府,我有些放心不下,便冒昧跟在你身后,还望荣小姐莫恼!”

    “我就是想随便在街上走走。”连城微笑着摇了摇头,而后看了眼洛逸轩身上的白袍,再看了看怀中孩子身上不怎么干净的衣衫,嗫嚅道:“这……”

    “无碍。”她都不介意,他一个男子还有什么可介意的,洛逸轩眼神温和,接过孩子抱好,“走吧!”

    连城轻“嗯”一声,转身搀扶身后的妇人,跟在洛逸轩后面,走向巷子口。

    大街上,皇甫熠与任伯正要走进盛运酒楼,突然一抹娇俏的绿色身影,凌空而落,挡在他身前。

    “喂,你叫什么名字?”容貌虽普通,可这人身上流露出的气韵,却尤为吸引人的目光,没想到,实在是没想到,她今个一出府,就能有如此奇遇,洛素罗眨着澄澈,灵动的眼眸,看着皇甫熠,“告诉我你的名字。”

    她看上他了!

    要嫁人,就嫁这瞬间令她怦然心动的男子。

    就单看到他的背影,她就心跳加速,脸儿滚烫得紧,此刻与他面对面,她的心似乎一个不慎,便会跃出胸膛。

    皇甫熠眼眸半眯,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般:“让开。”他的声音淡淡的,不带丝毫感情。

    “我们交往好吗?”罗素罗完全不将他的话当回事,依旧站在他面前:“我知道你在寻人,只要你同意与我交往,我便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怕皇甫熠不信她说的话,她娇笑着自我介绍:“我叫洛素罗,是大将军和女巫的女儿,现在你该相信我的诚意了吧!”

    皇甫熠凝向她,定定地注视片刻,醇厚优雅的嗓音扬起:“你是大将军和女巫之女?”他加以确认。

    “是啊!”见他与自己搭话,洛素罗高兴极了:“我都做了自我介绍,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

    “任枫。”皇甫熠唇齿间漫出简单两字。

    洛素罗笑道:“那我直接唤你任枫好不好?”

    皇甫熠没有吭声,越过她,提步踏入酒楼。

    “这个雅间是你包的吗?”洛素罗自来熟地随在他和任伯身后,上了二楼,在雅间落座。

    端起任伯倒好的茶水,皇甫熠轻抿一口,望着窗外,久久没有说话。

    洛素罗无趣地撅了撅嘴,起身走到窗前,“你要找的人是女子吗?”背对窗,她看着皇甫熠,“那个女子于你很重要对不对?”

    “贵府这几日没发生什么事?”眸光由窗外收回,锁在罗素罗身上,皇甫熠随口问。

    洛素罗先是一怔,不明白眼前这令她心动的男子,怎就突然问起她府中的事,但她还是如实道:“没有。”

    她难道还没到郦京?皇甫熠眼睑微垂,薄唇近乎抿成一条直线。

    “你不是京中人吧?”又是好一会没听到他说话,洛素罗禁不住没话找话:“你住在哪里,要在京中呆多久?我要到什么地方才能找到你?”

    皇甫熠淡扫她一眼:“出去!”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刚刚还好好的,转瞬就变脸,是觉得我话多吗?”扯着手中的软鞭,洛素罗有些不高兴了,“我们既然要交往,那我就必须得对你有所了解,这样我才好将你介绍给我爹娘认识。”

    “自以为是!”皇甫熠看都没看她,低头再次轻抿一口茶水。

    洛素罗心里一阵委屈,跺脚道:“你这人什么意思嘛?我是因为对你有好感,才跟在你身后,想与你交往,你倒好,对我却爱答不理,你知道吗?这郦京,乃至整个灵月,有多少……”见皇甫熠嘴角牵起一抹嘲讽的笑,她的话陡然打住。

    他对她无意。

    既然无意,又为何要对她道出名姓?

    还是说,他依旧不信她的诚意,在试探她?

    思绪反转,洛素罗移步,坐回椅上,盯着皇甫熠道:“你若是还在怀疑我的诚意,现在就可随我回府,我会郑重向我爹娘介绍你!”

    “出去!”皇甫熠放下茶盏,起身走至窗前,负手而立,望着街上过往的行人。

    洛素罗蓦地站起,委屈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对我无意,还是你已有妻室?”

    皇甫熠不语,任伯这时有礼道:“洛小姐,我家公子不喜欢旁人过问私事,这次进京,我们只是有些事要办,等事情办完我们就会离开,所以洛小姐的美意,我家公子担待不起,还望见谅。”

    “那他为何要一开始搭理我,还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洛素罗眼里泪花打转,咬唇道。

    任伯陪笑:“洛小姐都已做自我介绍,我家公子若一句话都不说……”

    好了,你别说了!他今个不想理我,明个我再来找他。”上二楼径直步入这间雅间,显然是这酒楼的熟客,且定是包了这雅间,她只要稍加打听,便会知道他们的来路,现在还是四处找找那位多年未见的大哥要紧。

    洛素罗心下一番计较,起身望着皇甫熠的背影道:“我一定会让你在离京前喜欢上我的!”

    语落,她转身走出雅间。

    “从那丫头身上着手,不失为一个法子。”门外脚步声走远,任伯走到皇甫熠身旁站定,提议道。

    “表象往往最容易骗人。”

    皇甫熠淡淡道。

    任伯思量片刻,道: “不过是个小丫头,再有手段,咱们也应付得了。”

    “顾二并不一定能找到洛府。”皇甫熠眼底痛色涌现,“要不然,我们也不会几天都探不到她的消息。”

    “王爷莫急,既然王妃是被那人以骏小公子引到灵月,那么双方碰面时,势必会有所动静,咱们现在只需耐心等待就好。”任伯低声安慰。

    皇甫熠道:“但愿如此!”

    距离盛运酒楼约五百米外,有家顺和客栈。

    岑洛与莫婉倾抵至郦京后,就歇在这家客栈里,由于长途跋涉,加之一路惊险连连,莫婉倾已住进客栈便昏睡不醒。

    本不想管她的死活,可又一想到莫婉倾的遭遇,与他多少有些关系,于是,岑洛忍住满心愤恨,留在客栈照顾对方到今日醒转。

    “洛你到哪里去?”莫婉倾清醒后,看到岑洛在她客房里坐着,心里自然好一番激动,但她脸上却没显出太过明显的喜悦,略显吃力地撑起身子,靠坐在床头,见岑洛面无表情,从椅上站起准备往门口走,她不由急声问。

    岑洛转过身,看着她,眸色尤为复杂:“不想死在灵月,最好安心待在客栈。”作为棋子,她无疑已失去作用,以那人的手段,又岂容她多活?

    不会,那人不会让她活着,要么立刻致她于死地,要么会安排她别的任务,直至她死于非命。

    他忘不了,忘不了那个曾打小看着他,默默垂泪的女人,虽说她对他并不是很好,甚至有些冷淡,但他从小到大的吃穿用度,她从未亏待过。

    是那人,是他,令她不得不和女儿分离,饱受相思之苦,她心里有怨,有苦,却只能受着。

    终于在那一日,她忍不下去,冲着丈夫含泪控诉,说她当年明明生的是女儿,为何好端端的在她醒转后,女儿不见了,身边却多出个儿子。

    在此之前,他是幸福的,因为他拥有旁人没有的家世,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即便家里很少有欢声笑语,但那也是他的家,是他出生,养他长大的地方。

    却没料到,无意中让他听到双亲在屋里争吵。

    起初,那个他唤了十年多的父亲,还咬定说当年生得确实是儿子,就是他。可在夫人一声声控诉中,他没经受住心里的煎熬,终道出实情。

    他没多说,只说他们的女儿生下来因为体弱,被送出府在外养着,说他这个儿子是友人之子……

    顷刻间,他如被响雷击中,脑中一片空白。

    经受不住打击,他提起轻功冒雨出府 他不知要到哪里去,只觉世间一切都是那么虚幻。

    他不是丞相府的大公子,不是父母的亲子,丞相府于他来说,没有一点干系,他就是浮萍,无根的浮萍,哪里才是他落脚之地,哪里才是能给予他温暖的港湾?

    最后,他昏倒在城外的一片小树林里,醒后,就看到一长得极为漂亮,说话很温柔的少女蹲在身旁,问他怎么了,安慰他没有过不去的坎……

    那时,兴许是刚经受打击,又或者是年少情犊初开,他们很快认定彼此。

    奈何又一打击袭向他,令他猝不及防。

    棋子,他竟是生父手中的棋子……

    为所谓的大业,抛弃他这个儿子,还美其名曰,是为他好。

    没多加思索,他决定离开丞相府,离开京城,远远离开,去个无人找到的地方,过平静的生活。

    怀揣对未来生活的憧憬,他要她一起离开,承诺一生相守,携手白头。

    结果却是被拒,甚至被言语羞辱,说什么和他只是玩玩,并没有投注真感情……

    “我不要和你分开。”莫婉倾的声音拉回他的思绪,岑洛冷冷道:“我之前的话说的还不够明显吗?我心里只有她,这一辈子都只有她,你别再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

    莫婉倾低泣:“我……我只是不敢一个人待在客栈……”泪水顺着她略显苍白的脸上滚落,她看着岑洛,“洛,就让我跟在你身边吧!以婢女的身份跟在你身边好不好?”

    “不想死在灵月,就按我说的安心待在这。”丢下话,岑洛头也不回地离去。

    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她不想死在灵月,最好待在客栈?

    眼里泪水渐渐止住,莫婉倾眸光怔然,咬唇沉思。

    坤伯曾说过,要她协助灵月公主,一起对付熠亲王,对此,她曾提出疑惑,问,家人是否就在灵月,却没有得到坤伯肯定的答复,只是要她等,等父亲成就大业后,一家人团聚。

    想到这,莫婉倾止住的泪再度涌 出眼角,顺着脸颊滴滴滑落,她要找到家人,找到爹娘……

    但……但是她不能就这么离开客栈,不告诉他一声就离开……

    “洛……你说我会在这里找到爹娘吗?你说他们这些年来,是否有想过我这个女儿?”莫婉倾笑了,唇角漾出一抹幸福,却又比苦涩的笑容,她喃喃道:“我好想爹娘,好想和家人在一起,可我又怕和他们相见,怕他们不接受我,排斥我,更怕爹再指使我做违心之事,洛……我好矛盾……”

    走出客栈,岑洛站在大街上,眉头紧皱,暗忖:“我该去哪里找那人?”灵月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要找一个人绝非易事。

    然,他有暗自许诺,会帮她找到幼弟,那么,就算前路艰难无比,他也要说到做到!

    收敛心绪,他缓步而行。

    “任枫,哼,你有什么好的,那么拽,不把本小姐当回事!”洛素罗边踢着碎石往前走,嘴里边碎碎念:“喜欢我的男子多了去,你拽,我让你拽,坏家伙!”脚下的碎石,被她猛地一脚踢出,“我踢,我就踢,谁让你不把我放在眼里!”一颗颗碎石被她狠狠地踢出,她将对皇甫熠生出的怨念,全泄愤在那一颗颗无辜的碎石上。

    突然,她感到一道凌厉的视线,倏地聚在她身上。

    抬起头,她双眼圆睁,张大嘴巴,半晌才发出声音:“大……大哥……”那些被她踢出的碎石,竟全在那正盯向她的男子脚边。

    她……她竟踢中了自己大哥!

    岑洛一步步走进她,面无表情道:“你叫我大哥?”

    “是啊,我是叫你大哥啊!”眼珠子转了转,洛素罗合上嘴巴,注视着他看了一会,歪着头娇声道。

    “你确定你没认错人?”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