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220章 :毁容
    “是有杀气,可这也恰好告诉我们一个讯息,我们就要走出这层峦叠嶂的重山了!”山中已行近八日,以他们的脚程,也该是快走到头了!杀气,能有杀气,就说明鬼幽的同伙,就在他们

    不远处埋伏着。

    忽远忽近?

    哼!是想扰乱她的思绪,从而心生恐惧,葬身在这重山里么?

    细雨如丝,一行人朝前约莫走了五六百米,眼前豁然出现一片面积不大的空地,空地上坐落着一间竹楼。

    “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看样子一会势头还会加大,咱们在那座竹楼里避避雨,等雨驻再继续前行。”脚下残叶腐草沙沙作响,也不知积了多少年月,人走在上面,仿若要陷下去一般,连

    城边往竹楼走,边与离影说。

    他们走过发出的声响,惊起虫蛇飞鸟无数,皆使出看家本领,四处逃离。

    明明是大白天,可参天古木环绕,将阳光近乎全然隔离。

    只有数道细微的光亮,投射在平地上。

    竹楼尤为简陋,也就是个挡雨的处所,要想尽可能遮住山中猎猎吹来的寒凉之风,那是想都不用想。

    不过,就目前的处境,这对于连城一行来说,显然已经不错。

    进入竹楼,连城很快点燃火折,其余人这才相继而入。

    握着火把,连城环目四顾,忽地闻到一股子刺鼻的腥味,抬眼看去,方明了缘由。

    近旁的墙上,挂着数只已干僵的野物尸身,竹屋中湿气重,此刻火把燃起,无形催动屋里的空气渐渐发生变化,才致那腥臭之气变得浓郁。

    岑洛见她皱眉,大手蓦地扬起,合在一起的窗户随之向两边打开,而后,挂在墙上的那几只已干僵不知道多少时日的野物尸身,倏地远远飘至窗外的空地上。

    雨势渐大,冰凉的雨水自竹楼缝隙滴落,犹如一柄无形之剑,紧贴在人的肌肤,森凉无比。

    火塘被离影点亮,她动作迅速收拾出一块干净的地方,看向连城:“二小姐你坐在这吧!”

    连城正要点头,却倏地神色一凛:“杀气快要逼近这间竹楼,一会记着跟在我身后!”不待她音落,竹楼外就已围满黑衣人。

    那些人没有遮面,一个个宛若没有灵魂的木偶,目光空洞,手中寒剑铮铮作响。

    毒人?

    他们是熠曾对她说过的杀人工具,毒人么?

    心念电转间,连城已提气纵身跃出竹楼。

    杀!

    杀!

    她心里此刻只有这一字。

    因为她要活着,活着救顾骏!

    紫金索出袖,她招招狠辣,不到片刻,黑衣人已倒下去数个。

    除过莫婉倾尚在竹楼中,其他人皆从里面纵身而出,与黑压压一片毒人厮杀起来。

    毒人中,并不是个个武功高深,但他们的优势在于人多。

    半个多时辰过去,毒人倒下无数,但新增的比倒下的更多。

    近乎多半个月连续赶路,加之饮食和休息都跟不上,离影与耶律琛几人,慢慢的有些招架不住。

    “二小姐,咱们恐怕撑不了多久!”头发,衣衫皆在大雨中早已湿透,连城闻言,眼神一狠,吩咐离影:“你保护好自己,这些毒人我来对付!”

    其实,她也已近乎力竭,可她不能倒下,不能!

    鼓动全身真气,连城不顾左肩处骤然传来的痛感,身法蓦地一边,施出她当初与陆天佑在南湖比武时那招绝学来,狂风大气,只见她宛若一道青色闪电,以肉眼不及之速穿梭在一众毒人之

    中。

    痛,左肩上本已痊愈的伤口,此时此刻好痛!但即便这样,连城出手的速度,以及身法变换也没消减半分。

    毒人大半已倒在磅礴大雨中,空气中到处都是令人作呕的血腥之气。

    忽然,一道清脆月儿,宛若银铃般的娇俏声音,忽远忽近传来: “你是顾连城吗?”

    连城手上动作不停,冷声道:“你是谁?”

    “我啊……我就是我啊!”那声音的主人“咯咯”笑出声:“你很厉害,可是即便你杀光他们,就能走出这迷雾山,迷雾丛林吗?”

    “你和鬼幽是一伙的!”连城不是问,而是尤为肯定道:“不管你使出什么阴险手段,我都会像除去鬼幽一样,将你碎尸万段!”

    那娇俏声音的主人好一阵沉默后,再次“咯咯”笑出声:“有那个本事你尽管来啊!可惜的事,恐怕到你死的时候都不会知道我是谁!”

    又一阵激烈厮杀过后,来袭击连城一行的毒人,全一命呜呼,倒在了血泊中。而这时,连城远离竹楼有段距离,他们站在茂密的古老森林中,抬手拭着脸上的雨水。

    雨渐渐停了下来,微弱的光亮透过顶上空的枝叶,洒落下来,在地上投下幽暗的影子,摇摇曳曳,似幽魂飘荡一般。

    “顾连城,你是不是很累?”如银铃般的娇俏声音,不,此时那声音就与鬼魅发出的一般,不知在何处,却清晰地在连城几人周围响起,“可是怎么办呢?我又要出阴招了哦!”那声音的

    主人不慌不忙地说着。

    “有招尽管使!”

    连城喝道。

    “今日所见,你果然与众不同,难怪我娘对你极其有兴趣!”

    伴这句话音起,一抹娇俏的绿色身影,凌空而落,在距离连城几人十多丈外的空地上翩然站稳身形。

    少女绿纱遮面,手中握着一柄晶莹剔透的绿笛,正笑盈盈地看过来。

    林中光线是不好,可以连城的目力,对方眸光澄澈透亮,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会使阴招之人。

    绿裙随风舞动,少女眨了眨灵动的眼眸:“我要开始了哦!”语落,她“咯咯”笑了两声,眸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凌空而起,少女悠然靠坐在一枝树杈上,乌发,长裙轻盈曼舞,慢慢的,她将绿笛凑到唇边,清幽诡异的笛音,顿时在丛林中弥漫而开。

    慢慢的,那笛音变得尖细,变得苍凉,似是能传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层峦叠嶂,古木丛林,深不见头,将这诡异的声音传远,又缓缓收回,胆小者,在听到这笛音,加之身处当下的环境,铁定被吓得心神胆颤,只想尽快逃离此地。倏地,由远及近,夹杂着笛音传来阵阵“沙沙”之声,那声音自四面八方而来,穿过山脉,淌过溪流,往这处古木丛林中聚集而来。

    莫婉倾面露惊恐,神色慌张地四处看着。

    “啊……蛇……好多的蛇……”她骤然大叫出声,手指不远处的几棵古树,吓得双腿直打颤。

    没错,她没看错,不光那几棵古树上有许许多多的蛇,就是他们几人周围的古树上,草丛中,亦有密密麻麻颜色各异的蛇。那些蛇抬起它们的头,正口吐信子,睁着阴寒渗人的双目,盯着连城几人。

    连城没于袖中的双手禁不住收紧。

    毒蛇!只看那些蛇的头部,以及它们的颜色,她辨出那些蛇全剧毒无比!

    “小姐……”

    离影担忧地唤连城一声。

    “没事。”

    连城浅声回她。

    就这样,那些成千上万,甚至数十万的毒蛇大军,与连城几人对峙着,它们的目光死死锁在几人身上,好似只等它们的主人一声令下,便扑上去咬连城他们一口。

    它们安静地蹲伏在地,亦或是盘绕在枝干上,口中喷出淡淡的,不同的恶心气味。

    悠然靠坐在枝杈上的绿裙少女,见连城几人神色淡定,澄澈透亮的眼眸倏然一转,笛声顿时急促,愈加尖利起来。

    她在发号施令,而那庞大的毒蛇大军也遵从她的命令,瞬间全都全扬起身,似是一幅幅五彩斑斓的帷幕,朝连城几人罩来。

    它们长短不一,粗细不一,密密麻麻聚在一起,放眼望去,无尽头可言。

    “洛……”

    莫婉倾急唤岑洛,慌忙往他身边凑。

    “不想死就自己应付!”岑洛冷瞥她一眼,而后身形一闪,站在连城身侧。

    也就在这一刹那间,笛声蓦地扬高,那些毒蛇露出尖利的毒牙,朝连城几人发出森然嘶啸,猛扑而来。

    “注意安全!”转向离影叮咛一句,连城双掌催动真气,快速扫出。

    瑟瑟寒凉之风吹过,清幽月华宛若流水,漫过这迷雾山,迷雾丛林。

    腥臭的血气,与空气融为一体,随处可见毒蛇的残体。

    数个时辰过去,高昂尖利的笛音就没停过,连城此刻真得已有些招架不住。

    其他几人亦是如此。

    而绿裙少女却依然悠哉靠坐在枝杈上,吹奏着诡异的笛音。

    月华透过枝叶缝隙,静静倾洒在她的身上。她眸中含笑,纤长的玉指在笛子上轻盈舞动,宛若鬼魅在跳幽灵之舞。

    这一刻,她就似那带着魔性的暗夜精灵,美则美矣,却心如蛇蝎,做着世间最丑恶之事。

    没有得到岑洛庇护,心机颇深的莫婉倾就紧随在青墨身侧,好减轻她周围的危险。

    或许是被同伴们的残尸刺激到,那些聚涌过来的毒蛇,在绿裙少女的笛音鼓动下,更为凶残地攻向连城几人。

    “擒贼先擒王,我去将那女子制服,你要多加小心!”连城与离影说着,倏地拔地而起,飘向绿裙少女。

    奈何看似不远的距离,她却被枝杈上,藤蔓上扑下的毒蛇围攻的很难快速前行。

    ……

    突然,青墨嘴里发出一声闷哼,瞬间倒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

    是莫婉倾感知到身后有毒蛇袭来,她身子一闪,那毒蛇径自啃咬到了青墨手臂上,由于毒性超强,不待青墨运功逼出入体毒素,整个人已瘫软倒地。

    岑洛闻声,想过去救他,却看到无数毒蛇将青墨的身子几乎覆盖。

    大蛇压住他的身子,小的在他腿上,脖颈上疯狂地咬着,有的甚至已钻入他体内,只因细碎的骨骼吞噬声,清晰地从青墨身上传出。

    死了,青墨活活被毒蛇吞噬而亡,一点碎渣都未留下。

    耶律琛见离影手上动作减慢,眼看着无法再坚持下去,顾不得多想,便纵身跃至她身旁,将其揽入怀中,咬牙奋力发功,攻向他们周围的毒蛇。

    莫婉倾心里有愧,对青墨有愧,可她要活着,她刚刚也不是故意为之,因此,她只是在心里对青墨说了句对不起,便连发掌力,袭向那一条条攻击她的毒蛇。

    “魔女……我要杀了那魔女……”青墨从小就跟在岑洛身边,虽说是个奴才,但在岑洛心里他多少还是有那么些地位,此刻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无数毒蛇吞噬而死,岑洛怒不可遏,赤红双目,连续发掌,向绿裙少女疾驰而去。

    随着他逼近,那绿裙少女将目光慢慢锁在他的身上。

    “哥哥……”隐约看清岑洛的面容,绿裙少女心中喃喃一句,跟着轻盈舞动的芊芊玉指戛然停下。

    她眸光怔然,望着与她仅差两三丈距离的岑洛,轻唤:“哥哥……”

    哥哥怎会出现在这里?

    他数天前离府,不是说去会友了么?

    笛音停下那刻,所有的毒蛇皆停止攻击,原地蹲伏待命。

    趁着这个机会,耶律琛抱起离影,极速飘远。

    他要寻个安全的地方,他不能让她有事!

    离影挣扎,却被他直接点了昏睡穴。

    “魔女,我要杀了你!”

    岑洛掌间运力,袭向绿裙少女。

    “哥哥……你……你怎会在这里……”绿裙少女好像一点都不害怕,不怕那攻向她的凛然掌风,“哥哥,我是阿罗……”

    哥哥?

    她唤他哥哥?

    岑洛听到了,听到绿裙少女自面纱下传出的轻语声。

    他脸色变了又变,掌风丝毫未减。

    就在那掌风快要落在绿裙少女身上时,只见一道绿芒倏地一闪,而后是一声爆响,周遭已没绿裙少女的身影。

    半晌后,笛音再度扬起,只不过这次笛声悠扬,不再似先前那般诡异。

    那些蹲伏在地的毒蛇,在笛音响起的一瞬间,全调转方向,往古木老林深处窜去。

    不过转眼功夫,连城周围已再无它们的踪影。

    “离影……”

    缓缓转身,连城寻找离影,却发现不远处除过莫婉倾外,根本就不见其身影,同时耶律琛也没在。

    眸光闪动,她单膝跪倒在地,手捂左肩,暗自调理内息,却发觉内息受阻,一时半会提不上。

    嘴角牵起一丝苦笑,她知道是怎么回事。

    近期,她又是赶路,又是与鬼幽交手,身中魔影蛊,随后又遇毒人,毒蛇攻击。

    就算是铁打的身体,恐也经不起这样接二连三地折腾。

    何况她身上本就有伤。

    “你没事吧?”岑洛凌空落下,在连城身旁站定:“我扶你起来!”

    连城抬头,看向他的眼神尤为复杂:“不用!”

    “你肩上的伤复发了,别逞强,我不会对你怎样。”岑洛说着,不顾连城反抗,弯腰将她从地上抱起。

    连城怒目而视:“放手,我自己能走!”

    “你确定你还有力气走动?”垂眸看她一眼,岑洛大步往西而行。

    莫婉倾心里恨极,恨连城故作虚弱,在她面前和岑洛秀“恩爱”。

    由于之前她都是依附在青墨身旁,因此她内力消耗并不大。

    提起轻功,她紧追上岑洛:“洛,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岑洛没理她,只是继续大步西行。

    周遭一片死气沉沉,就连空气也甚是沉闷不堪。

    “你要往西,我就一路陪你往西行走。”那个小魔女唤他哥哥……她为何会唤他哥哥,是他的样貌与她的哥哥很相似吗?岑洛心中生疑,再结合自己的身世,以及京中连续发生的事,他有

    那么丝肯定——那人在灵月……十之八、九在灵月。

    要不然,灵月公主不会突然造访中原大陆,更不会径直来到大周……

    那人要大动作了,但他恐怕做梦都没想到,东旬和吕齐会战败,会归顺大周,为其属国。

    岑洛心中冷笑。

    卑鄙,他只觉那个给他生命的男人卑鄙、无耻至极!

    为达目的连个小孩子都不放过。

    引连城前往灵月。

    对,他怀中的她,一路西行,定是前往灵月,救她的幼弟。

    “我们在这歇会,待天亮继续赶路。”走至一棵粗壮的古木旁,岑洛将连城轻放到下,让她靠着树干歇息:“你好像有些发热,必须得歇会!”说着,他掏出之前给连城,结果被她拒绝服用的那粒药丸:“服下它,你会舒服些。”

    “我不需要你假好心!”那绿裙少女不会无缘无故停下笛音,更不会无缘无故以笛音驱逐那些毒蛇四散。虽然那会因为对付毒蛇攻击,她听得不慎真切,但隐约间,她有听到那绿裙少女说

    了什么,他们是认识的,他们多半是认识的,否则,笛音停止,那些毒蛇撤离,无法解释得通。

    岑洛眼神黯然,语声黯哑道:“我不会害你!”

    连城感到头好晕,肩上本已恢复好的伤口也痛极,她额上汗珠滚落,似是没听到他的话,喃喃道:“水……水……”也就转瞬功夫,她脑袋混沌,身上没了丝毫力气。

    常言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她这一刻想必就是前者。

    “把这粒药丸服下,我就给你去找水。”岑洛抓住她的手,目中溢满担忧。

    连城闭紧嘴巴,于他之言不做丝毫反应。

    岑洛想强行将药丸塞进她嘴里,却在接触到她抗拒的眼神时,抬起的手只好缓缓放下。

    “看顾好她,我去找水。”站起身,岑洛深望莫婉倾一眼,神色复杂:“她若是出事,我不会放过你。”

    语落,他双脚一跺,宛若大鹤展翅,登时不见踪影。

    莫婉倾望着他身形消失的方向,眸光变了变,而后低喃:“我要她死!我要她以最惨烈的方式死!”

    右手轻轻一抖,她的掌心陡然就多出一柄精致的匕首。

    将匕首套仍到地上,她一步步逼近连城,眼神阴狠,终在连城面前站定,蹲身,揪住其衣领,咬牙问:“说,是不是你找人将我丢在大街上,接着找来那些个……”回想起那件令她痛不欲生的往事,莫婉倾满心的恨意,骤时全腾起,“你不说话是不是,那好,我就逼着你说!”

    泛着寒芒的匕首,抵在连城的脸儿上,她笑容狰狞,狠声道:“你不说,我就划伤你的脸!”

    “你……不该招惹我……不该因为对付不了我,就将矛头指向……指向我三妹……我只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缓缓睁开沉重的眼帘,连城混沌中保持着一丝清醒,她视线模糊,看不清

    莫婉倾此刻狰狞而丑陋的嘴脸,但她笑了,笑容清浅,宛若一朵徐徐绽放的青莲,从容至极,雅致至极:“我后悔对你的惩罚太轻了,像你这种心思阴沉的女人,就不该活在世上。”

    匕首扎进她的脸上,她一声都没坑,只是定定地看着莫婉倾,任其手中的匕首从她脸儿上划过。

    鲜红的血顺着她的脸颊滴落,落在她青色的衣裙上,仿若一朵朵凄艳,哀绝的夭红,慢慢晕染而开。

    不是她不想还手,不是她不想反抗,而是这一刻她提不起丝毫气力。

    基于此,别说出手反击,哪怕是抬手推开莫婉倾,她也做不到……

    “果真是你,果真是你害得我,顾连城,你知道么?我恨你!恨你吸引住洛的目光,恨你夺去本属于我的爱情!”连城双颊上,皆已被她划出两道交叉在一起的血口子,皮肉翻起,鲜血滴滴而落,她森然笑道:“你说你有什么?啊?你说你有什么?样貌平凡,又自命清高,给洛写休书,可就是这样不堪的你,却吸引住洛的目光,让他不再理会我,甚至厌恶看到我……”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