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4章 :狂傲
    望着那名佳公子,她嘴角噙笑,双手时而舞动,时而撩起长发,旋转,再旋转……

    抬腿,扭腰,空翻,舞姿热情而恣意。

    “……我像闪烁星辰,你如明镜圆月,长夜终结,世界仍沉眠……”她全身都在舞动,都在尽情地释放着她的热情,“我疯狂沉迷,为真爱疯狂沉迷……”别人察觉不出她内心深处的变化,皇甫熠却感知到了,虽隔着不远的距离,他却感知到了!

    她的心在痛,她妩媚的眼底,也有着一丝隐痛。

    是他造成的么?

    “连城……连城……我该拿你如何是好?连城……”薄唇紧抿,皇甫熠在心里一遍遍地唤着连城,忍受着彻骨的痛感,一遍遍地唤着连城!

    “爷,你还好吧?”留意到他脸色逐渐变得苍白,绮梦关心地问了句。

    皇甫熠沉默良久,摇头:“我无碍!”

    舞步挪转,连城眼神魅惑,清秀的脸儿挂着妖娆妩媚的笑容,朝她之前抛媚眼的那位佳公子身边舞动着:“……我疯狂沉迷,为真爱疯狂沉迷,我疯狂沉迷,为真爱疯狂沉迷……“围绕那家公子,她双手舞动,整个人宛若一颗璀璨星辰。

    忽然,她凌空而起,从那佳公子头上翻过,随之,一手撑着佳公子身旁的桌子,倒立而起,与其四目相对,眸中风华流转……

    “我疯狂沉迷,为真爱疯狂沉迷……”慢跑而起,在舞台前方的空地上,她连续空翻,直至曲音渐缓落下,她再次热舞至那佳公子面前,右腿抬起,搭在那佳公子坐的椅子靠背上,而后右手食指以极为惑人的姿势,置于自己线条优美的下颚上,结束了劲歌热舞。

    风儿扬起她的长发,只见她嘴挑起,无视那佳公子的痴态,提气跃回舞台中央。

    “诸位可还满意?”清越的嗓音扬起,她笑容妩媚:“可是怎么办呢?就在我刚才劲歌热舞时,对诸位做了个小小的惩罚。”双臂伸展,那飘落于一旁的衣裙倏然穿在她身上,跟着,束腰的锦带也凌空而来,落在她手里。

    慢条斯理束好腰身,她素手伸出,催动真气,置于椅上的手机似是长了眼睛,直接窜至她袖中。

    惩罚?

    自惊艳中回过神的诸人,额上冷汗涔涔而落<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定国公主刚才有对他们做了小小的惩罚?

    什么样的惩罚,究竟是什么样的惩罚,为何他们没有察觉?

    “是不是在想我对你们做了何种惩罚?”提步朝前走了两步,她面上表情倏然一变,眸中冷眸迸射:“我是谁啊?我是大周的定国公主,我是说想要一展舞技,也问过诸位是否想看?但诸位觉得本宫的舞姿,能是诸位这么光明正大地看得吗?”迫人的气势爆散而开,乌亮柔顺的秀发,如紫云般轻逸的衣裙,随之恣意飞舞。

    诸人看着这样的她,只觉身子不由自主地连连打颤。

    “乐悠散,无论是其色,还是其香皆浅淡异常,散落于空气中,将这偌大的晓月楼全然填满完全不成问题,武功修为到一定程度者,或许可嗅到一股子清雅至极的香味,进而运转真气,屏住呼吸,可逃过被乐悠散‘祸害’。呵呵,对,就是‘祸害’,因为只要嗅到乐悠散,诸位在三年内不能再展男儿雄风!”淡淡一笑,连城清透的冷眸自诸人身上一一划过:“记住,不是本宫有意和你们过不去,是你们不该冒犯本宫,更不该出现在这晓月楼里,所以,要怨怪,要泄愤,就找这晓月楼算账!”

    算账?

    他们敢找晓月楼算账吗?

    再者,定国公主所言是真的吗?

    三年不能再展男子雄风,那他们岂不是和宫里的公公们一样了!

    “不要怀疑本宫说的话。”似是看出诸人心中所想,连城嘴角勾起:“正常男子看女子歌舞表演,身上会生出何种反应,我不说,诸位也应该知道得一清二楚,且深有体会。更何况本宫刚才那可是劲歌热舞,诸位难道就没心跳加速?但除过心律加速,诸位身上可还有其他反应?”

    没有,刚刚看着眼前的劲歌热舞,他们是心跳加速,可是,可是其他的感觉一概没有。

    尤其是那个部位,丝毫反应都没有!

    他们,他们三年内真的不能再展男儿雄风了,如宫里的公公们一样,做不了那种事,不,不一样,公公们已经没有那玩意儿,他们还有,他们还有……

    有又能怎样?

    娇妻美妾在怀,心里再想,却不能付诸行动……

    怨谁?这要怨谁?

    怨定国公主?

    他们敢吗?

    怨愤晓月楼?

    不,不,他们哪个也怨愤不起,只能自认倒霉!

    “乐悠散,你竟然在热舞时用了手段,是你制出的么?呵呵!医术卓然的你,制出乐悠散这样的损人药物,怕是再轻松不过。”岑洛的俊脸上看不出情绪变化,但他的心却起伏不已,不时暗忖:“连城,我多想唤你连城,多想你能将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你是我的,你本就是我的,我要你,无论如何,我都要你成为我的妻子!”

    连城身上的衣裙在飘 落时,乐悠散就已被她运气四散了开,以肉眼不可及的速度与周围的空气融为一体<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鼻尖嗅到淡雅,不知名的香味,岑洛想都未想,便屏住呼吸,却没想到,他这本能之举,令他险险躲过了乐悠散的效用。

    与他同样生出本能反应,屏住呼吸之人,还有数人。

    皇甫熠,陆天佑,对,还有陆天佑,他在二楼另一间房间门外站着,再有就是顾祁。

    夜幕落下,却未见连城和顾宁的身影,不仅顾祁心生疑惑,就是小顾骏亦是。

    而唤碧是答应连城,不将她出府寻顾宁一事在院里传开,可她是个奴婢,不能不顾主子的安危,她怕,怕连城夜里出府再遇到什么刺客,从而没找到顾宁,反致自己也身陷险境。于是,她便违了连城的意,向顾祁禀说顾宁进香可能遇险,连城出府寻找一事。

    留顾骏在府里,他着李木推他出府,并吩咐府中的大半侍卫,在京中寻找连城,顾宁二人。

    没成想,经过晓月楼门口时,里面传出的歌声,禁不住引得他抬眼望去。这一看之下,他脸色立变,跟着眼里染上深深的痛色。他相信连城不会无缘无故穿成那样,出现在晓月楼中,更不会无缘无故跳那样,那样的舞蹈。

    按捺住心底的痛,他自轮椅上站起,撑着双拐,一步一步走至晓月楼大门口,定定地望着台上劲歌热舞的二妹。

    因有食用过冰灵果,顾祁的内力在原有的基础上更为精进不少,加之习武之人的敏锐,在淡淡的奇异香气飘向门口时,他想都没想,直接屏住呼吸,忍住痛意,静默着看连城热情,狂放的舞姿。

    听了连城的话,皇甫烨文的脸色变了又变。

    他中了乐悠散,他竟然中了乐悠散,栽在顾连城手中,三年不能展男儿雄风,这,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要被人笑话死。可这能怨谁?多年习武,总觉得辛苦,便随意得很,从未下过苦功,现在倒好,吃上苦头了吧!

    罢了罢了,不就三年不能做那种事么,他忍得!

    再者,近些时日,每当回想起选妃宴那日在御花园中发生的事,他就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为何会对,为何会对一个心思阴险的女人生出爱慕之心,以至于被其狠咬一口,致他……致他与甚为尊敬的大哥之间生出隔阂。

    莫婉倾,你想做什么?处心积虑挑拨大哥和我之间的关系,你要做什么?是帮老三夺储才那么做的吗?阴险妇人,倘若有再见面的机会,他一定要当面问清楚,为何要用那种手段对付他?就在他对莫婉倾心生气愤之际,连城运转真气,催发出的清冷嗓音骤然扬起:“不过,我也不介意诸位找我滋事,但诸位请记住,找我滋事前,先想好后果,因为卑鄙无耻,阴险狡诈,手段狠辣是我的座右铭,而我,本非良善!且诸位再给我记住,并转告你们认识之人,只要是我在意,决定用一生保护的人,谁也别想伤害他!否则,哪怕与全天下为敌,我也在所不惜!”冷眸似剑,再次从诸人身上逐一划过。

    接收到她锐利如剑般的目光,诸人目露惧色,只想速速离开晓月楼。

    定国公主武功高绝,一把手术刀更是令人甚为畏惧,他们怎会伤害她在意的人?也不懂其为何会说出那番话。难道他们中,有人伤害过定国公主的亲人?谁,是谁,谁又敢啊?

    “不想被本王剜去双目,就立刻滚!”心口再痛,他也无法忍住不出现在她面前<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她有看到他,就在之前手抓纱幔,凌空飞舞时,有看到他。但,下一刻,她将目光不再投向他,她怨他,怨他留信骗她么?

    冷厉的嗓音自皇甫熠唇齿间漫出,诸人闻言,蓦地全从椅上站起,争先恐后地往门口跑。

    凌空落在连城身侧,不等其说话,他长臂一伸,就揽住连城的腰肢,飘向二楼。

    绮梦站在屋里,看到他进屋,行礼后,垂眸退至门外。

    “放开我!”连城声音轻淡,不带有丝毫情绪。

    “我……”

    皇甫熠没有松手,只是让她在地上站稳,眼里的情绪不停地变化着。连城凝视他片刻,倏地运力,从他怀中强行退出,紧跟着,她扬手就甩了皇甫熠一巴掌!

    响亮的把掌声传至门外,绮梦神色微变,但转瞬便恢复常态。

    脸上猝然挨了一巴掌,皇甫熠目光一怔,却并未生气。见他唇角噏动,想要说什么,却又迟迟不见出声,连城轻淡的声音扬起:“让开,我还有事要办!”熟料,皇甫熠紧抿唇角,不顾她用力反抗,横抱起她就到床边,接着,两人身子往床上一倒,皇甫熠俯身而 上,隐忍霸道的吻便落在了她的唇上。

    连城又岂会如他的意,张嘴就咬了一口。

    皇甫熠吃痛,修长的手指轻拭唇角,就见指尖上沾染着抹嫣红。

    “起来,我有事要办!”对于留信骗她离京一事,她可以不计较;对他突然变得淡漠的眸光,她亦可以,亦可以予以不计较,可是他明明在晓月楼,为何不救三妹?任三妹被人糟践!

    他做什么了?

    他刚刚做什么了?

    都已决定与她保持距离,免得身不由己伤害她,却,却还对她做出冲动之举。

    起身,皇甫熠站在一旁,不再看向连城。

    门外,顾宁与唤月脸蒙面纱,在一名小丫头引领下,在绮梦身旁站定。

    “谢谢你救了我!”进香回城途中,她和唤月明明被匪徒用药物迷 晕,且在晕倒前那伙子匪徒说要将她们卖进花楼,不成想,醒来时,她们却在一干净整洁的房间里,身上衣裙整整齐齐,发髻也没有凌乱不堪,她心里顿舒口气,跟着就见一小丫头进屋,告诉她们,这里是晓月楼,是绮梦姑娘救下了她和唤月,没让她们被人糟践。

    身处晓月楼,心里虽不是特别舒服,但救命之恩,她还是要感谢的!接过那小丫头递来的面纱,遮住容貌,便被其领出了房间。

    绮梦抬眸,淡淡的眸光落在顾宁身上:“你不用谢我,是熠亲王拜托我帮你们主仆的!”她就是要说给屋里的定国公主听,主子出手帮了她的妹妹,她倒好,仗着主子对她的喜欢,反掌掴主子一巴掌,实在是过分了些!

    “熠亲王?”顾宁长睫颤了颤,轻声道:“是熠亲王拜托你救我们主仆的?”他不是离京办事去了么,怎会出现在晓月楼?

    绮梦点头:“是熠亲王,他现在和定国公主就在屋里。”

    “我二姐在屋里?”顾宁颤声问<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绮梦再次点头,接着推开门,顾宁没加思索,就往屋里走,“二姐!”看到连城,她眼眶泛红,低唤一句。

    顾宁与绮梦的对话,连城有听到耳里,此刻,见顾宁好好的站在她面前,心里瞬间涌上百般滋味。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她没有看皇甫熠,她不知要如何面对他,那一巴掌她用的力度不小,他的脸上多半已出现殷红的巴掌印。

    扑进她怀中,顾宁低声哽咽:“我,我以为我和唤月会凶多吉少,还有唤雪,她为了救我,被匪徒一把推到,撞在了大石上,当即就晕了过去,却不成想,我和唤月会被熠亲王相救,二姐,我好着呢,我一点事都没有!”

    “那你怎么不回府?”

    连城抬手,轻拭去她脸上的泪,柔声问。

    “我和唤月中了迷 药,刚刚醒转!”止住哭声,顾宁退出连城的怀抱,走至皇甫熠面前,欠了欠身:“顾宁谢熠亲王出手相救!”

    皇甫熠摇头,示意她不用道谢,却没出声说话。看到他脸上的殷红巴掌印,顾宁将眸光挪向连城:“二姐,你为何要掌掴熠亲王?”除过二姐,没哪个敢甩熠亲王巴掌!可二姐为何要掌掴熠亲王呢?是因为熠亲王留信骗她离京,说是去办什么要紧的事,还是旁的什么原因?

    二姐不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她不会因为熠亲王的那封留信,就心生气恼。

    “我,我不是有意的!”连城轻声说了句,而后看向皇甫熠,淡淡道:“对不起!”语落,她牵起顾宁的手就准备离去。

    “等等!”皇甫熠唤住她,略显低沉的嗓音扬起:“三小姐遭遇匪徒一事,我想对你说说。”连城身形顿住,却没有回头,就听他又道:“我安排离涵从晓月楼的后门送三小姐回侯府,你无须担心!”

    抽出手,顾宁朝连城微微一笑:“二姐,熠亲王定是知晓些什么……”她话尚未说完,离涵已从门外走进。

    “为保险起见,你从后门送三小姐主仆回侯府。”皇甫熠浅声吩咐。

    离涵拱手:“是。”

    “从这屋里的后窗跃下,就是晓月楼的后花园。”绮梦进屋,对离涵说了句。

    待离涵揽顾宁,唤雪飘出后窗,绮梦朝连城,皇甫熠各一礼,便出了房间,顺便随手将门合在一起。

    “那伙匪徒是地痞所扮,我已经将他们解决。在这地痞劫持三小姐主仆之前,还有一伙地痞,不过,那伙子地痞尚未行事,就被我解决的那伙子地痞全杀了,从这不难看出,有两个幕后之人欲对三小姐不利。前者本欲致三小姐于死地,后者则是要毁三小姐的清白。”这些信息,都是他逼问那些地痞得知的。

    “是我连累三妹遭罪的!”

    连城抿了抿唇,道出一句。

    “躺在榻上的那两名蒙着面纱的女子,是广武将军的嫡女和她的侍婢。”皇甫熠黑眸中无波无澜,看着连城道。

    “我知道了!”静默良久,连城抬眸对上他的目光:“谢谢!”

    皇甫熠道:“不用客气<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你……你没其他的话要对我说么?”没于袖中的手儿缓缓收紧,连城问。

    “照顾好自己。”说着,皇甫熠将目光从连城身上挪开了。

    照顾好自己?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嘴角牵起抹轻浅的笑,连城道:“你也是。”语落,她提步而去。

    凝望她消失在门外的背影,皇甫熠按住心口,嘴角溢出抹嫣红。彻骨的痛折磨着他,他不知,连城的心亦不好受,更不知连城唇角刚露出的那抹浅笑,费了多大的气力。她本是笑不出的,好强如她,却强挤出一抹浅笑,那笑看似淡雅柔和,实则只有她知,那笑是苦涩的,且苦涩至极。

    稍平复好心绪,皇甫熠拭去嘴角的血丝,自后窗飘出,向皇宫方向而去。

    “大……”步出晓月楼,连城看到顾祁坐在轮椅上,双目中聚满痛意。

    顾祁从她身上收回视线,笑了笑,道:“怎样?”他脸上浮现出的笑容,尤为压抑,是他没用,二妹才会,才会……

    “已安然回府。”连城明了他问的是什么,也明了他脸上的笑有多么的压抑,更明白那压抑的源头在哪里:“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着李木先回府,她推着顾祁慢慢行走在月下的街上。

    古雨薇主仆自迷 药中醒转,看清自己身上穿着的薄纱,及所处的环境,吓得脸色发白,唇角颤抖不停。

    “这是你们的衣裙,换上后快些离开!”老 鸨命身后的小丫头将古雨薇主仆的衣裙放到桌上,丢下一句,就往门外走。

    “我,我们为何会在这里?”古雨薇声音嘶哑,望着老 鸨的背影问。

    回过头,老 鸨面无表情道:“这我可不知,不过有贵人让我放你们离开,不想被我这晓月楼玷污了清白,还请姑娘速速换衣离开。

    “晓月楼?我怎么会在晓月楼?”古雨薇目光呆怔,喃喃道。

    海棠是她的贴身婢女,见主子坐在榻上发怔,迟迟不换衣裙,不由道:“小姐,咱们快些换衣回府吧,要不然……”

    要不然?是她自作孽,是她自作孽,还有什么要不然,扯下脸上的面纱,古雨薇站起身,在海棠帮衬下,机械地换着身上的衣裙。她实在没想到陆玉挽会连她一起算计,威胁她邀顾三小姐去水月庵进香,而后会将其关在一座别院里,让顾二小姐着急,就这么简单,她当时威胁她时,所言就是这么简单。

    事实上,陆玉挽在欺骗她,甚至连她一起算计了进去。这就叫自作孽,呵呵!这就叫自作孽!

    花楼,她现在身处花楼,还有清白可言么?

    换好衣裙,海棠扶着她缓步出了屋。

    “小姐,咱们被人匪徒劫持,迟迟没有回府,你说将军可有安排人出府寻咱们?”主仆二人坐上老 鸨安排的马上,海棠怯声道。

    古雨薇眼里泪水打转,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