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1章 :暖心(一更五千+)
    陆玉挽被她一问,面上微显尴尬,但瞬间过后,她就恢复如常,神色倨傲道:“你问得简直就是笑话好端端的,我为何要喜欢你?你是我的谁啊?别自以为是了好不好”

    “看来咱们没法聊下去了”笑了笑,莫婉倾声音轻柔道:“是我自以为是了,想着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才惹得玉妹妹讨厌,罢了人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我不该强求于你”

    “你知道就好。”瞄了她一眼,陆玉挽似笑非笑地道出一句。

    莫婉倾拿起未做完的绣活,垂眸仔细看着,不再言语。

    半晌后,陆玉挽从榻上站起,在屋里走了两步,凝注莫婉倾看着,慢慢的,其眼神变得晦暗不明。

    被她直直地看着,莫婉倾眸光闪了闪,抬起臻首,柔声道:“玉妹妹还有什么话对我说吗?”

    “近半个月来,尤侧妃相继没了两个孩子,可是与你有关?”

    “我和那尤侧妃根本就不熟,她的孩子没了,与我有何干系?”莫婉倾的脸色明显已有不悦,只见她重新将手中的绣活放到几上,优雅起身,对上陆玉挽若有所思的眼眸,一字字道:“我是脾性好,但也容不得旁人随意诬陷。”

    “生气了?”看到她神色有变,陆玉挽反倒高兴起来,挑唇道:“倘若与你无干系,你为何又要生气?你没出现之前,大皇子最宠爱的女人是尤侧妃,否则,也不会让她接连诞下他的孩儿。但自从你出现后,大皇子对尤侧妃就不再像先前那般疼宠,从而引起尤侧妃对你生出怨怼。”

    莫婉倾道:“玉妹妹,我就不明白了,你对我说这些是何意?”

    “你别急啊”陆玉挽笑了笑,慢慢道:“起初为了避嫌,大皇子还要我陪着你前往他的皇子府,那时,我便看出尤侧妃对你的不满,随后的日子里,大皇子想要和你单独相处,就以他嫡妃的名义邀请你到皇子府做客,我呢,自然不在列了。你敢说这期间,你和尤侧妃之间没发生过冲突?”

    “我说没有,你信吗?”莫婉倾拧眉,面无表情地看着陆玉挽。

    “你说我信吗?”捂嘴轻笑了声,陆玉挽将莫婉倾从头到脚打量一遍:“也是,就你这我见犹怜的狐媚样,是个男人都不会相信你会对他人生出歹心。可是,我却不会被你的外表蒙骗”微微顿了顿,她的眼神转为凌厉:“莫婉倾,你其实就是个心思阴险的女人,你搅在大皇子和三皇子之间,绝对包藏祸心。我甚至怀疑你有可能是他国的细作,为动摇我大周国之根本,有意引得两位皇子为你着迷,不,或许你还会对其他的成年皇子下手。”

    “你很有手段,为达成你的目的,更为了彰显你在大皇子心中的地位,便利用见不得人的伎俩,谋害了尤侧妃的两个孩子,导致失去孩子的母亲整日以泪洗面,甚至精神失常,不再与你作对”陆玉挽之言,里面有关尤侧妃的事,确实属实,至于其他的,不过是她的猜疑罢了,然,她说的却跟真的一般,这令莫婉倾的心禁不住一突。

    转身,莫婉倾面朝窗而立,望着逐渐暗下的天色,笑道:“玉妹妹的想象力真是丰富,我一介孤女,又是你母亲,羲和公主的义女,却被你联想成了他国的细作。呵呵如若我是细作,那义母是什么呢?难不成是我的同党?”在莫婉倾看来,陆玉挽的脑子并不是很灵光,但这一刻,她却否定了她之前的看法。

    没错,尤侧妃相继失去孩子,是与她有关,搅在大皇子,三皇子之间,确实有她的目的,然而她所行之事,无不谨而慎之,却被陆玉挽几乎全猜了个正着。

    照此情形,这陆玉挽恐怕留不得了

    “你背对我,是心虚吗?”眸光锁在她的背影上,陆玉挽道:“想要拉着我娘给你做垫背,你还是省省心吧莫婉倾,我告诉你,明个进宫,我就将我今日与你说的话,告诉皇舅舅,看他怎么惩治你这别有用心的女人”该不会是她真得猜对了?眨了眨眼睛,陆玉挽暗道。

    熟料,莫婉倾倏然转过身,与她四目相对,微笑道:“玉妹妹这般针对我,是因为岑公子吗?”陆玉挽一怔,迟迟没有说话,就听莫婉倾又道:“按理说,你与岑公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奈何我的突然出现,让你生出了危机感。”唇角慢慢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她徐徐说着:“美貌,才情你都有,但你不够自信,觉得我的出现,会成为你和岑公子之间的阻碍。可是我就搞不明白了,你为什么就会认为我会喜欢岑公子,会和你抢夺他?”

    陆玉挽回过神,冷冷道:“你太自以为是了”话虽是这么说,但她的心思却被莫婉倾一语道破。

    直觉,女人的直觉,及莫婉倾看向岑洛的眼神,告诉她一个讯息,那就是莫婉倾对她的未婚夫有意。这于她来说,无疑是个危险的讯号,所以,她要早早消除这个隐患,才扯出大皇子,三皇子,以及尤侧妃,与眼前的狐媚子说事。

    她要逼其离开信阳侯府,离开京城。然而,此刻她的心思被对方直接挑到明处,她又该怎么办?

    “玉妹妹,你前面指责我的那些荒唐之语,其目的不外乎是要我离开信阳侯府,离开京城,这样就不会与你抢夺岑公子。”走近陆玉挽,莫婉倾温柔地笑了笑,握住她的手,轻声道:“你呀,真是个傻丫头,先不说义母对我有恩,单就你平日里唤我一声姐姐,我也不可能和自个的妹妹抢夺男人啊再者,我对那岑公子真的是无意,你完全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

    陆玉挽别过头,哼声道:“我没有姐姐,你少自以为是”松开她的手,莫婉倾柔声笑道:“再过不久你可就要嫁给岑公子了,若是再这么动不动生气,到时可就做不成美美的新娘子了”和她比心智,小丫头还嫩了点,这不,被她三两句一说,立时将前面那些对她的猜疑,遗忘到了脑后。眸光微闪,莫婉倾决定祸水东引,彻底将陆玉挽落在她身上的注意力,转移到连城头上,只听她道:“玉妹妹,说来你最该防范的人是定国公主。”

    一听她这话,陆玉挽重新对上她的目光,眼里恨意顿显:“我不会放过她”

    “我会帮你的。”莫婉倾状似同仇敌忾,很认真地道:“因她之故,义母被熠亲王伤成重伤,后半生只能躺在床上;因她之故,让你在岑公子面前失尽颜面,当日没能帮到你和义母,我心里甚感惭愧,往后只要有机会,我定会助你一臂之力,让顾连城好好吃些苦头”

    闻她之言,陆玉挽沉默良久,方有些愧然道:“莫姐姐,我也是一时冲动,才会口无遮拦说些有的没的,你千万别往心里放”或许真是她多想了

    然,她不知的是,在莫婉倾心里,这一刻的她,与傻大姐无二。

    莫婉倾笑了笑,摇头道:“你的无心之语我又怎会放在心上,好了,咱们坐下来聊吧”

    “不了。”陆玉挽扯唇,朝窗外看了眼,道:“天色不早了,我得回院里了”

    “我送你。”说着,莫婉倾便送陆玉挽出了房门。

    待陆玉挽主仆离开后,秋蝉随在主子身后进屋,随手将门关上,愤然道:“小姐,你对她太客气了”

    “此一时彼一时,无需生气。”在榻上落座,莫婉倾淡淡道。

    秋蝉闻言,思索片刻,面上仍带了丝气恼之色,问:“那你真要帮她对付定国公主?”

    “帮她?”莫婉倾嘴角漾出的笑容嘲讽至极:“我只不过是助她一臂之力,顺便达成自己的目的罢了”顾连城,是傻子都能看出洛对你的情意,我说过,决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所以,别怨我对你出手

    “小姐打算怎么做?”燃亮灯火,秋蝉边收拾几上的绣活,边低声问。

    莫婉倾蹙眉深思:“她院里的动静你盯紧点,我总觉得她会在近期做出什么事出来。”秋蝉“嗯”了声,随之听莫婉倾又道:“明日进宫,一言一行,务必小心谨慎”

    “奴婢省得。”秋蝉应道。

    皎皎月色如水流泻,皇甫熠用过晚食,与任伯说了句,就运起轻功,身形轻若鸿羽,飘出了王府。约莫过去不到一刻钟,他人已至宁远侯府上空。

    忽然,一丝若有若无,奇妙而悠扬的曲音在空中弥漫了开。

    衣带轻招,他闻声寻来,随之无声无息落在一座假山上,凝望数丈外,那立于合欢花树下,不知拿着何种乐器正在吹曲的人儿。

    曲音袅袅,仿若来自一个尤为遥远的地方,叙说着一件往事。

    他唇角动了动,想要唤一声,却终没言语。

    连城立于大石上,素手捏着一片绿色的叶片,全然沉浸在她吹奏的音律中。

    舒适的夜风徐徐而来,花草树木摇曳,连带着地上的影儿也在微微晃动着。

    平日里澄澈,清透的水眸,这一刻闭阖在一起,悠扬的曲音忽然一转,变得低微而忧伤,但连城脸儿上却看不出丝毫情绪起伏,周围的月华似是都聚在了她的身上,腰间丝绦缓缓招扬,似是一不留意,她便会乘风而去。

    粉色的合欢花飘落枝头,如翩飞的蝶儿,轻盈舞动,有几朵俏皮地轻轻停栖在她乌亮的长发上,肩上,衣袖上。

    身形轻挪,那停栖在她身上的宛若蝶儿般的合欢花,似是突然被惊醒,围绕着她,再次翩飞舞动。

    连城睁开了水眸,那弥漫于空中的曲音,缓缓消无声息。

    一手拿着那片吹曲的叶片,一手伸出,就见一朵粉色的合欢花落于她掌心。

    她凝视着那朵合欢花,清秀的脸儿上浮现出一丝轻柔的笑意。

    这一笑,比之皎皎月华还要来得明亮。

    看得皇甫熠眸光怔忪,似痴了一般。

    突然,那捏在连城指尖的叶片,如离弦之箭,向他袭了过来。

    皇甫熠愕然,凛凛绿芒已至眼前。

    “才几日不见,你就忘了我不成?”颀长的身形往后一折,那绿芒倏然从他头顶划过。熟料,没等他站直身体,接连又来十数道绿芒,再次袭向他。唇角溢出一丝宠溺的笑,就见那冲他而来的绿芒,凛然之势逐渐消弱,跟着围在他周围轻盈飘舞,再至落于他脚下。

    连城瞟他一眼,道:“这都夜了,跑过来做什么?”音落,她的眸光又落回掌心的合欢花上。皇甫熠提气,颀长的身形倏然而起,但其姿势不是飘,亦不是飞,而是在眼睛闭阖,睁开的瞬息间,已然到连城身旁。

    优雅轻柔的嗓音扬起:“几日没见,过来看看你”

    臻首轻抬,白他一眼,连城缓缓道:“明个就是选妃宴,你有何想法?”

    盯着她掌心中的那朵合欢花,皇甫熠极为随意道:“与我又没干系。”言下之意,他什么想法都没有。

    连城看着他,长睫颤了颤,清越的声音扬起:“皇上不希望我和你在一起,明日的选妃宴上,说不定也会为你指婚。”给岑洛写休书那日,朝堂上发生的事,连城有过耳闻,那时,她并没多想,但在她接受皇甫熠的感情后,她有仔细思量过。

    皇帝突然收她为义女,又赐封号给她,这无疑是要断了皇甫熠对她的心思。

    想不明白,多日深思,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皇帝为何要那么做?

    而明日的选妃宴是为几位成年皇子选正妃,侧妃,难保皇帝不会为他也……

    皇甫熠看着她一笑:“你在担心什么?”给他指婚?那也得他愿意连城被他幽丽的笑容一怔。暗叹:妖孽超级妖孽皇甫熠潋滟眸光锁在她的脸儿上,目中又凝起一点笑意:“我说过,你是我认定相守一生的女人,除了你,我谁也不要”稍顿片刻,他神色傲然,续道:“这世间,任谁也没别想左右我的决定”

    他的话,他每道出的一字一句,宛若春雨叮咚,敲击在连城的心坎上,随之脉脉情意在她澄澈的眸中蕴染而开,喃喃道:“你说皇上为何不允你我在一起?”

    “我喜欢你,想要和你在一起,是我自己的事”皇甫熠的微笑渐渐冷漠下来。

    痛感,该死的痛感,又自心口处蔓延了开,负于身后的那只手紧攥在一起,强压下那折磨人的痛感,他缓声道:“你是我中意的女子,不用理会他的想法”连城觉得他说话的语气有些异样,臻首低垂想了想,再抬起头时,正好与其目光相对。

    便看到皇甫熠深不可测的星眸中蕴满冰冷的寒意。

    连城疑惑。

    周围的一切仿若在这一刻都不复存在,她疑惑皇甫熠的眸中突然蕴染出的寒意,不由问:“你不喜皇上?为何?”皇甫熠双眸猝然合在一起,并未作答。她抿了抿唇,又道:“皇上对你很好,我能感觉出他是真心关爱你,疼惜你”若果说他从前怀疑是皇帝为继承大统,灭了他外家满门,残杀了他的母妃和兄弟,那么在那鬼幽出现后,事情不已经明了了么?

    不该呀,他不该再对皇帝持那种冰冰冷冷的态度

    那是因为什么呢?

    难道,难道与她有关?

    由于皇帝不赞同他和她在一起,他才没有改变对皇帝态度……

    是了,应该就是这个缘由

    登时,连城的心感到温暖至极。

    他对她,真得很用心,很用心

    皇甫熠再睁开眼时,星眸中的寒意已然消散,只听他道:“他是一国之君,我与他关系太过亲近,并不是好事”知晓他没说实话,但连城却微笑着点了点头,轻声道:“你说的对,无论是臣子,还是手足,亦或是皇子,与君王保持适当的距离,无疑是有利无弊。”

    就在她语落之际,离涵突然凌空落下,面向皇甫熠拱手道:“爷,皇上宣你进宫,有要事相商”

    “都这个时辰了,宣我进宫?”凝望皇宫方向,皇甫熠星眸闪烁,低喃出声。

    连城亦是不解,却没多想,而是与皇甫熠道:“想来是要紧的事,要不然皇上不会在这个时辰还宣召你进宫,快去吧”皇甫熠颔首,抿唇轻浅一笑,轻抚她脑后的长发,柔声道:“那你也快些回院里休息,别在这吹风了”

    “嗯,我看着你离开,就回院里。”回他以微笑,连城说着,轻轻一跃,便从大石上跳下。

    本章完结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