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67章 :够阴
    走至马车旁,连城回眸,盯向仍旧如死狗一般趴在地上的酒楼掌柜道:“若是不服,尽管去找你的主子,让她从我这给你讨回公道!”语罢,她和唤芙上了马车,吩咐老七赶车,朝下个目的地驶去。

    加上连城外家留下的产业,宁远侯府在京中的产业着实不少。

    因此,快至半下午,她才将所有的产业巡视完。

    “二小姐,咱们现在直接回府吗?”走出一名叫“品隆”的茶叶铺子,唤芙轻声问。

    连城站在“品隆”门外左侧的台阶上,看着街上过往的马车和行人,言语轻浅道:“你着老七先将马车赶回府,向三小姐说一声,咱们会晚点回去。”唤芙应声是,忙去向老七传话,片刻,她返至连城身旁,垂眸侍立,静候主子吩咐。

    “每个铺面的位置都很好,可是你也看到了,没有一处是生意好的。”秀眉微蹙,连城淡而清越的声音扬起:“好在我提前从杨氏手中收回这些产业,要不然迟早都会关门大吉。”

    唤芙抬起头,嘴角动了动,嗫嚅道:“二小姐,奴婢,奴婢有些话不知当不当说?”

    “你是知道我脾性的,想说什么便说,无需吞吞吐吐。”看她一眼,连城清透的眸光重新投向街上。

    得了她这话,唤芙放心道:“就二夫人的出身,她要懂得经营生意才怪呢!”

    半晌后,连城摇了摇头,道:“会不会做生意与出身其实没多大关系,而是在于这个人有没有用心去做。”唤芙闻言,咬了咬唇,没有说话。

    “我打算将所有的生意暂时停下,待好好休整过后,再重新开业。”说着,连城微微顿了顿,续道:“这巡视多半日,无论是各铺面掌柜和伙计的待客之道,还是他们的经营方式,都甚是让我不满意。”

    “就拿这茶叶铺子来说,卖茶的都不知区分新茶和陈茶,见到客人也不知介绍,随着客人看,客人中意了,就掏银子购买,不中意,就转身走人,掌柜和伙计却在旁冷眼看着,就这样的服务质量,我若是顾客,只怕刚一进门就转身去了别家。”

    “二小姐,你懂茶叶吗?”唤芙有些好奇地问。

    连城思虑了一会,道:“懂一些皮毛。”想起连城刚在茶叶铺子里,伸手从木桶中抓起茶叶,又是看,又是闻,唤芙眸光一亮,道:“那二小姐给奴婢讲讲吧!”连城笑了笑,看着她,浅声问:“你有兴趣听?”

    “嗯,奴婢想听。”点点头,唤芙说了句。

    “好。”连城从她身上收回眸光,缓声道:“那我就随便给你说说新茶和陈茶的鉴别方法。其一,是观色,新茶色泽翠绿,陈茶则是发暗;其二么,是闻香,新茶茶香浓郁,陈茶就淡多了,至于原因,你应该不难想到,陈茶放置时间过久,茶香低而沉,失去了清新的气味,若是再没妥善保存,更会有霉味散发出……”

    唤芙大睁双眼看着连城,眸中充满崇拜之色。

    二小姐懂得真多,无论是哪方面,她都懂得特别特别多,好厉害!

    她崇拜的眼神,连城背对着她,自然没看到,且不知在何时,茶铺里的掌柜和伙计都聚集在门口,静静地听她叙说着,有的甚至目中带着敬佩之色。

    “要想生意兴隆,那作为卖家,首先就要掌握自家产品的特点,这样才能更改地向顾客推荐,取得销售成功。而向顾客推荐时,不仅仅要服务态度好,还必须懂得察言观色,看顾客的需求及购买力,这样下来,等双方成交后,顾客满意,卖家自然也心神舒畅。从而便会招揽来回头客,使得生意越做越红火。”

    唤芙在连城语落后,禁不住赞道:“二小姐你太厉害了!奴婢觉得这天底下就没有你不知道的!”

    回过头,连城脸上带着丝浅笑,温和的眸光闪了闪,双颊处的梨涡也跟着忽隐忽现,让人看着感到好不亲切,只听她微笑道:“你这丫头何时学会贫嘴了,我刚不是说了么,我也只是懂些皮毛,可别这么吹捧了,否则,被旁人听去,还不定怎么笑话我呢!”

    “谁敢笑话二小姐?”朝聚在门口的茶叶铺子掌柜和伙计瞪了眼,唤芙故意抬高声音道:“二小姐可是皇上和皇后的义女,是咱大周的公主,哪个若是活够了,尽管放肆好了!”停顿片刻,她接道:“再者,就二小姐知道的,奴婢即便不说,这满京城的百姓都晓得。”

    连城笑得一脸无奈:“你啊,这张嘴是越来越厉害了!”说着,她瞅着唤芙眼睛一眨不眨,这让唤芙顿时脸儿袖红,整个人拘谨起来,弱声道:“二小姐,是奴婢说错什么话了吗?”连城摇头,红唇微翘,道;“我若安排你日后在铺子里做事,你可愿意?”

    当下,唤芙愕然了住,有些难以置信地对上连城含笑的眼眸,声音轻颤道:“二小姐,你没开玩笑吧?奴婢可是什么都不懂的。”

    “不懂可以学。”连城微笑着,好看的眉梢挑了挑。

    “可是,可是奴婢大字不识几个,能学会么?还有,还有奴婢嘴拙……”说到这,唤芙又是摇头,又是摆手:“不行,奴婢一定不行的,再说奴婢是个女子,又怎么能在铺子里做事,真要这样的话,怕是没一个顾客来买咱铺面里的东西了!”

    “不识字,我闲了可以教你,三小姐也是可以的,你若是嘴拙,咱院里,嗯,不对,就是咱府中怕是没口齿伶俐的丫头了!”茶叶铺子的掌柜和伙计们,完全被连城无视了个彻底,招呼唤芙跟上,她步下台阶,在街上慢慢走着,续道:“对于不懂的东西,咱们可以学,是女子又怎么了?有哪条律法规定女子就不能在铺面里做事了?没有吧!”

    唤芙紧随在她身后,点头嗯了声,就听连城清越的声音又微微扬起:“各行各业,都有能力非凡的师傅,可是这些师傅,哪个又不是从不懂到懂,一步步学来的。只要用心,经过一段时日的历练,即便对所学事物再一窍不通之人,都会慢慢变得精通,最终成为各行业的佼佼者。”忽然,连城顿住脚步,转身深深地看了唤芙一眼,语气郑重道:“别小看自己,也别小看我们女人!因为在你不知道的世界里,那里的人们,无论是男,还是女,都有自己的工作,且不少女子在事业上比男子还要做得出色!”连城更想说,在某个朝代,女子还做皇帝呢!但考虑到这是在大街上,加之她说了,唤芙也未必相信,于是,她只是简单提了下现代的男女平等观点。

    她的话唤芙听得不大懂,但对其的冲击仍然不小。

    “真有那样的世界吗?”喃喃低语一句,唤芙傻傻地看向连城:“二小姐,你比这世上大多男儿厉害,这个我知道,可是听你之言,那个世界里的男女好像和咱们这不一样呢!可是具体哪儿不一样,奴婢又说不清楚!”

    连城淡笑道:“那个世界是有的,不过距离咱们太遥远,永远都不可能到达。”转身继续提步朝前走,她悠悠的声音扬起:“有些事想不明白,说不清楚,就甭费脑细胞,免得自寻烦恼!”

    “脑细胞?”追上她的脚步,唤芙表情恢复常态,不解问:“二小姐,什么是脑细胞啊?”

    连城却岔开话题,边走边道:“你还没说你愿不愿意出府做事呢?这可是个绝好的机会,你若不愿,等我回府后,就与唤雪,唤碧她们说说,她们兴许很高兴去铺面里工作呢!而且啊,若是她们做得好,我会考虑给她们脱了奴籍,然后啊,再给她们寻个好亲事,你说,这于她们来说,是不是天大的喜事?”

    唤芙全然怔在了原地,连城似是感知到她没跟上自己,于是停下脚步,摩挲着优美的下巴道:“看来你是放弃这个机会了,那成……”熟料,不等她道出后话,唤芙蓦地回过神,快走两步,到她面前就要跪地,连城见状,笑道:“别,这可是在大街上,有话你就对我说,千万别在这跪我。”

    可以脱奴籍,这,这于她来说,是从没想过的事,更别说还能像寻常人家的女子一样,日后能有门好亲事。

    二小姐很好,主院里的几位主子都很好,而她现在也已经是大丫头,但是,丫头就是丫头,无论是大丫头,还是那些洒扫,等级低下的粗使丫头,在主子眼里说到底还是身份卑微的丫头,哦,不,主院里,二小姐和三小姐,还有骏少爷,在他们的眼里,及言行中,并没有瞧不起哪个下人,且二小姐有说过,人无卑贱之分,基于此,她甘愿一辈子跟在这样的主子身边,恪守本分,担好自己的职责。

    然,眼下二小姐要给她另一种活法,她没理由拒绝的。

    眼眶泛红,唤芙与连城错开些许,跟其身后,声音略带哽咽道:“二小姐,你待奴婢们真好!奴婢愿意,只要是二小姐让奴婢做的,奴婢都愿意去做!”由于貌美,她和妹妹被前面的主子卖来卖去,那些个夫人就怕她们被爷们看上,亦或是担心她们使手段,爬上爷们的床,从而成为府中的半个主子。打心底来说,她们姐妹从未有过那些个想法。

    成为半个主子又能怎样?

    还不是爷们手中的玩物,夫人们一句不高兴,就可以将她们打杀了去,运气好点的,生下一儿半女,老了自会有些依靠,但那样的运气,根本就少之又少。

    花无百日红,人无百日娇,随着岁月推移,再美的容颜,也会如花儿一般有凋零的一天,看得爷们心烦。然后,就会被薄情之人遗忘在后院中的某个角落,自生自灭。

    所以,她和唤雪自打成为大户人家的奴婢后,就暗自告诉自己,绝不生出那“一步登天”的念头。

    连城只是笑了笑,并未言语。

    晓月楼门口。

    “放开爷,爷还没见到绮梦呢!那可是个大美人儿,爷要她,爷要她陪爷,快些放开,否则看爷怎么收拾你!”

    “少爷,你从昨个下午就呆在晓月楼里,这要是被老爷知道,定没小的好果子吃!”

    “怕什么?他可就我一根独苗,我若是不允,他不敢拿你怎样。再说,还有祖母和我娘呢,她们岂会坐视不管,由着那老顽固找我事!”梅世祖喝得烂醉的肥胖身子全然搭在小厮身上, 边打酒嗝边摇头晃脑道。

    架着他的小厮虽说身板还算壮实,但额上还是不由渗出涔涔热汗。

    “上个月老爷曾放下话,若是少爷往后再惹出什么事端,不管是老夫人,还是夫人,谁都甭想替你说情!”

    “老顽固,我不就玩了个有几分姿色的农家女么,他犯得着抽我一巴掌么,好在你当时机灵,将老夫人请到正堂,要不然我多半还会被他打一顿板子!”梅世祖絮絮叨叨地说着,“昨个在宁远侯府,我玩得高兴啊……”

    没等他后话道出,小厮立时截断他的话:“少爷你真得是喝醉了,这是在大街上,你不能乱说话啊!”

    “爷没乱说话,爷昨个真玩得高兴,那感觉太刺激了,让爷甚是念念不忘,要不然,爷也不会在晓月楼里呆一晚,寻找那种感觉,可是……可是爷没寻到……”忽地,梅世祖一把推开小厮,肥硕的身子东倒西歪了下,转身就欲返回晓月楼:“爷要去找绮梦,绮梦身上应该有那种感觉,她身上应该有……”

    小厮急忙扯住他的胳膊,一连焦急地劝道:“少爷,你再不回府,老爷指不定一会就带着家丁寻过来了!”

    “滚开!爷要去寻绮梦,别以为爷给你几分颜色,就不知自己的身份了!”挣脱开胳膊,紧跟着梅世祖转身,在小厮身上狠踢一脚,突然,他双目发直,抬手在头上拍了拍,好似让自己脑子清醒些,美人,她看到美人儿了,比之绮梦,眼前不远处的美人儿恐怕也毫不逊色。

    “二小姐!”

    接触到他色而发直的目光,唤芙吓得往连城身后躲了躲。

    “不过是被头肥猪多看两眼,没事。”唇角微掀,连城淡淡说了句,接着,她的眸光朝晓月楼的牌匾上扫了眼,问唤芙:“这晓月楼很有名?”

    唤芙神态恢复自然,与连城错开半步,走其身侧道:“晓月楼是京中最大,最有名的欢乐场所。”

    最大,最有名,想来东家肯定不简单。

    连城听了唤芙的话,如是想到。

    “美人儿,来,让爷亲一口!”肥胖的身子往唤芙面前一挡,梅世祖口喷浊气,一脸色相道。

    猝不及防间被他挡住道,唤芙蓦地后退两步,身形顿住,瞪大眼看着眼前这头肥猪。

    “走了,不用与猪一般见识!”连城是毒舌,但她不会随随便便就出言损人,除非有不长眼的非得皱她眉头,那么,以毒舌对之,算是轻的了!然,有些人偏偏就不识相,上杆子到她这找虐。

    梅世祖由于喝醉酒,脑袋本就不灵光,这会儿又被唤芙的样貌迷得晕晕乎乎,根本就没听到连城的嘲讽之语,而他的小厮,则怒声斥责连城:“给我家少爷道歉!”

    “你是在与我说话?”挑了挑眉,连城双手环臂,身形轻轻一闪,就挡在了唤芙身前:“我让我的丫头别和猪一般见识,请问,你与猪是什么关系?”

    “知道我家少爷是谁吗?不想死的话,就立马道歉!”扶住梅世祖东倒西歪的肥胖身子,那小厮冲着连城再度怒斥,好似全然没听到连城之前的话。

    连城笑:“听你这话,这头猪就是你家少爷啊!”

    “不想得罪梅贵妃和忠勇伯府,你还是莫要装糊涂得好!”小厮气愤至极地说着,熟料,梅世祖二话不说,甩手就给他一巴掌:“狗奴才,越来越放肆了,竟敢拦着爷寻美人!”小厮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扇的怔在当场。

    梅世祖斜看他一眼,随之甩袖哼声道:“滚一边去,没爷的允许,不许靠前一步!”语落,他瞅着连城看了一会,嘿嘿一笑,满脸肥肉随之抖了抖,醉醺醺道:“嗯,虽然没你身后的美人儿长得绝色,不过,这清秀的小模样,爷也喜欢得紧!这样吧,你们一起陪爷进晓月楼乐呵乐呵,待爷满意,一定不会少了你们的好处!”

    连城嘴角噙笑,看着梅世祖,并未言语。唤芙却恼了,从连城身后站出,冷声道:“见到连城公主不下跪,反倒还出言调 戏,你有几个脑袋砍啊!”二小姐说得对,这就是只恶心的肥猪,想占她便宜不说,还吃了熊心豹子胆,调 戏她家二小姐,看来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梅贵妃,忠勇伯府?

    哼,她家二小姐还是公主呢!

    梅世祖的小厮再不晓事,此刻也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眼前身穿青色衣裙的少女,不是他家少爷能招惹的。于是,他顾不得身上被主子踢得那一脚带来的疼痛,以及脸上火辣辣的痛感,快走两步到梅世祖身旁,压低声音劝道:“少爷,这是连城公主,你不能……”奈何梅世祖理都不理他,抬手就伸向连城,肥脸上色相毕露,恶心至极道:“来,让爷先看看你这脸儿嫩滑不!”

    盯着他的肥爪,连城笑米米道:“看公子这样,实乃花丛中的高手,不知近期折了几朵花啊?”

    “小美人吃醋了?”梅世祖露出个自以为风流,实则丑态尽显的笑容,道:“最近爷修身养性,也就折了两三朵花,今个你们俩可得好好让爷尽兴,知道了么?”看着那肥爪向前自己的面门又伸过来些许,连城强行压在心底的恶心感,再也控制不住,勾起唇角道:“这是你自找的!”语落,只听“咔嚓”一声,梅世祖嘴里立时发出“嗷嗷”惨呼声,紧跟着,连城抬腿,直接朝其重要部位踢了一脚,眼神锐利,冷声道:“像你这种人渣,就不该到街上四处招摇,否则,还不知有多少良家女子被你祸害了去!”

    梅世祖肥胖的身子被连城一脚踢得滚倒在地,完好的那只手捂着裆 部,嘴里连连发出杀猪般的惨嚎声。连城单手负于身后,神态傲然地凝视着他那四肢扭曲,紧缩在一起的肥躯,一字字道:“就你今日的行径,我便是杀了你,也无不可!”

    晓月楼大门外的街上,早已聚满了人,看着梅世祖的惨状,男人们满目惊愕,大张着嘴巴,只觉那断腕之痛,及踢在梅世祖那里的一脚,仿若真切地发生自个身上一般,于是乎,一个个不由加紧双腿,忍着渗骨凉意,自某个部位直往心头窜。

    “就这样对这头肥猪,太便宜了些,我再来帮帮你!”随着一道醇厚富有磁性的嗓音扬起,一抹青衫自空中缓缓飘落,站在了连城身侧:“本王昨日在宁远侯府说的话,想来这畜生尚未听说,那么本王便用行动诠释下!”

    皇甫熠星眸半眯,修长的大手伴着音落,缓慢而优雅地扬起。

    “熠亲王饶命啊,我家少爷不是有意冒犯连城公主的,他只是喝醉了……他只是喝醉了,才不免做出糊涂事!”昨日他虽有随少爷,跟着老爷和夫人参加宁远侯府的宴席,可是,可是少爷在人府里到处乱转,他这做奴才的只能跟着,因此,他们并没见到顾二小姐,也就是连城公主。

    加之顾二小姐很少上街,别说是他和少爷,就是老爷和夫人,空怕也只是听说其名,不知其长相到底如何。

    这么一来,致他没第一时间认出那穿着青色衣裙,样貌仅算得上清秀的女子是皇上亲封的连城公主,是宁远侯府的二小姐,从而未能及时阻止住少爷乱来,酿出眼下这大祸。

    顾不得去看自家少爷伤得如何,梅世祖的小厮惨白着脸,倏地跪倒在皇甫熠面前,重重地磕着响头求道!

    修长的指尖上寒芒闪动,皇甫熠看都不看那小厮一眼。

    那小厮见状,急忙又朝连城磕响头:“连城公主您大人大量,我家少爷冒犯您,已得了您的教训,小的在这还请您劝熠亲王饶我家少爷一命吧!小的求您了!连城公主……”

    “算了吧!”眸光由梅世祖那蜷缩在地的肥躯上收回,连城看向皇甫熠,淡淡道出一句。

    “真就这样放过那只肥猪?”指尖泛出的寒满逐渐消无,皇甫熠眸光潋滟,与连城清透的眼眸相对,狐疑地问。

    连城轻颔首:“他已经废了,能活多久就看他的造化了!”皇甫熠闻言,沉默片刻,注视着梅世祖的小厮语声幽冷:“今日之事你如实禀于忠勇伯,他惹分得清是非黑白,本王便放忠勇伯府一马。否则,本王不介意让整个忠勇伯府化为尘埃,消弭于这世间。

    “小的谨记熠亲王之言,回府后会如实禀于我家老爷!”

    梅世祖的小厮微舒口气,“砰砰砰”地又朝皇甫熠,连城各磕三个响头。

    “滚吧!”皇甫熠淡扫他一眼,唇齿间漫出两字。

    “是,小的这就滚,这就滚!”

    慌里慌张地从地上爬起,那小厮满目忧色,一脸煞白地疾奔到梅世祖身旁,蹲身道:“少爷,少爷你还能撑住吗?奴才这就去找马车……”梅世祖这会痛得蜷在地上直发抖,额上冷汗如豆子般滚滚而落,张嘴惨嚎不停,哪有精气神接他话。

    小厮见状,顾不得太多,起身就往街边停放的一辆马车旁奔去。

    “你那一脚够阴!”与连城并肩而行,皇甫熠唇角勾起抹好看的弧度,身上某处却顿感凉嗖嗖的,“看来你当日对我来的那一下,算是轻的了!”

    连城只当没听到他后面的话,声音淡淡道:“那是他自找的。”忽而,她似是想到什么,斜睨皇甫熠一眼,道:“晓月楼确实不错,想来那绮梦姑娘将你服侍的很周到?”

    “……”皇甫熠星眸闪了闪,忙摇头解释:“你可别误会,我什么都没做。我就是去找那喝了杯酒,听听曲,还没坐多久,便听到街上似有事发生,于是到三楼栏杆处往下那么一望,结果看到你正在教训一只肥猪……”

    “打住,你没义务对我解释。”

    “你吃醋了?”

    “无聊。”

    “你果真吃醋了?”

    “无聊。”

    “顾二,小醋怡情,大醋伤身,你要吃就吃点小醋吧!但是我得把话与你说明白,之前我在你面前的那些胡言乱语,都是我瞎编的,只因我想引起你的主意,要你别对我视而不见,要你搭理我,就这么简单。”

    -本章完结-(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