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6章 第:伎俩
    贺明这时走进书房,行礼道:“公子,侯爷过来了!”下午知道陆随云懂唇语,信阳侯很高兴,回府安置好羲和公主后,又是着侍卫拿着他的腰牌进宫请御医,又是招呼景华苑中的下人好生伺候羲和公主,这一忙就忙了好几个时辰。夜幕落下,月华升起,他总算可以喘口气,这便到了云幽居,想好好问问陆随云是如何学会唇语的。

    “你刚才是在和大公子说话?”听到贺明突然与陆随云通禀他来了,信阳侯愕然地站在书房门口,进而斥责贺明:“大公子有耳疾,你这样是要本侯难堪,还是要大公子难堪?”

    熟料,未等贺明向他请罪,陆随云低沉的声音陡然响起:“我的耳疾和哑疾都好了!”缓缓转过身,他淡然的眸光从信阳侯身上划过,落于贺明身上,淡淡道:“你退下吧,我有几句话要和侯爷说。”

    贺明应声是,退离而去。

    “云儿,你的耳疾和哑疾都好了?”走进书房,信阳侯有些不确定地问。

    陆随云颔首,道:“坐。”

    “这太突然了,下午我才知道你懂唇语,这才过去几个时辰,你不仅能听到,而且也能说话了,快告诉爹,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何事?”儿子说话虽然很慢,但那一字一句,确确实实是从他嘴里发出的,他没从袖中掏出小本和笔,没有在本子上写字,而是用言语与他这个父亲在交流,信阳侯欣喜的眼眶渐渐泛红,道:“你好了,你现在是正常人了,爹很高兴,很高兴!”

    “御医怎么说?”对于信阳侯的感慨,陆随云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唇角动了动,他直接问起了羲和公主的情况。

    信阳侯坐到桌旁的椅上,神色微变,沉声道:“半条命是保住了,不过,日后她只能在床上躺着。”

    “我要是说娘的死与她有关,你信吗?”仅仅只是残了还不够,很快,他要那恶毒的女人身败名裂,并为她所做的恶事付出性命,对上信阳侯的目光,陆随云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扬起。

    静默了一会,信阳侯目光愧然,语声冷然道:“我有怀疑过她,可没有证据证明是她所为。”

    “如果我找出证据,并且让她承认我娘的死是她为之,你会怎样?”

    陆随云眸光清冷,静候信阳侯作答。

    久听不到信阳侯出言,陆随云嘴角漾出一丝讥讽的笑:“怎么?你是很难回答,还是说在你心里,你仅是怀疑,实则你是希望她是无辜的?”

    信阳侯摇了摇头,叹道:“若真是她所为,一切自有皇上做主。”

    “我若让你到时休了她,将我娘的牌位扶回正位,你可会同意?”世子之位,他不在乎,但本该属于母亲的正室之位,无论如何也要归还给母亲,陆随云浓眉微挑,凝向信阳侯:“正室之位本就是娘的,为了不让你难做,她才自降为平妻,等一切事情明了,你该给她一个说法。否则,我娘一辈子岂不是太过委屈了!”

    “是我对不起你娘!”目中蕴出抹痛色,信阳侯缓声道:“如果你娘的死真是她一手而为,我会与她合离。”微微顿了顿,他对上陆随云冷若冰霜般的眼眸,续道:“佑儿和玉儿毕竟是 你的弟妹,爹不能因为他们的母亲作恶,致他们日后在京中抬不起头做人。”按理,公主身份高贵,不管是因何事,都没有驸马休公主一说,顶多也就是双方合离,然,一旦有证据指明是她谋害的晴儿,他要休妻,皇上恐也多半会应允,但他不能不顾及那俩孩子,毕竟都是他的血脉,倘若母亲被休,日后他们走在街上,必会被人指指点点。

    陆随云冷笑:“随你。但请你别在我面前提起他们,因为我娘只生了我一个。”

    “云儿,佑儿和玉儿与你有着血缘关系,这是掩盖不了的事实,再者,佑儿一直敬仰你这位兄长,即便你多年来未走出云幽居一步,他始终不改初心。”信阳侯隐去目中痛色,长叹口气,语重心长道:“就在前些时日,他还说要将世子之位还给你,说他不配做侯府世子,要我请奏皇上……”打断他的话,陆随云语声冷沉道:“你以为我在乎那世子之位吗?你以为他不要,我就会要吗?我幼时突患耳疾,哑疾,你可有想过原因,你敢说这与她没关系?”

    信阳侯被他质问的满面惭愧,声音黯哑道:“我对不起你和你娘,当年我……”

    “现在还提当年的事有用吗?”对不起,就会说对不起,这么些过去,难道他还惦记着云姨?冷眸闪了闪,陆随云道:“除过愧疚,你可有真正喜欢过我娘?他的声音很平淡,却令信阳侯的心倏地一紧,看着他微变的脸色,陆随云又道:“我娘知道你喜欢云姨,可她还是无怨无悔的喜欢着你,但我知道,她其实一直想知道你心里是否对他有那么点男女之情。云姨很好,你喜欢他没有错,甚至为她能和宁远候过得好,你甘愿接下先皇的指婚圣旨,将那蛇蝎妇娶进门。作为男人,我佩服你为自己所爱之人做出的牺牲,然,作为你的孩儿,我不能理解,一点都不能理解你的所作所为。你是有妻室的人,怎就能那么自私的只考虑自个,而不顾及娘的感受?娘不怨你,她一点都不怨你,遵她之言,我也不怨你,此刻,我就是只想替娘问问,你有真正喜欢过她么?哪怕一点点,我想我娘在天之灵也会倍感安慰。”

    闻他之言,信阳侯的脸色变了又变,目中神光也是随之发生着变化,终,他眼神坦然,面对陆随云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爹不想骗你。对你娘,我是有感情的,她是个好女人,不仅品性好,且尤为善解人意。你云姨和宁远候早就有婚约,这个我知道,但少年心性,我确实喜欢上了这个不该喜欢的女人,然,我知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对她的喜欢,我只能埋在心底,在你娘面前我竭力做个好丈夫,却没想到羲和公主爱得太过执着,我担心,担心她会给你云姨招来麻烦,便在接到先皇的指婚圣旨那日,自私了一回。那一刻,我没想太多,只想着尚公主便尚公主吧,反正在她身上我不会用什么感情,然而,我大意了,自她进府后,府中便慢慢的开始出事,可是她乃公主,身份尊贵,怎能做出那一系列有*份之事?我由起初的不相信,再到慢慢怀疑,就是没有证据指出是她谋划的一切。”

    “你娘生病,再到她身亡,还有你突患耳疾,哑疾,我没少请大夫,就是御医也没少往咱们府上跑,他们给我的答案,我不说,想来你还有些印象。”起身,信阳侯走至窗前,凝望如水般的月色,声音幽冷异常:“现在说什么都已没用,只要你有足够的证据,我便呈给皇上,随后该怎么办,皇上自有定夺。”

    陆随云看着他萧索至极的背影,半晌后问:“三年前的事你有什么看法?”他突然转移话题,信阳侯并没多想,转身,父子二人四目相对,信阳侯苦笑:“阴谋,那明显是个阴谋,宁远候等一众将领,个个谋略,身手了得,怎就会中了东旬大军的埋伏,全战死在沙场上?而这些将领的家眷和奴仆,他们又犯了哪个,竟也在一夜间皆死于非命。诸战死在沙场上的将领,有多半与我是故交,经受不住这个打击,加之我埋藏在心底的那么一点私人感情,我放逐自己,不再理世事,这会回过头想想,我就是个懦夫,愧对诸位故友,不想着为他们的死找出真相,却将自己……”他止住言语,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觉得,说得多了,只会让他更讨厌自个。

    “连城归京,她多半要查出三年前的事情真相,好为惨死的亲人报仇,如果她遇到困难,你该是会帮她的吧?”多个依仗,于她来说没有坏处,或许她并不需要,但他能想到的,都会为她提前做好安排。

    信阳侯道:“这个你不说我也会的。”“

    “以景华苑那位的脾性,今日之事应该不会就此了结,身为这侯府的男主子,请担负起你的责任。”语落,陆随云从椅上站起,径直朝书房门口走,待身形快要消失在书房门外时,他回过头又道:“赏花宴那日发生的事,你该还没忘,不想这侯府成为冤魂聚集地,你……”深望信阳侯一眼,他嘴角微微动了动,终将到嘴边的后话咽回喉中,头也不回地回了寝屋。

    翌日,宁远侯府主院。

    “二姐,你带上唤芙一个出府能成吗?”用过早食,连城打算上街巡视自家的产业,顾宁知晓此事后,见其只带着唤芙准备动身,想了想,不免有些担心道。

    “傻丫头,我到街上巡视咱自家的产业,又不是去和人打架斗殴,你无需担心。”就是唤芙她也不想带在身边,只因没必要,但为不让顾祁,顾宁他们担心,她还是唤了唤芙跟在自己左右,朝顾宁微微笑了笑,连城声音柔和道:“再者,若真在街上遇个什么事,你觉得我就算把咱们院里的丫头全带上,又能帮得了我么?”

    顾宁咬了咬唇,扯着连城的衣袖道:“昨个发生的事太多,我总不放心你出府,要不,过个几日,你再去街上……”不待她说完,连城便笑着道:“不怕,该来的躲不掉,我倒要看看哪个不长记性的,上杆子继续找我晦气!”

    “二姐你别不把我说的话当回事啊!”连城神态轻松,似是全然不在意顾宁说的话,这令顾宁更加对她此行出府放不下心,“我昨个算是看出来了,那羲和公主就不是个好惹的,我怕她会咽不下昨日在咱们府上受的气,安排人找你麻烦。”言语到这,她稍顿片刻,接着转向秋水居方向看了眼,方续道:“也不知顾绵究竟出了什么事,让那位大动干戈,一下子就打杀了好几个下人,她就是只疯狗,万一将顾绵身上遇到的事,算到你头上,不定又会吩咐身边的丫头妈子,往街上传出什么难听的言语。二姐,咱们是不用怕小人滋事,可就怕小人暗着给咱寻事,这样防不胜防啊!”

    连城握住她的手拍了拍,给其一个放心的眼神,微翘唇角道:“防咱们自然是要防着,但不能因为防着小人就放下自己的事不去做吧?”顾宁嘴角噏动,嗫嚅道:“可是,可是我这不是担心你么!”

    “你忘记我的身份了?”连城微笑着挑了挑眉,道:“即便没那个身份,就单单以我的身手,你也不用担心哪个会欺到我头上。”说着,她冷嗤一声,续道:“至于那位,她爱编排我什么由她编排去,只要不激怒我,一切都好说,但凡她做出什么过激的事,先不说我会拿她怎样,就是二叔也不会放过她。好了,你就放心吧,我出府顶多也就一两个时辰,保准在午后赶回来。”

    见她拿定主意,非出府不可,顾宁只好叮嘱道:“那二姐一定要小心些!”

    “我会的。”连城看着她笑了笑,忽然问:“昨个我都没顾上和萧小姐说话,你可知她胳膊上的伤好了没有?”

    顾宁笑道:“基本好了,她说有空就会来咱们府上拜访,还说要和你学医术呢!”

    “呵呵!”连城轻笑出声:“估计她是做不成捕快了,担心被双亲拘在家里发闷,才拿和我学医做借口。”

    “二姐,萧小姐性格爽朗,说话不拘小节,我蛮喜欢她的。”

    “她人是不错,否则,我也不会和她成为朋友。”回想起初见萧蓉那日发生的事,连城打心底欣赏这位地道的古代小姐。

    忽然,顾宁凑近连城近旁,压低声音道:“二姐,雨薇姐昨个有对我提起,说她很怕嫁进信阳侯府。”连城拧眉思索了一会,看向顾宁:“是古叔的那位嫡女,对不对?”顾宁点头:“是古叔的嫡女,闺名雨薇。”

    “她人怎么样?”连城眸光微转,若有所思道:“你有向她打听是如何与信阳侯府订的亲事没有?”皇甫熠怀疑古绍这个人有问题,以那厮的能耐,应该不会就些无根据的事,对一个人的秉性乱加揣测。

    古绍,广武将军,虽昨日仅有一面之缘,但她看出来一点,那就是此人很能忍。被羲和公主不留情面地咒骂一句,竟然只是脸色稍变,在众人各异的目光注视下,退到了一旁。

    不该呀,就他们两家府上的关系,羲和公主不该不给他留情面,让其在众人面前脸面全无。

    瞧不起,从羲和公主当时的眼神来看,她好似很瞧不起广武将军,既如此,她为何还与广武将军府结亲?

    难不成是信阳侯的意思,她才不得不给自己的爱子定下那门亲事?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她对古绍的态度,便能讲得过去了!

    但,事实是这样吗?还有,广武将军眼下可是皇帝身边的红人,他的女儿嫁给信阳侯府世子做妻,身份上自然是匹配的,由这,羲和公主没理由不喜广武将军府这门亲事……

    “怎么说呢?”顾宁眼眼珠子转了转,道:“雨薇姐的性子和慧姐姐很像,但又不全像。她与人接触时,行为举止很自然,就是话比较少。”

    连城“哦”了声,道:“你对她印象不错?”

    “雨薇姐原先有到咱们府里来过,虽然次数不多,但和大姐倒挺能聊得来。那会我还小,偶尔会凑在她们身边,听她们说话。”顾宁似是想起了往事,进而神色间看起来添了丝忧伤,连城见状,笑了笑,道:“好了,不说她了,我这就和唤芙出府巡视咱们府上的产业去,你和骏儿就呆在院里,免得跑出院子遇到疯狗乱咬人。”

    “嗯,我知道的。”点了点头,顾宁唇角溢出抹浅淡的微笑。

    府门口,老七的马车已在那等候。

    “二小姐,咱们先去巡视哪间铺子?”扶连城坐上马车,唤芙轻声问。

    连城琢磨片刻,道:“德祥酒楼。”老七坐到车辕上,闻言,应声是,便扬鞭驱车而行。

    “德祥酒楼?二小姐,这酒楼也是夫人嫁妆里面的吗?”

    唤芙有些好奇地问。

    “不是。”连城摇头,半晌道:“是我外祖府上的。”连城有两个嫡亲舅舅,大舅舅在朝为官,二舅舅则喜欢经商,便在京中,乃至大周其它几座比较繁荣的城市,置办了不少产业,德祥酒楼便是其一。

    唤芙闻她之言,接道:“德祥酒楼距离康泰酒楼不远,面积也比其要大很多,但生意却远不如康泰酒楼好。”

    “经营不善,自然没人家的生意来得好了。不过,再不好,那间酒楼也是咱们府上所有产业中最赚钱的。”通过对账本上的数据分析,连城甚是鄙夷杨氏的贪得无厌,三年多来,月月都从德祥酒楼的盈利中,抽取一部分,账目看似做得滴水不露,却难逃她的双眼。

    约莫过去有两刻多钟,马车终于停止前行。

    老七跳下车辕,放下马凳,站在一旁恭谨道:“二小姐,德祥酒楼到了。”连城轻嗯一声,便与唤芙一前一后步下马车。抬眼看着“德祥酒楼”四个大字,再朝周围环顾一眼,连城幽幽道:“地理位置很好,酒楼也很气派,却没发挥出它的效用,着实可惜了!”

    “这位置比康泰酒楼的还要好呢!”唤芙朝康泰酒楼所在的方向瞅了瞅,低叹一句。

    连城吩咐老七在马车旁候着,提步就朝酒楼大门前走,熟料,当她前脚刚跨入酒楼大厅,一道极为不满的声音便传入耳里,“你是做什么的?”循声望去,连城就看到一拿着鸡毛摊子,正懒洋洋地打扫着柜台的活计,冲着他上下打量。

    “这位小哥,你这话问得真是奇怪,我进酒楼自然是食用酒菜,要不然我进来做什么。”连城唇角漾出抹微笑,盯向那酒楼伙计,浅声道。

    却不成想,那酒楼伙计闻言,直接拿着鸡毛摊子上前轰她和唤芙:“出去出去,我们酒楼这几日歇业,不迎客!”

    “不迎客?”连城笑得轻柔,悠悠道:“这酒楼大门敞开着,小哥却说什么不迎客,是怕我掏不起银两吗?”她知道这多半是杨氏的伎俩,这边安排丫头将账本给她送到主院,另一边着心腹出府暗里传话,好让她知难而退,把账本和管家之权还回去。心中冷笑一声,连城只想当着杨氏的面道出两字,“妄想!”

    那伙计斜眼打量着连城,神态尤为傲慢:“这位小姐,即便你身上装着千百八的银票,咱酒楼不迎客就是不迎客。”

    唤芙见一个小小的酒楼伙计都敢在自家小姐面前放肆,不由瞪向那伙计,怒道:“你这伙计怎么这样?如果你们歇业,就在门外挂上歇业的牌子,既然没挂,客人来了,岂有不招待的道理?”

    “我想怎样就怎样,我们酒楼要不要往外面挂歇业的牌子,那也是我们酒楼的事,你们管得着吗?”那伙计哼笑一声:“知趣的现在就出去,否则,别怪我说些难听得出来,赶你们离开!”

    连城凝向那态度傲慢的酒楼伙计,皱了皱眉,淡淡道:“这可是宁远侯府的产业?”

    “是又怎样?”酒楼伙计鄙夷道:“这位小姐,你别以为你胡乱编个幌子,就想着能和我家主子扯上关系!”连城唇角勾起,素手蓦地一扬,隔空就给了酒楼伙计两个嘴巴子,响亮的声音,在酒楼里传了好一会,才慢慢止息。

    她的动作太快,且是猝不及防地出手,让那酒楼伙计完全没有反应的余地,硬生生地受了两个嘴巴子,跟着脚下打了个趔趄,跌倒在了地上,殷红的血从酒楼伙计嘴里涌出,只见其抬手捂住嘴,片刻后,掌心里多出数颗沾着血的牙齿,顿时,他满目恐惧地看向连城,吓得身子挨着地直往后挪。

    大厅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掌柜和其他的伙计。

    “这位小姐,你是不是太无礼了?”掌柜的从楼上走下来,轻谩地看了连城一眼,冷声道:“咱们酒楼歇业,不对外迎客,伙计已经向你说的很清楚,你不走便也罢了,用得着出手伤人么?”

    “你是酒楼里的掌柜?”看着对方身上的穿着,连城虽是问,但心里已有答案。

    “没错,我是这家酒楼的掌柜。”酒楼掌柜单手负于身后,冷眼看着连城。

    轻浅一笑,连城漫不经心地问:“酒楼里的人员可都是听你的?”

    “是都听我的。”

    酒楼掌柜倨傲地回了句。

    连城又问:“你呢,又是听顾侍郎夫人的,可对?”

    “没错。”酒楼掌柜高姿态地吐出两字。

    “我若是让你立刻,马上从这酒楼里滚出去,不知你可有意见?”闲淡的语气,悠然的神情,连城好整以暇地凝视着对方,候其作答。

    只听那酒楼掌柜哼笑道:“这位小姐,你今日是来寻事的?若真如此,就别怪我吩咐伙计叫衙门的人过来!”

    “我是来巡视的,因为这家酒楼是我外家留下的产业,现在你还有话么?”连城神色微冷,幽幽问。

    酒楼掌柜看着她,身子猛地一震,却在下一刻硬着头皮道:“你以为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吗?”

    “我只是实话实说,用不着你相信!”不待语落,连城身形快速一闪,掌间劲风骤起,随之就见那酒楼掌柜朝门外飞了出去,待其重重摔在台阶下后,唤芙冷凝着脸走到门口,冲其怒斥道:“睁大你的狗眼,好好认认我家二小姐,认认皇上亲封的连城公主!”

    掌柜的如死狗一般趴在地上连吐两口血,这一听唤芙之语,顿时心魂失去大半。连城冷冷扫了那被她甩了两个嘴巴子的伙计一眼,无波无澜的眸光接着从聚在酒楼大厅的其他伙计,及厨房大厨,杂工身上徐徐划过,一字字道:”我刚说什么,想必诸位都已经听到,这家酒楼乃我外家留下的,三年多来,我叔母帮忙打理,酒楼是否盈利,盈利又是多少,我不予追究。但,从这一刻起,这酒楼,乃至我侯府的所有产业,将会由我接手,你们中愿意留下的就留下,不愿留下的,我会结清他的工钱,随后立马从这给我离开!”言语到这,她观察了下众人脸上的表情,转身往酒楼外边走,边续道:“要留下,就莫要偷歼耍滑,因为我这人有个不算毛病的毛病,那就是对肯做实事之人,会毫不吝啬的给予嘉奖,但对那总想着卖弄小聪明的,我呢,也绝不会姑息养歼!”

    -本章完结-(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