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9章 :谢谢你
    霸猛劲气攀卷翻涌,不住增生壮大,宛若游龙降雨,越转越急,待袭至一座高墙处时,突地发出一阵轰轰巨响,随之腾飞而起!“没想到一个王府老奴,也竟会有如此好的身手。”来人言语一出,便再无声息。

    任伯微收敛真气,凝向前方,冷冷道:“如若活着,就报上名来<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就在他语落瞬间,一抹高大的身影已经到他眼前数丈之外,来人全身上下都罩在一袭宽大的黑袍中,唯有两只幽冷至极的眼睛露在外面。

    “可有听过鬼幽?”一声阴笑过后,来人续道:“没听过不要紧,现在你看到的就是。”

    鬼幽,武功高深莫测,且专修炼些邪功,任伯在江湖混迹多年,怎会没听说过这号人物?他听说过,但却并未见过真人。

    “一个专修炼邪功的屑小之辈,有什么可炫耀的。”任伯目露不屑,冷声道。

    呵呵一笑,鬼幽不急不缓道:“邪功怎么了?只要能杀人,这就是本事!”

    “不想死,就说出你幕后的主子!”

    任伯本就暗沉的脸色越发的沉了。

    对方现身的那一刹那间,身形并不怎么迅捷,但他目之所及,却只捕捉到一抹极为灵活的黑影,对其身法没竟没看得清楚。这无疑不令任伯心惊。

    雷电声肖止,但骤雨仍旧下个不停。

    “我的主子是哪个,现在还暂时不能给你说,但你若是今晚不死,或许有朝一日能看到他也说不定。”微微顿了顿,鬼幽当空道:“动手!”音落,只见他身上的黑袍一抖,任伯便看到十多个黑影自他四周窜了出来,且还有不时响起的“嗡嗡”声袭向于他。

    那些黑影的身法极快,竟一点不亚于那鬼幽。

    借着火光,任伯看到那些并未蒙面的黑衣人脸上,皆冰冷死沉,丝毫感情都没有。

    “虽尚不知你们的主子是哪个,但我现在先取了你们的性命祭奠应国公一门!”怒喝一句,任伯双掌飞舞,向着那逐渐围向他的十多位黑衣人发起了进攻!

    鬼影阴笑出声:“你最好别被他们任何一个伤到,也最好别被他们身上的血,及我放出的魔影蛊沾上身,因为前者满身都是毒,后者虽不是毒,但一旦沾上你的身,就会潜入你体内,致你癫狂,终自残而亡!”稍顿片刻,他续道:“总之,你最终的结果都是难逃一死!”

    “想让我死没那么容易。”

    再次怒喝一句,任伯身形变化的同时,自双掌间催动出的狂风更为劲霸!

    然,那十多个黑衣人,俗称没有人类感情,只作为杀人工具的毒人,同时凌空跃起,接着发力齐向他压下。

    劲猛之气纵横迫绕,将任伯团团围住,以他浑厚的功力,竟有些招架不住,被从空中节节逼下,终落地,踉跄后退了数步!

    那十多个毒人用苍白的眼眸冷森森地扫了任伯,及突然出现在任伯身旁的数名宫廷暗卫一眼,蓦地同时拔剑,在各自身上连刺数下,顿时,血花飞溅,加之他们催动内力,令身上喷涌出的血花,宛若一道道血剑,以电之速,冲向任伯几人而来!

    “快,别让那些血沾染到你们身上!”任伯鼓动全身真气,边化解那些血剑,边提醒身旁的宫廷暗卫。

    鬼影哈哈大笑:“我的魔影蛊你可别忘了!”

    雨仍在下,连城和皇甫熠乘坐的马车在街道上徐徐前行着,忽然,连城望向车窗外的眸子一怔,随之道:“你的王府好像着火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奇怪啊,这么大的雨,你的王府都能着火,会不会有刺客闯入,刻意为之啊?想要将你这位熠亲王烧死在府中。”她的声音有些幸灾乐祸,却并未被皇甫熠当回事,以为她是在开玩笑。

    将车窗帘子往上挑了挑,连城又道:“皇叔是不信吗?要不你过来瞧瞧,瞧瞧那着火的位置是否在你王府所处的方向。”下那么大的雨,外面有什么好看的,从坐上车就挑起窗帘往外瞅,这明显是不想与他说话,才有意为之,现在竟还欲赶他下车,真是个狠毒的丫头,皇甫熠虽这么想着,但星眸还是透过连城挑起的车窗帘子往外看了眼,瞬间,他俊脸上的表情就不对了,暗道:没错,那着火的地方确实位于他王府所处的方向!

    考虑到多年来,每次有刺客行刺他都选择在雨夜,皇甫熠的心蓦地一紧,担心起任伯的安危来,“停车!”唇齿间溢出冷冰冰两字,不待马车停稳,他已挑起车帘,纵身而去。

    在他的身影消失不见后,车轱辘声继续响起。

    “雨好像小些了!”放下车帘,连城似是自语,又似是对赶出的杜府下人道。

    这场雨来得快,去得也快,随着雨势减小,昏暗无比,近乎夜已深沉的天色,逐渐变得微有些明亮。

    “二小姐……二小姐你在车里吗?”李木形容狼狈,身上的衣衫早早便被雨水浸透,黏在了身上,他不知自己摔倒过几次,不知自己又爬起过几次,此刻,借着微弱的亮光,看到眼前不远处行来一辆马车,他心中一喜,抱着一丝希望,希望这车是杜府送连城回府的马车,加快脚步,他踩在雨水中,向朝他行来的马车靠近,待看到车帘上有个“杜”字时,他当即跪倒在雨水里,嘶声哭喊道:“二小姐……奴才是李木……奴才……”

    自打李木进了主院当差,顾祁看他是个老实忠厚的,便在心情不错时,有教其识得几个简单的字,好在自个身体恢复自如后,身旁能有个得力之人跟随。

    “停车!”是李木?没错,是李木的声音,他怎会出现在街上?心念电转,连城倏地掀起车帘,往外看去,唤道:“李木。”

    确定车里坐的是自家二小姐,李木从地上爬起,跌跌撞撞地跑到车前,嘶哑着声音哭道:“骏少爷半个时辰前不见了……”不等他说完,连城的脸色已唰的变白,只见她与赶车的杜府下人道:“你回府吧,替我谢谢你家主子!”

    那赶车的下人迟疑片刻,点了点头。

    连城却已钻出马车,身形拔起,向着侯府方向冲去!

    她清透的眸中溢满担心,身形如离弦之箭,迅速地刺入了茫茫雨幕之中。

    “大哥,怎么回事?骏儿到底是怎么不见的?”府里到处传着唤顾骏的声音,但连城的心没有乱,她飘至主院,一进顾祁住的厢房,就急声问道。

    沉痛的目光凝聚在她湿透的衣裙上,顾祁慢慢地摇头,声音沙哑道:“不知道,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只知骤雨袭来之前,唤芙从后花园跑回院里,说骏儿不见了,然后三妹就着院里的下人在府中找……”

    “骏儿应该就在府中。”府外有皇帝安排的人在暗处隐藏着,如果顾骏被人劫持出府,他们肯定能发觉,也会竭尽全力阻止,然,她回府时,外面却没一丁点动静,从这不难断定顾骏应该就在府里,要么是被人藏起……要么就是自己不知走到哪处,迷了路,又不知回到主院,加之响雷闪电,吓得便躲在哪儿了!两种可能,连城暗道:最好不是前者,否则,她必会让那人得到应有的惩罚<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敛起心神,她转身就往屋外走:“大哥不用担心,雨这会停了,距离骏儿不见过去也就半个来时辰,我这便在府中寻他,哪怕将这府邸翻个底朝天,我也会尽快将他找到!”

    连城能想到的,顾祁在骤雨袭来这段时间里,自然也有想到,奈何他不能动,他不能动啊!只好着顾宁找顾耿帮忙,让府中所有的下人在后院中一起找小顾骏。

    后院深处一多年不曾住人的破落小院里,皇甫颖背靠光滑的井壁,将顾骏高高抱起,仰望头顶那微微有些发亮的天色,气息虚弱,喃喃道:“……骏少爷……不下雨了……不下雨了……”这原本是一枯井,可差点成了她和小少爷的葬身之地,雨水流入井中,已没至她胸口处,好在……好在雨停了!皇甫颖很累,很想阖上眼睡过去,可她不能,不能让自己睡过去,不能让自己倒下,因为这样小少爷就会落入水中,会……会和她一起再也睁不开眼。

    二小姐,她要帮二小姐保护小少爷,她要活着,小少爷也要活着!

    那个……那个打晕她,又将她和小少爷先后推入这枯井中的人是谁?

    小白兔,如果不是小少爷突然去追那只小白兔,他们就不会进到这落败荒芜的小院中,更不会遇到接下来的事。

    顾骏小脸煞白,目光呆滞,紧抿着小嘴,一句话都不说。

    “骏少爷你身上好烫,你生病了……你生病了,再忍忍……再忍忍二小姐就会找到咱们……”感受到身上传来的灼热温度,皇甫颖昏昏沉沉的脑中骤然变得清醒,靠着冰冷湿滑的井壁,她给自己提了提劲,虚弱至极的声音再次响起。

    她不知的是,她嘴里发出的声音,连她自己恐怕都听得不太清楚。

    因为那声音太过虚弱,太过无力,以至于骤雨停息之前,错过不下两次援救。

    “二姐……我……我带着丫头在这院里找了,骏儿没在里面,他没在……”连城进到这方破败的小院,四处寻找着顾骏的身影,府中各个能找的地方,她都找了,就是大小主子的院落,她也没放过,却始终没找到顾骏的小身影,眼下这方小院,是她唯一没有找过的地方,顾骏定在这里,直觉告诉她,顾骏就在这里,闻顾宁哽咽之语,她没有说话,只是认真仔细地在院中每个角落寻找着。

    “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去招呼招呼古叔和雨薇姐,就不会丢下骏儿和颖儿在花园中,二姐……都是我不好,你打我,骂我吧……”

    连城顿住脚,转身看向顾宁,眸光柔和,一字字道:“不怪你,骏儿不见了不怪你,你也不想的,二姐知道,别自责,也别再哭了,相信二姐,二姐一定能找到骏儿,找到他和颖儿!” 小丫头哭得双眼红肿,精神上早已疲惫不堪,还不停地痛责自个,如若她再加以怨怪,无疑对其雪上加霜。

    她知道的,知道比之任何一个人,小丫头都不想顾骏出事,客人前来拜访,且与他们府上有着极深的渊源,她这个做二姐的不在府里,兄长又不能出面,只能由小丫头前去正堂招待,结果好巧不巧,顾骏就出了事。

    “二姐……”扑进连城怀里,顾宁哑着嗓子痛哭不已。

    拍了拍她的背脊,连城安慰道:“乖,别哭了,找骏儿和颖儿要紧!”从她怀里缓缓退出,顾宁强行止住哭声,眸中含泪重重地点了点头。

    “二小姐,几间厢房都找了,没有找到骏少爷和颖儿<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唤芙,唤雪,及主院中的几个下人,陆续从几间破败的厢房中走出,向连城恭谨禀道。

    连城眸色幽冷,吩咐道:“继续找!每个角落都不能放过!”

    “是。”下人们应声,转身而去。

    院中杂草丛生,有半人多高,连城豁开草丛,边寻找顾骏和皇甫颖,边唤他们:“骏儿……颖儿……你们在这里吗?我来找你们了,在的话,就应一声,听到了没有?骏儿……我是二姐啊!你听到了吗?二姐来了,二姐来找你了,不要害怕……”除过她和顾宁,还有下人们的声音,其他声音一概没有,连城鼻子一酸,仰起头逼退眼里即将涌出的湿润,继续唤道:“骏儿,二姐知道你怕打雷闪电,可是这会不打雷闪电了,雨也停了呢!你出个声,让二姐找到你好不好,骏儿……”

    皇甫颖听到了连城的声音,脸儿上顿时露出抹微笑,“二小姐……二小姐……我和骏少爷在这呢……”她张开嘴,语声虚弱地喊着,可是,可是却没得到回应,是她声音太小二小姐听不到吗?皇甫颖如是想到,禁不住急得直落泪,“骏少爷,骏少爷你出声啊……”抱着顾骏的臂弯紧了紧,她昂起小脑袋,直直地看向顾骏,“骏少爷,是二小姐来找我们了,你出声啊!”她的嘴一张一合,奈何迟迟不见顾骏有所反应。

    “骏儿……”水井?看着眼前两三步外出现的一口水井,以及水井边一只被开膛剖腹,经雨水冲刷的不成样子的兔子尸身,连城陡然间心中一紧,疾步上前,将那五脏都已流出腹腔的兔子尸身粗略检查了遍,清透的眸光立时冰冷似剑,紧跟着,她爬至井口,朝井底看去,“骏儿,颖儿,你们在下面吗?”朦胧的月色让她很难看到井底的状况,就在这时,皇甫颖不知哪来的气力,张开嘴喊道:“二小姐,我和骏少爷在下面呢!”这是她最后的力气了,希望二小姐能听到……

    “快,快给我照亮,骏儿和颖儿在这口井里呢!”冲着一旁拎着灯笼的丫头急声喊了句,连城神色激动,又对井里喊道:“颖儿,你和骏儿往边上站,我这就将你们救上来!”是颖儿的声音,虽然很弱,但她有听到,她真的有听到!

    提气,连城顺着直径有一米多的井口纵身跃下,随身形下降,她边柔声道:“骏儿,颖儿,你们不用怕,我已经下来了!”这口枯井大约有七八米深,当连城的身子没入水中时,靠着 从井口投下的微弱光亮,她看到了两个小人儿。

    尤其是皇甫颖,她小小的身子已多半没于水中,却还将顾骏高高地抱在怀中,生怕其身子没水太多。

    “颖儿,谢谢你,谢谢你!”唇角颤抖,连城感激地看向皇甫颖。

    “二小姐救骏少爷……救骏少爷……”双腿软了软,皇甫颖的身子沿着井壁慢慢向井底下滑,连城见状,伸手直接将她和骏儿揽在怀中,催动真气,双脚在井底重重一跺,身子登时向井口快速窜起!

    此刻,井边,乃至这方落败荒芜的小院中已聚满了人。

    “让开!”落到井旁的草丛里,看向周围聚满的下人和各院主子,连城眸光锐利,清越冰冷的声音扬起。

    顾耿脸上挂满担心,闻她之言,朝众人斥责道;“快些散开!”

    “骏儿……”看到顾骏,皇甫颖浑身湿透,被连城抱在怀里,顾宁踉跄着跑上前。

    连城看她一眼,声音缓和道:“先回院里。”顾宁抹着泪点头,跟在她身后,穿过下人们让开的道,很快走出这方充满罪恶的小院

    两刻钟之前,皇甫熠冒雨飞驰王府途中,被离涵挡住了道<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无论他问什么,离涵只言不发,只是阻止他继续前行。

    “滚一边去!”俊脸冰寒一片,皇甫熠命令道。

    离涵凌于空中的身形,挡在他身前,动也不动,拱手道:“爷还是到别院住一晚吧!”

    “王府出事,你让我去别院住一晚,让我不顾任伯安危,去别院住一晚,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拿你怎样?”单手负于身后,皇甫熠星眸如电,一字字道。

    “爷,这是任伯的意思,你就听他的吧!”

    身子一震,离涵低头说了句。

    “你该知道任伯对我有多重要,不想我出手,就别再阻我回府!”淡淡说了句,皇甫熠提气绕过离涵,继续朝王府飞驰而去。离涵紧了紧没于袖中的双拳,身形一转,提气紧跟了上。

    熠亲王府,刀剑碰撞声还在不时响起,任伯已身受重伤,但他没有倒下,身形如山,伫立在七八个黑衣人的包围中,鬼影站在一座高墙上,凝向他森笑道:“你就别挣扎了,说出皇甫熠在哪儿,我可以让他们留你个全尸!”

    “妄想!”任伯吐出一句,看了眼渐渐有些转亮的天色,暗道:离涵,你一定要阻止王爷回府,一定……

    忍住身上传来的剧痛,任伯催动真气,准备对围住他的毒人再次发出攻势。这一刻,他的身上渐渐泛起一片暗黑之色,细微的声响自肌理中发出,筋脉时而凸起,时而落下,似是有什么东西要从中破裂而出。

    任伯一声怒喝,双掌飞舞,劲猛之气冲了出去!

    他的样子在微亮的天色中看着尤为恐怖,宛若地狱之魔临世。

    癫狂,任伯知道自己近乎癫狂,若不是凭借浑厚的真气压制,他此刻已然癫狂成魔。

    没错,魔影蛊已侵入他体内,还有毒人的血,也沾染在了他的身上,若没奇迹发生,等着他的唯有一死。

    但他不能不作为的死去,要死,也要将这些毒人全斩除掉,将那阴险至极的鬼影同时除去!

    “你就别废力气了!”鬼影幽幽道:“再催动内力,你知道后果么?”他后话没说,但任伯却已感知到自己身体上的变化。

    他提不上气了,且身子慢慢变得酸软,不受控制地朝地上倒去!

    “说吧,说出皇甫熠在哪里,我亲自送你上路。”鬼影自墙上飘然而下,落在任伯不远处,逼问道。

    任伯艰难地抬起头,眸中杀气凛然,狠声道:“你们不得好死!”骤雨停息,脉脉月华流转,夜色中竟还跃出数颗星子,慢慢的,任伯平躺到地上,“要动手随便,我敢保证不日后,你 和你的主子都会来阴曹地府为我陪葬,来向应国公一门,还有雅贵妃,六皇子磕头请罪!”他的上半身其实还能动,可这又能怎样?下半身绵软无力,而且一颗心愈发狂躁起来,他知道,知道魔影蛊又起作用了!

    “想取本王的命是吗?”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