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147章 :你没戏(六千+求月票)
    岁月荏苒,多年过去,想到母亲临去前恋恋不舍看向他的目光,以及对他摇头,再摇头,意在让他别记恨父亲,他的心就会钝痛不已。

    记恨?要他不记恨眼前之人,何其难啊!

    母亲不怨,不恨,甘愿为其忍受委屈,自降为平妻。

    作为儿子,他也可以不怨,不恨身份上的转变,可他接受不了的是,眼前这……这被他唤作父亲的男人,为什么就保护不好母亲?他难道真不知母亲的死另有他情吗?

    苦衷,为人子,长辈有苦衷,他除过理解,也只能是理解,可撇开那苦衷,后面都发生了什么……

    母亲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终撒手人寰;他,突然失聪,失声,被坊间传得极其不堪,无不促使他一颗心似被冰冻。

    要想他像所有事没发生以前一样,用孺慕的眸光注视眼前这人,他做不到!

    信阳侯不知陆随云心里在想什么,他目光低垂,看着便签本上写的那一行字,双目微微泛酸,孩子没有怨怪他,没有因皇上未批他呈上的请婚折子而怨怪他这个父亲。

    过了半晌,他调整好情绪,执笔在纸上写下,“顾二小姐与岑洛已无婚约,而熠亲王现在又是顾二小姐的长辈,他们都将不会对你造成大的威胁,你只需与顾二小姐,哦,应该是你只需与连城公主相处段时日,等你们彼此间有了感情基础,即便爹不再上请婚折子,相信皇上也会给你们赐婚!”

    “顺其自然就好。”在便签本上写下这么一句,陆随云放下铅笔,无波的眸光落在书卷上,脑中却为信阳侯写在纸上的那一句句话自嘲不已。

    岑洛是对他没什么威胁,熠亲王就难说了,而他自个,又是带着目的接近那女子,一旦被其猜出些什么,就算他用情是真,她到时恐怕也未必相信。

    静寂的书房中,父子二人隔桌而坐,谁都没再动笔书写。

    “你还有事与我说?”久不见信阳侯起身离去,陆随云拿起铅笔在便签本上写到,“时辰不早了,若无事,我便回房歇息了!”放下笔,他将便签本推至信阳侯面前,缓缓从椅上站起。

    摇摇头,信阳侯跟着站起,与陆随云一前一后步出书房。

    接下来的几天里,阴雨连绵,外出自是不便,是以连城安静呆在主院,除过每日给顾祁亲手做药膳,就是陪陪小顾骏,再然后便是为皇甫颖诊脉,看其体内毒素的祛除情况。至于离影身上的伤,她都是吩咐唤芙每日按时给换药,而她自己却是自那日给离影处理好伤口后,没再与其见面。

    再忙,人也总有闲下来的时候,想着消炎用的点滴没剩多少,她将前些时日突然间跃上心头的那么个想法,拿起笔在纸上一一写了下来。

    青霉素,是的,她打算着手制作青霉素,根据前世对医学知识的了解,她有把握手工制作出青霉素。

    1、用米磨成的汁水,加上用山芋磨成的汁水作为培养溶液。

    2、将青霉移植进去(青霉——已发霉的食物,把上面霉变的物质刮下来),需一个星期培养。

    3、器物瓦罐……

    ……

    连城写的很详细,每个环节的操作步骤,及要用的器皿等等,她都有书写在纸上。

    转眼过去五日,看着桌上那写满字迹的厚厚一沓纸,连城舒心一笑,从椅上站起,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她不仅写了青霉素的制法,还写了另外几样可以在这个时代手工制作出的药物,禁不住暗道:杜伯父看到这沓纸上的内容,会不会高兴的颔下胡子乱颤,泪流满面啊?

    “二姐,雨停了呢!”顾宁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

    闻言,连城推开窗户,眉如弯月,笑道:“真停了呢!”

    顾宁进屋,朝她桌上的一沓纸看了眼,眨巴着眼睛问:“二姐你这几日闲下来就呆在屋里,就是为了写这些东西啊?”

    “嗯。”连城莞尔一笑,轻点点头,道:“这些东西一旦制作出来,可会派上大用场呢!”

    “是什么啊?”凑到桌旁,顾宁垂眸朝纸上又看了片刻,脸儿微红道:“我好笨,竟然看不太懂这纸上的内容。”

    连城微微笑了笑,眸光柔和道:“那上面都是我写下的一些药物制作法子,我打算一会就给杜伯父送过去。”

    “送给杜伯父?”对上连城的目光,顾宁不解道:“二姐不自己制出这些药物吗?我和唤芙她们几个可以帮忙的。”连城摇头:“不了,这法子写出来看似简单,要真正操作起来,可不是件易事,我还有其他的事要忙,加上你们又不太懂医理,制作起这些药物费时费力不说,极有可能好长时间都不见成果呢!但杜伯父就不同了,他是咱们大周的医圣,又是太医院院首,一旦拿到我这些药物制作法子,肯定是事半功倍!”

    拧眉思索片刻,顾宁迟疑道:“可这些药物要是被杜伯父和太医院那些太医制作出来,会不会只给宫里面那些贵人用啊?如此的话,我觉得不好,嗯,是很不好。”

    言语到这,没听连城说什么,她续道:“二姐医疗包里的药物很有作用,比我们平日患病时喝的那些汤药功效要好很多,如果寻常百姓生病,也能用到这种药物,岂不是既减轻身体上的痛苦,还能早些康复起来,这样的话,他们的家人也会感到高兴。”

    “但是二姐前些时日也说了,那些药物已剩的不多……”连城笑着截断她的话,道:“二姐知道你要说什么,那些药物是没剩下多少,但现在不是有了这么几个制作药物的法子了吗,只要杜伯父制出这些药物,日后肯定会有很多患者受益。别担心,我不会让这些药物只用在宫里的贵人身上,相信二姐好吗?”

    顾宁嗯了声,道:“二姐是这会就要去杜伯父府上吗?”

    “是啊,我想尽快将写好的这些东西给杜伯父送过去,不过呢,你若是有事需要我帮忙,那我就改日再到杜伯父府上拜访。”连城做事向来不喜拖沓,整理好桌上的纸张,她笑米米地看着顾宁。

    “我没事啦,就是看到雨停了,唤二姐出屋走走,要不然会发霉的。”顾宁朝窗外看了眼,娇声笑道。

    连城的眸光亦看向窗外,深吸口气:“太阳也出来了,闻着这清新的空气,心情真好!”说着,她和顾宁走出房门,“骏儿恐怕在屋里也呆得闷了,你叫上唤芙,唤雪带他到花园里转转,我这便去杜伯父府上了。”

    “二姐不坐车去吗?”见连城没吩咐丫头通传老七备车,顾宁禁不住问。

    “不了。”摆摆手,连城提步走下台阶,回过头与顾宁微笑着道:“今个天气好转,我在街上走走,用不了多久就到杜伯父的府邸。”

    听她这么说,顾宁也没再多说什么,目送其身影走远,方转身往顾祁住的厢房走。

    “陆大哥……”连城行至府门口,抬眼看到信阳侯府的马车正好在自家府门前停稳,接着就看到陆随云挑起车帘,从马车上优雅下来,不由条件反射,出声唤了句。待回过神,她心里一阵自责,明知对方听不到,她这样岂不是让人难堪,因此,她不好意思地望向贺明笑了笑。

    却听贺明道:“顾二小姐不必在意,我家公子可以看懂唇语。”一听他这话,连城先是一怔,随之有些不信道:“真的吗?”贺明礼貌地点头笑了笑。

    “陆大哥,你真能看懂唇语吗?”澄澈的眸子对上陆随云温润至极的目光,连城面露喜色问。

    陆随云含笑点头,跟着从袖中掏出铅笔和便签本,写到:“对不起!我该早些告诉你!”懂唇语这么个借口,是他这几日想出来的,好方便他和她见面时交流。

    “太好了!”连城语声欢快道:“这样咱们交流起来就更方便了……”忽然,她嘴里的话顿住,垂眸看了眼手中握着的纸张,而陆随云的目光这时也落在她手上,目光微微闪了闪,在便签本上写到,“你要出府?”

    “我这几日闲着没事,就写了几样药物的制作方法,想给杜伯父送过去。”看着面前便签本上的几个字,连城抬头,对上陆随云温暖如风般的目光,道:“算了,我今日便不去了!”

    “去吧,我就是在府里呆的闷了,才看到雨停下来,一时起意来你府上拜访。”陆随云在便签本上写着,微微顿了顿,他续写到:“要不我陪你一起走一趟,方便吗?”看着他俊脸上的微笑,连城的心没来由地突突跳了两下,点了点头道:“没什么不方便的。”说着,她朝陆随云的马车看了眼,接道:“今个天气不错,我想走着过去,陆大哥介意吗?”

    “无碍。”青石铺就的街道,连日被雨水冲刷,尤为干净,陆随云浅然一笑,在便签本上写下两字,眼神示意贺明驾车跟在他和连城身后,而他则与连城缓步朝前走着。

    皇甫熠刚从一条巷子走出,就看到一袭淡紫身影与一袭水蓝身影并肩而行,不急不缓地走在街道上,虽然他们没有言语交流,但他们各自脸上流露出的柔和表情,让他看着极为不舒服。

    怎就这么巧?

    陆哑巴这是和他作对吗?看他今个出府,也不在府里龟缩了,跑出来和他的小无赖套近乎,难道信阳侯没对其说出他前几日在早朝上的宣言吗?冷哼一声,皇甫熠提起轻功,以最快的速度飘至连城和陆随云面前,堵住二人继续前行,神态慵懒地看着连城道:“你这要去哪里?”

    “我去哪儿关皇叔何事?”秀眉上挑,连城淡淡反问。

    皇甫熠似是没听到她这话,扫了陆随云一样,接着问:“陆哑巴怎会和你在一起?”

    “我想和谁在一起皇叔管得着吗?”丫的嘴巴有毒吗?出口就伤人,陆大哥是无法言语,但也没必要当着人的面说人是哑巴吧?腹诽皇甫熠一句,连城看向陆随云语声温和道:“陆大哥,你别在意这人说的话,他就是个嘴巴带毒的,转拣些不好的话说。”

    阳光柔和照耀,给连城清秀的侧面染上了些许暖意,加之她面对陆随云时本就表情柔和,这让皇甫熠越发觉得自己之前是被连城嫌弃的,在与他相处时,她都是板着一副生人勿近的面孔,现在呢,却是那么的柔和,那么的令人为之着迷,修长的脖颈延伸至皓雪般的衣领之中,纤细秀美的锁骨若隐若现,瞧着这样的她,他的心突突地狂跳,伴随而来的还有那泛起的丝丝痛感。

    吸了吸气,他平复好心绪,唇角漾出抹惑人至极的笑,随之醇厚而优雅的声音扬起:“你去哪我也要跟着去哪!”他全然没在意连城说的话,也似乎一刹那间将陆随云视作空气,让开道,走在连城另一边,续道:“走吧!”

    “皇叔要跟着便跟着,但还请管好你那张毒嘴!”连城边朝前走,边不咸不淡道。

    熟料,皇甫熠蓦地凑近她耳边道:“我一点都不觉得我的嘴巴毒,倒是你,一看到我嘴里的话句句带毒。”

    “离我远点!”抬手将皇甫熠的俊脸往远推了推,连城没好气道。却不成想皇甫熠低低一笑,再次凑到她耳边,“我就是要和你挨得近些,省得有些人想打你的主意!”二人相距咫尺, 连城清晰地感受到他吐息的温热,还有身上那好闻的干净清爽之气,一时间,二人之间的情形有些*起来。

    陆随云在一旁走着,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但这都是自欺欺人的,他在隐忍,隐忍自己心底腾起的一股子酸涩感,目视前方的街道,优雅从容地朝前走着。

    然,皇甫熠却倏地箍住连城的腰肢,用极其惑人的语气又道:“小无赖,我说过不许唤我皇叔,你若是再记不住,我不介意用我的方式教你记住,听清楚了吗?”连城顿住脚,甩给他一个眼刀子,“皇叔不想要脸,我还想要呢,知趣的话,就快些放开你的爪子!”

    “好,我知趣!”挑唇一笑,皇甫熠在怀中人儿脸上吧唧亲了口,接着很快松开手,身形一闪,到了陆随云身侧。

    连城气得干瞪眼没办法,她总不能当街和那无耻之徒动手吧,若真这样,还不知被人怎么嚼舌头呢!于是,她再次丢给皇甫熠一个眼刀子,语声轻谩道:“皇叔若不是大黑大黄,就别再做出刚才那欠扁之举!”

    俊脸上绽开抹醉人的笑容,皇甫熠耸耸肩,很是无辜道:“我什么都没做啊!”

    见过卑鄙无耻的,但她真没见过这般卑鄙无耻的。

    连城腹诽一句,提步继续前行。

    话说,有些时候,某女也很卑鄙,很无耻呢,只不过,她全然没将“卑鄙无耻”这四个字,往自个身上想。

    “你不觉得你刚才的举止很轻浮吗?”扫了皇甫熠一眼,陆随云启用密术传其一句。

    皇甫熠悠悠然地走在他身侧,以密术回道:“轻浮?那是什么,本王不知道。”

    “熠亲王脸皮可真厚。”

    “有吗?和阁下比起来,我觉得自愧不如呢!”

    “你和她不合适,最好别再纠缠于她。”

    “我不合适,你就合适了?别以为那什么狗屁册封圣旨,就能让我放弃小无赖。”

    “既然你知道那道圣旨,就证明你清楚皇上不想你亲近她,如若你一意孤行,就不怕给她惹来事端。”

    “他是谁啊?我为何要在乎他的想法?事端?有我在,我看哪个敢给她找事。”

    连城一边走,一边往陆随云和皇甫熠的俊脸上打量,发现二人神色自若,嘴角都挂着一抹浅浅的微笑,似是没事人一样,就这么陪着她在街上走着,秀眉微蹙,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却在想了想后,半点思绪都没有。

    “祁与我是好友,他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我不会让人伤害到她。”

    “用不着,小无赖有我呢,你还是管好你自个的事吧!”

    “我有事,你难道就没事吗?”

    “你这人真闲得慌,我几时告诉你我没事了?”

    皇甫熠传的这句话,令陆随云微微一怔,片刻后,他传音于皇甫熠,“与熠亲王的事相比,我的就极其微不足道。你该知道,十多年前应国公一门被灭,并不是小事,倘若那件事真与三年前发生的事有关联,其凶险不用我说,熠亲王也是知道的。你处心积虑接近她,为的不过是查清楚那件往事,可你这样,无形会让她陷入险境,所以,我还是奉劝你一句,离她远点,别把危险带给她。”

    “用不着你教我怎样做事。我是处心积虑地接近她,你又何尝不是?现在我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她不是你能肖想的。”

    “……我……我对她没什么想法,只希望护她周全……”

    “护她周全?理由够冠冕堂皇,实则,你不过是接了宫里那位的差事,从她这条线索上找出三年前那件事的谋划者,比之我,你这最终的目的还不是一样!”

    陆随云没再传音给皇甫熠,因为他的目的已被对方言中,虽然另一个目的对方尚不知晓,但他的直觉告诉他,以皇甫熠高深莫测的心思,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将他那有些小人,却又不得不做小人的目的了然于胸。

    即便没有皇上下发的那个差事——让他以信阳侯世子的身份接近那淡雅沉静的女子,从而阻止她和熠亲王近距离接触,直至二人情根深种。他想,就单凭那女子的气韵,也足以让他生出倾慕之心。

    可有那么个差事在前,他……

    心下叹了口气,陆随云温润的眸光渐转为黯然。

    “记住,你没戏!不管你是沧澜,还是信阳侯府的大公子,她都不会成为你的人!”邪魅的眸光从陆随云身上徐徐划过,皇甫熠身形一闪,返回至连城身侧,惑人的声音扬起:“咱们这到底要去哪儿啊?”

    连城不搭理她,唇角微抿,只是朝前走着,皇甫熠见状,眯起眼睛,浅笑道:“你的气性真大,咱们什么事没做过,犯的着因我刚才亲你一口就拉着个脸给我瞧么!”他这话虽是说给连城听,但真正目的是说给陆随云听的,好让其知道连城已经是他的人,你陆大公子真的没戏。

    “说话注意点!”该死的,她和他都做什么事了?还不是他在她没有防备之下,偷偷占了她几次便宜,还有就是,就是……想起皇甫熠那个生疏,却不失霸道的吻,还有她炸了皇甫熠寝院那晚发生的一系列事,连城脸上顿如火烧,一颗心也随之狂跳数下。

    好似瞬息间,她的鼻翼还有他怀抱的味道;她的唇瓣,仍有他灼热的气息……

    疯了,她肯定是疯了,胡思乱想些什么?

    猛地摇了摇头,连城竭力平复着自己的心绪。

    皇甫熠望着她突然间染满红晕的脸儿,俊脸上笑容绽放,凑近连城,轻声道:“你是想起我那个吻了,还是想起那晚看 光我时的情景,亦或是想起和我同榻而卧时的一幕幕……其实,其实我最想说的是,你穿我给你的那身衣裙,实在是让倾心得紧!”他那大提琴般好听的声音,不经意间带了丝挑 逗,让连城脸上好不容易散去的红晕,再度燃起。

    题外话:

    昨个码字太晚忘了求月票。。。今个吼吼吼。。。大声呼喊。。。求月票。。。求月票。。。留言,推荐也求啊啊啊。。。(*^__^*) 嘻嘻……(..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