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8章 :上套
    烛光摇曳,屏风后光晕浮动,暗香隐隐,静寂得连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得见似的。

    皇甫熠眸眼半眯,很享受此刻的宁静,可是下一刻,他后脑传来一阵疼痛,紧跟着就听到身后之人低声坏笑:“痛死你,看你还嚣张,看你还欺负人!”那声音很小,但在这静寂的氛围中,他却是清晰地听到了耳里。

    唇角微微挑起,皇甫熠好听的声音扬起:“你要是高兴,就是再扯痛我几下,我都无一句怨言!”

    “既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连城果真手上用力,将皇甫熠脑后的墨发扯了数下。

    丫的容颜生得堪比祸水,身材也好得没话说,就是这一头墨发,亦是乌亮顺滑得让人心生嫉妒!心中一阵腹诽,连城沉着脸道:“好了,现在你该告诉我怎么恢复内力了吧!”

    皇甫熠缓缓转身,烛光下,眼前的她显得纷嫩极了,长睫微微颤抖,让人禁不住想探出手去触碰一下,触碰她娇嫩的脸颊,微颤的长睫,还有她的眉,她俏丽精致的鼻翼……尤其是她的唇,红润亮泽,让他不由回想起下午强吻她时的美妙感觉。

    甜甜的,散发着淡淡清香,那是独属于她的味道。

    怔了怔,皇甫熠压下心中再次腾起的异样之感,横抱连城,绕过屏风,到了宽大的*边。

    “喂,你一句话不说,抱我到*上来做什么?”

    连城的心“突突”直跳,脸儿也微泛起一丝红晕,不仔细看自然留意不到。

    当身子一挨到*,她警惕地看向皇甫熠:“你最好别再乱来,否则……”否则还能怎样?她现在内力全无,就是自行站起行走两步都困难,若他真要怎样,她又能如何?

    “你不想恢复内力了?”

    皇甫熠面上神色一本正经,眸光也尤为认真,可心里却有着他的小算计<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我自然想了!”身子往*里面艰难地挪了挪,连城脸上表情略显迟疑,问:“可恢复内力也用不着在*上吧?”

    “信我你就别多问,只按着我说的来就好。”在*边坐下,皇甫熠缓声道。

    连城凝视他看着,暗道:他的目光,他脸上的表情,都好认真,是不是她想多了?

    “那你说我该怎么做?”思虑片刻,她让自己冷静下来,轻声问了句。

    “躺好。”真想对她此刻的乖顺露出个笑容,可万一一个不慎,被她发现出端倪,岂不是弄巧成拙?皇甫熠微敛的眸中精光划过,淡淡道。

    点了点头,连城平躺到枕上。

    被皇甫熠的眸光定定锁住,那刚恢复常律的心跳,再次不受控制地突突跳起,“有什么话你就说,要我怎么做你也直接说出来,别用那种目光盯着我猛瞧!”阖上双眸,连城声音微恼道。

    “别用哪种目光瞧你?”皇甫熠俊美的脸上漾出抹极浅的笑,低声问。

    连城随口就道:“你自个知道。”

    “我不知道,你告诉我吧!”

    皇甫熠俯身,凑近连城,声音轻柔而优雅。

    “离我远些!”不舒服,这一刻她很不舒服,尤其是坏痞子靠近她时,让她不由就响起下午在城外河边发生的事,顿时,脸上如火烧一般。

    “你的脸好红!”灿若星辰般的眸中笑意涌动,皇甫熠好听的声音扬起:“连城,你有听到我说话吗?”

    连城?他唤她连城,不是小无赖,而是唤她的名,而且是用如此亲昵的语气唤她,为何她听着满身起鸡皮疙瘩?还有那不舒服的感觉,也随之变得浓郁。

    她这是怎么了?

    难不成生了什么病?

    风寒,对,她估计真如傍晚时对三妹所言,由于多吹了冷风,染上了风寒。

    一定是这样,要不然她的脸不会这么火热,以及……以及呼吸好似也有些紊乱。

    侧卧连城身侧,皇甫熠单手支头,凝聚在连城脸上的眸光渐变灼热。

    她不好意了,不好意思与他呆在一张*上,且挨得如此近,所以才会脸儿发红,阖上双眼不敢看她。

    是这样么?

    眨了眨眼,皇甫熠心中已有答案——肯定是这样没错,否则,她不会觉得难为情。

    他不说话,他为何不说话?

    死皮赖脸躺在她身侧又是为何?

    随心中所想,连城身子往里面又挪了挪,皱眉道:“你不说话,躺在我身侧做什么?”

    皇甫熠笑:“我累了,想先睡会<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你是想让我求你吗?”睁开眼,连城转头看向皇甫熠,微微一怔,怒道:“就你现在这状态,哪有一点睡意!”

    唇角微启,皇甫熠缓缓道:“要帮你恢复内力,耗损我的功力不说,还需……”灿若星辰般的眸中光华流转,他突然打住,似乎不知下面的话该不该道出。

    “还需什么?”丫的功力耗损,那是他活该,谁让他没事对她用什么醉梦幻瞳!连城中套了,就这么不知不觉中了皇甫熠设下的圈套。

    “为你,就算耗损我一半的功力,我也愿意。可我怕我之前没说完的话一出口,你就再甩我一巴掌,知道么?到今天,你已经甩了我两巴掌,如果你一会继续那样,我可受不起!”长叹口气,皇甫熠平躺到*上。

    “你说。”

    连城似是已猜出皇甫熠要说什么,但现在她有求他,即便那厮说出的话令她气愤,她也得受着。

    “要想恢复你的内力,就要褪 下你身上的衣裙……”不等皇甫熠说我,连城截断他的话,道:“你卑鄙……你趁人之危,说出这样的话,可耻!”用尽力气坐起身,连城双眸似是要喷出火来。

    对上她含怒的目光,皇甫熠无所谓道:“我就说了,你听到后面的话,不定要怎么恼我,好在你没扬手朝我脸上甩过来。你若实在介意,那就当我之前的话没说过。”

    “必须要那样吗?”良久,连城眸中怒意散去,出言确定道。

    皇甫熠“嗯”了声。

    然,她却没等到连城点头,也没听到其再言语。

    小丫头不上套吗?

    嗯,也不能说他设了套让小丫头钻,因为等会他要运功帮其调理内息,进而恢复内力,确实要穿得越单薄越好,这样会起到事半功倍之效。

    “其实你也没什么可顾忌的啊,之前在温泉池,你不也将我看 光了吗,现在你就当做是让我看回去好了,这样一想,你就不会觉得吃亏,也不会心里不舒服……”皇甫熠亦坐起身,与连城四目相对,熟料,他这正说着,蓦地接收到连城甩来的眼刀子,立马闭紧了嘴巴。

    什么叫她把他看 光了?话说,那是她要看的吗?

    深吸口气,连城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表情看得淡然,道:“你不许对我耍流 氓!”就当是给医生看了,对,就这么想,前世,医生给患者看病,必要时,病人哪还有什么*可言,再说,她自己就懂医,不难接受那……

    重新躺好,连城阖上眼道:“开始吧!”为了恢复内力,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值……值……

    “你这是同意了?”

    皇甫熠惊讶,他再次惊讶连城的大胆,惊讶其不同于世间女子的大胆举动。

    “啰里啰嗦,你烦不烦啊!”她可是好不容易做好的心理建设,被坏痞子这么一问,心里不由打起了退堂鼓。

    坏痞子不是医生,他不是医生,这让她心里还是感到很不适。

    “我就是怕你一会后悔,所以才多问你一句<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皇甫熠讪讪一笑。

    他哪知连城将自己视为患者,将他看作治病救人的大夫,才同意褪 去衣裙,好让他帮她恢复内力,不时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终有了那么个决定。

    “你最好把握住自个,要不然,我就算拼了命,也会让你变成太监!”警告皇甫熠一句,连城红唇紧抿,不再出声。

    皇甫熠故作深沉道:“我的人品你大可放心。”

    放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连城暗道:人品?卑鄙,无耻之徒,还有人品可言么?

    修长的大手抬起,连城衣裙上的带子,被皇甫熠一根根的拉了开,忽然,他的大手被连城捉住,“我自个来!”特么的,丫的动作怎就让她想入非非了?皇甫熠抽出手,嘴角噙着抹惑人的笑,静静地看着连城再次坐起身,紧闭着双眼进行着手中的动作。

    “不用继续了!”衣裙被连城放至身侧,见其又开始拉扯里衣上的带子,皇甫熠眸光一闪,握住她的小手,温声道:“这样就可以!”他的话,无疑令连城绷紧的心弦松动了下来,“为 何不早说?”咬了咬牙,她睁开眸,冷声问了句,愤愤暗忖:丫的就不是个好东西,拿这种事也耍她!

    皇甫熠无辜道:“我以为我说得够清楚,谁知你想多了,竟如此豪爽。”

    “你这是说我没女孩子该有的矜持吗?”

    “没有,我没有那个意思!”

    “快点,我还要回府呢!”冷哼一声,连城抽了抽手,却不成想被皇甫熠蓦地代入温热的怀中,两人齐躺倒了枕上,她用力挣扎,却丝毫动弹不得,皇甫熠略有些的低沉的声音扬起:“别动,先睡一会,我再帮你恢复内力。”

    没见皇甫熠有更进一步动作,连城稍微放松心神,道:“天亮前我必须回府。”

    “放心,我决不食言。”浅声说了句,皇甫熠佯装打了个哈欠,接着阖上双眼,道:“睡吧,我不会对你怎样!”

    第一次,这是他第一次抱着个软 软的身体睡觉,而且这身体的主人,是他看上,且在意的女子,心中自然甚是欢愉,可除过欢愉,他忍得也好难受,这是不是自找罪受呢?无声无息地催动内功心法,皇甫熠尽力控制住着身体上的反应。

    连城很不放心皇甫熠这厮,即便耳边传来轻浅均匀的睡眠声,她依旧保持着警惕,防备皇甫熠突然间化身为狼,从而侵 犯她。

    然,夜色漫漫,与皇甫熠交手那么长时间,精力,体力自然都耗费了不少,加之她内力散失,身体哪能一直熬得住,因此,不知不觉间,她上眼皮和下眼皮开始打起了架,没多会,人已陷入沉睡。

    她不知道的是,皇甫熠在她嘴里发出细微的呼吸声那一刻,蓦地睁开双眼,接着修长的大手抬起,点了她的昏睡穴,让她彻彻底底进入睡梦中,从而无法感知外界的响动。

    “小无赖,你这样安安静静地躺在我怀里真好!”连城原是背对着他被他揽在怀中入睡的,这一刻,却被他轻柔地转过身,与她面对面而卧,“对不起……我对我以前做过的荒唐事,对你说声对不起……你会原谅我吗?”

    拉过锦被盖在连城身上,皇甫熠眼里满是温柔的笑意:“我有感觉到,感觉到你并非对我无意,是吗?你只是与我一开始一样,不愿承认心里生出的异样感……”凑上前,他在连城光洁饱满的额头轻印下一吻,“就是为了能和你这样安静呆一会,我才借你内力散失一事,哄骗你不得不听我的话<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戳了戳连城小巧的鼻翼,皇甫熠嘴角漾出抹暖笑,道:“小傻瓜,其实即便我不帮你,你的内力也会慢慢恢复,只不过需要些时间罢了!可我怎么能告诉你这个秘密,傻瓜,好好睡吧,等你睡醒,就会感到内力已恢复,且还增加不少。”

    语落,皇甫熠坐起身,并且将连城的身子也扶起,让其盘膝而坐,背对着他。

    双掌抵至连城背上,慢慢的,他开始催动真气,通过自己的内力帮其调整起了内息。

    时间悄然划过,大约半个时辰后,只见他收敛真气,唇角微启,微笑着道:“小无赖,你的内力恢复了,而且啊,我还给你灌入了些许我的内力,假以时日,只要你将两股内力运用得当,功力会大增不少。”

    放连城躺好,他看着眼前清秀的小脸,抬手轻轻描绘着那弯弯的黛眉,那闭合在一起的双眸,那清秀的脸儿……

    “虽然你没有倾国倾城的容颜,可我却喜欢这样的你,喜欢眸光多变,样貌清秀,脾气时好时坏……胆儿够大的你!说你丑,我是故意的,以此想让你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从而想要了解我,对我生出我对你的那种感觉,不成想,我这个傻子反适得其反,致你不想多待见我一刻!”

    皇甫熠说了很多,连他自个都感到惊讶,会对着完全陷入沉睡,什么都不听不到的人,说了那么多话。

    月华脉脉,透过窗纱照进屋内,一室静寂。

    “我怎么睡着了?”睁开眼,连城喃喃道:“也不知睡了多久。”欲起身时,她发现自己被皇甫熠紧紧地搂在怀里,而且两人十指交握,掌心相扣,更让她又惊又怒的是,皇甫熠的长腿竟搭在她的腿上。

    他双眸紧闭,呼吸平稳,一动不动。

    抽出手,她想都不想,就准备扇皇甫熠耳光,却发现身上不仅有了力气,而且体内气息顺畅,运了运力,她立时大喜,内力恢复了,她的内力恢复了!不对,为何她感觉道体内还有一股子不属于她的内力,那股内力强而有力,在她经脉中运转着。是他,是他帮她恢复内力的同时,给她灌入了他的部分内力吗?

    他为何要这么做?

    扬起的手缓缓放下,连城自皇甫熠怀中退出,坐起身,秀眉微拧,抬手在皇甫熠俊脸上戳了戳,问道:“喂,你为什么要给我灌入你的内力?”回答她的除过皇甫熠平稳的呼吸声,再无其他。

    睡得这么沉,是因为帮她恢复内力之故吗?

    思索片刻,连城唇角微抿,拿起衣裙,下*很快穿好。

    她没有立刻就走,而是站在*边,凝望皇甫熠好一会,伸手将其身子扳平,又戳了戳那人神共愤的俊脸,道:“睡得这么死,就不怕我扔颗霹雳弹出来炸飞你吗?”她也就是嘴上说说,因为霹雳弹已被她用完,那还能拿得出来。

    皇甫熠睡着的容颜上挂着抹满足的微笑,看得连城觉得好不刺眼,丫的趁她睡着,搂着她睡就这么满足?看来还真是个色痞子!忽然,她嘴角一抽,抬手抚在自己脸颊上,暗道:就她这张仅算得上清秀的脸,有色吗?撇了撇嘴,没色,难道丫的是饥不择食,才会搂着她不放?

    “我内力突然散失,说到底是你导致的,但也与我有那么点原因<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挥去脑中乱七八糟的心思,连城脸儿上看不出什么情绪,道:“念在你出手帮我的份上,我决定不再计较你以前对我做过的无耻行径。”稍顿片刻,她续道:“若说实话,你这人也不怎么让人讨厌,尤其是做正常人的时候,看着还有那么点仙范……”皇甫熠并没有沉睡,在连城抽出手那刻,他已然醒转,不过没睁开眼罢了,听到连城嘴里说的话,他感觉自己今晚所做的一切甚是值得。

    怎么不说了?良久没听到连城再说话,他心里嘀咕道。

    脚步移动,连城从桌上拿起一支墨笔,返回至*边,对着皇甫熠的睡颜,嘴角露出抹坏笑:“屡次趁我不备,就点了我穴道,对此,我很不爽,知不知道?”俯下身,她红唇微翘,又道:“还有,你时而流露出的痞样,也让我感到很不爽,所以我接下来对你所做的,就当做是我对你的“回报”了!”手中墨笔如行云流水,连城一边笑,一边在皇甫熠的俊脸上画了只流 氓兔,“听说过流 氓兔吗?嗯,你怎会知道,那可是我们那的,想想,你和它还真有点像呢!”

    流 氓兔?那是什么?是兔子吗?而且是只坏兔子?回想连城嘴里常对他出现的词——卑鄙,无耻,痞子……

    皇甫熠自我理解了流 氓兔的意思。

    可是什么叫我们那?

    他想不明白,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

    大炮,霹雳弹,流 氓兔,小无赖嘴里的新鲜词真多。

    按理说,三年多前她一直呆在深闺,被外界传言为既傻又哑的无颜女,经历一次劫难,就在三年后大变样,不仅不是傻子哑巴,且周身都散发着灼人眼球的光芒。

    难道她不是顾连城?

    皇甫熠突然就有了这么个大胆猜测。

    她不是,那谁才是顾连城?

    她不是,她的亲人又岂会看不出?

    她不是,没事顶替顾连城的身份做什么?

    随手一丢,连城手中的墨笔精准地落在了桌上的砚台上,跟着她优雅地理了理袖摆,边往门口走,边好心情道:“ 记住,以后别再轻易惹我哦,因为我这人特喜欢记仇!”语落,连城心里乐开了花,想着皇甫熠睡醒,在镜中发现他脸上的流 氓兔,会出现何等精彩的表情。

    爽,心情爽爆了!

    步至院里,她回过头朝亮着烛光的屋里看了眼,嘴角挑起,双脚轻轻一点,瞬间不见踪影。

    如银月色脉脉流泻,使得静谧的夜色,尤为空明,清澈。

    “这……这……”连城离开后,皇甫熠睁开眼,迫不及待地到铜镜前,看着镜子里面那画着流 氓兔的俊脸,嘴角不由连连抽搐:好贱的兔子,嘴上挂着贱贱的笑,体型浑圆,胖乎乎的,看着像一团棉花,他是这样子的吗?尤其是流 氓兔嘴上挂着的那抹贱笑,与他嘴角时而浮现出的笑容能一样吗?

    题外话:

    二更随后。。。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