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隐婚成骨,傅先生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 隐婚成骨,傅先生的心尖宠最新章节列表 > 一百一:天下的男人都不是君子
    饭厅,长桌上

    一干人左等右等,仍然不见傅先生跟辛微下楼,派仆人上去,仆人说傅先生回话很快,这很快二字究竟是有多很快啊?

    “别等了,先吃吧!”

    三个孩子,一个孕妇怎么忍得住饥饿的折腾?!

    “大宝,你说爸比跟妈妈在楼上干嘛?”

    “嘿咻!”

    “大宝,别说话,吃饭!”辛鹰淡淡地扫了眼边上的傅艺婉,看着她的小脸上出现不寻常的晕红,干咳了声然后制止两个小鬼头的讨论。

    “妈咪,什么叫嘿咻?”

    “咳,小果儿吃饭,菜都凉着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嘿咻就是……爱爱!”

    “大宝!”

    辛鹰有种爆跳青筋的冲动,睨了眼不知死活的大宝,而边上的小贝忍着笑,这两个小鬼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吃饭!”

    “我要那个咕噜肉!”

    “我不要胡萝卜!”

    “不可以挑食!”

    “……”

    在辛鹰面前,两个小鬼头只能乖乖地把碗里不爱吃的菜全部一口一口地吃完,肚子有五分饱的时候,傅先生跟辛微终于从二楼走了下来,然后坐在两个小鬼头的边上。

    辛微的脸上明显地还有没消退的红晕,脖子处还有清晰的咬痕,这是傅先生故意留下的印记么?傅艺婉不禁看傻了眼,刚才两人的战况不会很激烈吧?

    “看什么呢,吃饭!”

    “哦!”

    傅艺婉立刻敛下眼眸,然后开始往碗里扒饭。“逗留几天?”辛鹰把目光落在对面的傅冠腾身上,问道。

    “一个星期!”

    “等一下吃完饭,谈个事情!”

    “OK!”

    男人始终都是以事业为重,至于女人们嘛,聊聊国外国内的八卦,然后带带孩子。“大嫂,等一下有兴趣出去走走么?”

    “行!”辛微没拒绝,去外面总比留在庄园好。

    “我让宏杉载你们出去!”

    “嗯!”

    晚饭结束,辛鹰找来郑宏杉送她俩到市区,而孩子们回到二楼继续玩他们的梦幻城堡,看着车驶离花园,两个大男人终于折回屋里,移步到偏厅的吧台,一边品酒一边谈建设项目的工程。

    市区,中国城

    洛杉矶的中国城与古城区相连,是美国西海岸几大华人聚集地之一。中国城面积不算大,就几条街的地方,两个女人穿着舒服的平底鞋,从旧中国城中央广场开始以散步的方式步行。

    “你来了洛杉矶五年,这里的一景一物都走遍了吧?”

    “不!”想起来洛杉矶的头两年,傅艺婉有股想撞墙的冲动,不过中国城有思乡的味道,每隔一个星期她都会拉辛鹰到中国城,尤其过节的时候,更要感受家乡的节日气氛,久而久之也成了一种习惯。“你小叔很忙,早出晚归,因为人生路不熟他又怕我会迷路,所以头两年不是跟着他到公司,就在庄园呆着,后来我怀孕了,你小叔把工作带回家处理了,你都猜不到我好像在坐牢一般,没了自由,连我最爱的工作都没了,你说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到了最后你都答应了!”

    “我现在后悔屎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你是后悔跟小叔来洛杉矶,还是后悔没了自由没了工作?”

    “两样都有!我要不是把柄落在他手上,我也不会答应了。”

    “意思,这不是你的心甘情愿?”

    “是吧。”到现在,其实傅艺婉也不确定了,她都帮辛鹰生了第一胎孩子,现在第二胎也有了,更重要的是现在不是头两年那样去个地方都怕迷路,她带着孩子出去玩辛鹰也不怕她会走丢。

    “你什么把柄落在小叔手上?”这个倒是令辛微来了兴致。

    “大嫂,你懂哒哈!”

    懂?

    她懂?

    是她想的那样么?

    “小叔像是哪种人么?”

    “你没跟他一块生活,当然觉得他不是哪种人,他根本不是君子好不!”

    “嗯,你说得对,天下的男人都不是君子,包括你大哥!”

    “是嘛!”

    两个小女人难得意见那么一致,走在后头的郑宏杉只抿了下唇,夫人这样说主子,好吗?

    “走,带你到前面走走!”说着,傅艺婉挽上辛微的手臂,两姑嫂一块往前方的商铺走去。“宏杉哥,你要进去么?”这丫头是故意的么?都两孩子的妈妈了还那么皮!

    “不,我在店外等你们!”郑宏杉往里面瞄了眼,立刻拒绝!

    “好吧。”

    傅艺婉也不为难他一个大男人,拉着辛微往店里走,这店放眼看去全是买*裤跟情趣用品,辛微看得脸色红晕,满身的不自在,“艺婉,能到别的地方买么?”

    “看看嘛,我早几天在网上看到一套情趣套装,我怕不适合所以没有买,现在人都来到了顺便看看嘛。”

    辛微眯着眸子细细地打量起傅艺婉,虽然相处的时间真的不是很长,但每次看她的人也不像那种开放的妞,难道跟着小叔的日子久了,会改变一个人的性子?

    “艺婉,你都是穿这些衣物讨好小叔?”辛微不禁想起晚饭前傅先生要她试穿的贴身衣物,到现在一张小脸还能感受到一阵火辣辣的灼热。

    “国外跟国内不一样嘛,这是个开放的国家,穿这些贴身衣物其实很平常的,而且你小叔特喜欢哦,要不,大嫂啊你也买一两件回去,逗逗大哥!”

    “不!我到那边看看。”说着,辛微立刻往另一个衣服区走去,还好,这里还是有正常的衣服,不全是那种让人喷火的贴身衣物。“小姐,有这套衣服的M码么?”

    “有,请稍等!”

    辛微在等服务员的空档,口袋里响起手机的铃声,扫了眼来电显示,然后按下接听键,“喂!”

    “辛姐,大事不好了,桃子即将开拍的电影被卡掉了,不但是电影,还有几部正在谈的电视剧都被拒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那端传来急促的女声,“在筹备的活动也往后延了。”

    “怎么回事?”

    “是……”

    “说!”

    “她……桃子参加剧组的庆功会,制片方的人请了投资方的高层领导来庆功,这本来什么事情都没有,你也懂《天魂》刚杀青,开庆功会本来是一件美事,但……”

    “但什么?”

    “接着投资方最高负责人也来参加庆功会,桃子是《天魂》的女二号,基于礼貌她被导演跟制片人拥着去敬酒,这酒一喝就出事了。”

    “你的意思说桃子被投资方潜规则了?”

    “对,他们睡一起的照片被狗仔队偷拍到了,消息虽然被压了下去,但桃子的剧目活动全部被取消,辛姐,你人现在在哪里?”

    “在洛杉矶,一时半刻我不可能回国,桃子这事二爷知道吗?”

    “大概传到二爷那边去了!”

    “消息既然被压了下去,剧目跟活动也被取消,那么让桃子休息一段时间吧,我一个星期再回去处理,还有,若是有最新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老大都这么说话了,当助理的她也只能照办了。“辛姐,你怎么跑洛杉矶了?”

    “老公带着孩子们跑了,我这个当妈当老婆难道还不跑啊?”

    “嘿,我懂哒,先不说了,挂了哈!”

    “嗯!”

    挂了手机后,辛微接过服务员给她取来的衣服,然后走进更衣室换了起来。

    现在的辛微一听闻手下艺人出事了,没了先前那种以事业为重的冲劲,也只是简单地交待一下,现在事业跟孩子老公来相比,辛微怎么都会选择后者,有什么能比得过孩子跟老公的呢?!

    “大嫂!”

    傅艺婉趁服务员打包贴身衣物的时候来到试衣间,看着辛微换了衣服出来的模样,“很好看!”不像那种事业型的妆扮,看起来清新又时尚,而且还带着风情的韵味。

    辛微看着落地镜里的自己,她挑的这套衣服是简约型时尚套装,是以男女适合穿的衬衫改造而成的,设计方面得体又大方,服务员走了过来,称赞说:“小姐穿起来很好看,这衣服是我们店里买得最火的一款。”

    “你知道设计这款衣服的设计师吗?”辛微根本移不开眼,透着镜里问着服务员。

    “他不是名设计师,但设计衣服是他的兴趣,小姐若是想知道,我们经理可以告诉你。”

    “不用,我只是问问而已。”说完,辛微回到试衣间换下,出来的时候对服务员说,“将衣服给我包起来!”

    “是<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服务员拎着衣服去打包,辛微跟傅艺婉继续逛着衣服区,现在身处寒冷的洛杉矶,辛微最后继续挑了几件毛衣跟一件羽绒服,这店看似是卖情趣的贴身衣物,其实往里面一走又是让人乍舌的各种时尚有品位的衣服。

    两人拎着大包小包地出了店,郑宏杉见状,立刻接了过去,保镖似地跟在两个小女人的后头,沿着往来的路走了回去。

    郊区,元宅庄园

    两人回到庄园后,两个大男人已经结束了公事上的事情,傅艺婉拎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在辛鹰的面前晃动了下,兴奋的说:“天,看看,我在网上看到怕穿不了,在唐人街那边却让我买到了,好看么?”傅艺婉是怀孕后脑子进水了呢还是本来性子大大咧咧,从袋子里翻出买来的贴身衣物,而且颜色还是深红色的,边上还有辛微跟傅冠腾看着呢,她究竟还懂不懂叫害羞啊?

    “咳,我跟艺婉先回房。”

    “嗯!”

    辛鹰的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但看着自己的女人拿着那么贴身的衣物在他以外的男人面前晃动,再怎么无动于衷也看不下去,所以直接拉着人往楼上走了。

    “你的呢,买了什么?”

    偌大的偏厅主人家没在,只剩下他俩,做什么都不用避嫌了。

    “买了……衣服!”

    辛微从袋子里翻出买来的衣服,坐在沙发上的傅先生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沉声问:“只是这些,没其它?”

    “没、没有!”

    她又不是傅艺婉,她赶来机场的时候往行李袋里塞的那些不是贴身衣物么,而且这一塞全是穿了等于没穿的衣物,他大爷的觉得还不够?

    “在这里,将这件衣服给我换上!”

    “什么?”

    “没听懂?”

    “回……回房换,可以么?”

    “不可以!”

    傅先生这拒绝真是直截了当,根本不给辛微讨价还价的余地。

    咬了咬唇办,辛微深吸一口气,像豁出去一般,小身板一转,背着傅先生将扣子一颗一颗地解下,一件两件三件从身下脱离,然后滑落到脚边,整个小身板仅剩一套黑色的贴身衣物。

    “转过来!”

    “能……”

    “不能!”

    “……”

    辛微习惯性地咬住唇办,像慢动作的镜头一般转过身子,炙热的目光让辛微不敢直起头,只能羞涩地低着头,“把它脱下,穿上这套衣服!”

    傅先生只稍一眼手上的这套以衬衫来设计的出自谁之手,所以兴起了让小女人当着他的脸换衣服的念头。

    两人结婚五年,同*共枕不下百次,两人袒裎相见的次数也不下百次,怎么每每面对傅先生的时候,辛微还是那么的羞涩,好像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样含羞带怯,这模样的她虽然能勾起傅先生要她的*,但也有不耐烦的时候,好比现在磨磨蹭蹭的她给了傅先生十足的不耐烦<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速度!”

    “……”

    辛微被傅先生这么一催促,也不能再磨蹭什么了,只能加快手上的动作,三两下将胸衣的扣子解下,再脱下仅剩的小裤裤,然后眼一闭,将衬衫往身上一套,动作被逼利索了起来。

    “过来!”

    “……”

    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所以辛微识趣地没开口,抬着千斤重的小腿走到傅先生的跟前,“你喜欢这设计的衣服?”

    “嗯!”

    “你知道它出自谁的手设计的么?”

    “谁?”辛微被勾起了好奇心,设计这衣服的设计师难道她家傅先生知道?

    “付博森!”

    傅?

    傅家有付博森这个人吗?

    “是付出的付,港森传媒你有听过吧?”

    “啊,的确有听过,老公,你认识?”

    “校友而已,没有合作过!”傅先生说得轻描淡写,因为两人不同一个地方,所以自然没有深入的交集,尽然两人只是大学同窗四年。

    “老公,这港森传媒跟南港传媒谁厉害?”

    “不分上下!”

    “都是狠角色么?”

    “待你有机会跟他砌磋的时候,知道他们是不是狠角色,现在,陪我回房!”说着,傅先生弯身把小女人抱起,像阵风一般旋出了偏厅,然后往二楼的客房走去。

    傅先生说什么,辛微什么都答应,尽然提出让人脸红耳赤的要求,辛微都点头答应,谁教她这五年没好好侍候他呢。

    两人达成共识后,傅先生也没有为难她。辛微出了房间直接到孩子们的卧房走去,三个小屁孩玩得不亦乐乎。

    “大宝,小贝,小果儿,该洗澡了哦!”

    “妈妈,你帮我们洗么?”

    “对!”

    “你可以?”这句话是大宝问的,完全是质疑的口吻。

    “妈妈……可以……”辛微这句话说出来完全没有说服力,把孩子生下后直接扔给梁姨跟度子了,她一天都没有尽过母亲的责任,现在孩子渐渐大了,尽然亲她也只是客套而已。

    她这个母亲当得真是失败!

    “大宝,你怎么看?”

    “你觉得妈妈能帮我们洗?”

    “我觉得……不可能<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这什么口吻,一副不相信她的样子,呜呜……跟傅先生说话的口吻完全一致,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

    “那我们找玛莉亚帮我们洗。”玛莉亚是元家的管事,小果儿的日常生活还是她负责,唯一比辛微好的是,小果儿从出生到现在,傅艺婉都陪在身边,所以母爱她从不缺席!

    辛微带着沮丧的心情回到房间,傅先生从电脑的屏幕上转移到辛微的身上,“怎么了?”

    “大宝跟小贝不相信我能帮他们洗澡,说话的口吻跟你一样。”

    “活该!”

    呜呜……没有安慰,只有活该,少毒舌一次会屎么?

    “……”

    辛微真是苦逼死,坐在*边,低着头画着圈圈,这是诅咒傅先生的节奏么?

    “过来!”

    “……”

    辛微迈着小步子走了过去,人还没有站定,小身板被一只大手勾了过去,然后跌坐在双腿上,辛微挣扎了一两下,目光一抬,小脸唰地一阵爆红。

    “把它关了!”

    “关吧,我已经购了。”

    “……”

    辛微真是无语屎了,这男人一点都不正经,五年前,傅太爷还没有找上她的时候,她家傅先生在网上购了不少这些有的没的给她,夫妻俩在房事之间情调什么的本来是件很正常的事儿,她也觉得没什么,傅先生喜欢的她也能讨好他,所以也没阻止他,那天还想着穿起来给他一个惊喜,结果傅太爷找来了,心情也没了,在网上买回来的那些贴身衣物一直被她掖在衣柜的最底层里面,这一掖就是五年。

    辛微以为一辈子都没机会穿这些让人脸红耳赤的衣物,结果又得知傅先生带着孩子出国,心慌意乱的她连看都不看地把衣物往行李袋里头塞,这是老天给她一次讨好傅先生的机会么?

    “你买的那些……我一件都没穿过。”辛微红着脸,说道。

    “那你现在穿给我看看!”

    “……”

    辛微没有说话,只是直勾勾地跟傅先生对视了几秒,像鼓足仅有的勇气,从他的腿上下来,小步地走到衣柜前,将那些极度*的贴身衣物一件件翻出来,迟疑了两秒,辛微从里面取了一件红色跟丝袜,然后走进浴室。

    辛微根本不给自己喘口气,她怕这一喘气会打退堂鼓,她跟傅先生都同*共枕五年了,她哪里傅先生没有看过,所以给自己做了几遍思想后,动作麻利地换起了衣物。

    “……”

    题外话:

    最近几天都在外面,节子回来立刻恢复更新了,久等了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