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隐婚成骨,傅先生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 隐婚成骨,傅先生的心尖宠最新章节列表 > 九十七:辛傅两家的渊源
    君临传媒,八楼办公室

    辛微整个人埋没在办公椅上,一双美目好像失去了焦距一般,眼眶微湿,脑子一下转到五年前,她怀着孩子刚过了三个月的时候,富园来了一个不速之客,那时候偌大的富园刚好只有她一个人,度子被傅冠越接去度假,她家傅先生回腾越善后,带着颗等待傅先生回家的心的她,结果等来的是傅家的傅太爷<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他在老管家的搀扶之下拄着拐杖走了进来,而且他的来访来得让她毫无防备,更没有心理准备!

    “你是辛微?”

    “对!您……请喝茶!”辛微手忙脚乱地进了厨房,然后给老人家弄了些清香的花茶,看着这肃穆的傅太爷,辛微好像做错事的小女仆一般一动不敢动。

    “你跟她很像!”

    “……”

    辛微尽然好奇傅太爷口中的她,但她还是忍住百般的好奇,静静地等着傅太爷的下文。

    “这里有张支票,拿了它离开富园离开阿腾。”

    “不!”

    “我们傅家不容许姓辛进傅家的门,你若是一意孤行非要留在阿腾身边,我不介意让他一无所有,我这副老骨头说到做到,你不相信尽管试试!”

    “为什么?”傅太奶不喜欢她,她可以理解,为什么连他都不喜欢她,还用那么强悍的手段逼她离开?

    “回去问问你的爷爷!”

    “……”

    “支票在这里!”傅太爷把支票放茶几上一扔,然后转头对老管家说:“扶我回去!”

    “是,老爷!”

    辛微目送着傅太爷离开富园,折回屋的时候怔然地看着茶几上那张两千万的支票,傅家跟辛家究竟有着怎样的渊源?她,从来不知道,爸妈也没有阻止过她,更何况一直利用她当成赚钱工具的爷爷也没有阻止她跟傅先生在一起过,倒是从她一出现在傅家人的面前开始,傅太奶就不喜欢她,连傅母面对她的时候也只是很淡很淡的一种疏离感。

    “老公,你知道傅家跟辛家的渊源的对不对?”

    看着偌大又空旷的客厅,辛微呢喃地开口低问,可惜,回应她的只是四面雪白的墙壁。

    辛微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般久,久到浑身好像失去了知觉一般,直到一把清脆的铃声在偌大的客厅里一遍又一遍地回荡,游离的神志终于回笼,辛微迈着有些酸涩的双腿走到放座机的矮几的边上,取起听筒接了起来。

    “喂!”

    “小微啊,我跟你爸出去一趟,回来看到他出了事,他怎么样了?”辛母口中的他,辛微明白指的是谁。

    “只是外伤,已经痊癒了。”辛微简明扼要地说。“妈,我现在回去一趟,你让爸别回去。”

    “好!”

    辛微把听筒挂上,然后换上外出服,招了计程车回丽城小区<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一进门,满是辛母跟辛父这些天外出的战利品,辛微刚一吸气,胸口有股恶心的东西在翻腾,然后一个劲儿地往洗手间冲去,抱着洗手盘狂吐特吐,“呕!”

    “小微,你怎么了?”

    “我……呕!”

    “小微,你有了对不对?”

    “我……嗯!”辛微迟疑了两秒,对父母还是老实点了头。吐得黄胆水都出来了,辛微整个人都好像虚了一样,辛父一把将女儿抱起,然后安置她在沙发上,辛母端来一杯温水,让她服下。

    “现在怎么样,还想吐吗?”

    “妈,这些什么东西?”辛微说话已经有气无力。“我一进屋闻到它就吐。”

    “这些是药材,给你补身体!”辛母解释,“我把它先放厨房。”

    “嗯!”

    “小微,他知道了吗?”辛母拎着大包小包的药材进了厨房,辛父开口问了个最关切的问题。

    “知道!”

    “他给你承诺了吗?”

    承诺?

    婚姻吗?

    “爸,我跟他结婚了!”没有公开的隐婚而已。

    “你这孩子!”

    “爸,他对我很好!”虽然不能名正言顺进傅家的门,也更可能一辈子都进不了傅家的门,既然她嫁给了他,就是一辈子,傅先生一天不说离婚,她一天都是他的妻子,这是一个铁一般的事情。“爸,今天我回来,想知道傅家跟辛家的一些事情。”

    辛父一听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然后含糊地说:“我们辛家跟傅家什么事情都没有!”

    “傅太爷今天来富园,他给我两千万的支票,说他们傅家绝不允许辛家的人进傅家的门,爸,你一定知道内情的对不对?”看着眼光闪烁的父亲,辛微知道他在隐瞒内情。“要是爸不方便说,我可以找爷爷问个清楚!”

    “小微!”

    辛父看着女儿那坚持的表情,暗叹了一声,然后把两家的渊源娓娓道来。“这事情应该由你曾爷爷那一代说起,那个时期刚好在民国末期,傅家跟辛家一直保持交好的关系,两大家族还可以做姻亲,好景不常,你曾爷爷必须去服兵伇,而且还是军空,那个时候你曾爷爷已经有个很要好的未婚妻,本来在那年的年底举行婚礼,可惜,临时有了变动,参加兵伇的时间提前了,你曾爷爷曾想过悔婚,因为他这一去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回来,让那女孩等着她总觉得对不起她,曾爷爷还没来得及提出悔婚一事的时候,那女孩已经跟傅家的人好上了。

    这事情我们辛家的人都没有跟你曾爷爷说,到了第二年,那女孩怀了孩子然后来到我们辛家,提出悔婚一事,我们辛家的人没有阻止也没有挽留,直到第四年,你曾爷爷服完军空回来,然后在太祖奶的安排之下跟了一户人家的姑娘结了婚,婚礼当天,傅家的人前来祝贺,事情最后瞒不住,你曾爷爷知道那女孩在他前脚离开勾搭了傅家的人。

    你曾爷爷没有责怪任何人,不过跟傅家那边的人来往少了,之后因为承继辛家的祖业,跟傅家那边的人更没了来往,其实可以说是断了跟傅家那友好的关系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你曾爷爷有生意的头脑,他承继祖业后,短短几年之间开了一间又一间的商铺,最后还成立了辛氏这个大集团,到了你爷爷这一代,辛氏因为你曾爷爷打下来的江山,你爷爷不想把辛氏毁在他的手上,但在他接手的第二年,很多中小型企业都受到经济的危机,辛氏虽然有厚实的根基,但你爷爷并不擅长管理,所以辛氏也难逃一劫,我们整个辛家的人都以为辛氏就这么倒了。

    还好,她出现了,她给了一笔钱爷爷,而我们整个辛家因为有了这笔钱,辛氏才度过了经济的危机,而且还起死回生,可惜,这笔钱她赔了一条性命。

    她给我们辛家的这笔钱,是她瞒住傅家的人偷出来给我们的,后来被傅家名媒正娶的正室夫人知道了她偷钱这罪行,趁着那时候的傅家大当家不在家的时候,硬生生地将她打死,这些都是传言,那个时候的曾爷爷已经过世了,我们这些当晚辈的根本没有理会那女人的死活,不过,听傅家那边的下人说,她到死仍然掂记着曾爷爷。”

    “爸,我跟那女人长得很像吗?”

    “……”

    辛微刚嘣出这句话,辛母端着点心从厨房出来,恰巧听到了这句话,心不禁咚了一下,脸上挂着的笑容一下子敛了起来。

    “傅家的人看到我,都说我长得跟她很像,她……是不是爸你说的那个她?”

    “小微,……”

    “爸,你还有事情没有说对不对?”

    “小微!”

    “妈!”

    “你刚才把东西都全部吐出来,来,先吃点东西。”

    “妈,你不要转移女儿的注意力,其实你都知道的对不对?”

    “对,妈的确全部都知道,但不会全部告诉你!”

    “为什么?”

    “因为……妈觉得你跟姓傅的不可能一辈子在一起,尽然我跟你爸,甚至你爷爷都没有站出来阻止,他们傅家也不会让你进傅家的门。”

    “可是,我有了他们傅家的孩子,我跟傅先生注册登记了。”辛微试图义正严词的反驳母亲的话,“他很喜欢我们的孩子!”

    “小微,这不代表什么,现在的傅家财大势大,他们怎么都要找个女人生孩子延续香火,而你,刚好出现的那个女人而已。”

    “……”

    “小微,妈没有阻止你跟他隐婚,因为你们之间总有结束的时候,你也说过你跟他只是各取所需,现在辛氏都归还到你名下了,有些事情该结了。”

    “不!”

    在她认定这个男人是携手一辈子的时候,离开他她做不到!“我不会离开他,他是我的老公,我孩子的父亲,尽然一辈子不能进傅家的门,我也不要离开他!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