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隐婚成骨,傅先生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 隐婚成骨,傅先生的心尖宠最新章节列表 > 七十七:向傅先生表白心意(求首订)

七十七:向傅先生表白心意(求首订)

作品:隐婚成骨,傅先生的心尖宠 作者:节操无下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傅先生虽然很不要脸的大灰狼,但终究还是松了口让辛微回君临,不过前提是她得挖掘新人签约君临,再一手培养成新一代的超人气艺人,这个过程身为经纪人必须经历的过程,好像唐风跟田姐这些大牌的经纪人,他们也是经历过这个过程的过来人,辛微觉得应该跑去请教唐风比较妥当,而田姐嫉妒心重,她若贸然跑去请教她,不是成为她耻笑的对象么?

    辛微坐在会客沙发上,一边咬着小助理端进来的苹果,一边在手机屏幕上划动着,傅先生在二十分钟前被小助理提醒去开例会,偌大的办公室只有辛微一个人啃着苹果看着新闻。

    这惬意的模样,辛微已经记不清了,从她进了辛氏之后,每天过着奔波劳碌的日子,连喝杯咖啡都变成了一种奢侈,现在这模样真的很轻闲,闲得蛋疼!

    铃!

    突兀的铃声在偌大的办公室里响起,还伴着震动的微声,辛微赤着脚丫踩在地毯上,小步来到办公台,将手机取起,瞟了眼来电显示,按下通话键,“傅总,我已经将小伙子送到富园去了。”

    小伙子?!

    谁?

    辛微的脑子里浮起了两个疑问,当她想开口问个清楚的时候那端的人急急将电话给挂了,根本不给她开口发问的机会,手机刚放回办公室,辛微又像想起什么一般重新把手机取了起来,利索地拨出了一组号码。

    “跟谁打电话?”

    辛微手忙脚乱将手机挂断,好像作贼心虚一般,扯着僵硬的笑,含糊的带过,“没,没给谁打电话!”

    “将手机拿过来!”

    辛微迟疑了两秒,还是乖乖地走了过去,将手机交到傅先生的手上,解释说:“我看你开会还没回来,所以……所以帮你接了,什么都没有说,我只是听了而已。”

    “听了什么?”

    “什么把小伙子送到富园去,老公,小伙子是谁?为什么要送到家里去?”辛微这么一说,傅先生大概知道什么了,现在小女人好奇心特重,八卦心更重,不满足她的话没完没了了。

    “安吉康,安泽国的远房亲戚!”

    “……”

    “那天制造的车祸是他开的大货车,我让徐局拘留他72小时,然后将他送去富园。”

    “为什么?”

    “我要揪出幕后黑手!”

    “你意思是引蛇出洞?你觉得将人质送到家里来,幕后黑手就会现身?”

    “他现身不现身也没关系,我知道谁是幕后黑手便可,这些事你不用操心,为夫来处理!”

    “可是,你放一个定时炸弹在家里,我跟孩子都觉得不安全!”

    “他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他都是受人唆使,他的前途一片光明,若是坐牢了什么都没有了,老婆,你为了辛氏保住了上千员工的饭碗,一个小伙子的前途你能忍心葬送?”说罢,傅先生将一迭资料塞到辛微的手上,让她自个儿细细品味。“富园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现在你又身孕,安置一个人质给你指使不好?”

    “他可是高材生啊,让他做男仆不是委屈了他么?”辛微将安吉康查来的资料品完后,调侃的说。“老公,你这样浪费人才会不会被咒死?”

    “他应该要感激我这个再生父母,他若没遇上我,前途不但尽毁了,还牵累了他年迈的父母!”辛微见过不要脸的但没见过更不要脸的,这男人就是有这个本钱不要脸,是很不要脸!

    “你给他机会,成为他的再生父母,那我呢?”傅先生是个识才的生意人,以安吉康这种高材生出了社会一定有很好的发展,将他揽进腾越,假以时日必是个大功臣,而辛微呢,以男人看女人的角度,傅先生当然不赞同她抛头露面,以他的能力有足够的经济养起她,但以赏识的个度,辛微的的确确是个有能力掌握大权的女人,在职场上还是一个不可轻敌的劲敌!

    “你收购辛氏的时候,为什么连个机会都不给我?”男人跟女人的差别为什么待遇那么大?她称不上人才吗?虽然在交手的过程里她没有一次胜过他,但起码从他手里抢过几个大客户啊,她的能力不是有目共睹么?

    辛微啊辛微,你那是在背地里搞的小动作,以你那能力哪能轻易从傅先生手上将大客抢过来?再说你搞的小动作傅先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若不是对人家说你是傅先生的女人,你真以为那些人是瞎了狗眼啊?

    “我若给你机会,辛氏落在安泽国手上了,为夫做了这么多你还是不懂?”

    “……”

    “说白了,以辛氏的财务状况,我再怎么给你机会,它早晚都是只剩一个躯壳,你努力保住几千员工的饭碗也仅止于没拖欠薪水,但跟你辛氏合作的厂商呢,货款一拖再拖?”

    “我……我尽力了!”

    “老婆!”傅先生低声一叹,抬起辛微那张湿润的小脸,“你没欠辛氏,更没欠辛家,辛氏倒了就倒了,不是你的责任,你没权负起全部的责任,再说,以你这小小的肩膀怎么能担起一个庞大的集团。”

    “所以,我觉得你给了我机会……”

    “嗯?”

    一幕画面又在辛微的脑海里掠过,她怎么忘记了呢,她家傅先生给的机会不是收购辛氏的时候,也不是两人交手的时候,而是她刚出社会第一次见客户的时候,她见到坐在角落里的他,是那个时候以他为目标来鞭挞自己成为一个有出息有能力的女人,是他让她努力拥有今天的就成,若不是遇上傅先生,她连掌握大权的勇气都没有,若不是为了有一天能匹配他,她也不会让自己变得这么强,这一切只是让他在茫茫人海里看到她!

    “我没有跟你说,我们不是在交手的时候第一次见面,而是在很久很久以前,那年是我刚出社会,进辛氏的第二个星期,我必须学会跟客户谈判的技巧,所以经理将我带上,在餐厅我看到坐在角落的你,经理跟我说,你是个神话,你是个很强大的生意人,我在想我连站在你边上的资格都没有,为了能站在你的身边,我很努力很努力的往上爬,只为能跟你交个手,在你手上抢客户,以示证明我的能力不比成功的男人差,虽然我在背地里搞了不少小动作,还在人前称你的女人,我……”

    “从你进餐厅的时候我已经注意你了!”

    “为什么?”

    原来不是只有她傻傻地……痴痴地……

    “因为……”看着那期盼的小脸,傅先生被愉悦的笑了,但还是实话实说的说:“那言经理出了名不带女下属,看到你所以多看了两眼。”

    “……”

    傅先生这句答案真的很伤人的自尊心,好不容易鼓起表白心意的时候,被傅先生这么一盘冷水淋了下来,辛微想死的心都有了!“那时候,你……只是多看我两眼而已?”

    “对!”

    那果决的单字,辛微有股想撞墙的冲动,果然那是她的一厢情愿,那么高高在上的傅先生怎么可能只捎一眼对她一见钟情嘛?

    “那时候的你刚出社会,怎么看都不是为夫的菜,你太嫩了,为夫若是将你吃了还得被按上诱拐未成年少女的罪名,所以……”呜呜……又吊她的胃口,不能一次把话说完么?

    “所以什么?”

    “等你长大,再开吃!”

    “……”

    太让人无语的答案了!辛微呶着嘴巴在心里忖道,心灰灰的心情像腹燃了起来,睁着闪灿灿的眸子,辛微抓着傅先生的两只手臂,一颗心怦然狂跳着,“什么等我长大?那时候我已经22岁了,哪里太嫩?”

    “这里!”

    “啊,*!”

    辛微一手啪掉胸前的狼爪,鼓着气呼呼的一双粉颊,“为什么要等我长大?”

    “想听?”

    “嗯!”辛微点头如抖蒜,只差没有双手合十求他说。

    “凑过来!”

    辛微掂起脚尖,乖乖地凑了上去,一张绯红的双颊唰一声,爆红爆红的,然后偌大的办公室里回荡着一声爆吼:“傅冠腾,你这个大*,不要脸!”

    随即偌大的办公室同样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

    “……”

    看着傅先生那张因为被愉悦的面容,辛微虽气,但心里却冒着美美的泡泡,虽然没有电视所演的那样傅先生对她一见钟情,起码她的目的达到了,以女强人的身份跟傅先生交手,以他女人的身份引起他的注意,然后……然后以她的人把自己卖给他,成为他真正站在他身边的女人,只是,她的努力还是没有得到肯定的认同,与匹配他还有一大段的距离,辛微终究抵不过她是私生女这个悬殊的身份!

    “想什么?”

    傅先生轻轻地用手刮了下辛微的鼻子,让走神的小女人回过神,“饿了没有?”小女人拎的饭盒都没有吃多少,而且又运动了近两个小时,她不饿肚子里面的那个都要吃。

    “饿!”

    “走!”说着,傅先生取过办公椅上的外套,然后拉过小女人的手,抬步往外走。

    ……

    富园

    安吉康被拘留72小时后,直接被警察人员送到富园,陌生的环境,但大气的欧日建筑让他乍舌的顿住了脚步。

    “你们两个守在大门外,直到傅先生回来,听到没有?”

    “知道!”

    “……”

    把他当犯人的守着?安吉康立刻跑了上去挡住徐局的去路,“我要回家!我不是犯人!”

    “不是犯人?”徐局像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抿嘴冷笑,沉声说:“你受人指使,开大货车去撞人,还理直气壮说自己不是犯人,若不是傅先生不起诉你,你现在不是被拘留72小时那么算了!”

    “……”

    “将你送到这里,也是傅先生的安排,我这警察局长也只是个听令的,你若是不想待在这里,直接找傅先生说去!”话音落下,徐局对两下属打了记眼色,然后坐上警车,扬尘而去!

    “小伙子,你进屋里去吧,别让咱们难做!”这地盘不是警察局,是富园,怎么都要给傅冠腾几分薄面,所以两警察人员说话都客客气气的,安吉康也是沾了傅冠腾的光,没有受到警察人员的特别待遇,相当的平平安安在拘留所过了72个小时,然后再送到这里来。

    “……”

    安吉康抬步走了进去,偌大的房子里没有那些在电视上看到的金碧辉煌,但装饰跟摆设简约却不失大方,安吉康像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一边观看一边在心里赞叹。

    “你要不要吃些东西?”

    “可以吗?”

    “当然可以!”度子不禁笑了,然后端着做好的下午茶点,放在客厅的茶几上,“放轻松,这里不是警察局,把茶点吃了吧。”

    “谢谢!”安吉康被拘留了72小时,一心记挂年迈的父母,所以这几天都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看见面前的茶点,又处在富园,一颗心像被安顿了一般,吃的都快了,“我怎么称呼你?”

    “我叫度子,是百度的度,不是肚子的肚,别听错了哈!”

    “听起来是好像!”度子!肚子!

    因为名字的关系,度子经常被取笑,在傅园的时候,某男也经常将她叫成了肚子,而且还成了那男人的开心果,想到这里,今晚她又得赴约了!

    “我叫吉康,还是在校生,度子姐还在上学吗?”怎么看两人的年龄相差无几,在别人眼里倒是一对小情侣,但跟某男在一起,反倒是老牛吃嫩草一点都不相配,因为年龄的差距,度子总是以各种借口逃避男人的邀约,那晚想好的借口结果被他的威胁打消了念头,那天他回傅园吃饭的时候因为没有见到她,当晚把她折腾到半条人命,身上还被留下很多属于他的痕迹,尽管换了衣服终究抵不过辛微的法眼,还好先生回来得及时解救了她,呜呜……她跟某人的歼情,终究会被揭穿!

    “度子姐!”安吉康看着坐在边上走神的度子,轻声低唤还伴着摇晃,“度子姐?”

    “放开你的脏手,别碰她!”

    “……”

    低沉的声音从门口那端传了进来,度子跟安吉康同时转过身,看着如神邸一般出现在富园的傅冠越,他……怎么跑到富园来了?!

    度子好像作贼心虚一般低下了头,边上的安吉康狐疑地在两人的身上瞟了眼,这男人很面善,好像在哪里看见过,但脑袋怎么都想不起来。

    “说!他是谁?”

    傅冠越三步当两步来到度子的面前,一手将她从地上拉起,逼迫她看着愤怒的自己。

    “你……放开度子姐!”

    “怎么回事?”

    说时迟那时快,傅冠腾跟辛微一前一后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安吉康像护小鸡一般挡在度子的面前,那气势虽然矮了一截,但面对傅冠越的时候却勇气可嘉,看在傅冠腾的眼里不禁赞赏有加。

    傅冠越可是掌控整个航空业生死存亡的龙头霸主,人称越爷,人人敬畏的大人物,但安吉康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居然胆敢站在傅冠越的面前跟他大眼瞪小眼,冷瞅了眼不怕死的安吉康,傅冠越眯起危险的眸子,然后像个大爷落坐在沙发上,沉声命令道,“给我倒杯咖啡过来!”

    “……”

    “度子,跟我过来!”辛微看出傅冠越让度子在安吉康面前难堪,所以识趣地开口支走她。

    “你到厨房帮忙一下!”傅冠腾对安吉康吩咐说,坐在边上的傅冠越眉头一皱,敢情很不满意老大的作法,但没有开口反对,只是冷眼相待。

    “是!”傅冠腾的吩咐含有命令的成分,安吉康倒没有介意,直接往开放式的厨房走去。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将安吉康支走,傅冠腾从茶几上随便抽了份报刊,摊开随意浏览。

    “他让我转交给你的另一份文件!”

    傅冠越将一份蓝色的文件袋取了出来,然后递到傅冠腾的手上。“老三说得对,你金屋藏娇了!”而且对象还是姓辛的女人!“你的女人倒是大牌啊,连我越爷的女人都敢指使!”看着开放式厨房那端的小女人,傅冠越心疼得连心肝都疼了!

    “心疼了,将关系公开,这么一点小事根本难不倒身为越爷的你!”傅冠腾一边调侃,一边翻开资料,眯着一双利箭般的眸子细细地看了起来。

    “她不愿意!”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