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孽爱真情最新章节 > 孽爱真情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一章 私密典藏
    “你们这,是不是有一个叫聂臻煜的。”陈一凡向管事模样的人询问。对方闻言投来警惕的目光。

    “哦,我听说他以前是富华集团的总裁助理,那玩起来感觉一定不一样,我想定他的表演。怎么才能见到他。”陈一凡立马装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他已经表演了快半年了,没什么人对他感兴趣了。”对方低下头,懒洋洋的回答道。

    “我是新会员,我对他很感兴趣,能单独为我安排一次吗,让我见见他。”陈一凡故意舔舔嘴表现出一副饥渴的模样。

    “我们不提供一对一表演服务。这是一门艺术,需要声光电和观众、演员和助演嘉宾的配合,你一个人根本掏不起那么多钱,也是对艺术的亵渎。”对方一脸不屑。

    “他不是已经没什么人要看了,那,不如把他转卖给我。”既然确定聂臻煜在这里,陈一凡就会想尽办法救他出来。

    “不用了,我们有自己处理过气演员的方式。话说回来,聂臻煜算是演得比较长的,估计也快到处理的时候了。”这个人轻松的语气就仿佛在谈论垃圾的处理方式。

    陈一凡只觉得胸口一滞,喘不过气来,他当然知道这些人的处理方式是什么。“聂臻煜,你一定要挺住,等我来救你。”陈一凡暗自祷告。

    地下秘密大厅。

    戴上面具和眼罩,通过金属探测仪,搜走身上的所有金属甚至稍微锐利一点的东西,陈一凡牵着绳索被人领进了观众席。

    “今天,将有三名演员为大家带来表演。12名演员,谁能上来,全凭大家的投票结果。”主持人介绍道。

    屏幕上显示着12名演员的照片,姓名,曾经演出的项目。

    聂臻煜果然名列其中,看到演出项目写着全部,陈一凡难过的想要冲上台去马上把聂臻煜带走。

    屏幕上显示着实时投票结果,聂臻煜的票数排在倒数第三位,恐怕今天不能上台表演了。

    时间不多了,陈一凡暗自着急,低声对周围的观众说:“投聂臻煜,拜托了,我跟他有仇,我要好好的折磨他,选他,快选他。”

    周围的人并没有什么反应。

    陈一凡着急的从衣兜里掏出数张百元大钞,低头在上面快速写着“投聂”,开始分发给四周的人,并让他们再往别处传。

    “这位会员,你在做什么,会员章程里明令在表演时与其他会员进行私下交流,你将被取消会员资格。来人,把他领走。”主持人怒斥。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保证不会再犯了。我是新来的,我就是想看看聂臻煜,我听说他在你们这很有名。”陈一凡站起来解释。

    “叮叮叮~~”铃声提示,投票的时间结束了。

    主持人看向屏幕,聂臻煜的票数竟然奇迹般的以微弱优势排在了第三位。

    “如你所愿,他会被安排在最后一个上台表演。小心,别在违反章程了。”主持人放过了陈一凡。

    陈一凡如坐针毡,煎熬的看完前两个人的表演,终于轮到聂臻煜了。

    “聂臻煜,他已经尝试过我们这里所有的表演项目。虽然我们不断在节目上推陈出新,可你们啊,这群喜新厌旧的人,开始在逐渐遗忘聂臻煜,虽然他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主持人调侃着,仿佛说的是一件东西而不是活生生的人。

    麻木的观众中,有人在嗤笑。

    幕布再次上卷,灯光亮起,舞台中央,玻璃房内,聂臻煜站里面,戴着手镣脚铐。陈一凡所坐的方向正好能看到聂臻煜的后背,看着上面密布的疤痕,想象着聂臻煜曾经遭受的虐待,陈一凡的泪水模糊了视线再也无法止住。

    “好了,请各位选择他今天的表演节目吧。今天不是他的专场,你们只能看到两个,请认真挑选。”主持人摊手示意。

    很快,工作人员开始从观众手里接过勾画的节目单。陈一凡根本没有心情细看,胡乱的一勾,扯下来递给工作人员。

    主持人接过助理统计的结果,邪恶的大笑:“接下来聂臻煜第一个节目,含情脉脉。只有一个助演嘉宾的名额,请举牌,5万起价,每次加价5万。”

    陈一凡通过前两个人能的表演,已经知道助演嘉宾是干什么的,立即举牌,还好没有别人争。陈一凡迫不及待的走上台。

    “聂臻煜曾经创下我们的节目参与拍卖的记录,不过他并不是一个好的演出者。上一次演出这个节目,居然咬伤了我们的助演嘉宾。”主持人带大家一起回忆。

    “作为惩罚,我们当场拔光了他所有的门牙。当然,为了美观,如今我们又为他重新镶上了假牙。但,我仍要对这位助演嘉宾提个醒,演出有风险,入场需谨慎。”主持人一席话,众人哄笑。

    就算里面有刀山火海,陈一凡此刻也会义无反顾的冲进去。进入玻璃房,陈一凡发现从里面看着四面,却都是镜子。

    这像是封闭的自我表演,实际上外面围着一大群观众。难怪,窥与被窥,的确会给人带来前所未有的刺激感。

    “助演嘉宾,请你脱掉裤子,包括内裤。否则我们的聂臻煜对着谁,含,情,脉脉呢?”主持人的话,让陈一凡一愣,虽然立刻意识到这个节目是什么意思,心里只是记着要见聂臻煜,并没有想过要当众进行这种表演。

    陈一凡愣神的时候,聂臻煜拖着脚镣走了过来,跪在地上为陈一凡解开裤带。

    “天呀,我们的刺猬聂臻煜居然收起了刺,看来,似乎今天,遇到了老相好,他迎来了表演事业的第二春啊。”观众们被主持人逗得哈哈大笑。

    聂臻煜含住了陈一凡胯下软弱丑陋之物。

    “聂臻煜,别这样。我是……”陈一凡想告诉聂臻煜自己是谁。

    “别说话。”聂臻煜用眼神往上一指,继续低头卖力的舔弄着。

    渐渐有了反应,陈一凡发出舒服的呻吟,眼往上瞟,看到了摄像头和麦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