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孽爱真情最新章节 > 孽爱真情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三章 迟到的礼物
    “吴炎,你小时候是什么样子?”付鑫问。

    “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吴炎正在拼装焊接一个活动金属架。

    按吴炎的说法这是一个外骨骼,做好后,将来可以支撑付鑫行走。虽然不能做到如常人般奔跑行走自如,但是想想,能够摆脱轮椅站立起来,付鑫简直迫不及待。

    “吴炎,你就像个谜,永远有让人大吃一惊的东西。我很好奇像你这样的人是怎么长大的。”付鑫解释道。

    “那你小时候是什么样的?”吴炎测试着关节的角度反问。

    “我?”付鑫瘪了瘪嘴:“我在美国长大。我学东西很快,但是我的个子块头都比不过那帮老外,尤其是黑人,所以经常被欺负。有一次,大概已经十二三岁了吧,我被一个黑人打得头破血流,你看额头这里现在还有道疤。”

    “血几乎直接流到了我眼睛里,根本看不清楚四周。我以为我死定了, 突然有个人冲出来三拳两脚就把欺负我的老外撂趴下了。他又背着我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院,我才得救。我只记得我把他的白衬衫整个后背都染红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我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只隐约觉得他应该是亚裔人。后来我就苦练跆拳道,我爷爷还给我配了保镖,那帮老外后来就不敢欺负我了。对了,你的功夫跟谁学的?”付鑫长大后远不像小时候那么孱弱。

    “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不记得了。”吴炎敷衍道,眼波流转,仿佛付鑫刚才的话触动到他什么。

    “叮咚!”屋外门铃响起。

    杨洋接过邮递员递过来的一沓信件分拣一番,除了几封信用卡账单和一些广告之外,还有一封给付鑫的快递。

    替付鑫签收后,杨洋把快件交给了付鑫。

    付鑫拆开信封,里面放着一张dvd。

    dvd盒子很粗糙,似乎胡乱在白纸上打印了几行“私家、绝密、典藏”之类的字句,然后塞进封套里作为这张dvd的封皮。盒子上贴着一个500元的价签。

    除了这张盘,还有一张贺卡。付鑫打开贺卡,生日快乐的乐曲响起。贺卡里写着希望喜欢收到的生日礼物一类的话,右下角署名连言。

    付鑫努力从脑海中搜寻回想,却始终想不起来认识这么个人。而且,就算送生日礼物也记错了日子,足足迟了两周,想来也不是什么至交。

    记人这种事一直是活名片夹聂臻煜比较擅长的,一想到他,付鑫又有些黯然。

    索性打开客厅的电视和dvd,按下开关,付鑫坐着轮椅退后,准备看看这个价值五百块的私家绝密典藏到底是什么破玩意。

    电视画面里 ,一个赤身**的男人蜷缩在地上,遍体鳞伤。

    一个双鬓花白的男人带着丑陋的面具,拿着皮鞭狠命的抽打着地上的男子。

    “聂臻煜,你也有今天。你不是很嚣张吗,替富华集团收购了我十几家连锁大卖场。你以为你就是老板了,结果还不是一条狗。”画面里的男人越抽越起劲。

    “聂臻煜,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住手,让你快活。”男人蹲下身,捏住地上男子的下巴转过头来。

    虽然脸上满是血污,付鑫一眼就认出来,被抽打的男人正是聂臻煜。

    “蔡正赫,我给你的钱你就全花在这儿,你老婆跟人跑了吧。”聂臻煜努力保持着一丝神智清明。

    蔡正赫松开手直起身,猛的对着聂臻煜的肚子踢了四五脚。

    似乎还不解恨,蔡正赫冲着画面外的人喊着:“我加钱,上特别节目。”

    画面里出现一个带着同样面具,但是穿着黑衣黑裤的男人。

    黑衣男人手里拿着一支针管,针管里注满了不明液体。黑衣男人俯身,拽过聂臻煜的胳膊,通过静脉将针剂注射进了聂臻煜体内。

    聂臻煜痛苦的缩成一团,似乎忍受着极大的煎熬。

    “聂臻煜,快撅好屁股,你马上就该享受了,哈哈哈!”蔡正赫狂肆的笑着。

    画面里,黑衣人牵着四条狗出现在聂臻煜身旁。

    “嘭!”付鑫抄起桌上的花瓶扔过去,电视机屏幕被砸了大窟窿,直冒烟。

    吴炎眼急手快的关上电闸,示意芸姨、杨洋他们暂时回房。

    默默走到付鑫身边,捡起地上的贺卡,吴炎冷声说:“是严立安。”

    付鑫低声念着:“严立安,连言;连言,严立安。”即刻明白。

    小心的用脚拨开地上的碎片残渣,吴炎探身检查付鑫有没有受伤。

    付鑫左脸上有一道半寸长的血口子,应该是被飞射的玻璃碎片擦伤的。万幸没有伤到眼睛。

    付鑫看着快递的地址,邮寄的地址在一个江南小镇。

    “我要去那儿,替聂臻煜报仇。”半晌,付鑫说道,“吴炎,你跟我一块儿去。”

    吴炎仔细的替付鑫脸上的伤抹药,却不回应。

    付鑫一把抓住吴炎的双手,执着的问:“你跟我一起去吗?”

    “明摆着是陷阱,去了不是送死吗?”吴炎冷冷的道。

    “聂臻煜,他受过什么样的虐待,你刚才没看到吗?就算是陷阱,你想让我装作不知道,在这里继续生活吗?”付鑫指着电视屏幕的方向冲着吴炎嚷嚷。

    “为什么不可以?”吴炎语气平静的反问:“黄薇死的时候,你在干什么?聂臻煜被虐待摧残的时候,你在干什么?你口中的韩女士为了争家产,恨不得跟人打得头破血流的时候,你又在干什么?”

    “你也已经为他死过两次了,就忘掉从前,重新开始吧。今后,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和我,和大家重新一起生活吧。”吴炎希望付鑫忘掉过去,开始新生。

    “不,聂臻煜,他很有可能已经被烧死了,死前还受过那样的虐待……都是因为我,因为我呀,就算是陷阱,我也必须去,我一定要把严立安碎尸万段!”付鑫心如刀割。

    “严立安迟早也是死,他引你过去就是因为你在这边他没法下手。既然聂臻煜也已经烧死了,你就当他,凤凰涅槃,已经投胎转世了。既然他已经忘了你,再世为人。你也放下执念,忘了他吧。”吴炎安慰道。

    ——————————————————————

    我又开始虐了,我是后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