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孽爱真情最新章节 > 孽爱真情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半夜三更无人私语时

第四十六章 半夜三更无人私语时

作品:孽爱真情 作者:如果宅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不一会儿,杨洋跑了进来:“付总,什么事?”

    “没事,把门带上,你出去吧。”付鑫想要自己静一静。

    其实吴炎今天好像也没做太过分的事情,可是就是突然想躲他躲得远远的。但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他,心里更烦。付鑫心中犹如压着一口巨石,闷得喘不过气来。

    脑子里不断浮现吴炎的面容和话语:

    仿佛带着光圈一样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

    “比他们要值得信赖的人。”

    “你现在只有这么点力气吗,抓紧我,别松手。我给你脱衣服洗澡。”

    “道歉。”吴炎紧握住把手,眼里透出寒光。

    “这个人也许小的时候得病,也许不久前突遇意外,甚至有可能为了救人而遭遇不幸。不管哪种情况,他和你我 ,和所有人一样,拥有外出逛街购物的权利。”

    “他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和特别的关注,只需要得到正视和公平。当你差点撞到他的时候,应该道歉而不是给他白眼,奚落他是残废!”

    “你就是这样自怨自艾的等着你的那个什么臻煜回来告诉你,不管你是不是残废都会爱你至死不渝吗?你都20好几了,学不会独立吗?残废就可以理直气壮的拖累大家吗?”

    “你去问问那儿的每一户人,有谁活得容易?有谁像你一样,生下来的时候,嘴里就含着金钥匙?有谁像你一样,残废了还住在豪宅大院里好吃好喝?有谁像你一样,残废了还有三个人轮流伺候你?”

    “先学会正视自己,正视现在的生活,正视别人,不要总陷到过去已失去的东西。路在前面,看着前方,你才会感知到当下所拥有的幸福。”

    “大概有点喜欢你吧。”

    从什么时候起,原本只属于聂臻煜的空间竟然被吴炎一点一点占据。不,不可以,绝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对吴炎莫名的亲近和依赖,这都是因为把他当作了聂臻煜。他不是他,自己根本不应该对吴炎有任何其他想法。臻煜,我会一直等着你。你一定要活着,活着回来见我。我不会成为你的拖累,吴炎这几天已经教会我……

    脑子越乱就越睡不着,付鑫突然听到隔壁传来一声痛苦的呻吟。如果不是此刻夜澜人寂,自己房间的窗户碰巧没有关上,大概付鑫根本不会听到。

    又一声闷哼传来,证明自己不是幻听,付鑫按响了杨洋房间里的呼叫器。

    “付总,什么事?”杨洋穿着一套印满蓝精灵图案的睡衣出现在付鑫面前。

    来不及吐槽这个男人的品味,“把我扶起来放到轮椅上。”付鑫吩咐道。

    杨洋赶紧照办。

    “推我到吴炎房间门口,小声点,尽量不要有动静。”付鑫要看看房间里的吴炎究竟在干什么。

    “赶紧把吴炎房间钥匙拿过来,快!别弄出动静,会把芸姨吵醒。”付鑫的命令让杨洋的动作滞在空中。

    我还没有修炼过瞬移或是御剑飞行这样强大的魔法或仙术啊,快和不发出声响如何能同时做到啊?杨洋一阵纠结,终于在付鑫立刻要杀人的目光胁迫下,踮着脚尖跑回杂物屋,取出手电和钥匙。

    付鑫迫不及待的抢过钥匙,杨洋负责对着钥匙孔打开手电。转动钥匙,猛的推开门,手电的光束投在吴炎的后背上,似乎有什么东西。

    杨洋打开了房间里的灯,突然的强光让付鑫微眯了一下眼睛。

    本应该挂着窗帘的地方竟然挂着前两天铺在付鑫床上离奇失踪的床单,微风轻拂,床单随之摆动,看来吴炎没有关窗。

    “嗯,啊!”吴炎难过的蜷身躺在床上,浑身是汗。

    吴炎的后背竟然全是伤痕,犬牙交错,或深或浅,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你关上门出去”,付鑫滚动轮椅向床边靠拢。

    杨洋知趣的关上房门,留下付鑫和吴炎两人单独在房间里。

    转到吴炎的正面,含在嘴里的枕巾已经松脱,痛苦的声音才会传出来。

    似乎是自己将双手绑在床头杆子上,吴炎紧闭住眼,表情狰狞。

    “我能帮你做点什么?”付鑫侧着头,鼻梁泛酸。

    “什么样的都行,快给我点,求你了。”吴炎双手死命的抓住床杆,头埋向枕头里,浑身颤头。

    付鑫摇摇头:“毒瘾还会发作多久?”伸手捧住吴炎的脸。

    “……鼻涕,别蹭你手上。” 吴炎现在这般模样,居然还关心这种问题。

    付鑫努力把吴炎的头拽到床边,探过头想要吻住吴炎。

    努力用胳膊肘挡住付鑫,吴炎极度困难的说着:“用枕巾,塞我嘴里,我会把你,舌头咬断的。”

    “唔……”又一波侵袭,吴炎咬紧牙关,全身肌肉绷紧。

    伸出胳膊递到吴炎嘴边,吴炎睁眼看着付鑫,大口喘着气,似乎算是扛过去了。

    “你有sm倾向吗?下次我给你玩滴蜡。”吴炎还是很虚弱,但是已经能够开始调侃。

    用枕巾给吴炎擦汗,擦掉脸上的污渍,付鑫恍然:“所以,昨天也不是因为喝多了茶睡不着。”

    吴炎冲付鑫没好气的一笑:“对,晚上都不要找我,按呼叫器我也没工夫理。”

    “什么时候沾上的?”付鑫觉得惋惜。

    “记不清了。”吴炎回答道:“帮我把布条解开,再开始审问,行吗?”

    付鑫小心的把吴炎绑缚在手腕上的布条解开,手腕早已勒红。

    活动了一番手腕,吴炎把枕头竖起来,坐直身体靠在床头:“问吧。”

    付鑫:“这样真能戒掉吗?”

    “大概吧。”吴炎浅笑:“我真的不知道。”

    付鑫:“背后的伤……”

    “被人打的啊,我又没有你那样的嗜好。”吴炎状态在转好。

    “所以,你以前真的是个混混。”付鑫再次确认。

    “啊。我以前做过牛郎,专门供男人玩的,因为长得不错,生意很好。”吴炎一直保持着笑容,努力将其他情绪隐藏。

    “是被迫的吧。”付鑫想不到吴炎背后竟是这样的故事。

    “有区别吗,经历过的一切不都一样吗?”吴炎的笑容有些僵。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