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孽爱真情最新章节 > 孽爱真情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七年之恨
    “当时,楚行一让我也拿钱,然后帮着做平帐目,这仅仅是违法犯罪,也实在是有违我多年遵循的职业道德和做人的良心。我万万没有想到跟我我相识多年的好友竟然会是这样的人。唉,我不得不向司法机会揭发好友的罪行和出庭作证。对不起了,嫂夫人,但行一他的确犯法了。”法庭上严伟眼眶泛红,几欲落泪。

    “你放屁!”一向思文的楚行一,坐在被告席上忍不住抱粗口:“明明是我发现你挪用公款,看在多年好友的份上给你三天时间让你尽快自首,并把钱还给公司,你却诬蔑我贪污… …”

    “肃静,嫌疑人请你不要喧哗。本庭会给你时间辩解。再喧哗的话,就判你“干扰法庭”,剥夺你旁听证人证言的资格。”法官出面警告。

    楚行一只得紧闭嘴唇,默默着严伟歪曲事实对自己栽赃陷害,双手将被告席前的围栏越攥越紧,根根指节泛白。

    严伟作完证,检方又传唤下一位证人,正是严立安。

    “我的确和楚臻滟交往过一段时间,但是后来发现她的私生活很混乱,我们就分开了。她平时出手很阔绰,身上也都是名牌奢侈品。单凭他父亲的收入应该支付不起,我也不知道钱是哪来的。听说他弟弟还在国外念书,花费应该也不小。”严立安一上来就要和楚臻滟撇清关系。

    “你有没有给过楚臻滟五十万块钱。”检查官问道。

    “我疯了,给她那么多钱干什么?而且我也没有啊,我父亲虽然是公司里的财务经理,但工资很少。我母亲很早就离世了,我还在念书,把我们家家底掏空也没有五十万。”严立安信誓旦旦的说。

    “所以你们并没有打算今年一毕业就结婚买房?”检察官继续追问。

    “怎么可能,”严立安轻蔑的笑了笑:“你们可以去查查她在学校里的口碑。我怎么可能和一个‘公共汽车’结婚。”

    严立安此言一出听众席上一片哗然。幸好楚臻滟在母亲的陪同下,等在门外,以便待会作为辩方证人为父亲出庭作证而未列席,否则不定会出现什么样的场面。

    当严立安出来的时候,正巧被楚臻滟看见。

    “严立安,你和你爸爸为什么要害我爸?我爸妈对你们家那么好,过年还让你们父子俩一起来吃年夜饭。还有你跟我说的那些话,说你爱我,都,都是假的吗?” 楚臻滟已经泣不成声。

    “你幻听了吧?有什么话你对着法官讲吧。”严立安冷漠的说。

    “你… …”楚臻滟只觉得气血上涌,眼前一黑就要晕倒。母亲吴楠连忙上前扶住,却发现楚臻艳裙角泛红,随着大腿,一股股鲜血流了下来。

    “傻孩子,你怎么… …唉… …”似乎楚臻滟怀了孕并且有流产的迹象。

    严立安看着这一幕似有些意味和不忍,却被父亲喝止住:“立安,走。你不说她是‘公共汽车’吗?没毕业就大肚子,搞不好她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种。真晦气,快走!”

    空气里充斥着血腥的气味,因为辩方证人楚臻滟身体不适未能出庭,法官并未当庭宣判。

    看着头发花白的母亲,楚臻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本来以为都是假的,事情很快就会真相大白,所以并没有打算叫你回来。”吴楠抚着楚臻煜的头一脸愧疚。

    “妈,儿子回来晚了,对不起。”对于当时还只是一个17岁少年的楚臻煜来说,除了愤怒,更多的是一种悔恨与无力感。

    “法院已经宣判了而且驳回了上诉。他们认定你父亲贪污受贿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20年。没收了我们全家连同你姐姐名下的‘不明收入’20万。同时,勒令上缴贪污款100万,并处罚金20万,此外还需要赔偿你父亲公司诉求的连带经济损失50万… …”吴楠缓缓的说着。

    “律师说,如果我们尽快缴清所有款项,有可能帮你父亲争取减刑。我已经把所有积蓄拿出来,把家里的房子连同老家的宅子和所有能卖上钱的东西都卖了,还差30多万。你父亲那些… …以前… …的朋友们都躲得远远,只有老家的乡亲们凑了1万多块钱寄过来。”吴楠语气里透着深深的绝望:“你姥爷知道这件事在老家已经一病不起。你姐姐现在失踪了,我根本没有精力去找她… …”

    “妈!”试图拭干母亲脸上的泪水,却无法抚平母亲心中的伤口,楚臻煜紧咬牙根恨不能将严家人生吞活剥。

    “严立安!”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严立安本能的回头,突然眼前一黑,眼窝和鼻梁遭受到重击。剧痛让严立安弯腰捂住脸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姐在哪儿?”楚臻煜握紧拳头大声问道。

    “我不知道。臭小子敢打我。”严立安缓过神来立即扑过去和楚臻煜扭打起来。两个人很快被赶来的警察带到了警局。

    “严立安,你是否要对楚臻煜要求赔偿或者起诉他?”警官了解完整个事情经过后询问道。

    “当然,赔我50000块钱医疗费、营养费和精神损失费,我就不计较了,不然你小子就等着坐牢吧。”

    “我呸你一脸唾沫。”楚臻煜啐了严立安一脸。

    严立安早就料到楚家已经拿不出一分钱来,在其父努力安排运作下,楚臻煜因寻衅滋事被判劳动教养一年。

    不知是巧合还是人为,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楚臻煜被分到了关押父亲的同一个监狱。

    “妈,放心,我在里头会照顾好爸的。您也要照顾好自己,上诉材料我也会写好寄给您。是非黑白一定有清楚的一天,不要放弃!”看守所接待室里,楚臻煜对母亲仔细交待着:“家里老人就只剩姥爷了,您先回去照顾他。我姐只是一时想不通,等她相通了会回来找咱们的。”

    只觉得已经把这辈子眼泪都流干的吴楠,面对懂事早熟的儿子除了再次默默流泪不知道说什么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