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孽爱真情最新章节 > 孽爱真情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别松手
    洪水漫过两人头顶的瞬间,杨洋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洪水裹着大大小小的箱子、木板、树枝甚至是轿车一扫而过。

    “哎呀,好疼!”旁边一位大妈的手被杨洋捏的生疼,杨洋赶紧一脸歉意的松开手。

    “太好了,他们没事!”众人竟然自发的鼓起掌了。

    原来两个人恰好被水流冲到旁边路基的一个凹槽处,虽然聂臻煜的衣服尤其是后背已经多次被划破,却没有受太严重的伤,算是万幸。

    几个刚才被聂臻煜叫出车逃过一劫的壮汉,主动跳下水,把两个人推上辅路高处的石台。

    凭着手机屏幕的微光,望着脸色煞白躺在地上的聂臻煜,杨洋蹲下身轻身唤到:“聂总,聂总,你没事吧?”

    聂臻煜睁开眼,只能看见杨洋的一整张脸,伸手将杨洋退开:“下次,再凑那么近看我,我直接一脚踹飞你。”

    杨洋见聂臻煜没事,高兴的用手背抹了抹眼窝,也分不清脸上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

    聂臻煜呲着牙坐起来:“找几个人帮着清点一下人员和物品,你再联系一下老沈。东边好像有住户,我先过去看看。”

    忍住疼痛,聂臻煜骑上摩托,很快来到东面高坡处的一排居民楼房前。这个一个小村落,很快找到了村里的村长。

    在村长的带领下,淳朴善良的村民们也跟着聂臻煜回到高速路旁将一干人等带到了村里的一个小学内。

    看到大家被冻得嘴唇泛紫,又饥又渴的样子,村民们还主动给老人孩子送来了方便面、馒头和开水等。

    这当中,有一个小女孩却一直跟在杨洋身边,哭个不停,既不喝水也不吃东西。

    聂臻煜一问才知道,这个小女孩叫涵涵。本来她和妈妈已经到安全地带,她妈妈突然要回车上拿东西,又跳下去,正赶上洪水过来,人已经被冲走了。

    “你怎么不拦着她?”聂臻煜听罢气得冲杨洋大吼。

    杨洋瞪大眼,张着嘴,却没敢反驳,只能弯下腰对着涵涵又哄又抱。女孩大概哭累了,渐渐止住了声音却依然再抽泣。

    安顿下众人,让大家等待政府救援的同时,聂臻煜也联系上老沈。

    老沈已经驶下高速,正赶过来,聂臻煜连忙叮嘱杨洋跟着老沈一块儿先回公司再做打算。

    代大家感谢了村长和一众村民后,聂臻煜问明从这里到何家湾的山路,准备骑摩托过去。

    “小伙子,看这发大水的情形,恐怕何家湾那边的河水已经决堤了。你还是等明天天亮了再说吧。”村长好心的劝道。

    虽然心里已经料到,但经村长一提醒,聂臻煜整颗心都揪了起来,根本不可能眼睁睁在这里待着。

    聂臻煜走到车前,戴上头盔,眼前突然一黑,昏了过去。

    付鑫扭眉看着趴在沙发上**着上身的聂臻煜,和跪在地上正忙碌的为聂臻煜的额头更换湿毛巾的杨洋。

    “付总。”杨洋一眼瞥见付鑫黑沉着脸,正拧着的毛巾掉进了盆里,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怎么回事。”付鑫冷冷的问。

    “付总,董事长找你,结果我们昨天都联系不上你,然后聂总就让和我和他一起去找你。结果在奥北高速上堵车,老沈就留在车上,聂总骑上摩托带着我… …”杨洋力图简短的向付鑫说明昨天曲折的经历。

    “说重点。”付鑫可没有那么好的耐性。

    “聂总本来打算继续找你,可是他突然晕倒了。我和老沈本来要带他到医院,医院里全是病人。大夫说是他感冒发烧,开了药处理完伤口让回家歇着。我不知道他家在哪,我家也不太方便,所以,我想正好… …”

    “正好,你有我这里的钥匙,我也不在是吧?不如下次乘我不在的时候,你请你的亲戚好友来这儿开鑫故意冤枉杨洋。

    “付总,不是这样的。聂总也是因为着急找你,大雨里都淋湿了,而且聂总以前不也来过您这… …”杨洋越解释付鑫的脸色越黑。

    “钥匙在哪?放茶几上鑫只是不希望除聂臻煜之外的第三个人再拥有这个家的钥匙,也不希望接下来有第三个人在场,于是迅速的要将杨洋撵走。

    “大夫说如果他还发烧的话,隔4个小时吃一次退烧药,他现在又烧起来了。还有这是感冒药、消炎药、这是需要涂在伤口上的药膏,还有喷雾… …”杨洋经历昨天的事,简直要把聂臻煜当偶像崇拜,即使被骂也不忘记叮嘱老板如何照料他。

    鑫的回应简单明了。

    因为惧怕权势抛下自己心中的大英雄虽然不光彩,却也符合杨洋的性子。

    杨洋赶紧站起来,揉了揉微麻的双腿,不小心碰上了聂臻煜搭在沙发边缘的右手,自己的手突然被聂臻煜紧紧抓住。

    杨洋下意识的抽手,却被聂臻煜抓得更紧。

    “我抓住你了,你也抓牢我,别松手!”聂臻煜紧闭双眼,大概潜意识里还是昨天那场大雨时的情形。

    杨洋只觉得手疼脚麻后背发凉,一脸便秘般的表情望向咯吱咬着牙,真的准备杀人的付鑫。

    扶着腰,杨洋一瘸一拐的走向山脚下的车站,第一次觉得这个只用了20分钟时间面试,第二天就跑去上班的工作非常辛苦。

    这些为富人们修建的别墅完全不考虑穷苦人的感受,公交车站离得老远,杨洋走了半个多小时发现也才走了一半的距离。

    突然想起来什么,杨洋懊恼的拍了拍脑袋,又赶紧扭头往回走。

    将聂臻煜抱到自己卧室的床上,为了不摩到后背的伤,付鑫特意让聂臻煜俯卧在床上。

    看着聂臻煜后背上一道道划痕和好几处大片的瘀青,付鑫不由得心疼起来。

    按照药膏上的使用说明,轻轻为聂臻煜处理后背的伤口和瘀青,一点点往下才发现聂臻煜身上还穿着又破又脏的裤子。

    大概是因为昨天杨洋虽然帮聂臻煜冰敷上药却不好意思替聂臻煜换下裤子的缘故。

    小心的让聂臻煜侧卧过来,替他解下腰带,把外裤脱了下来。

    苍白的大腿上也有好几处划伤,腰间的一处瘀青一直延伸到胯部往下。

    付鑫喉结动了动,缓缓的把聂臻煜的内裤也扒拉下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