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列表 > 第59章 千年仙缘
    轩辕鉴尤后宫嫔妃不多只有十来人,但都只是简单的册封过,谁也没有与天子行过礼,后宫不单是后位空缺,连贵妃之位都是空悬良久。八月初十这一天,内府为皇帝一月后的大婚忙活开来,因落玉没有娘家,聘礼便直接抬进了含象殿。

    上百个太监来来往往,硕大的宫箱中装满了各色各样价值连城的东西。嫁妆体现出了帝王大婚的隆重奢华,上百箱堆满了整座殿,最后有些放不下的还堆到了殿外的院子里,连挪脚的地方都没有。大红的绸带绑在箱盖上,显得喜庆又祥瑞。嫁妆有冠帽衣物、珠宝首饰、家具摆设、美酒珍馐、乐器棋盘等,吃的穿的玩的,应有尽有。

    刘琛拿着内府记录好的礼册,领着落玉从殿外一箱一箱的看。边指边说:“公子请看,这三十来箱尽是衣物,是不同场合不同时节所穿的,有祭服、大氅、斗篷、便服,端罩都有。”他拿起一件宝蓝缂丝上绣五彩八团金龙立水的长衫,又拿起一件湖色纳纱绣有五彩舒袖的单衣说道:“陛下特意吩咐御织局所做衣物皆公子平日爱穿之色,这还有绛色、果绿、藕荷、石青等,所用的布料不仅有紫貂、天马皮、洋灰鼠皮等还有棉、袷、单、真丝、软绸、实地纱、芝麻地纱、地纱等轻薄的材质。”

    落玉看得眼花缭乱,无奈的道:“费心了,有劳公公了。”这么多衣物这辈子都穿不完啊。况且他现在模样丑陋,这些绫罗绸缎穿在身上也是糟蹋了。

    “哎呦,公子您别走啊,还得观礼呢!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您就随奴才看一看吧。”说完走到了数箱金光闪闪的珠宝前,念道:“嵌金玉如意九十九柄、碧玡瑶手串一百零一件、白玉佩环两百件、翠玉珊瑚宝瓶四十九件、沉香炉二十件、暗雕赤金玛瑙发簪三十件……”

    摆件家具从小到大,一应俱全,小至杯、盘、足踏、匣、茶叶罐、蜂蜜盒到插屏、盆,大至架床、书槅、箱橱,全都是用最名贵的黄花梨、紫檀、红木取整块制作而成。

    除了这些还有数不清的坐褥、床垫、地毡、上头都绣有龙凤呈祥,多子多孙的字样。此外还有用来装纳衣物的紫檀雕花大柜及放置闲置物品的朱漆雕龙凤箱子数只。红枣、桂圆、花生、蜜瓜、核桃、李子等瓜果也是装了一箱又一箱,数都数不过来。

    一番折腾,足有一个多时辰,看完嫁妆,刘琛又道:“公子,含象殿是小殿,您瞧连聘礼都摆不下。陛下吩咐了要您迁往落霞殿,那儿自古便是皇后所住之殿。”

    落玉点点头算是应允,嫁妆对他一个男人来说无所谓,住哪也无所谓,只要有他在就够了。

    下人们手脚利落,一个下午便又把聘礼全抬去了落霞殿,日常所需物品也全都备好。一个小太监轻脚端来了降暑的汤水,他看落玉手中拿着本书读的入神,就道:“公子看了好些时辰了,先喝碗汤水吧,也好缓一缓,伤到眼睛可就不好了。”

    落玉接过汤水,问他:“你看着面生,是新来的吧!叫什么名字?”

    小太监神秘一笑,而后板起脸来,口气倒是有些不悦:“好徒儿,怎么连为师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手中的碗还没跌到地上就被那太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接住了,他笑眯眯的把碗放到了小几上,摇身变成了个着杏色长衫的俊美男子,正是易川河神,他面容温和淡雅,姿容出尘,说不出的俊俏迷人。

    落玉大叫一声师父,一头栽进了男子的怀里,泣不成声。杏衣男子好笑的拍拍他的头,说道:“哭什么哭,为师一见你这眼泪头就疼,都是要成婚的人了。”

    落玉先是诧异而后又羞红了脸,急忙道:“师父,您怎么知道的?”

    “怎么会不知道!为师不过是去下了一盘棋,你就在凡间受了这么多的苦。唉,真是苦了你了。”他叹了一声,“月边如此,没想到你也是如此,都逃不开一个情字。”

    “月边不知被小路带去哪了?说是给我去找仙药了。”

    “他们呐是去找仙药了,不过那响雾山的何首乌精胆子倒是挺大,竟带着个凡人便闯入了西王母的瑶池仙境。”

    “他们去了瑶池?!”落玉一下慌了神,“他们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自然是被仙童发现了,禀告了王母。不过,你不用担心,世间万物皆是缘起,此事与王母胞弟有关,娘娘她不会为难他们的。”

    “王母胞弟?此事与他有何关系?”

    河神无奈的摇摇头道:“他们同是原始天王九子与太元圣母在玉京山所生,乃一母同胞的亲姐弟,一位曰西王母,一位曰玄冥上仙。”

    “玄冥上仙?”落玉遥记起千年前的一面之缘,喃喃道:“徒儿曾见过上仙,他与南极长生大帝也是亲兄弟,那会正是在大帝的府前有过一面之缘。可徒儿与上仙也就一面之缘…”

    河神又摇摇头:“一千年前,长生大帝叛逆魔界,与他交好的兄长玄冥上仙曾背着天帝将其秘密藏到暗界中,以躲避天兵的追捕,最后事情败露了长生大帝被囚禁九天银河,而玄冥上仙则被贬下凡间,做十世的皇帝造福人间将功补过,待十世皆满自然得道正果,恢复金身。”

    落玉呼吸一紧,“他是…?”

    河神点点头,肯定了他心中所想。原来,早在一千年前,他们就已经见过了,不得不说真的是缘。

    “可是,他说了要娶我的,要与我永不分离。”落玉心中酸涩,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又是一场空,老天又和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别傻了,小笨蛇,他功德圆满之后又是以前的上仙了,到时情丝已断纵容会记得你,但心中也无爱无恨了。他乃执掌雪域仙境的北方之神,地位崇高,天性冷淡疏离,到时最多与你算是点头之交。来,吃下这丹药,你失去的内丹会重新再聚,再过几百年你也能飞天成仙,也算了结这孽缘。”

    落玉不去接他手中的仙药,痛苦的道:“怎能说忘就忘,况且我还与他有个亲生的儿子…怎么能…忘呢?”

    河神真不高兴了,他知道这徒弟执拗,没想到还到了这地步,情字害人不浅啊!就劝他:“你现在就和凡人一般,一没内丹二没法力。纵容你是天地阴阳所化的奇子,但逆天生子的代价,早让你失去了长生不老之身,几十年后你便会老死。而他呢,重塑金身,他照样做他的上仙与天地同寿,可你就灰飞烟灭了。听师父的话,吃了这药。“把药强塞到落玉手中,又道:“你无须担心,齐儿那孩子耳目聪明,为师已经偷偷的看过了,喜欢极了!自会教他成仙之术,好徒弟就听师父的吧!吃了这药,随师父走吧!你们的事可瞒不过王母,她早有微词,你与上仙相恋已经触怒娘娘了。莫再纠缠,娘娘说了,你只要今生不再同他见面,就放了小路他们,他们现在可还被扣在昆仑山呢。”

    落玉忍住泪水,吞下了冰凉的丹药,说道:“就让我与他拜过天地再走吧,不然…我会永远遗憾的。”

    —————————

    落霞殿的下人一大清早的好似见了鬼一般,殿中那丑陋的公子不知去了何处,取而代之的竟是一位绝色无双倾倒世人的佳人。宫中美色众多,可美到这地步的他们却是从来也没见过。更诡异的是这美人还自称是落公子的妹妹,那落公子又去了何处?这可把下人们吓得不轻,急急忙忙的去禀告皇帝了。

    轩辕鉴尤刚下早朝边匆匆的朝这边而来,刚跨进殿门他便愣住了,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厅堂中坐着的是记忆中那张美得惊心动魄的面容,那人儿正超他微笑,如墨的发丝垂散开来,雪肌玉容,美的雌雄莫辨,是超越世间的无上色相。

    他急忙挥退了下人,一把抱住了他的纤腰,动情的问他:“脸…脸是怎么回事?快告诉我!”

    落玉笑着道:“我师父来过了,他给我吃了仙丹,脸自然好了。”

    “玉儿,你为何要自称是什么妹妹?为什么这么做?”

    埋首在他怀中,落玉道:“你娶一个男子做妻子,世人一定会笑话你的,我也会被人指指点点。虽然我不在意但也不想成为百姓饭后的谈资。没想到我师父会来还治好了我的脸,我若说自己是女子,那么你也就不会为难了,齐儿也有生母,是名正言顺的轩辕家的皇子。”

    轩辕鉴尤眼眶微热,他根本就不在意世人怎么说,毕竟他是天子他想娶谁就娶谁,谁敢反对他就杀了谁,看看这世上还有谁不怕死的!落玉能放下男子的尊严,只为保全他帝王的颜面,让他很是动容。抬起他的下巴,留下了一记记炙热的吻。

    九月初十,黄道大吉,当今天子迎娶一绝色神秘的女子为后。民间开始流传此女乃皇长子轩辕珉齐的生母,是早年瑞亲王府中的侍妾,长得美极了是倾国倾城的极致美人儿,尽得瑞王恩宠,虽然不是王族出身但母凭子贵还是被立为了皇后。

    这天,大赦天下,普天同庆。皇城中一片热闹喧哗,店铺酒肆全都歇业,在家的老弱妇孺也全都涌上了长街。因为皇后没有母家,遵循祖制皇后便要从瑞王府乘坐凤辇进皇宫。街上都挤满了人,人群中不时传来百姓的欢笑声,落玉坐在辇中有些不安又有些欣喜。他掀开了喜帕从帘子向外看去,只见发放美酒布匹的女官被百姓团团围住,还有发放铜钱的女官跟前更是引发了哄抢,成箱的铜币如雨般洒落,人人脸上都带着笑。落玉也笑出了声,他微施粉黛,凤冠霞帔更是美的不可方物,要是被人瞧见只怕那些抢铜钱的也会为看他无边容颜失了对钱财的兴致。

    大婚还要持续三天三夜,尽显一个强盛帝国的骄奢。沿街摆放的瓜果糕点,种类之多令人乍舌,数量之多可谓数之不尽,任何人都可以随便吃随便拿,一被百姓取完便有仆役再重新装满。据后来史书所载,因为这场大婚盛京中的百姓还死了十来个,全都是喝皇帝喜酒喝死的,死时面带笑容,都红光满面满心欢喜。护城河中更是飘满了腐烂变质的食物和瓜果,一到下雨天河水暴涨,京中飘散着酸臭的气味,整整用了五年的时间,那股酸臭味才消散了下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