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列表 > 第49章 此恨不关风与月
    落玉披着件宽大的雪白长衫,赤脚跑出了紫宸殿,他发丝青舞,跑过了一幢幢宏伟的宫殿,直到太极殿前最高的角楼。

    他身后跟着十几位太监,都跪下求着他:“主子您快下来吧,上头危险,快下来啊…”

    “主子求您了,下来吧,您要有什么闪失奴才小命不保。”

    落玉把脚勾到围栏外,身子被大风刮得摇摇晃晃的,他望着皇城外一行飞过的白鹤,眼中浮现失落迷茫的神色,那远去的悠悠白鹤低鸣呼啸而过,往日和齐儿共度的时光一起不复返,现在的他好像是被豢养着的金丝雀,他一点也弄不懂那个男人的心思,自己真是被他当成了取乐的男宠了吧。

    “青末,你在做什么?”一身明黄的男子负手走了过来。

    落玉看着他冰冷的脸,不知怎么的居然想起了五年前在王府中,同样的时节草长莺飞的春末,他和小路跑去后殿摘樱桃,他赤着脚爬上一个树,这个男人虽是责怪但还是无限爱怜的抱他下去,镜花水月,如今已是物是人非了……

    轩辕鉴尤看他颤颤巍巍的爬下围栏,胸中一紧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将他抱了下来。

    “你跑来这里做什么?”看他不回话,怒道:“朕在问你话,哑巴了不成?”

    落玉在他怀中低低的道:“放我下来,我自己有脚。”

    男人并不顾他的意思,抱着他回了寝宫。

    山珍海味,鲍参翅肚,落玉闻到那些荤腥味就哇哇直吐,他的脸像白纸一样,原本水润的双眸也暗淡了不少。

    “刘琛,去命御膳房做几样清淡的小菜来。”

    “是,陛下”

    “这五年你跟过几个男人?”

    落玉才刚服下温茶净口,差点被他问得呛到了,“那是草民的私事,和陛下有什么干系?”

    轩辕鉴尤听他满不在乎的口气,脸色更难看了,“你还真是天赋异禀,没有男人你会死吧?”

    落玉将头扭到一边,这人羞辱他还没完没了了,“陛下嫌草民脏就放草民出宫,为何一边讥讽草民一边又将草民留在身边?”

    轩辕鉴尤怔了征,是啊~为什么呢?他有些迷惑了,真要放他走自己却是不愿意的,更何况他要弄清楚他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你在床上这么热情,是谁教你的?这五年下面那张嘴也没闲着吧!”

    落玉的脸先是通红而后又变得惨白,“谁教我的和你没干系……”

    “你之前怎么伺候别的男人朕都无所谓,只是…”他指了指落玉的肚子,“你肚子里的朕要知道是不是轩辕一族的血脉。”

    “你…你在说什么?”

    “朕早说了,你天赋异禀,你的儿子是你生的吧!就你这样的身子能抱得了女人吗?太医已经替你看过了,你有喜了”

    落玉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肚子,没想到他和女人一样只要被男人碰过就能生子,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身子这么的丑陋这么的恶心。

    “还不说么,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朕的还是其他男人的?”

    落玉这下真是面如死灰,他又怀上这人的孩子了,他如何能逃得远远的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是朕的吗?”他抬起他的下巴,熏人的眼眸直勾勾的看着他,华贵英挺动人心神。

    “是…”落玉几不可闻的应了声,他垂下眼来,晶莹的泪珠顺势而下。

    “啊……”

    他被男人拦腰抱起锁在怀中,脸上传来潮湿微热的的感觉,是男人舔掉了他的泪痕。

    “哭什么?以后你就住在紫宸殿,朕会好生待你。不过你最好给朕说实话,孩子生下来朕会滴血认亲,如果不是朕的,朕便将你连同你的贱种一起五马分尸。”

    滴血认亲!?落玉苦涩的笑了笑,轩辕鉴尤本就是个生性多疑,运筹演谋之人,难怪他会不信自己。

    ------

    轩辕鉴尤近日忙于扫平乱党,几乎都歇在了太极殿。落玉一人住在紫宸殿,原先里外伺候的太监就有十来个,现在却只剩两个在宫中多年,曾伺候过康毓太妃的宫女。硕大的宫殿中冷清了不少,男人怀胎本是惊世骇俗之事,身为皇上的他更是要避讳了。

    今日宫中有宴,落玉听到麟德殿那边传来舞乐嬉戏之声。

    “那边好热闹…”

    跟在他身后寸步不离的宫女道:“主子,今日陛下为和亲的月阑太子设宴践行呢。”

    另一个宫女道:“对啊,晋王之女以后可就是月阑王后了。”

    “朝中的大臣都会来吗?”

    “会啊,从三品以上的大官都会来。”

    落玉点点头,“我累了,你们退下吧。”

    等那两个宫女退下后,落玉从窗户溜了出去,还没走出几步,就听宫墙上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公子,陛下吩咐了,您不能离开寝宫一步。”

    落玉认出了他,是秦渊,“你让开,我去哪你管不着。”

    秦渊拉住了他的手,“公子,请恕在下无礼,您请回吧。”

    落路脸带薄怒,瞪了他一眼。

    秦渊心口一跳,他生气的样子怎么这么…迷人…那张丑陋不堪的脸一瞬间与众不同了,荡漾着无与伦比的诱人之感。

    抓在手中的细弱手臂触感好的如同上等的羊脂,烫得他一下就摔开了落玉的手。

    “…对…对不住…”他眼神飘忽不定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这人有病吧!落玉险些被他推倒,那人慌忙的又想来扶他,被他冷淡的推开了。

    落玉看他穿着材质极好的便服,看上去很英武,不像太监,还能在宫中随意行走,看来深得皇帝的器重,齐儿的事他或许知道,既然不能去问季若华便问他。

    “你是御前侍卫?”

    “正是,在下秦渊。”

    “你知道我儿子被皇上送去丞相府了吗?”

    秦渊迟疑了会回道:“知道,还是在下把令郎送去给大人的。”

    看他胸口剧烈起伏,知道他气得不轻,急忙道:“公子放心,大人对齐儿十分的好,他可喜欢七儿了,还直夸齐儿长得清贵乖巧。”

    “是吗?”

    落玉转念一想,季若华很有可能还不知道齐儿是他生的,不然五年前他不会轻易的放过他。齐儿长得那么像轩辕鉴尤以季若华的心思不可能看不出来,到目前来说他稍微能放下胸口的大石。

    “那是自然,丞相乃大雅宏达,高风亮节,鸿轩凤翥之人,齐儿在他那里一定没问题。”

    “哼,我竟不知季丞相是这么高杰之人。”说完转身回了屋里。

    秦渊乍乍舌,自己说错话了么?这公子怎么又不高兴了。

    第二天,轩辕鉴尤派人来接落玉去城外散心。京郊,东晟天子为送亲的队伍摆下戏场庆祝,山车旱船,寻撞走索,剑丸角抵,戏马斗鸡,真是百戏竞作,人物填咽。

    落玉没和皇亲国戚坐在一起,而是离得很远,隔着上千的羽林军在几个太监宫女的陪同下远远的看着。

    月阑太子身边的蒙面男子不时打量着主座上的轩辕鉴尤,眼露爱慕之意,他眼中的东晟天子尊贵至极,俊逸无双,那从容不迫的王者气度比几年前还要出众,对他来说这个男人依旧遥远的如天上的明月。

    他看着他那修长的手指握着华贵的酒杯,只是一个普通的姿势都能散发出让他折服的气势。尊贵的男子有些不太专心,下头精彩纷呈的表演似乎提不起他的兴趣,他喝着酒眼神却在四处寻觅,他在找什么?蒙面的美男焦急的追随着他的视线,最终发现他的视线落在了远方的一处。

    那儿站着个蓝衣的男子...是他!!!蒙面美男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他怎么会在那里...他不是早就失宠被扫地出门了吗,为何又会在这皇家的盛会。

    “殿下,我失陪一会。”

    他向一旁的月阑太子低语了句,后者点点头向座上的君主敬了杯酒。

    一个月阑侍卫给落玉递了张纸条,上面写着两个字----月绮

    落玉跟着他去了不远处的小径,只见一个蒙面男子背对着他。

    “好久不见,没想到你会变成这般模样。”

    落玉看着他,“你是...月绮?”

    “怎么?认不出我了!”他侧过身摘下了面纱,露出一张美艳的面孔。

    “月绮?”站在他面前的居然会是五年前王府中的月绮。

    月绮一笑,明艳不可方物,衬得对面的落玉更是奇丑无比,两人犹如云泥之别。

    “故人相见就该找个清静之地聊一聊。”

    “你还好吗?”

    月绮脸上还是挂着笑,伸出手来摘下了鎏金的手套,手背上醒目的刺着一个奴字。

    “你问我好不好,我只能说还好。以前可就不太好,因为我对你不敬,王爷...不...是皇上就把我送去了无欢岛。”他收住了笑,“你知道无欢岛是什么地方吗?是只要一杯酒钱就能被男人随便玩弄随便j□j的地方,我月绮就只值一杯酒钱...”

    “你...”他竟然有这样的遭遇,可自己却一无所知,落玉一时说不出话来。

    “落玉,我一天最多的时候陪过上百位的男人,都是些采矿的匹夫,稍不听话就拳打脚踢...有一次一个老头还往我后面塞了一把筷子...我怎么取都取不出来,去了半条命...”

    落玉抖着嘴唇,“你别说了...”

    “呵呵,都是拜你所赐,我月绮怎么会甘心!要不是我还有张过得去的脸,伺候的岛主满意才把我送给了月阑的太子,现在我锦衣玉食总算有了着落。只是听闻皇上早冷落了你,不再喜男色,看来传闻都是假的,你变成这样了他还留着你,看来他很爱你...你还真是有手段。落玉,你是我第一个佩服的人。”

    “你恨我吗?”

    “恨,我恨你恨得要死。”月绮平静的看着他,“现在再见到你恨不得杀了你,可是又没有这样的机会。”他们不远处,落玉随行的侍从一直在看着他们。

    “我真不知道他会那样做,那不是我的本意。你也不必佩服我,他从来都没有爱过我,从来都没有。”

    “你真这样认为?”月绮心中冷笑了一下,他可不会忘记那个男人看落玉的眼神。

    身后的宫女上前来说道:“公子,陛下请您过去。”

    落玉跟着她走了几步,停了下来,“保重”

    月绮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道:还说他不爱你,你才在他眼前消失那么一会,就派人来找了。落玉啊落玉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

    那摸蓝色的身影重新映入眼帘,轩辕鉴尤烦乱的心才得以平静。

    作者有话要说:落玉又怀了,这次一定让鉴尤给他接生。吼吼吼。。。下章开始虐攻,我不会手软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