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列表 > 第48章 南枝绕两生花
    轩辕鉴尤已经好久没有回过瑞王府,自他登基后便没再回去过。王府中雕栏玉砌的亭台楼阁依稀和他记忆中的一样,他穿着紫金暗绣龙纹的便服在府中慢慢走着。留守王府的老仆认出了他,匍匐在地上口中呼着万岁。他道了声免礼,绕着前殿的荷花池而去。

    前面出现一处深坑,四周堆满了拆下来的残砖和落石,有些时候了土石中都长出了及膝的杂草,荒凉破败的景象和王府的富丽堂皇相比有些突兀,四散的木梁砖瓦说明此处曾有座楼宇,规模还不小。

    他的记忆中并没有这样的,唤来打扫庭院的老头,问他:“这处是五年前修造的吗?”

    花匠老四恭敬的道:“回皇上的话,是五年前修造的。”

    “为何修造?”

    “这…是皇上为公子而修造的。”

    又是那位公子,他到底是谁竟然能让五年前的他做出一反常态的事,而自己却一点印象也没有,他真的很难相信自己会宠幸一个男子至此。

    “那为何又将此处拆了?”

    “皇上,是季丞相派人来拆的。”

    是若华!轩辕鉴尤沉思了会,“公子叫什么名字?现在何处?”

    “公子名唤落玉,是个实打实的好人,皇上,您怎么把公子给忘了…至于公子去哪了奴才就不知道了。”老四整日守着凄清的王府,好不容易又见主子回来,不料主子早把他捧在心尖尖上的人忘了,还忘的一干二净。那日他送落玉去府门外等皇上来接,可是皇上没来派来了一队羽林军把落玉接走了,不知怎么落玉第二天又回来了,可王府中已被宫里的人包围了,拿刀架着他的脖子他哪敢开门啊。现在皇上一副不记得的样子,他很好奇不免多嘴要说几句。

    “落玉?有他的画像吗?”听这名字还是没有一点印象。

    “公子的东西都被丞相搬走了,奴才只偷偷的留下一幅画。奴才这就去拿。”

    过了会儿老四捧着副画来,轩辕鉴尤打开一看,画中的人是他自己,能看出作画的人丹青妙笔,画艺极高。

    旁边还提着款小诗,两行端正秀丽的小楷:吾心本似明台静,奈何一许红尘度,两心相犀相逢晚,他日共赏江山绣,心愿随君南枝绕,永生携手赴长虹。后边落的款是青舒和若卿,若卿是他的字那青舒便是那名叫落玉的男子的,下方还盖有他做瑞王时亲王才能用的印章。

    从诗中他能感觉到他和那个落玉字青舒的人,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一般可以说是情根深种。他是何等精明的人,他之前宠幸的男子如人间蒸发一样,他得头疾把他忘了可身边的人就像不认识落玉一样,从来也没在他面前提起过那个人,这其中还牵扯到季若华,只怕有些不为人知的隐情,他决定先不动神色的查探一番。

    之后轩辕鉴尤又去了莫府,莫家父子是他的近臣,特别是官拜一品骠骑大将军的莫恒飞从小和他一起长大,可谓情同手足,是他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本来是位极人臣的大将军,只道天意弄人,五年前莫恒飞从南国班师回朝时中了奸人的埋伏,身中奇毒全身瘫痪,只能卧在床上昏迷着,凶手是谁到现在也查不到。

    轩辕鉴尤派御医去瞧,又发皇榜遍请天下名医给他解毒,奈何这么多年过去了,丝毫没有起色。莫杰年事已高,唯一的儿子病倒了他也无心朝事,季若华一人渐渐把持了朝政,成了东晟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人坐拥左右丞相之人。

    昔日的爱将依旧昏迷不醒,轩辕鉴尤和莫杰在府中喝了几盏茶,期间一直在聊莫恒飞的奇毒,只在要回宫时问了句:爱卿可认识一个叫落玉的人?莫杰脸色一下就变了,而后回道不认识,轩辕鉴尤看他用袖子擦着额前的汗珠,并没说什么便回宫了。

    ------

    小和子不时偷偷打量着正在用膳的落玉,待落玉用的差不多了就问:“主子最近身体可还安好?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落玉道:“没有,为什么这么问?”

    小和子急忙摇摇头,说就是问问主子。他又将落玉从头倒脚好好看了看,确实没有受伤,可为何他会在屏风后面的柜子里发现几条染血的亵裤?还用布匹包好明显是不想让人发现。最近皇上都没来…按理说主子也不会受伤…上面吩咐了主子的事无论大小都要上报,他只好偷偷的将亵裤交给大总管了。岂料大总管一看,惊呼一声:这是女子的葵水吧!他以前伺候过宫中的几位娘娘,知道女人每月都会来那玩意儿,可是他现在伺候的这位是个男的啊…总管也没了主意只说要去请太医看看,再禀告皇上。

    刚把午膳收拾好了,轩辕鉴尤就踏入了含象殿。紫宸殿的太监抬来一些赏赐的金玉珠玩,还有一架古琴。

    落玉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皇上这是…?”

    “朕赏你东西,你不喜欢吗?”

    落玉纤细的手指拂过那架琴,琴音透亮是把难得的好琴,“谢皇上厚爱。草民曾经也有一把琴,无事的时候总会整日的抚琴。”

    轩辕鉴尤看他眼中流露温情,心中一阵烦闷,“是你的情人送给你的吗?”

    落玉轻笑:“是啊,他曾送了一把世间难得的琴给我。”

    “天下的一切都是朕的,他送你的能有朕送你的精贵?”

    落玉叹了声,他还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他送我的琴唤凤焦,精不精贵倒是其次,我喜欢就成。”

    凤焦!?轩辕鉴尤眉头一跳,久久注视着面前丑陋的蓝衣男子。落玉被他看得不自在了,就道:“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凤焦一琴可换一国,你的情人是什么身份能送这样的东西给你?说出来朕或许还认识他。“

    他不就是你么!落玉心道,可他又不想被这人羞辱,开口说:“我不知道他的身份,他从未和我说过。”

    轩辕鉴尤看着他瘦弱的身子,一时百般情绪涌上心头,面前的这个男人自己曾宠幸过他么?他这张脸又是怎么毁的?他早知晓自己的身份又为何不与自己相认?看来他要弄清楚的事情还很多。

    “你身子弱,歇着吧”

    落玉听出他语气中的关切,正想说点什么,就见那人转身大步走出了含象殿。

    落玉见到季若华是在几日后的御花园。他刚同小和子走过白玉石拱桥,就听西亭那边有人喊道:“青舒,好久不见了。”

    落玉认出了他的声音,五年不见他早不似记忆中的样子,那乌黑似墨的发丝,娇嫩塞雪的肌肤,扶柳似的腰肢,伴着一身如蝉翼的青衣,怎么看都是个颠倒众生的美人。

    “是你…我都认不出了,倒是先生还认得出我。”

    季若华指指亭中的小凳示意他坐下,落玉并没领情,离他隔着好几步。

    遣退了伺候的太监,季若华笑着道:“真是没想到,还能在这见到你。我正要去太极殿拜见陛下,远远的就看到个人像极了你,还真是你。”

    季若华说起假话来可以说是信手拈来,他为了见落玉一面费了些周折。虽然他是丞相,但后宫重地不是他说想进就能进的,上下几位太监都打点了番,小和子得了吩咐缠着落玉来御花园走走,他才能借着午后要见皇上的空档提前进宫。

    “你说完了吗,我走了。”

    “青舒,别走啊!”季若华唤住了他,“难道你就不想知道皇上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完全不认识你了。”

    落玉闻言停住了脚步,“他说得了头疾…”

    “头疾?哈哈哈哈哈”季若华大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落玉冷冷的问他:“你笑什么?”

    “笑你还是和五年前一样天真。你听说过润泉吗?”

    落玉皱着眉不语,他又道:“难怪你没听说过,你只是一条小小的蛇妖,天下之事你又怎么会全都知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落玉心中有了不安,季若华要说的一定是他不想听的。

    “润泉乃仝霖仙子的眼泪所化,远在万里之遥的蓬莱仙岛。仝霖仙子是蓬莱灵海帝君最小的女儿,可她却爱上了魔界的尊者,两人的爱情注定求而不得,仝霖仙子被关在岛上整日以泪洗面,她流的泪日以继夜汇成了一汪清泉,泉中满载仙子的怨恨和不甘,凡人只要喝一口就会忘记他所爱的人,永远也不会想起。”

    “你…你是说鉴尤他…”

    “没错,陛下是喝下了润泉,不过他是自愿喝的。”

    “你胡说…鉴尤怎么会自愿喝…不会的…”落玉怔在了原地,脑中一片空白。

    “当然是为了摆脱你了,他都是皇上了身边有个男宠跟着成何体统!”

    “你别说了,我不相信你…鉴尤他不是自愿的。”

    季若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盒,打开后拿到落玉面前,“认得这是什么吗?呵呵,陛下为了给我治伤不顾龙体冰天雪地的去给我找圣果,没想到你会住在那,你倒好不知羞耻的跟来了,一副残花败柳的身子还想伺候陛下?落玉,枉费你读了这么多圣贤书你可知道羞耻二字怎写?”

    落玉浑身冰凉的看着盒中的那几颗果子,那人把自己续命的东西给了别人,给的还是季若华,为什么会这样......

    季若华看他神色极近崩溃趁热打铁的道:“原来你还不知道啊,陛下现在十分的宠幸我,不仅封我做了东晟最高的官,赏赐无数金银珠宝还对我青睐有加,日日嘘寒问暖,他根本离不开我。”

    落玉望着季若华明媚的笑脸,干涩的问:“我的脸是他要毁的吗?”

    “是,不是早和你说过了么,免得你这双破鞋再被其他的男人踩,毕竟是天子不要的东西。你也别指望皇上和你解释什么,他都忘了你了你又能怎么样…”

    之后季若华说了什么,他已经完全不记得了。他一个人在宫中漫无目的的跑着,身后的太监跟在后头说了些什么他也不记得了。

    雨下了起来,点点砸落下来,落玉坐在一块假山石后把自己藏了起来,雨水把他的衣裳溅湿了,他抱着身子蜷缩在小小的缝隙中,哭得要断了气,而后又笑了起来,他真的这么傻啊为什么心中又会有了期待...有了妄想...明明早就知道他五年前就负了他。

    “找到了!在假山后面。”

    几个内侍把落玉抬到了紫宸殿。轩辕鉴尤看着湿透的落玉气不打一处来,在他的盛怒之下,含象殿的奴才被他赏了五十大板,调了上百个内侍找了好几个时辰天快亮时才把人找到。

    “青末,亏得朕命人出宫去把你儿子接来了,你倒好发什么疯?竟然一个人跑到后殿躲起来。”

    轩辕鉴尤是真的很生气,派去接他儿子的侍卫早前来报山中已人去楼空,他听后竟起了不想让那丑面男子失望的念头又再派人去找,联络了地方官员暗中又派出眼线终于在离圣京不远的一个小镇里把人找到了。他刚收到消息就迫不及待的来找这人,没想这人竟然藏了起来,外面下这么大的雨也不躲躲,生病了怎么办?如何让他不生气。

    落玉听到儿子的消气,回过神来急忙拉住天子的衣袖,“我的儿子呢,他在哪?他在哪?”

    “你先好好休息,朕把他安置在丞相府了。”这是后宫,他又没有子嗣如果把一个四五岁的孩童带入宫一定会引起天下震动,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就把那小孩送到丞相府了。

    “你说什么?你把我儿子送给季若华了…你…你…”

    “啪~~”一声,跪着的太监都被吓得昏了过去,一向文弱的丑脸男竟然打了陛下一个耳光......

    轩辕鉴尤抬起眼来,脸上有着五指清晰的掌印,用冰冷的凤眼望着落玉。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