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列表 > 第46章 窈窕柳姿敛玉魂
    天子的御驾自皇城驶往围场,百姓夹道相迎,口呼万岁跪颂万古明君。

    马车里,轩辕鉴尤撂高了落玉的衣摆,璀璨的凤眸审视着这具雪白的身子。为了供帝王随意取乐,落玉下头并没穿亵裤,连小裤也没穿一条,早在进宫后他下头一直是空的。

    “你这处有条长疤,怎么弄的?”

    落玉怔了怔,轻声道:“跌落山崖让树枝划的。”

    “是吗?回头让太医给你配些上好的伤药。”

    “不...早好了。”

    “朕的意思是,这疤太丑了,朕看着心烦。”

    “草民的脸也丑,皇上看着心烦吗?”

    真是个不怕死的,还敢回嘴,轩辕鉴尤不易察觉的轻笑了下。修长的手指夹起胸前的两颗粉色的肉果扯弄,有一下没一下地j□j的玩弄着,好像在品着什么珍玩。落玉羞耻的撇过头去,紧紧的咬着下唇。

    轩辕鉴尤难得心情不错,龙恩浩荡想起后宫夜夜伴他的这个小东西,特意带他一起来春猎,散散心。抬过他的脸,闲出一只手伸进他嘴里,“咬这么紧做什么?那晚你可是叫得很大声的,朕还没见过像你这么能伺候人的。”

    听他又提那晚,落玉胸前一鼓一鼓的,是气的,张嘴就在那手指上狠狠咬了一口,嘴中咸腥味散开,流血了,他又要打自己了吧。

    出乎落玉的料想,那男人并未打他,手指也没抽出,而是紧紧的瞧着他,半响才说:“你哭了,你怎么这么爱哭?男人也有这么多眼泪?”

    落玉垂下头胡乱的拭去泪水,他湿透的睫毛如带雨的蝴蝶,一闪一闪的,无声的诱惑着面前的男人。

    他怎么这么美?轩辕鉴尤想着,不禁低头含住了他的茱萸。落玉闷哼一声,想推开他,却怎么也推不开,相反让男人吸入的更深,啃咬得他那两颗都肿胀了起来。

    “脸这么红还想推开朕?岂不是要和自己过不去?”说话间手已探到后方摸上了嫩滑挺弹的蜜瓣,手感真不错,像是能掐出水来。两只大手搓揉着,留下片片红痕,叹道:“你这处滋味倒是极好。”

    落玉靠在他的肩头,无力的喘着气,他已经情动了,身子都热了起来。男人不过给了他几分好脸色,随意摸了摸他还没有强行进入,他下面的脆弱就高高的立起了,彰显着他诚实的反应。

    掌控着他的男人自然发现了他的异样,用手指轻弹了下,取笑着他:“这么精神!只不过摸了你几下就立起来了,倒忘了你也是个男人。”

    落玉又流下了泪来,自己真是个贱货不成,这副j□j的身子让他简直无地自容,哭饶道:“放了我吧,放了我……”

    “放了你?”俊美无双的帝王笑了笑,手指摸到他股缝出,抠挖着,将那枚男式取了出来,“你瞧,都出这么多水了,要朕怎么放了你?朕想,你这处怕也不肯。”

    手指伸了进去,搅动起内壁,好热好滑,一根手指就能尝到他的妙处,以前怎么不好好的开发下这具身子,真是暴殄天物!

    “疼…不要…好疼…”

    他伸入的手指难免会碰到内壁的裂伤,落玉受不住的抓紧了他的衣襟,将他绘绣九龙云绕的锦衣抓得凌乱。

    又伸入了两根手指,三根一起搅动,湿答答的声音传来,糜烂无比。透明的汁液汩汩而流,落玉受不住的夹紧了腿,把男人的手指吸得更深,全身无力的靠在男人怀里,看上去就是一副投怀送抱的样子。

    “恩…恩…啊…恩…”

    底下搅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落玉尖叫了出来,媚叫一声赛过一身的高,多年没有被好好恩爱的身子根本禁不起这样的对待,没过多久落玉就在哭泣声中到达了顶点,如漂浮的浮沉没有支点。

    脆弱的肉芽喷洒出的浊液污了帝王华贵的衣裳。落玉抽泣着,他宁愿他残忍的对他也不要他偶尔给予的温柔和美好,他怎么能连他的心一起糟蹋,随后越哭越凶。

    轩辕鉴尤实在受不了他无止境的眼泪,手指从他开启的嫩出滑出,带出一片水泽。把他抱在怀中,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落玉抬起头细细看着他,片刻才到:“…草民青末”

    “你姓青?是假名吧?”

    落玉回他:“不,草民就姓青。”

    “有时朕真看不懂你,你为何要用那样的眼神看朕,好像你认识朕。”

    “不…皇上乃天子,草民怎么会认识天子呢!你……”

    落玉脸色发白,他感觉到男人如火的巨大正抵着他,那儿传来的震动和份量让他想起了这几日的酷刑,他害怕得发着抖。

    “别怕,朕会轻一些。”说完提高了他的腰,解开了自己的裤头。

    落玉的花蕾处被巨大顶住,他只得揽住男人的脖子,不敢乱动。

    大手掰开了他的蜜瓣,哑着声音道:“坐下去”

    落玉啜泣着,迟迟不动,男人意外的没逼他。而是又玩弄起他的两颗红肉来,用牙齿轻轻咬着,他刚才就发现身上的人似乎受不住他咬他这里。落玉抖得厉害,两条长腿跨在巨大上摇摇晃晃,他张开了嘴,无意识的低吟着。

    男人瞧着他那张红艳的小嘴,有些莫名的渴,好想尝尝他那张嘴,这个想法把轩辕鉴尤惊得愣住了,自己想吻他?吻这个丑八怪?可是他艳红的舌头真的让他忍受不住了。

    落玉只觉下巴被捏住,一条火热的舌头闯了进来,吸附住了他。落玉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他怎么会吻自己?

    两舌相缠,美好的感觉远胜一切,轩辕鉴尤咬住他的丁香小舌,细细品味。

    落玉被他吻得腰都软了,臀部缓缓下沉,庞大的蘑菇身慢慢进入了一点,那种蚀骨的滋味侵占了彼此,一寸寸的进去一寸寸的攻城略地,很快落玉就将他全部吞了下去,除了酸胀感外一点也不痛。

    极致的舒爽,难以忍受的酥麻,轩辕鉴尤抱起他的腿,一下一下用力的撞击着他,侵满汁液的花蕾比干涩时更加令人发狂,轩辕鉴尤只想狠狠的占有他,玩弄他,永远呆在他的j□j里,就算死了也是舒服而死的。

    “恩…恩…恩…”

    落玉随着他的冲击摇摆起身子,小孔像有意识一样在男人要抽出时紧紧的将其吸住裹住,在其闯入时又彻底的放松下来,他有着一具能令男人疯狂的身子。

    轩辕鉴尤眯着眼瞧他,发现怀中的人也在望着他,那双烟雨江南般湿湿润润的眼睛里倒映出的全是自己,那一刻他怀疑这人是不是在迷恋着他,不然怎么会这么看着他,他从来还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神,这么美,这么纯粹,又这么的让人…有丝丝的伤感,如琉璃易碎的水晶,让他心口一阵阵的发麻发酸,又带着股涩涩的苦味,在心底绕着回旋。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随即咬上那嫩红的唇瓣,巨大j□j的更凶更猛,以此要消散那种奇异的感觉。

    落玉哑然着仰起头攀上了高峰,眼角挂着的两滴晶莹的泪珠慢慢落下,滴落到男人挺直的鼻梁上。痉挛收缩的j□j紧咬着男人,几番激烈的冲刺下,轩辕鉴尤低吼一声爆发在了落玉的深处。

    季若华骑马跟在马车后头,里头传来的激烈欢好他全听了进去,手中的缰绳被他捏得变了形。他没见着落玉,但听得出正被宠幸着的就是落玉,没想到天子春猎还带着那丑八怪,就算他毁了容貌那人也愿意抱他,还疼爱的这么彻底,怎么能不让他气恨。难不成他还比不过一个恶心的丑脸男子么?

    “恩…恩…呜呜呜”欢愉中带着哭腔,落玉又被一个深挺激得缩起脚趾。身子被推倒,腰被抬高,男人压在他身后,跨坐在他的臀上,深深的疼爱着他,两手捏着他的细腰,如狂风暴雨般击打着他最羞人的那点。

    “不要…求你…不…不要…”

    落玉已被他操弄得失了魂,羞人的那处如一张饥渴的小嘴狠狠咬住男人不放,让他的不要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再抬高一些,你这个j□j的小东西,咬得这么紧还说不要?”

    “不要…不要…相公不要…求你…”

    轩辕鉴尤停了下来,抓起他的长发,捏着他的下颚,“你叫朕什么?”

    “相公…求你…”

    轩辕鉴尤眼眸如暗夜般漆黑,那句相公让他心中荡起异样的涟漪。无数个梦里,总有个人躲在他的身后,囔囔的叫他相公,那声音雌雄莫辨,那么深情叫得他魂都要散了,他总是会追上去,问他,你是谁?那人咯咯一笑脸庞被阴暗笼罩,他看不清楚。我是爱你的人啊,那人总会这样答他,他焦急的要抓住他,却只抓住那人的一角青衣,再无其他。

    “我是谁?”他迫不及待的问道。

    “相公…”

    落玉身子孱弱,j□j弄得释放了六七次,不辨南北,神志不清。

    “啊…”

    他几记大力的冲撞让落玉又一次攀上了高峰,前方什么也射不出来了,小腹一处暖流滑过,肉芽喷洒出透明的水液,像尿液一样染湿了软枕,落玉被他干的失禁了。

    作者有话要说:福利来了,求收藏求评论。。。感谢大家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