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列表 > 第37章 轩辕珉齐
    洛华殿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银月边和晏琼自北疆为落玉带来了两株成精的人参,还有天地至宝的冰蟾。

    冷无言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他也是好医成狂之人,不敢置信的把巴掌大的冰蟾拿起来端详,“这真是冰蟾,世上真有这造化的宝贝!真是大开眼界了。”

    银月边翻了个白眼,凡人就是凡人,话说他这两样宝贝是从一个雪妖那里偷来的,本来只想偷人参的,顺手把冰蟾也给弄来了。为此还被雪妖追杀,搞得灰头土脸的,最可气的是那个臭道士,不帮他就算了,一路上耳朵都要被他念叨聋了,不就偷了两样东西吗,激动个什么劲儿。

    “这还有两株人参,回头熬成汤给我哥哥喝。”

    冷无言接过那人参,这才发现这参根系较长,分叉较多,一看就不是凡品,参面上还有颇似人的眼睛,鼻子和嘴,就像人一样。

    小路奇道:“公子,你快看,二爷带来的人参好像人啊?”

    落玉熟识百草精怪,那两株应该已经能修炼成人了,煮了喝岂不是要造孽了,就道:“小路,收起来吧,太阳落山了就种到院子里,这冰蟾是解毒的对我无用,沅孑你拿走吧。”

    “啊?为什么要种啊?”

    落玉不打算解释,“还有,别忘了系两根红线,免得跑了。”

    小路望望冷无言二人都疑惑着,落玉越说越奇怪了。小狐道:“叫你种你就种吧,哥哥烂好心,亏得我跑这么远!”

    “落公子人善,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样?”晏琼潜心向道,被个狐狸纠缠,早烦透了他的死缠烂打,一有机会就对其冷嘲热讽。

    小狐也不是省油的灯,两人立刻便吵起来了,火药味甚浓。小路知道晏琼是国师的徒弟,一见他进王府脸色就十分难看,这小厮又不知他与银月边纠葛的种种,看他还如此猖狂敢骂他家公子的弟弟,一时火冒三丈,对着晏琼一顿臭骂,连着把他师父冲灵子骂的体无完肤。

    “你这小厮何故骂我师父,他老人家道高望重,修为高深岂是你能随便议论的。”

    落玉平静的道:“你莫见怪,他年纪还小,就是看你与月边争吵想着是我弟弟在维护他而已。”

    “咦?”小路愣了会,他家公子怎么这么好心呢,他可不乐意了,特别是听到国师道高望重这种话,“他德高望重?我呸,一个下三滥,扮成老金的模样把我和公子掳进了皇宫,还…”

    落玉喝止了他,“今天的话怎么这么多!还不快把人参带下去。”落玉心里也不好受,只是他那弟弟爱这道士,他又怎么会让他们之间因为他出现嫌隙呢,他太了解那狐狸了,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不想追究了,毕竟他的孩子没事,他也就丢了一块皮罢了,那种痛他不想记起已经忘了。

    “你莫胡说,我师父怎么可能扮成别人的模样,你可不要血口喷人。”

    “你…你滚出王府,不然王爷回来了要你好看。”小路气得不轻,把晏琼和国师当成了一路货色。

    冷无言用眼神询问着落玉,那人儿对他笑笑,意指没什么事。小狐道:“哥哥,小路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路一股脑的抢在落玉前把他们在宫中的遭遇说了出来,那剥皮泼盐的血淋淋的事就这样说了出来,闻着皆惊。落玉叹了口气,看着目瞪口呆的冷无言,笑着道:“抱歉,早想对你说了,我是蛇妖。”

    “……”

    “那老家伙现在在哪?”银月边咬牙切齿的问道,他此时想哭都哭不出来,他的哥哥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了,他非把那道士大卸八块不可。

    小路答:“逃了,派人去找了,没找到。”又指着晏琼,“你师父会藏在哪?你是他徒弟不会不知道吧,我家王爷还没找他算账了。”

    晏琼茫然的走了出去,“我会亲自去问师父的,这可能是误会。”

    “你站住,我也要去,我哥哥的仇我这个做弟弟的要替他讨回来,现在我们是仇人了,你要是帮你师父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月边,我没想过要报仇,不想告诉你就是不希望你和他…”

    “我和他?”银月边摇着头,“我们本就没有情,有也只是我一厢情愿。”

    晏琼听到他的话,背影征了一下,很快又走远了。

    落玉没了内丹挽留不住小狐,看他去追晏琼,只觉着身和心都太累了。

    小路通透,闻小狐那番哀戚的话猜到了他和晏琼是那种关系,难怪公子不让自己说,可他也是心疼主子嘛。遂即向落玉认错,落玉拉起跪下的他说道永远也不会怪他,这下倒把这厉害的小厮惹得哭了,还哭了好一阵。

    冷无言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几欲张嘴又合上。

    落玉表情不变,“坐啊,站着干什么!”

    两人又是沉默了下来,半响才问:“瑞亲爷…他知道吗?”

    “知道,早就知道了。”

    他一个外人还能说什么,那二人之间情义深长,严丝合缝得根本没有他的位置,干涩的道:“想起之前你的双眼莫名的失明,还能以男子之身产下子嗣,我早觉得你不是一般人,原来世上真有…你还是我心目中的青舒,无论你是人是妖都是我的好友。”

    “虽是妖可也没有男妖怀孕的,想是上天对我的眷顾吧。”

    落玉心里的一颗大石终于放下了,冷无言对于他来说千百年来天上人间,幽冥幻界他都是他最好的朋友。

    天快黑了,小路把两株人参种在门前的花丛里,还浇了水又用红绳一绑,嘀咕着这从土里挖出来的东西还能活吗?公子爱花花草草没想到爱到这种程度。

    落玉看他自言自语的,就道:“把绳子牵过来。”

    “公子,干嘛要绑绳子啊,你还怕它们跑了不成。”

    “我还真怕他们跑了!”

    小路看他不像在开玩笑,便跟着躲到一边的回廊处。

    “公子,我们这是在干嘛啊?”

    “天黑你就知道了,到时可别吓坏了。”

    过了会,辰星升起,天全黑了。落玉拿着红绳全神贯注的注视着那边的动向,小路好奇也学着他。

    微风吹过花丛,悉悉索索的,脚踝高的草丛里平白无故的冒出了两个膝盖高的小孩,粉雕玉琢的还穿着红肚兜,乌黑的发髻上滴着水。小路死死捂住自己的嘴,见鬼了吧这俩小孩从哪来的。

    小孩手牵手四处观望了会便撒腿跑了起来,没跑多远缠在他们身上的红绳一拉,只听得:“哎呀”一声,两个肉乎乎的孩儿跌倒在地,眨眼的功夫消失不见了。

    小路急忙上前,哪还有小孩的身影,只有两株人参躺在地上。他捡起来,指手画脚的就是说不出话来。

    落玉道:“这是成了精的人参了,是他们的造化,明日去寻个深山埋了吧,也算是件善事。”

    小路受了刺激,一时说不出话,只能拼命的点头。整晚他都把人参捂在被子里,两眼发直的瞧着,直到天亮,也没再变回小孩的样子。

    第二日,小路风风火火的回来了,“公子,人参埋了,不知道是不是我耳鸣了,好像还听到句谢谢。”

    落玉俯在案上作画,一对嬉水的鸳鸯,活灵活现的就像真的一样,他落了款,“那便是真的了,人参是天地滋养的精灵,知恩图报,天性温和。”

    “还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小孩儿呢,小世子一定也很可爱。”

    “你怎么知道我生的一定是男孩,万一是个女孩呢?”

    “那也是郡主啊,金枝玉叶娇贵着呢。”

    落玉搁下笔,才画了一幅画腰就酸的不得了了,腹部犹如千斤重,近日多站一会脚都能肿起来。躺回小榻上,提醒着:“几日前是谁答应了要学认字的?”

    “是奴才,是奴才”看主子受累,忙狗腿的捶着背,“冷神医怕您太累了,已经和奴才说过了他来教我。”

    “那你可要好好学,不得再半途而废,啊…”

    “主子怎么了?”

    落玉指着肚子,惊魂未定的道:“他…他动了,他动了。”

    两人都吓坏了,急急忙忙的找来冷无言。

    冷无言镇定的道:“没事,是孩子大了,在你肚子里伸手,踢腿呢,怀胎了都会这样,慢慢的他动得会更频繁,不要担心,动得越多孩子越好。”

    落玉抚着肚子,松了口气,刚刚那种感觉是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既喜悦又害怕,怀了这么久第一次感觉到这小小的孩儿是和他连在一起的,心中软了几分,眼神温柔的能融化万年的冰晶。

    冷无言瞧着他,他真的是美到了极致,怀胎了也能这么美,世上所有的修辞都无法形容他的美!可惜这样的美丽不是他能拥有的,他是瑞王的,是那个站在权势巅峰男人的,他们共同孕育了一个血脉,骨血相溶,老实说此时他真的很嫉妒,他也是皇族出生,不比瑞王爱的少,却只能做他的好友,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天命吧,他自嘲的想着。

    “沅孑,你怎么了?”

    看到他眼中的关切,只觉自己更是可笑,可笑面上说着是他的好友,背地里却有别的肖想,自己何时这么卑鄙了?

    “没事,替你高兴呢。”

    那人回他一贯的笑容,更要让他窒息。

    瑞王回府了,大事已定,他就算再忙每日也要回到府中陪落玉。亲手喂落玉喝完安胎药,看那人儿笑得傻傻的,就问:“什么事这么高兴?”

    拉过大手覆在肚上,“他动了呢。”

    “恩”

    接着道:“我当时真是吓坏了,后来又好开心,我们的孩子在动呢。”

    “恩,我为他赐名轩辕珉齐,无论男女都是这个名。”

    “轩辕珉齐…齐儿,珉又叫玉,一种美玉,和我名字相同,齐,洪福齐天,真是好名。”没想到他取个名都包涵了对他的爱怜,他又让自己红了眼眶。

    作者有话要说:有朋友说我前面写的虐,偷偷的说一句我还没开始虐的,真没!后面你们就知道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