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列表 > 第31章 人行孤途谁与陪?

第31章 人行孤途谁与陪?

作品:至尊蛇受 作者:夜已成殇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杨太医被蒙住了眼带进了一个小院,走了好远的路,他一路上忐忑不安,只知道上头吩咐他要给一个了不得的人请脉,那人身份神秘因而要蒙住眼免得看到些不该看到的。

    “我家主子怎么样?”一直给他引路的小童开了口。

    他放下那无骨的手,回道:“夫人无碍,脉象很稳,我给开些养胎的好药,每日一服,定让夫人……”

    “行了,赶紧走吧,药方回去再写,我会派人去取。”

    “恩…好,好的”听出了人家赶人的意思也不敢再停留。

    落玉起身把小路端来的人参乌鸡汤喝下,他害喜的状况没有减轻,这油腻的东西每天都要硬着头皮喝下去,问他:“还在生气?他又不知我是男子,让他叫句夫人也无妨。”

    “公子心好,我真想撕烂他的嘴。”

    落玉笑笑,这小厮可是护主的很。

    到了初一,落玉想去城外的观音庙去上香,好几天没出门了早闷坏了。小路也觉得能为小世子祈福是好事,叫人备好了马车,车中又垫上舒适的羽绒毯子和软枕,带了几个家丁不紧不慢的出城了。

    今日初一本就人多,怕落玉被推搡,小路早吩咐下去了仗着王府威名,逼着老和尚遣了香客关了大门,只接待他们。落玉不知还赞这寺庙清静幽雅,小路干笑着,赶紧扶着主子跪地焚香。

    落玉虔诚万分,只盼保佑他孩儿平安出世,别无所求。唤来主持添了很多香油钱,老和尚不敢接,小路一瞪抖着手收下。

    观音庙建在半山上,山势不高,但有很多小台阶。马车上不来,几个家丁也在山下等候。小路搀着落玉慢慢下山,落玉还笑他太过紧张,小路却一板一眼的紧张着主子的身子,今时不同往日,还是男子怀胎,怎么也要小心一些。

    上了马车,二人还有说有笑的。进了城,小路很快发现不对劲儿了,这不是去王府的路,而是去皇宫的,他敲敲车厢对车夫喊道:“老金,你干嘛?怎么不回王府,这是去皇宫的路。”

    老金停下了马车,掀开了帘子对着车里不明所以的二人吹了口气,他口中冒出白烟,那二人马上昏了过去。他呵呵一笑,揭开了脸上的人皮面具,正是冲灵子。身后的家丁也如中了邪一般神情呆滞,身体僵硬着如行尸般向四处走去。

    真老金和一直暗中保护落玉的几个隐卫早去了黄泉。说起来他还要感谢他的师弟,要不是他修书一封,他也不会抓到这个令瑞王痴迷的男子。他也不信那狡猾的季若华会这么好心送上个大礼给他,不过试试不就知道了,只要这男子有用也不枉他亲自出马了。

    马车到了宫门口,冲灵子掏出块腰牌,宫门侍卫一看立即让他进去了。

    落玉醒来时,发现他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头很昏沉无心细看周围金碧辉煌的摆设,小路也不在身边,他觉得不安了起来。

    “咯吱”一声,门被打开了,进来个着黄衣的男子。

    那男子步伐急迫,很快来到了他的身边。

    看到来人,落玉吃了一惊,他认得他,面前的是东晟的皇帝轩辕昊,那人正用火热而危险的目光盯着他,如同饿狼见到了美味的猎物。

    “美人,你可醒了!饿了吗?朕命人做了御膳,菜色丰富就在这摆桌吧。”

    “你…我怎么会在这?”落玉推开了他的手,皱着美目,他明明是去上香的,怎么会碰到皇帝呢。

    “这是朕的皇宫,你就在这陪朕,朕可想死你了,这几个月来我日思夜想终于是见到了你。”

    落玉不想听他口中的情话,自己向门前走去,不料那皇帝拉住了他,他挣扎着:“放开我,我要回王府,我要回王府。”

    “你就给朕乖乖的待在这,别想着回去了,我会比皇叔待你更好。”

    落玉打掉了他伸过来的手,“无耻,是你把我掳来的!我要回去,我要回去…”走了没几步脚一软跌在了地上。

    “呵呵呵,就你这样还想跑?”冲灵子挥着拂尘走了进来。

    “国师怎么来了?”

    轩辕昊有些不高兴,他还想和美人多加温存,这道士就来捣乱了,每次想要对美人一亲芳泽的时候总会被坏事。

    “皇上可还记得贫道说过的话?”

    “…恩,朕记得。”他不情愿的回道,国师自小看着他长大,二人可谓如父又如师,他是天子也敬重这道士的很。

    “小路呢,小路在哪?”

    “还有心思关心下人,真是难得!动不了了吧,就算你是条蛇妖又如何?还不是被本座给擒来了。没了内丹你修为大退,这专门对付蛇妖的七星散魂粉滋味不好受吧!呵呵呵。”

    “国师退下吧,朕同落公子还有话说。”

    “皇儿,你对个妖孽还有什么话好说?”详庆太后在宫人的跟随下走了进来,她一双眼恶狠狠的看着地上的落玉,“喜欢什么不好喜欢个男人,还是个妖孽。”

    “母后怎么来了?”

    太后拉过儿子的手将他拉到自己身边,“哀家要是再不来,你就要被这妖孽迷了去了,他可是条蛇精。”

    轩辕昊恼怒的看了眼国师,原以为他将落玉送入皇宫是给他解闷的,没想到他把太后招来了,也难怪他是他母后的心腹,只是太后恨轩辕鉴尤至死如何会同意将这美人给他侍寝。

    “真是个贱货,瞧瞧他那张脸,除了会勾引男人还会干什么。”

    “母后,你先回去,儿子稍后给您请安。”

    “不必了”她瞧得出自己的亲儿子被那妖孽所迷,那妖孽还是轩辕鉴尤的人,她恨得不行,她母家上百口人命,还有她唯一的弟弟是怎么死的,她永远都不会忘记。

    轩辕昊扶起地上的落玉,落玉并不领情,挥开了他的手,他只想自己起来,他要离开这里,全身却一丝力气也没有,动弹不得。

    “给我把这个贱货拖出去,乱棍打死!”

    那二人一个想去扶一个却姿态甚高,她看在眼中早气的要让落玉死无葬身之地。

    “给朕退下,全退下,谁敢动他一下小心你们的脑袋。”轩辕昊爱落玉还来不及怎么会让他受一点伤害,就算是他的母后也不行。

    “你还是哀家的皇儿吗?为了个贱货顶撞哀家,你太让哀家心寒了…”太后用锦帕拭着泪道。

    冲灵子急忙出来缓和母子二人的关系,又向太后使了眼色,太后哭诉了会也只得摆驾回仙居殿。

    轩辕昊头一次离落玉这么近,激动得难以自持,他一个天子此时手拿着玉碗将膳粥送到落玉嘴边,美人不为所动,他也不恼,日子久了美人忘了他的皇叔,只怕也会心甘情愿的爬上他的龙床,任他为所欲为。

    落玉中了七星散魂粉施不了法,不然一定拧了他的脖子。轩辕昊自顾想的美妙,又同落玉说了许多温香软语,天色不早美人看上去很疲惫,他自是怜惜,吩咐了太监好生照看着。出门时只盼明日的太阳早点来,也好来陪这人儿。

    他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几个太监把落玉拖走了,那守门的太监只当没看见,这种是非他招惹不起。

    落玉被拖到了仙居殿,详庆太后不会放过他,要不是有他那鬼迷心窍的儿子护着她早杀了他了。

    殿中只有她和国师俩人,“爱郎,这贱人现在真没了能耐?”

    国师揽着她的腰嗅着她胸前的柔软道:“放心,就他这半死不活的,现在他就是砧板上的肉,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太后撒娇的道:“那还等什么!还不快剁了他。”徐娘半老,娇嗲起来也风韵犹存。

    “呵呵,皇上爱他的紧,你要杀了他,就不怕皇上恨你?”

    太后面色立马变得很难看,“你说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又不能杀了他。听说轩辕鉴尤对他有几分情义,我还正愁抓不到他的把柄呢。”

    “割他几块肉,他会死吗?哀家可忘不了我那苦命的弟弟是怎么死的!”太后眼中有着癫狂的颜色。

    “肯定死不了,好歹也是个妖,不过就要受些皮肉之苦了。”落玉被绑在了红柱上,脸上没有半点惧色,不过是些恶心的人,一国的太后和国师有染,她生出来的种怎么会是真正的真龙天子。

    冲灵子走到落玉面前,笑呵呵的道:“龙最怕锯角之痛,知道蛇蛟最怕什么吗?剥皮之苦。”

    落玉脸色一变,这恶毒的人是要剥下他的皮么。

    “也对,剥下他的皮看他还美不美了,只怕皇儿看到他都要吐了。”

    冲灵子往落玉口中塞了颗丹药,逼他咽下道:“吃下这九转续命丸,你想死都死不了。”

    “你敢害我,我不会放过你的。你一个小小的凡人敢伤害河神的弟子,我师父一定会来找你的。”

    冲灵子脸色突变,落玉自称河神弟子,万一是真的,他一个修道之人岂不是把天神给得罪了。详庆太后看出了国师的犹豫,咬牙道:“爱郎你别听他胡说,他一个妖孽怎么可能是河神的徒弟,还不是死到临头想活命才想出的浑话,你别信他。”

    冲灵子还是迟疑着,季若华在信中未说过落玉有师父,只说他是个为情所困的小妖,他那狡诈的师弟他信不过,凡事留个心眼总不会错。

    “爱郎你还等什么?快啊!”

    “好吧!事情都做到这一步了,想来也没了退路,管他是不是河神的弟子,先给芸妹出气才是,等剥了他的皮,皇上对他没了兴趣,看轩辕鉴尤来不来救他。”

    那二人说的恶毒,落玉只庆幸他们不知道他怀孕的事,不然会怎么对付他腹中的孩子他都不敢去想。他浑身都冰冷了,他真要死在这吗,他爱的人怎么还不来救他。他流下了眼泪,是为未出世的孩子流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