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列表 > 第25章 马背妖娆共度
    轩辕鉴尤沐浴之后未去歇息,而是拿过数十本奏折批阅,他虽远在千里之外,朝政仍然控制在他的手中。

    落玉走了过去,从后边环住了他的腰,脸抵着他宽阔的背,道:“三天没见你了,还在忙啊?可要歇息会?”

    “一点也不累,就要与扶丹开战了,诸事繁琐。”

    “今天关在囚车里的那个人是谁?看着像胡人。”

    “他是月阑的皇帝。”

    “你把月阑的皇帝给绑来了?月阑夹在西域和扶丹之间,你是要向他借道联手西域围攻付丹。”

    瑞王笑道:“玉儿聪慧,不过只猜对了一半。扶丹逐水草而居,入冬就粮货紧缺,他们世代都用秋猎的皮毛和月阑人做买卖,我若挟持了月阑皇帝不再给扶丹人换粮食,他们如何熬过严冬?又如何等来年春天恢复元气,与我东晟开战?”

    “你想这几天就进攻扶丹?”落玉摇摇头,“据我所知,扶丹有巍峨险峻的妟山,横断与东晟的边疆,古人谓之天险,扶丹人就是凭借此有利的地形,易守难攻。现在又是大雪封山,如何过得去?”

    “这有何难,索性炸了。”

    “炸了!?”

    “我已命若华派些英勇的将士躲过妟山的哨兵,在暗处埋了上千桶的火药。”看到落玉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又道:“这个大计我已筹备多年,只等明日天一亮,妟山就会夷为平地。”

    “鉴尤,你草菅人命,如此一来那些将士哪里还活得了!”

    轩辕鉴尤抱住他,道:“你不知战事的残酷,我戎马多年,真要这么打起来死的人会更多。那些将士死后,他们的家人我会好好抚恤,一个强盛帝国的建立都是由无数的白骨堆起来的。”

    “鉴尤,你想做皇帝吗?”

    男人低头与他视线相缠,“我做皇帝只是时日问题,就算我君临天下也会将你带在身边。”

    “我相信,你龙气显盛,定然会成九五之尊,只是富贵荣华对我而言是无关痛痒的,只要有你在我便心满意足了。”

    落玉真正向往的是闲云野鹤的生活,他不只一次在梦中梦到他们隐居于一处世外桃源之地,那儿有一座精巧的竹楼,依着瀑布而建,四周还种满了花草和紫竹。每日他二人抚琴对弈,拾花弄草,品茶赋诗,或是出去游历大好河山,这是何等美好的生活。

    瑞王光是闻到他身上海棠的香味,□就直挺挺的了。最近一个忙于战事,一个则睡得昏天暗地,是有些时日没做这事了。

    两人挨得近,落玉感觉到下方被巨大危险地抵住,他的身子越来越软,还隔着男人丝绸的亵裤,后面的蓓蕾就可耻的抖动了,期许着猛烈的刺穿和男人一贯的强势。

    男人挥开了桌上的奏折,将他放了上去,剥下落玉的里裤,露出形状饱满的蜜瓣,大手搓揉了起来。落玉趴着向身后的男人送上美妙的风景,等着他强悍而有力的宠爱。

    今夜不消说又是春风一度……

    ------

    激烈的爆炸声传来,小路捂着耳朵,“什么声音啊?这么大动静,公子我出去瞧瞧。”

    “啊…王爷”刚要掀帘出去,就碰到了进来的瑞王。

    妟山被炸,屯守的二十万大军即刻启程,轩辕鉴尤要亲自领兵作战,他原不打算带落玉去前线,留在后方也有人保护他的安全。不过他舍不得和他分开。

    落玉靠在他怀中,身下的马儿撒开蹄子狂奔,男人黑色的斗篷将两人罩的严严实实。

    “鉴尤,我们这是要去哪?”

    男人将他翻转了过来,面对面的把他抱在怀里。

    “去前线”

    男人甩了马鞭,马儿跑得更快了,落玉才发现后方黑压压的一片,全是东晟的勇士。

    季若华和几位将军已经在前方等候,连冷无言也在。

    落玉以亲密的姿势偎在瑞王怀里,几位将军倒是见怪不怪,季若华的脸色突变是转眼间的事,快得让人看不出来,相反冷无言脸色很是僵硬。

    季若华询问了瑞王的意思,得到许可后传令给了左右将军。

    “开拔“

    号角声响起,二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前往扶丹。

    “鉴尤,我想转过身去,我看不到前面的景致了。”

    “不行,就这样坐着。”

    “为什么?”

    落玉倒吸一口凉气,斗篷下男人竟然握住了他的嫩芽,邪恶的语调回响在落玉的耳边:“可想和相公在马背上春风一度?”

    他在说什么?马背上,不怕被别人发现吗?四周都是人啊!落玉小声的道:“鉴尤,不是昨晚才…我不要,会被别人发现的。”

    “别怕,你在斗篷里,别人看不到。”说完将落玉的亵裤脱到一半,解开自己的裤头,双手抱起臀瓣压向巨大。

    这人的胆子真是大的离谱,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做这样的事情。落玉羞愤着,也不敢挣扎的太厉害,免得更加惹人怀疑。他刚刚还瞄了眼外面,冷无言就骑马在他们后边,当着好友的面行这事,落玉是怎么也做不出的。

    “鉴尤,别…外面有人,别在这里好不好?”

    一根手指已经戳了进去,昨晚才疼爱过此处,现在还松软着,“你这里可不是这么说的,瞧,咬得这么紧,哪里舍得我离开。”

    “鉴尤再摸摸那里,恩,就是这里。”

    “就你这身子还敢说不要?我一碰你就浪得不行。”

    “快进来好不好”落玉只盼速战速决。

    拿出了手指一个挺身,嫩肉牢牢地勒住庞然大物,落玉一阵失神任男人随意掠夺。

    “卢骏,传本王的军令,全速开拔,半个时辰就要赶到妟山。”

    “是,属下领命。”

    落玉紧咬住男人的臂膀,大气都不敢喘,斗篷里的身子哆嗦得不成样子。

    轩辕鉴尤率先策马扬鞭,马儿跑了起来,颠簸下让两人连得更深,根本不消什么动作就已经让落玉的蓓蕾吃不消。

    冷无言心挂着落玉,不时看着前面的两人,看那人在瑞王怀中很不是滋味,却也无可奈何。

    他正想着心事,不想却行到瑞王前面去了,自古尊卑有别,他自然停了下来,等瑞王上前。不料那邪魅的男子一双阴鸷的凤眼紧紧盯着他,马儿小跑着向前,经过他身边时,那男子不知有意无意,掀开了斗篷下的一角,露出了能令常人血脉愤张而令他全身冰冷的一幕,只瞧见尺度惊人的巨大不时在白嫩之处进出,水光淋淋,很快又被篷角遮住,瞧不见了。

    冷无言抓住缰绳才不至于从马山跌落,他一定是发现他对那人儿的心思了,那个狂妄而惊世骇俗的男子在向他诏告着那人儿已经是他的了,能让他在马背上恣意疼爱那人儿是怎样的用情至深,他一点机会也没有了,那个男人在让他彻底死心。

    ------

    伏丹的哨兵还没回过味来,自古依附的妟山就被炸平了。这火药桶是季若华亲自设计,埋藏的地点也是其亲自点选,炸开的山向两边倾斜倒塌,这样中间就留出了一条大道,只有些细小的碎石和落土,很快就能清理。季若华不但改良了东晟骑兵的铠甲和武器,还督造水利改善农耕,不得不说他确实是当世的奇才。

    简单清理出一块地方,作为大军扎营之处,落玉被留在了这里守营的还有三万军士。西域的大军也越过月阑而来,两军夹击扶丹,取胜是早晚的事。

    小路放下了碗筷,啧啧嘴道:“这伙夫做的饭菜也太难吃了,这是什么?帮菜叶子煮面疙瘩汤,真难吃。”

    “不是还有肉嘛,许多将士几天才能吃上一顿肉,不吃吗?可别饿坏了肚子。”

    小路拿起筷子风卷残云的吃光了碗里的东西,看着正假寐的落玉嘿嘿一笑道:“公子给我讲讲故事呗。”

    “什么故事?”

    “您的故事,想听。”

    “过来”落玉朝他挥挥手。

    小路枕着软垫,靠在落玉脚边,他早想问了,妖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呢。

    “先从我师父说起吧。他是易川河的河神,司掌水府已经好几千年了。”

    “您师父是河神?”

    “是啊,他是条活了好多年的龙,现在他在天外天呢。”

    “二爷呢?二爷也不是人?”

    “恩,他是雪域白狐,一只三百岁的狐狸。”

    小路张大了嘴,那么美丽的少年竟会是活了几百年的狐妖,自己就像是在梦中,听得云里雾里的。

    “公子,据说妖都要修炼成仙的,您也要成仙吗?”

    “我?”落玉笑着摇头,“我的内丹早没了,成不了仙了。”

    “为什么?”

    “我给王爷了,他当时中了毒,我不能看着他死去。”

    “内丹还能再修吗?”小路拉着他的手急切的问。

    “不能了,一个妖就只有一个内丹,我的内丹修炼了千年,能救他总算是有点用处了。”他淡淡的道。

    “公子没来内丹会怎么样?会有事吗?”

    “就是成不了仙了,也没了之前的法力。你不怕我吗?世人都很怕妖的。”

    “我不怕,公子对王爷这么好,对小路这么好,不管你是人是妖,你都是我的公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