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列表 > 第24章 冬至远客来访
    “公子,您看,这鹦鹉学舌呢。”

    浓眉深目的西域人,肩上站着个白色的鹦鹉,嘴里唧唧喳喳的说着顺溜的词句。

    落玉好奇的逗弄着鸟儿,那鸟儿也不怕生还在他手上轻啄。

    “公子,木樨喜欢你呢。”那西域人道。

    “哦,你叫木樨?真是可爱的鸟儿。”

    “公子我养的木樨可是什么话都会说,还能认东西,十文钱一次,要不要试试看?”

    “真的?它这么聪明啊,那我试一试。”

    落玉拿过小路手上的豆腐饼子,“木樨这是什么,你认得吗?”

    “豆腐,豆腐,臭,臭”

    “哈哈哈”

    大家都笑了起来,真是无比聪灵的鸟儿。

    落玉给了那西域人一锭银子,“好木樨,叫句鉴尤好娘子来听听。”

    “鉴尤好娘子…鉴尤好娘子…鉴尤好娘子…鉴尤好娘子…”鸟儿赏脸地叫了好几遍。

    小路都快被吓死了,拿王爷寻开心,这不是死罪么,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王爷又不在,他和公子玩的可乐了,想到这捂着嘴偷笑了起来。

    “就能笑得这么开心?”

    瑞王低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小路这下是彻底呆住了,半响才记得要下跪。

    隐痕朝西域人道:“还不赶紧滚?”

    那西域人也是个有眼水的,瞧这阵势忙带着鸟儿跑了,倒是那木樨还在不知死活的叫着:“鉴尤好娘子…鉴尤好娘子…”

    落玉好想笑但在男人阴沉的目光中也只得忍住,活活憋红了一张俊脸。

    “上马”

    都不等他回答就把人掳上了马,那脸色像永不溶化的冰山,寒气逼人,四周的空气都降到了冰点。

    快出城门了,落玉轻扯了瑞王的衣袖。

    “何事?”

    “鉴尤,还有东西没买的。”

    “想要什么?”

    “…茶…茶饼。”他小声的回道。

    “在这等着。隐痕,去,给本王将城里的茶饼都买了。”

    “是,王爷”

    落玉道:“…吃…吃不完。”

    “让你都吃完了吗?”

    “你生气拉?”

    “没有”

    “骗人,你的口气都变了,干嘛生气,不就是叫你娘子嘛。”

    “你才是我的娘子。”男人看着他不容置喙的眼神。

    “才不是!”床上低人一等,落玉当然不服,不过他那敏感的身子被男人一兜就辨不清南北了。

    落玉猜得不错,轩辕鉴尤确实是生气了。气他就这样带了个小仆跑出去疯玩了一天,还好隐风看到他出了军营,及时向他禀报,并一路跟着保护他的安全。天都快黑了,还没想着回去,其实也不是多大的事,就是让他着实火大,还敢让只街头的鸟儿呼他瑞王的名讳,什么好娘子,简直就让他火冒三丈。

    当夜他就让落玉知道谁是相公谁是娘子。

    -------

    落玉吃了数块茶饼,手里的半块怎么也咽不下了,小路也吃得肚皮都鼓了出来,不停打着饱嗝。帐门外还摆着上百箱的茶饼,示威似的高高摞起。

    “我吃不下了。快去把饼分给将士们吃吧,免得坏了。”

    小路无精打采的摇着头道:“公子我可不敢,昨天的事没把我活活吓死,我不去,我不去。”

    “不是没事么,王爷都没说你半句,有我在,你能有什么事。快去啊!”

    “好好好,我这就去,王爷要是又不高兴了,您可要护着我。”

    “好,我护着你,快去。”

    落玉望着晚霞下的大漠,瑰丽的美景能震撼每一个人,真想弹一曲,为这苍凉的美丽鸣和。可惜无琴在手,难免技痒,此行匆忙,没来得及带他心爱的凤焦一起来,名琴长久蒙灰有些说不过去。听说这战一打就要好几年,不知何时才能回去,也不知他的至交好友冷无言可还好?

    想他去月阑到现在快两月了,一定都回京了。何不给他写封信呢?一来请他共赏大漠绮丽风光,二来还能将凤焦带来予他,两全其美。落玉心想着,急忙回了营帐,叫人取来纸笔写了封信。

    瑞王拿着书信,道:“听说此人医术了得?。”

    小路回道:“是,王爷,冷大夫是京中有名的神医。”

    “他若来了便让他随军做个军医,将人扣下,本王的军营可不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是,奴才明白了,请王爷放心。”

    这冷无言的底细已经查明,是个身家清白的大夫,祖上是世代隐士的医者,没什么可疑之处,不过他总觉得这人不简单,因而要做好十足的把握。

    恪洲靠近大漠的西北,天气十分反常,之前还艳阳高照,甚为燥热,刚到立冬便下起了鹅毛大雪,夹杂着呼啸的冷风,真是苦寒之地。

    落玉露出了蛇的本性,每年的这个时候他都要沉沉睡去,来年的初春才醒。

    轩辕鉴尤看他拿着汤勺打着瞌睡,那勺摇摇欲坠,汤洒得到处都是,“咚”勺又掉了,已经不知是第几次掉到桌上了。几日来他吃饭也睡,洗澡也睡,那双碧眼杏眸半睁半闭间,一副睡不够的样子。

    “叫军医来给公子瞧瞧,莫不是得了什么病了!”

    “是,王爷”

    小路答道,心中想的是只怕公子是冬眠了,蛇不就是要冬眠的嘛。

    军医诊了脉,又端详了会儿床上打着轻微呼噜的落玉,捏了捏胡须道:“公子身子有些虚,但不至于这样没天没夜的睡,依下官看来公子没什么病可能是天气太冷有些嗜睡罢了。”

    “没什么病?那怎么都唤不行?”

    “王爷息怒,是下官无能。”

    “滚”

    军医抖着手拎起药箱,急忙退下了。

    “玉儿,玉儿…快起来,别睡了~”

    落玉嘟囔道:“鉴尤,让我睡会,我困了…”

    “你已经睡了很久了,起来,我去带你看雪海。”

    “…不去,好困啊,你别管我了,我每年都要睡的,你别管我...不是什么大事,睡够了就好。”

    落玉这一睡,真就睡了一个多月,后边出血的那几日倒是如惊弓之鸟般不敢大意,时刻强忍着困意处处小心着,好在瑞王忙于战事,时常外出房事也断了。其余的时间都在睡,除了吃饭和清洗勉强能打起点精神外。

    冷无言到的这天,落玉坐在小椅上晒着太阳,他裹着貂裘,手中一盏热茶,脚边是温烫的火炉,周身暖烘烘的,精神好了不少,难得拿起了被丢下好久的书册研读,军中流传的本纪手札也看得津津有味。

    “公子,您看谁来了?”

    小路笑嘻嘻的道,他身后跟着个蓝衣白袄的男子。

    落玉看清了来人,扔下书册迎了上去,“沅孑,你可来了,快,咱们进去谈。”边说边将他引进了营帐。

    冷无言解下背上的布带,将身后的琴交给了落玉,“凤焦,这一路路途遥远,又下着雪,我真怕这名琴坏了。”

    落玉打开一看,琴被层层丝绒缠好,保护的极好,自是知道他是个细心之人,两人相视一笑。

    小路端来了温好的美酒和菜肴,落玉赶紧给他倒了一杯,道:“沅孑快快喝一杯,也好去去寒。”

    看他喝了一杯又满上,“来了可要多呆些时日,好好瞧瞧西北的风光。”

    “王爷有命,冷神医如果来了就在军中做军医,多呆上一段时间,有神医在也好为浴血杀敌的将士派个定心丸。”

    “恩,我是大夫自然义不容辞,只是我还要回京去仁慧堂坐诊。”

    “沅孑,我可是还要在这呆上好些时日,至少也要两三年。”

    “两三年这么久?”

    “听鉴尤说他要灭了周围的十几个小国,怎么也要两三年的时间。”

    “王爷不在军中吗?”

    “一早就去巡视附近几个县的粮仓去了。”

    “你神色不好,瘦了好多。”

    “好些了,难得今儿个天气好,我们出去转转。”

    整座军营都披上了银装,如此看去也是极美的。

    “沅孑,男子可会来葵水?”

    “什么?”冷无言诧异的看着落玉,“男子来葵水!何出此言?”

    “没什么,好奇,随便问问。”

    “青舒怎么会问这样的话,男子不能生育,自然是没有葵水的。”

    “你就当我白问”

    “也不是没有,我记得我看过一本上古的药经,上面就提到过男子来葵水的事。”

    “是吗?”他的回答轰得落玉快站不住。

    “此药经中记载有两位海外的奇人,观其貌都是男子,据说这两人是天地精华孕育的灵子,体内含阴阳二气,遇女子阴气则为阳,就和普通男子一样可以和女子生儿育女,遇男子阳气则为阴,外表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就是会来葵水,能孕子嗣。”

    “这…这是真的吗?”

    “年代久远,又牵扯到怪力乱神之说,不太可信。”

    “也是,男人就是男人,怎么会…我就是随便问问。”

    他是得道的蛇妖,不是什么灵子,真是自己多虑了,压在心头的大石终于是落下了,且不知有几分自欺欺人的味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