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列表 > 第23章 恪洲风情
    要想在浩瀚的沙漠里找到迷失的同伴不是件容易的事,沙丘会被大风吹的移动,这也让很多想靠标记寻路的人一直在兜兜转转,最可怕的还是不知何时会出现的沙暴,毁天灭地的气息仿佛能掩盖一切。

    妖就不同了,能飞天遁地,能凡人所不能,想找个人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们在前面,马儿也在,快来。”

    落玉从空中落下,指着一个方向道。

    小路和隐痕对视了会,跟上他的步伐。果然,远处有一行人,正是瑞王和其余的护卫。他们也发现了这边有人,正挥动着手里的佩剑。

    沙丘起伏很大,行走艰难,落玉却不管自己摔倒了几次,他一直向他奔去,最后两人紧紧相拥。

    对轩辕鉴尤而言这无疑是上天的宠信,诡异的狂风吹散了他和落玉,他也知在大漠寻人谈何容易,却不料很快就能与他重逢,最重要的是那人还安然无恙。

    隐风掏出随身携带的司南1指路,他们只找到些不多的水袋,众人不敢多加停留,马也跑散了几匹,好在还能将就着启程。

    足有一天一夜,恪洲的城门出现在眼前,城门前已有人在等候。

    “王爷一路辛苦,请移驾军营,若华已在营中备好酒菜热水。”季若华白衣白鞋,在这荒凉之地也是纤尘不染,又看众人风尘仆仆,随行的马车和物品也不见,故作惊诧的问道:“王爷,为何会这般…”

    “恩,行至笼阳县外碰到沙暴,索性无碍。”

    “王爷自是洪福齐天,若华从十日前就在此等候了,终于是等到王爷来主持大局了。”又向瑞王怀中的落玉见礼,“公子有礼”

    落玉回他微笑,由男人抱着,他也能一路睡去,神色还不算太差。

    隐痕跟随瑞王多年,和季若华也相熟,他骑马和这无所不知的军师并驾而行,小声的说道:“先生可知这世上真有妖怪。”

    季若华挑挑眉,回道:“哦?莫非你见过?”

    “先生不知道吗?笼阳县到恪洲的官道上这月有妖物出没。”

    “是吗?我从圣京回来的时候是一月前的事了,倒是没见到什么妖怪,难道你见过?”

    “没有,没有”隐痕赶紧否认,“我也是听当地的百信胡说的,这世上哪有妖怪。”说完轻拍了马背赶到前头去了。

    季若华面带冷笑,他自然是知道那处有妖怪作祟,不过有落玉在他自然知道他一定会护瑞王安全,看来这妖本事还不小。

    军营在恪洲城外十里,此处屯兵二十万,由大将军卢骏和军师季若华坐镇。上万顶军帐安扎在高地上,轩辕鉴尤自小就在此长大,营中很多军官都认识他,一看瑞王来了都下跪行礼。

    ------

    落玉被抱进了木桶中,男人坚持要为他清洗,木桶很大能容下两人一起沐浴。一双灵活的大手为他洗净青丝,再搓揉起嫩白的身子。落玉抓紧木桶的边沿,修长的双腿被高高抬起,□被细心的清洗着。

    “鉴尤,别…那儿已经洗了很久了,腿好酸。”

    他像撒娇又不是撒娇的口气激得身旁的男子猛吸了口气,大手捏住他的小腿,道:“腿酸了就靠我肩上,玉儿不是早会了吗?”

    “什么啊,我哪会了。”落玉红了脸,难堪地撇过脸去,脑海中浮现出他在这个男人身下j□j的模样。

    “转过脸来。”男人出声道。

    “你又欺负我!”

    看他好像生气了,笑了笑将他揽了过去,额头相抵,火热的呼吸交缠在一起,瑞王道:“我给你洗了这么久,现在换你来给我洗。”

    落玉将皂膏打湿抚摸上他精壮的胸膛,再到男人的侧腰,又到厚实的肩背,那儿有龙形的胎记,彰显其与生俱来的无限尊贵的身份。如被蛊惑了一般,温热的唇吻了上去,细细描绘着龙形。

    “真美,就像活的一样!”他出声赞叹着。

    男人审视着他着迷的样子,呼吸都急促了起来,“水快凉了,我们去床上。”

    “哗啦”一声,男人起了身把他从温热的水中抱起,拿过一旁柔软的丝巾擦拭,再裹进裘衣中放到大床上。

    “来人”

    “王爷”一直守在外头的小路机灵地带了个护卫进来,二人将木桶抬走,很快退了出去。

    “你还湿着呢!”落玉皱了眉,下床给他擦拭。男人的□高高的挺起,预示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是啊,他们已经好久没有欢好了。

    那突出的地方也要擦拭才行,上面还挂着水滴呢。不料男人却说:“这儿,用嘴擦可好?”

    “好”他不假思索的答道,男子特有的麝香味充斥着落玉的鼻尖,远胜世上最猛烈的檀香,被疼爱过的身子空虚了起来。

    “真是乖~”男人看他跪在地上,奖赏似地揉了揉他的秀发。

    落玉吞吐的艰难,无奈那儿的尺寸实在骇人。水泽声起,华贵的营帐中有男人舒爽的叹息。

    “好吃吗?”他问他。

    “好…吃”落玉含糊的道。

    “自己将后面弄湿,不然待会会疼。”

    落玉以跪姿取悦着男人,身后的花蕊早痒得不成样子,也抛开了羞耻自己挖弄起来。

    绝代风华的美人陶醉的紧闭双眸,上下两张小嘴都被抚弄着,任他瑞王如何自制惊人也是快要忍受不住地想要得到更多,看到更多。

    男人看差不多了便抱起他坐到床边,将那小人儿置于身上。从王府带来的软膏在大漠中遗失了,只能借着水的润滑,好在落玉本就是易动情的身子,后面的花蕾已经一开一合的等着宠幸。

    “恩~疼~”

    男人也进去的很困难,看他脸色都发白了褪去了j□j的模样,遂即沉了心,狠狠一挺,整根没入那狭小的湿软洞门。

    “出去…出去…疼…疼…”

    落玉捶打着他的胸膛,晶莹的泪珠一颗颗掉落。

    轩辕鉴尤吻去他的泪,“怎么今天这么紧!乖,很快就不疼了,马上就让你舒服。”

    果不其然,不过片刻,就传出娇媚的吟唱。小路红了脸,不好意思再听下去,离那顶大营帐远了些。

    “怎么不在一旁伺候,王爷找不到人怎么办?”

    “季先生,小的可没偷懒,只是…只是…王爷和公子正忙呢,不用小的伺候。”

    季若华疑狐的看了眼小路,“是吗?”

    “哎,先生你别去,你别去。”小路赶紧拦住了他,“王爷已经和公子歇息了。”

    这时,一声惊人的媚叫飘了过来,季若华顿了顿,脸色不善的走了。

    男人进去的太深了,落玉是害怕的尖叫,他是故意的,故意连底下的那两个…也好像要塞了进去。

    如此磨人的**,男人非比寻常的持久力让落玉快要吃不消,最后他只记得男人滚烫的精华爆发在他最深的地方。

    ------

    “公子,您醒了!”

    小路打好了热水,放到一旁的案几上。

    “王爷呢?”

    “王爷去前营和几位将军议事去了。”

    “恩,我饿了可有吃的?”

    “有,怎么会没有,不过边关的食物都很粗糙,不比王府里的美味。”

    落玉抖着腿起身穿起衣服,小路赶紧扶住了他,帮着为他穿衣,那青青紫紫的痕迹布满了一身,遮也遮不住。

    “要不,我们去逛逛市集吧!以前在书中看过恪洲有一种山茶做的饼,可好吃了还是御供呢。”

    “御供算什么,您要想吃啊就算在千里外的圣京,王爷也能为您弄来好多。”

    落玉娇笑着将衣襟理了理,遮去那些羞人的痕迹。

    来往巡视的小兵个个偷瞄着那站在主帐前的青衣人儿,都快要流哈喇子了。领头的侍卫长低声说了句这是瑞王的人,谁也不敢再多瞧一眼,从美人身边走过时,目不斜视。

    “你这个笨蛋怎么会忘记带钱了?”

    小路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来了来了,公子您等会,小的去向王爷通报一声。”

    “还是别了,他们在里头商量大事呢,我们去逛逛就回来。”

    “那…好吧。”

    两人有说有笑的去马棚牵了马,一同骑一匹马去了恪洲。

    亮亮月儿爬上坡,里个男人样咁歪。

    小小蜜蜂来采花,想你想你真想你。

    来到花园花不开,请个画匠来画你。

    等到花开来采花,白天想你懒做活。

    不知花儿可好采,晚上想你睡不着。

    小路唱着不知哪里学会的山歌,满嘴粗俗的词调,逗得落玉哈哈大笑。

    恪洲比起笼阳县和鹙洲都要繁华一些,这的生意人做的都是倒卖实兴玩意儿的买卖,西域的牲畜和鲜果、月阑的珠宝和首饰、扶丹各种精巧的摆件、硫铩相貌丑陋却力大如牛,能看家护院的奴隶,还有东晟的铁器和丝绸。

    落玉和小路各吃了碗喷香的面,便去看西域的杂耍,那儿围了很多人,大家都兴致很高口中称赞着这戏班的杂耍精妙。

    这些西域人真有些功夫,什么普通的口喷烈火,脚踩火炭,蒙面飞刀都是小把戏。他们玩的是高深的戏法,一个人身穿西域彩色长袍,模样逗趣,用花毯一蒙,能变出很多的东西,什么着火的圆球,能喷水的彩雕,能飞的鸟儿还有猎鹰,,草里蹦的兔子,吃的糕点和瓜果,身上穿的衣物等,叫人明知东西带在身上,可就是不知道怎么带着的,火带在身上着不了,水带在身上洒不了,还能变的来去自如,让人眼花缭乱。老板汉话胡语都会说,口技也了得能模仿各种声音,亲切幽默,大方不做作。

    落玉和小路看得两眼发直,赏钱都丢了不少。之后又去看月阑舞姬的歌舞,也是精彩连连,二人连太阳西落,华灯初上都未察觉。

    1司南:古代辨别方向用的一种仪器。用天然磁铁矿石琢成一个杓形的东西,放在一个光滑的盘上,盘上刻着方位,利用磁铁指南的作用,可以辨别方向,是现在所用指南针的始祖。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