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章 山雨欲来
    盛京连下了十天的雨,雨势不大却淅淅沥沥,朦朦胧胧的,天色十分灰暗隐约有种让人透不过气的感觉。

    京畿禁军统领卫国渊横尸于护城河一案,震动朝野,刑部奉皇命追查却迟迟没有进展。

    年轻的东晟帝六神无主。那日在邵阳宫门外,他的皇叔说道:卫国渊是该歇着了,皇上还不知道吗?那样狂妄的口气,果然他一回京就听闻卫国渊失踪了,几天后他的尸体飘在了河边。明明知道是谁下的毒手,又苦无证据,那个男人心计之深,头脑之精明简直无法揣测。瑞王之党又以此位干系重大为由频做文章,纷纷举荐自己的亲信上任。

    这天,轩辕昊正为此事烦忧着,国师冲灵子带了位神秘的南国来使进了皇宫。那人一身黑衣从头盖到脚,还是看得出个子奇高,魁梧雄壮。

    三人于麟德殿内密谈了一夜。

    ------

    落玉闭上双眼,问道:“为何非要闭着眼睛才给我看?”

    耳边传来放东西的轻响,不由好奇的稍微睁开了眼,什么都还没看到就被男人轻斥:“恩?闭上,偷看的话就不给你了,到时可别后悔?”

    “好好好,我保证不偷看,快点啊,到底是什么?这么神秘。”

    “睁开眼。”瑞王掀开了紫色丝绸盖着的东西。

    落玉一看,竟然是把七弦琴。观那琴琴面浑古,形饱满,通体墨黑色,包浆色泽温润古朴,琴身有梅花纹和蛇腹断纹,琴尾处有烧焦的痕迹很像凤凰的羽翼,只肖一眼就知道这是把好琴,真真的上品。

    用手指一拨,流淌出绝妙的音色,琴音韵响亮松透、浑厚清越,如孤雁长鸣又余音不断,单是一个音就能引人遐思。

    名琴能遇不能求,落玉颤抖着小心地抱起琴翻过一看,琴背池上刻有【凤焦】二字,行草书漆红,底部有金漆的原填痕迹,铭刻精整生动,非普通的凡琴所能相比。

    落玉睁大了眼,望着那两个字,“鉴尤,这是传世名琴‘凤焦’吗?”

    男人拥着他的腰,道:“正是,之前听你提过你精通琴艺,最想用凤焦操一曲梧叶舞秋风”。

    无意中说的话想不到他还记得,心头一暖落玉执起他宽阔的手掌放在心口上,“此琴相传乃凤凰涅槃时用其栖身的梧桐木所制,琴尾处的焦痕被保留了下来,一琴可换一国,稀世珍宝世间只此一件,听闻已失传了百年,为何会…?”

    “为找这琴可花了我不少心血,不必多说,喜欢吗?”

    只要是他想要的,他一定双手奉上。

    “喜欢,好喜欢哦!”他如杏仁般又圆有大的眼睛染上了雾气。

    “可愿意为我弹一曲梧叶舞秋风?”男人低头在他脸颊处落下记记亲吻,温柔而怜惜。

    落玉一笑,绝色倾国。

    琴音飘散,响彻天际,落玉指下流出的琴音时而萧瑟清苦,让人徒生悲天悯人之感,时而又婉转如天籁,余音绕梁。

    很多年之后,落玉独坐在红烛下抚琴哭泣,泪珠滴落到琴弦上发出阵阵余音,许是在为他的孤苦鸣合。他想起那时他赠他凤焦,以琴定情,他满心欢喜地为他献艺,那男人专注聆听,眉宇间爱意情长,想到此心痛入骨髓,好像要活活锯开了他。

    ------

    轩辕鉴尤走进了粹筝阁,这个地方他只在初立王妃时来过,那会儿免不了要做些表面功夫。

    “爱妃好些了吗?”

    单禾兰芷虚弱的从床上撑起了身,这人真的来了,立即大喜过望。

    瑞王扶住了她的身子,“身子不好就躺着吧。”

    待他坐到床边,娇弱的脸上带着泪珠,“已给太医诊过脉了,无妨,倒是王爷国事操劳还要来看妾身,妾身真是过意不去。”

    她这病一半真一半假。自从上次下毒差点就害到她的夫君后,她不敢再造次,每日就关在佛堂里念经诵佛,不思饮食,身子是不太好,病怏怏的,但还不至于下不了床。本不想告诉他的,不料戈月却在一旁煽风点火,说了许多,让她晓以厉害,她想了想决定念佛不是个办法,就称病,派人去请了几次,终于是来了。

    戈月端来了一碗参汤,瑞王就近接了过去,轻轻搅了搅,舀了一勺凑到王妃的嘴边。

    单禾兰芷本想张口接住,看到了瑞王身后的戈月给她使了个眼色,想起那丫头给她出的注意,喝汤的时候就先别喝,称烫,如果那男人给她吹凉的话,就证明自己在他心中还是有些地位的。

    “…烫”

    瑞王皱眉,天知道他是耐着多大的性子才把汤放到嘴边吹凉了。

    磷虫的事情早就查清了,他沉着气等时机成熟就找她算账。

    “王爷果然还是想着妾身的,妾身真是好高兴。”她张口喝过后笑开了眼。

    “爱妃歇着吧,本王还有要事处理。”

    “王爷去忙吧。”

    他能来已经很开心了,哪里还敢挽留他。

    轩辕鉴尤站起了身,突然他一阵心悸,口中喷出一口血,直直倒在了地上。

    “啊!!!”

    单禾兰芷大叫,顾不得穿靴扶起了瑞王,“王爷…王爷…快来人啊,王爷这是怎么了,怎么了?”

    瑞王闭着双眼,气息薄弱,嘴角源源不断地流出殷红的血,染红了衣襟。

    “快来人啊…怎么人还不来…都死哪去了…人呢?”她咆哮着,颤抖的手抚上了瑞王渐渐冰冷的脸。

    “别叫了,没有人会来的。”戈月俯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中是冰冷无情的光芒。

    “你…你说什么?”

    “轩辕鉴尤非死不可,不然就是我死。呵~公主,何必这么伤心,他爱个男人都不爱你。”戈月笑着道。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是我陪嫁的丫鬟啊,为什么?”

    戈月的神色疯狂了起来,“实话告诉你吧,我是你那个恋妹成狂的哥哥,南国皇帝单禾辉桀安插在瑞王府的奸细,我一直在监视着你们。如今天下就要大乱了,不铲除掉轩辕鉴尤我的主人如何能入主中原一统天下。哼,不过这人武功高强,心智太深,身边还有来无影去无踪的十二隐卫保护他的安全,要杀他谈何容易啊。不过,皇天不负我戈月,终于让我想到一个妙计。”

    “你在汤中下毒…”

    “没错,我下了七绝散,这毒比鹤顶红还要厉害,哪怕是吹上一吹也必死无疑。他的影卫现在只怕脱不开身,有的是高手对付他们。”

    “不…你骗我,如果是七绝散为什么我没死,我没死。”

    “呵呵,我怎么敢让你死了呢,你死了我也活不成,今早我已经在你的茶水里放了解药,这解药得先吃才有用,他现在已经中了毒再服解药也是神仙难救了。”

    单禾兰芷木讷的看着戈月,仿佛已经丢了魂魄。

    “啧啧,真是可怜啊。杀他是我分内之事,不过我要借你的手杀了他,让你痛苦一辈子。你一定又要问为什么?好,我告诉你,都是因为你哥哥,我爱慕他多年,他却只把我当成泄欲的玩物,杀人的工具,一颗棋子,从来没有爱过我,也没有给过我什么好脸色,我为他做了那么多的事他想的且是一统天下后把你接回他的身边,我算什么?我什么都不是,我不会让你们开心的,不会。”

    那天,她接到暗号,到城外的破庙时,她的主人南国皇帝单禾辉桀已经在等着她了。

    “戈月参见主人。”她的心都要激动的飞了出来,五年,整整五年了,自从他把她派到王妃身边已经五年没有见过他,他还是那么的牵动着她的心,多年被他玩弄的敏感的身子已经微微发热,她想要他。

    不料被男人狠踹了一脚,飞了出去,骨头像散了架嘴角都流了血。

    “你竟敢给她出这种馊主意,没人碰她寡人高兴都来不及,你竟敢去买西域的媚药,不要以为你是寡人的眼线就没人监视你。收着点你的那些心思,你不过是寡人养的一条狗,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男人一身黑衣,个子高的吓人。

    “是…是…戈月知道自己的身份,戈月知错了。”心痛的在滴血,她以为听了这么多遍后可以无视他的恶言相向,但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起来吧。”

    “不知主人亲临东晟可是有什么要事需要戈月去办?”

    “恩,拿去,三日之内我要轩辕鉴尤死。他若死不了就是你死”男人丢下了一个小瓶。

    破庙里,戈月被黑衣男人压在地上,粗暴的接受着男人残忍的冲撞,雪白的臀部暴露在秋夜中,她痛的麻木了都未察觉柔软的洞口流出了血丝。

    上头的男人干的起劲,口中喊着:兰芷…兰芷…

    她撇过头去,攥紧了拳头。

    思绪拉了回来,戈月又道:“王府此时一定被皇上的卫队包围了,一切都结束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她的笑回荡开来。

    ------

    突然一记惊雷,雨点如豆大,敲得屋檐作响。落玉关了窗,道:“鉴尤怎么还不来?”桌上的晚膳失了热气,孤零零地摆着。

    一个正下雨的午后,血染红了瑞王府。薛福第一个被卫队长一刀砍了脑袋,之后是四处逃跑的家丁丫鬟,被捆好抓了起来,不时选几个出来祭祭刀。

    人就是这样,当对方有权势的时候会害怕会俯首称臣,但当对方失了势,无人庇佑时等着的就是被屠虐。

    落玉赶到前殿时,七零八落的尸首刺痛了他的眼。雨越下越大,似乎在为这唱起了凄凉的挽歌。

    他看到瑞王,他心爱的男人由几个卫队抬着放到了地上,血被雨侵湿从他的身上蔓延开来。

    他走了过去,唤他鉴尤鉴尤,那人就是不回他。他抚上他冰凉的脸,俯在他耳边说了句:“有我在,你死不了。”

    一阵狂风把卫队吹得东倒西歪,等风散开后,一看,瑞王和那青衣人已经不在了。

    ------

    银月边走来走去,烦闷的道:“他已经死了,魂魄都没了,救不了了。”

    落玉用手绢擦拭了轩辕鉴尤的脸,“能救,把我的内丹给他。”

    “什么?”小狐抓住落玉的肩,“哥哥要把千年的内丹给他?给了他你再也不能修炼了,你都快要成仙了,干嘛把内丹给他?”

    “他死了,我就算成了仙又有什么意思?”

    “不行,你不能给他,师父知道了可不得了。你做法唤我来就是看你怎么救他的吗?这是他的命,算了,我们回去吧,回水府吧。”

    落玉挣开了他的手,张开了嘴,一颗青色的小丹从他的口中徐徐飞出落在了轩辕鉴尤的胸口,光华流转后隐没进他的身体里。

    “哥哥…你…唉…”小狐气得跳脚。

    落玉脸色惨白,“没事,就是法力会大不如前。”

    小狐抽泣着,“你说的轻松,那可是哥哥修炼了整整一千三百年的内丹啊,怎么会给了这个凡人了。”

    “你走吧,他快醒了。”

    “我要告诉师父去。”

    “随你。我一点也不后悔,永远也不会后悔。”

    他虽温润却也固执,不就一个内丹么,如果能救他,一点也不觉得可惜。

    ------

    盛京,一时风雨欲来。

    莫恒飞调了二十万大军聚结京师之外。现在瑞王生死未卜,外边又有南国大军压境,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西域援军是指望不上了。他也不敢贸然进皇宫勤王,局势瞬息万变,双方僵持着,谁也不敢出手。

    “找到落玉了吗?”

    “启禀皇上,还…没有…属下已经派出…”

    “行了,没找到还不快去接着找。”

    轩辕昊焦急的捏着手指,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祥庆太后看他这样出声道:“皇儿,首要之急是要找到轩辕鉴尤这个贼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母后,儿臣自有分寸,现在我与南国单禾辉桀联手,皇叔他大势已去,他手底下那些喽啰成不了什么器候。”

    “皇上,摄政王把持朝政多年,根基深厚,不可小觑。”冲灵子看了眼太后,笑着道。

    “国师这是不信朕吗?朕是真龙天子,他一个小小的王怎么可能斗得过我。”

    “贫道不敢,皇上福泽深厚,定能很快亲政。”

    祥庆太后看着冲灵子笑的别具深意。

    雨还是未停,莫恒飞的二十万大军立于城外,黑压压一片,纹丝不动。

    “爹,冲进去吧,杀了那狗皇帝给王爷报仇。”

    “不行!现在情况不明,难说王爷还在他们手上,皇宫四周又有皇帝的三万羽林军,不可轻举妄动。”

    马上的一众瑞王部下也是惊惶失措,没了那强如天神的男人他们也乱了阵脚。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