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 > 至尊蛇受最新章节列表 > 第2章 易川河底绝色佳人

第2章 易川河底绝色佳人

作品:至尊蛇受 作者:夜已成殇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一只雪白的小狐奔跑在层峦叠嶂的水晶宫前,灿晶紫玉堆砌的楼宇连绵不绝,在鹅卵般硕大夜明珠的点缀下隐隐憧憧。那小小的身影在琉璃铺就的蜿蜒小道上忽隐忽现,片刻后停在了一扇雕刻精美的半闭石门前,小狐用前爪一挠那门便开了。

    里边是一间宽阔的卧房,布置的美轮美奂,只瞧见楠木雕花的大床上躺着个素衣男子。那男子许是睡着了,枕着绣有海棠花纹的玉枕上如泼墨般的长发随意披散开来,好似上等的锦绸光亮无比,露出的额头光洁而饱满、往下是高挺笔直的鼻梁、形状优美且闪动着诱人华光的薄唇,那雪白的衣襟处还泛起了大片的褶皱,恰好能看到肌肤下那两朵诱人的梅红。

    小狐回来时刚好看到自家哥哥这副模样,虽说已是看了上百年但还是不争气的留下了两行殷红。

    肉呼呼的小掌调皮地想要去揉揉还在睡梦中的佳人,几根修长如青葱的手指便毫无防备地夹住了那放肆的毛手,而后重重一捏。

    “啊~”伴随着一声惨叫,小狐摇身一变就着股白烟化为了一个着玄纹云袖白衣的翩翩少年郎。这少年模样格外标志,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稚气的鹅蛋脸上挂着一双桃花大眼忽闪忽闪地,唇红齿白很是讨喜的面相。

    “哥哥真是,醒了也不知会一声,害弟弟这手只怕是要肿上几日了。”小狐瘪着嘴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男子翻了个身,更是露出胸前大片春光,他缓缓睁开了双眼。好一个杏眼桃腮的美人,不同于少年的娇美,他刚睡醒那如墨般温润的眸子慵懒地半睁着,透着特有的纯然和魅惑,整个人显得雌雄莫辨而又清艳绝伦。撑起纤弱的躯体似无骨光滑的蛇般伸了个懒腰,举止甚是轻佻。这男子名唤落玉,本尊便是条修炼了一千三百年的碧玉青蟒,虽说他一直无欲无求,心思单纯,但蛇性本淫,总会在无意间露出放荡的一面。

    落玉忽略了那双委屈的眼眸,起身赤脚走到一方珊瑚雕刻的小案几上选了个羊脂白玉的簪子束起如云的秀发。他一向不喜弟弟瞒着他私出水府,这下便是不理他了。

    “哥哥怎的就不说话了,还是月边哪里让哥哥不满了?”少年把手中的纸扇扔到一旁拿起一把乌木做的梳子讨好地帮落玉梳理散落的发丝。

    “能有什么不满,你呀翅膀长硬了想去哪便去哪,现下回来又何必多问。”落玉语气轻柔但还是听得出有一丝的愠色,他睡气全无失了妩媚倒是填了几分俊朗之气。

    听到这话,少年的眼珠滴溜溜直转,忙想着要如何应付过去嘴上却开了口:“师傅去天外天和广圣真仙讲经,三年五载也不见得回来,这不嫌这水府无趣才去人间走一趟么。莫气莫气,看~我给哥哥带什么了。”

    说完从怀里掏出个绿色的小物什,用素白的绢子细细包好,落玉接过一看是一条翠玉做的小蛇,蛇口吐着信子,栩栩如生分外可喜。

    再抬眼看那笑眯眯的人,气也消了,落玉本来脾气就甚好,并不会真正生气,他把小蛇拿在手中把玩,温温良良的。

    小狐看他脸色温和了不少,说到:““哥哥整日闷在水底,百年也不上岸去瞧瞧,人间稀罕的玩意儿可多了。”

    闻言落玉微蹙了下眉,他一向不喜人间纷乱,几百年也不见得出去一趟,终日委在水底与水族为伍,乐得逍遥自在,现下府中伺候的虾兵蟹将和巡河的夜叉都是得了他的点化。他一众好友千百年来皆数飞升成仙,只有他还是安于做妖。

    他坐到一旁的珊瑚凳上,面前摆了一盘棋,洁白的指尖执起一颗棋子:“有什么好瞧的,人间繁华过眼云烟,你道行尚浅还不如在此清修才是。不可再到人间去,你三百年一次的天劫将至莫到时我护不了你周全。”

    小狐听完心中一热,晶莹的大眼噙满了泪珠险要流下泪来,“还是哥哥待我最好,只是我在人间有几位相识的好友,此番还没道别,如若不去几十年后只怕已是一抔黄土了。”

    落玉见他说的真切,想来凡人寿命确实太短,人生不过弹指一挥间不比他们有悠长的寿命。沉吟了会,嘴角带笑,点点头道:“如此,我便陪你去这一次吧。”

    那狐脸上随即笑开了花。

    再说那小狐,三百年前落玉赴琼花观主人南极姥姥寿宴时在河边遇见一狐正在历天劫,不由停下了脚步。

    也不知遭了多少罪跑了多少路,小狐被雷公逼到了这河边,全身的皮毛无一处是好的,天火烧后焦黑相杂,最后记天雷打下后那狐直挺挺地躺在了水里,隐约哀嚎几声。

    落玉心生爱怜便走到那狐旁边,蹲下身子看着水坑里好不凄惨的狐狸,“小东西可还活着?”便问便用手指戳了戳四脚朝天的小狐的腹部,真是柔软的小东西。

    那狐狸还活着翻身间咬伤了落玉的手指,鲜红的血顺着晶莹如青葱的手指流了下来,那狐眼带恨意,嘴里啧啧发出喊叫,凌厉的尖牙紧紧的咬着手指没有松口的意思。

    落玉不料这狐会咬自己,却也不恼:“还是个厉害的小东西呢,莫怕,莫怕,雷公早走了,我不会伤害你的”另一只手抚上了小狐的背,温柔的安抚着。

    小狐松了口,一双琥珀般的大眼直直的看着落玉。

    “呵呵,还真是有灵性,随我走吧。”落玉笑着抱起狐狸也不嫌它脏乱污了白衣。

    小狐便被落玉带回水府精心喂养,取名银月边,终日伴其左右。那狐并非人间凡物,乃颇具灵性的雪域白狐,世间少见,历劫后可开口说人语通智慧。三百年光阴匆匆而过,白狐与落玉感情日益深厚,兄弟相称。

    东晟皇朝二百一十七年初春,时逢太平盛世,国泰民安,梨花开满了京城的每一个角落。

    落玉随银月边来京已一月有余,他们买下了西郊气派的栖燕山庄落脚,招了几个机灵的仆人伺候。这小狐生性豪迈,最喜呼朋引伴,要么大肆设宴家中,好不喧哗,要么东奔西跑根本见不着影儿,回水晶宫的日子也是一推再推,落玉也只当他贪玩,随着他去。人间的日子比起水府对他而言一般无二,漫长的生命让他光是发呆就能坐上一两天,倒也安然自得。

    落玉倒是对凡间时新的书籍爱不释手,水晶宫里成堆的上古经卷他看了几百年不说倒背如流也着实的厌了。一些有关妖狐鬼怪爱恨嗔痴的手札,名人野记杂物他都一一拜读,读时认真无比,时而皱眉时而欢笑,真真是个性情中人。

    这天他像往常一样在亭子中看书,书册放到交叠的腿上,潇洒自若地侧身躺在木椅上,显得分外儒雅清俊。亭中四面环水,翠鸟鸣啼景致分外怡人,清幽闲逸正符合了落玉的性子,此时正看着前朝的宫闱秘事出神。

    银月边兴冲冲的走了进来,伸手抢走了落玉手中的书,“哥哥看什么呢?如此入神?”

    “民间杂物罢了想来也有些趣。”见他来了脸上扬起了浅笑,挥挥手示意他坐到自己身边。

    “哥哥可否代弟弟去办一件事。”小狐目光狡黠,似在盘算着什么。

    “何事?”落玉拿过书问道。

    “月边这几日有些事要处理,脱不得身,你就拿这仙酒去城东外的忘忧谷去看望我一好友,他对药理之说很是有一番见解,为人博学想必和哥哥也可无话不谈,我先前也是仰慕其才寻着他去了那谷。这不,弟弟也怕哥哥闷坏了嘛。”说完把一壶飘散着芝兰香气的酒递给了落玉。

    挺翘的鼻子嗅上了精美的粉窑瓷壶,这不是自己酿了百年的仙酒吗?这可是他花了不少时间从海外仙山采摘得的数十棵芝兰草,引东海无源之水所酿,酒香浓而不烈,能强筋骨解奇毒,凡人只要喝上一口必可延年益寿,生肌活骨,自己平日都舍不得喝,何时被他偷盗出水府了?刚想责问,那狐狸早开溜了。随即轻笑摇头,满脸宠爱之色。

    车夫是一个壮实的汉子,名唤陈六,这天正赶着马车带着落玉前往忘忧谷。陈六早被惊人的月俸吓到,更别提自家主人了,特别是那落公子生的这般俊美无双,身上似乎还有一层似有似无的朦胧仙气,比女人都好看万分,一想到那人硬是他这娶了亲的大汉也面红耳赤,下腹燥热难当。陈六一路想入非非,落玉则在车中纤手托腮打着盹,定是料不到那凡夫俗子的心思。

    栖燕山庄离忘忧谷不过十几里路,约莫一个时辰就到了。陈六稳了稳心神去唤落玉,掀开了车帘就对上了那双慵懒的眸子,顿时看得傻了眼。

    落玉自顾下了马车吩咐陈六在外等候,便提着仙酒缓缓进了忘忧谷。

    主子这是要去哪?那忘忧谷历来都没有人家啊!陈六心下犯了嘀咕,想开口却哑了声,不知怎的实在羞于张口唤住那人最后把手中的马鞭紧了紧,目送着俊美的人儿走远。

    忘忧谷的景色奇美,说的上是人间仙境了,谷中种满了奇花异草,清风掠过尽是满鼻的花香。

    小路的尽头处一座飞旋的瀑布下是高耸入云的悬崖绝壁,普通人定会以为这是条死路,但落玉一眼就看出来这只是障眼法,用了天罡诀的第十二式,对会道法的人来说很容易破解。落玉径直朝瀑布旁一颗高大的桃树走去,那桃树就是入谷的门。

    远处一座竹制的小楼依在半山上,一条小河绕着流过,旁边还有自然生长的奇石点缀,一棵古柏伸出漫天的枝杈为竹楼遮风挡雨,真是巧夺天工妙不可言。

    正在晾晒草药的童子老远就看到一位白衣人从谷下走来,吃惊之余赶紧去告知主人。

    “少爷,少爷,山下来人了,来人了。”

    “哦,是银公子吧。”说话的蓝衣男子正埋头调配着一味新药,他修长的手指鼓捣着桌上的瓶瓶罐罐,不时把一些颜色各异的粉末仔细装进瓶中,神色专注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不是,是一位画中人。”

    “阿南,切莫胡说。”

    “真的,是真的公子。”名叫阿南的童子急切的说。

    看小童的样子不像说谎,男子有些疑惑的皱了皱好看的眉峰停下了手中的活儿,扯过一旁的抹布擦拭了宽阔的手掌,朝门外走去。

    很多年以后,他都没有忘记那个似仙般的男子踏着满地的桃花向他走来,白衣翩跹,面若倾城,好像是一场梦中最重要的那个场景,就这样永远的定格在了他的心上。

    落玉把手中的酒递给了他,随后向他微微颔首,淡然而有礼。

    他只觉得痴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当下有些窘迫,脸色绯红,接过瓷壶忙把客人迎了进去。

    “公子想必也懂些玄学之术,天罡诀以桃树布局甚是巧妙,妙在满眼皆是桃花不落俗套,那桃树枝叶繁茂里头却是中空想必也花了些心思,定是用珍贵草药制成花肥细心养护。”落玉泯了一口香茶,连这茶也带着药草的香气。

    “正是,父亲在世时曾教导过不少。公子能走进这谷来也不是一般人,一定是银公子的哥哥了,听他时常提起你。”

    落玉点点头,“这有坛自己酿的酒,口感还算甘醇,月边要我代为送到公子手上。”

    “真是失礼了,还未请教公子大名。”

    “落玉,字青舒”那声音清脆而不失柔和,就像滴落进池中的春雨,搅乱一片宁静听得他不由心头一跳。

    “在下冷无言,字沅孑,叫我沅孑便是。”

    落玉接过他倒满的芝兰酒一饮而尽,这味道真是分毫不差,放下酒杯爽朗一笑道:“好字,古有沅水,虽群山险峻峡谷曲折,然水流坚毅终汇入西海。孑,取自茕茕**,孑然一身,公子这么年轻就能隐去尘事喧嚣,有超然余外心如止水之意,还寻了这么个好去处研习医理实属难得。”

    “哪里的话,附庸风雅而已。咦,这酒真真是上品,味甘而醇,浓而不烈。”说完又倒了一杯,喝下只觉通体未有过的舒畅。

    落玉回他予微笑,那笑真如阳春三月的清风拂面,和煦动人。

    “青舒,请”

    再给他满上,二人酒杯相碰,说说笑笑,分外投缘。

    这男子面貌温和落玉看着颇合眼缘,就是有些呆愣,看他不时望着自己出神,便用眼神询问过去,眼神交汇那人显然吓得不轻,脸更红了。落玉低垂眼角抿嘴偷笑,真是个愣头青。

    这蓝衣男子名叫冷无言自小隐居长有百草的忘忧谷,跟父亲学得一身高明的医术,悬壶济世。年过二十便有了天下第一神医的美誉,生得也是一表人才,浓眉宽目俊俏的很,身上隐约还透着贵气。

    每月初一他会在京城的仁慧堂坐诊,门庭若市,车水马龙。又因他一月只看诊一天,无论普通百姓还是达官贵人一律一视同仁都要取号排次,再重的病再多的银两也绝无先后,素有神手怪医之称。

    落玉一走,冷无言呆愣了好一会,只觉七魂六魄已丢,怔怔望着面前落玉喝过的杯子,满脑子想得都是那人儿,这世间上还有这样的人,温谦而有礼,博学而雅致,他不经意的一颦一笑都让他神魂颠倒,忘乎所以。

    落玉刚踏进里屋,银月边就迫不及待的围了上来。

    “哥哥为何这晚才回来?”小狐笑着替落玉换了件竹叶花纹的月牙色真丝外裳,脚上也换了舒适的软靴。

    “冷公子要我与他喝完那酒,便晚了些。”

    “哼,定是与哥哥成为知己了吧,我就知道会这样,这么晚才回来可别忘了还有个弟弟呢。”小狐就是爱故意露出这种酸溜溜的表情来撒娇,期许能得多些宠爱。

    落玉很是吃他这一套,揉了揉他黑亮的长发,问他,“不是脱不开身吗,为何现下就回来了?”

    “事情已经办妥,明儿个就给哥哥惊喜。”

    “惊喜?”

    “没错,惊喜”小狐嘻嘻一笑,粉雕似的脸可爱无比。

    落玉看他故作神秘,也不再多问。

    翌日,落玉指着京中最繁华的酒楼天下第一楼气结,一向清雅的脸庞带着几分薄怒,这狐狸竟然想学人类做买卖,对面的妓馆迎香楼也被他买下,唱的哪出?这是要铁了心不回水府了。

    银月边就是吃准了这蛇性格温和,极为好哄,跟在他后边像膏药似的说尽好话陪尽笑脸再让他训斥了几句又糊弄了过去。

    ------

    孤灯远影,夜色阑珊,五匹马儿在黑夜中疾驰,马上的人都是黑衣装扮,不一会停在了一个义庄的门口,两盏红灯笼在漆黑的夜里格外阴森恐怖,诡异非凡。门口跪着个老头,衣裳褴褛,花白的头发十分稀疏,肌肤干瘦,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此时正瑟瑟发抖,两旁站着几个拿刀的汉子狠狠的盯着他,那阵势一看就是练家子。

    为首的男子身姿矫健地下了马,掀开了黑色斗篷罩着的面容,头上戴着五爪金龙的玉冠,内嵌二龙戏珠,五官俊美绝伦,身材欣长高大,身上的黑衣绣有华丽的银纹滚边,气势逼人。

    男子用手上的银质马鞭挑起了老头的脸,神色高深莫测,“真的是你,赵公公。想不到你躲到这义庄了,还敢留在京城,真是有胆识。”本来是低沉而磁性的嗓音,听在老头耳中就犹如催命的符咒。

    “千岁饶命,饶命啊,老朽也不过一条贱命,还请千岁饶命啊,来生必定结草衔环。”老头吓得尿了裤子,“砰砰砰砰”在地上连磕了十几个响头,鲜血直流,一头乱发人鬼难分。

    那黑衣男子一阵嫌恶,他自小最是讨厌这些阉人的嘴脸:“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如若有半分隐瞒定让你生不如死。”

    “是...是...定句句属实。”

    这老头原名赵益乃先皇身边第一首领太监,官至内务府大总管,亲身侍奉过两代皇帝,当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怎想过有朝一日会落到这步田地,也因他知晓的秘密太多,四年前先皇驾崩时趁着皇城风澜惊涌,避开所有人逃了出去,他怕的就是面前的男子。

    男子的脸阴沉的可怕,手上的马鞭却负在身后悠闲的轻敲着手背,低沉的声音似要撕裂这黑夜,“当年昴辰之变,赤王轩辕鸿孤为称帝围破皇宫三日,为得禅位诏书诛杀了四位年长的皇子,更凌迟了最受圣宠的玥贵妃和其尚未满周岁的九皇子,当日宫中大变,太医令蒋少钦逃出宫时是否带着个婴孩?”

    “这...这...奴才不知...”老头心下大惊这等二十年前的宫闱密事怎会被这魔鬼知晓了去,一条老命只怕是要交代在这了。

    “不知?那时虽年幼且还记得玥贵妃所生皇子的模样可不是当年被挂在龙柱上活刮了的稚儿。”

    一个蓄着络腮胡的魁梧大汉把刀抵在了老头的脖子上,“我家主人已经说了,问什么就要你这阉货答什么,再吞吞吐吐,老子一定在你颈上留个碗口粗的窟窿,看阎王爷收不收你这无头鬼。”

    “是,是,莫将军刀下饶命...确有其事,确有其事。那夜宫中大乱,奴才见过蒋太医和玥贵妃私语,又加他二人从小青梅竹马,关系非同一般从那以后蒋太医仿佛从世间消失一样再也没露过面...那被带走的婴孩应该便是当今左相的亲外孙,千岁的亲...亲弟。”老头咬着牙一下全说了出来。

    “现在人在何处?”男子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杀机已起。

    “奴才确实记得九皇子的模样,虽然还小,但奴才还逗过他呢...宫变时死的断不是九皇子...料想是被替了包,当时皇上都没认出来,宫中赤王耳目众多,奴才怎敢多话,奴才也是...”话还没说话头已落了地,那大汉刀法凌厉,也算死的干脆。

    “主人,和我们知晓的分毫不差,不过要找到人犹如海底捞针。”

    “就是把东晟翻个底朝天也要把人找到,然后杀无赦,任何障碍都要一一清除。”男子利落的翻身上马策马扬鞭,一行人随即消失在黑夜中。

    ------

    立夏很快到来,没有河水避暑,落玉恨不能化为原型天天躲在荷花池中,以他的修为只要打坐片刻就可清风自来奈何他天性倦懒,随性而为,这也是他千年修行还无法飞升的原因。

    正在池底与鱼儿嬉戏的落玉想起今日是初一与冷无言有约,只得离开冰凉的池水赶去赴约。几月来每逢初一两人都在天下第一楼品茗喝酒好不痛快。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