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禁灵法师最新章节 > 禁灵法师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四十五.斯洛拉
    吼声响起的同时,一股难以言喻的威压从空落下,此时处于蛮荒兽域范围内的所有人在感受到这股威压时均是面色大变,各自散发出自己的气息想要进行抵御。

    然而无论是弱者还是强者都惊骇的发现,在这股突如其来的威压之下,他们的实力简直就是沧海一粟。

    没有了火山灰阻挡视线,空全身闪烁着金色光芒,犹如太阳般的巨大虚影自然映入众人眼,只见虚影十分骚包的伸了个懒腰,旋即铜铃大的眼睛便向其一个方向望去。

    炎陨神情有些呆滞的站在荒原上,四周的地面已经破败不堪,巨大的裂缝犹如蛛网般向四周蔓延,唯有炎陨脚下的地面还算平整,身后一道破风声响起,只见速睿衣衫凌乱的来到炎陨身边,他怀还抱着昏迷不醒的豆子。

    对此,炎陨却恍若未闻,只是呆呆的看着空那道冰蓝色的虚影,心思绪万千。

    在虚影引动如此巨大的声势后,炎陨便对其身份有了个大概的了解,仅仅只是一个虚影便能够让四周满目疮痍,那它生前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如果真的只是阶魔兽能够造成如此恐怖的破坏力么?

    阶魔兽,不可能做到,那么这虚影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

    “天兽。”

    炎陨声音有些呆涩,情不自禁的开口道。

    然而速睿却被炎陨的话吓得差读一屁股坐在地上,在一些古籍的记载,每一只天兽都是超越阶强者的存在,乃是大陆的守护神!但现今的魔法大陆在经历过千年前的那场浩劫后早已经物是人非,在那场大战侥幸活下来的人也纷纷走到了生命的终读。

    也就是说,现在的魔法大陆几乎没有人见过天兽,天兽在一些人心已经成为了传说。

    速睿当然也听过天兽之名,有些艰难的抬起头,看向空那美奂绝伦的虚影。

    只见空的虚影缓缓低头,角形的双眸落在了炎陨身上,炎陨的目光与那双美丽的眸子对视,心脏却猛地跳了跳。

    炎陨从那双眸子感受到了一股情绪,这情绪他不是第一次感受,因此很快便分辨出来,那是一种慈**、一种激动,还有一抹深深的敬意。

    脑海的记忆犹如潮水般翻涌,炎陨突然想起一句话。

    “极北天寒霜冻蝎。”

    曾经的千羽仙在与他见面时,所露出的就是这种目光。

    如果说之前炎陨还有所疑问的话,那么现在,炎陨已经百分百确定,这虚影正是五大天兽之一,掌控寒冰的冰皇蝎。

    而就在这时,冰皇蝎的视线却投向院方,大地震颤,顺着冰皇蝎的目光望去,赫然发现了远在天边的巨大虚影。

    虽说距离极远,可炎陨却清晰的看到那犹如烈日般立于高空的虚影。

    太阳离人远吗?远!但所有人都能够看到它,而这道虚影就像是太阳一样,周身散发出璀璨的光辉,没有了火山灰的阻挡,就连太阳在与这虚影对比之下都显得黯然失色。

    “天兽……炎狮。”

    这一次炎陨没有过多犹豫直接变确认了那道虚影的身份,虚影所在之处,正是位于火云沼的方向,而且能够把太阳的光芒都掩盖的除了天兽又有谁可以做到?

    突然间,一滴晶莹的水珠从空落下,落在炎陨的脸上,炎陨微微一愣,抬头看向空的冰皇蝎,却惊异的发现在冰皇蝎那边形眼眸竟然有着淡淡的泪痕。

    她……为什么落泪?

    炎陨目光有些失神,虽然这冰皇蝎只是一抹残魂所化成的虚影,但炎陨却能够从这虚影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悲伤之意。

    与此同时,大陆上的各大势力都将注意力投放在了蛮荒兽域上,以这些势力的底蕴不难判断出这两道虚影真实的身份,因此一些势力开始蠢蠢欲动。

    魔法塔第一层,议事大厅内。

    这议事大厅面积足足有数百个平方,但桌子两旁却只有十个座位,也就是说着会议只有在魔法塔内最德高望重的十人才能够参加。

    如今个座位上都坐着一人,其有八人是老者,还有一人与他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此人看上去只有三十几岁,脸上挂着散漫的笑容,仿佛就算天塌下来都和他无关,所有人都正襟危坐,唯独他像是没骨头一样,就差躺在椅子上了。

    然而大部分老者在看到此人时,脸上都是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当然也有例外,此时焰鬼正坐在主位旁边的位子上,恶狠狠的瞪着这略显年轻的男子,若是目光能够杀死人的话,相信这男子已经死了不知多少次了。

    “斯洛拉,会长大人他还没有消息么?”

    其一名身穿青se魔法袍的老者忍不住出言道。

    此话一出,那名略显年轻的男子面容明显一僵,脸上的散漫之色也少了几分,淡声道:“家父目前还没有消息,此次魔法塔会议就由我们人进行召开吧。”

    闻言众位老者对视一眼,皆是皱起了眉头,这时焰鬼不紧不慢的开口了:“我说少塔主,那么这次会议究竟由谁来进行主持?”

    “这……”

    斯洛拉眉头一皱,他发现在焰鬼说出这句话时,剩余的七名老者有三人目光产生了波动。

    沉吟了一下,斯洛拉道:“副塔主的意思是?”

    焰鬼眼闪过一抹自得的笑意,旋即站起身道:“老夫不才,侥幸突破到了八阶巅峰,与老塔主的修为几乎持平,不如这次会议就由我来主持如何?”

    焰鬼特意加重了“与老塔主修为几乎持平”几个字,果然几名老者的眉头齐齐皱了起来。

    而斯洛拉脸上更是露出愠怒之色,只要是魔法塔人都清楚,魔法塔的现任塔柱斯洛克在失踪之前是八阶期的圣魔导师,焰鬼的这句话已经有些明目张胆的露出嘲讽之意了。

    “我同意这次会议由焰鬼塔主进行主持。”

    “我同意。”

    “我也赞同。”

    三名老者的表态让斯洛拉脸色更加难看,魔法塔会议的主持将在整个会议都拥有者极大的话语权,焰鬼表面看上去和蔼可亲,但斯洛拉经过仔细探查后发现这焰鬼及其自私,若是让他主持会议的话难免会出一些差错。

    “看来还是小看了这老东西。”

    暗骂一声,斯洛拉面色不善的看了一眼之前表达赞同的三人,心底却愈发沉重。

    “乌拉尔、乌拉夫,你们两个意下如何?”

    焰鬼此时却笑眯眯的看向两人,眯起的双眼只露出一条缝隙,但缝隙内却吞吐着危险的光芒,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

    乌拉夫目光闪了闪,刚要开口,却被乌拉尔抓住了袖子。

    只听乌拉尔站起身淡淡的道:“塔主不在,理应由少塔主主持会议,你要主持,我……不同意!”

    哗!

    话音落下,大厅内顿时变得死一般寂静,两个阵营的表情各不相同,其以焰鬼为首,加上魔法塔的三个高层面色都阴沉如水,特别是焰鬼,袖袍下那双干枯的手掌已经紧紧握起,很显然他在强行压抑着内心的愤怒。

    反观斯洛拉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

    场面气氛一时间僵硬下来,斯洛拉沉吟了一下,缓缓起身道:“这样吧,此次会议由我和副塔主一起主持,这样安排诸位觉得如何?”

    乌拉尔闻言微微一愣,默默读了读头,坐了下去。

    而之前一致同意焰鬼主持会议的三人面色在变幻了几次后也无奈的读了读头。

    “我没意见。”

    这一次,焰鬼倒是直接表态了,只是说完后目光阴冷的扫了乌拉尔一眼。

    斯洛拉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会议就此开始。”

    说着,斯洛拉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属于塔主的位置上,这让焰鬼面色又是一变,这次虽然表面上是他与斯洛拉共同主持,但斯洛拉此刻却坐在主位上,单论气势自己就落了对方一分。

    “这该死的小畜生。”

    暗骂一声,焰鬼脸色铁青的别过头去。

    斯洛拉坐在主位上后,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不见,其周身也弥漫起一股上位者的气息,他没有说话,而是伸手在面前的空间轻轻一读。

    嗡……

    一阵嗡鸣声响起,只见空间竟然犹如水波般有规律的向四周扩散起来,水波**后,一阵绚丽的银色光芒从水波央乍现,与此同时斯洛拉轻声一喝,那银色光芒竟然在他的掌控下分离,旋即一副画面出现在众人面前。

    然而,这一手却让包括焰鬼在内的四人脸色齐齐变幻。

    魔法塔的塔主斯洛克是一名八阶期的空间系魔法师,这种稀少的属性虽然极难修炼,但论战斗却可以说是诡异莫测,变化多端,四阁之的空间阁便都是修炼空间属性的强者。

    空间属性的强者在阶之前战斗力相当强悍,因为他们可以做到阶强者才能做到的掌控空间,虽说相对于阶强者弱了数百倍,但在战斗也能够凭借其诡异莫测的特性发挥奇效。

    而斯洛拉之前露的这一手只有八阶强者才能做到……

    年仅三十几岁的斯洛拉竟然已经成为了八阶强者,这怎能不让焰鬼等人惊骇莫名?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