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70:深情错付(简介一幕)
    陆金瑞瞧见闵瑾瑜疾步飞奔出去的背影之后,心里不自觉地泛起一丝鄙夷,对夏伤的印象也更加的恶劣起来——

    此时,皇家医院的妇产大楼中。

    近日来一直都是艳阳当空的好天气,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撒进屋子里。明亮却不灼热,春风拂来,清凉中带着适宜的温度,很是舒爽宜人。

    这间病房是独间,环境非常的好。白色的墙壁配着粉色的床铺,干净中透着一丝温馨。床头柜上还插着一束娇嫩的郁金香,在阳光中折射出七彩炫目的光芒。

    身着干净的护士服的年轻小护士在药水快要滴完的时候,推门而入。走到病床前,帮病人拔下针管的同时。俯下身,温柔地对着床上容貌不俗的病人,说道:“夏小姐,今天可以出院了!”

    “谢谢!”夏伤接过护士递过来的消毒棉花按在针管插过的地方后,抬头扫了一眼那小护士,微笑着轻轻地点了点头。--h

    “不用!”护士小姐微微一笑,拎着废弃的塑料袋,走了出去。

    眼见护士小姐出去,夏伤神情微微恍惚起来。下意识地抬起手,轻抚了一下自己的肚皮。鼻尖微微酸涩,她有些情难自禁地闭上眼睛……

    这个宝宝,于她而言,最终也只是一场空欢喜!

    想到前两日的那个流产手术,她的心头控制不住地一阵绞痛。20岁的时候,为了顾泽曜的前途,她义无反顾地选择流掉肚子里的那个宝宝。那一次,她是别无无奈。这一回,她诚心想要留下这个宝宝。奈何,老天却不肯答应。

    呵……

    这世上,果然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顾泽曜离开她的时候,她斗志昂扬,不肯服输。只觉得自己与官思雅只是出身不同,其余方面哪都不比她差。尤其是,那颗一心倾慕者顾泽曜的心。她一路咬牙闯关,不惜以美色勾引骆夜痕,只求在娱乐圈谋一席之地。她以为得到了名誉地位,顾泽曜便会对她另眼相看,也许那样她就能挽回他的心意了。可惜,宿命难逃……

    在她幡然醒悟之时,遇到了骆夜痕。她以为他能将好运带回给自己,她以为生活会重新给她新的希望。可是……现实往往是最残忍的……

    这个孩子,是一个提醒吧!

    她根本就不配拥有幸福,哪怕她如何想要挣开这份宿命。她都不配拥有这样的幸福,她是个不祥人,不祥人……

    不知不觉间,眼泪又开始嗦嗦地往下掉。她很想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样一再软弱的自己,连她自己都要看不起了。可惜,她怎么给自己做心理建设,都无法重新给自己建筑起一栋心理防墙了……

    她不得不承认,在最近这一串连续的打击中,她有些垮了……心也随着这个孩子的离开,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了。

    “抱歉,今天公司好忙,jack又把几个新人交到我手里了,唉……”许诺急匆匆地冲进病房,一进病房,她头也没抬,就开始絮絮叨叨地抱怨起来。

    夏伤连忙背过身,将泪湿的脸颊给擦干。许诺只顾着说话,并没有注意到神色异常的夏伤,“刚我问过医生了,她说你今天可以出院了。夏夏,我给你收拾一下啊!”

    说着,许诺就开始埋头收拾东西。将屋内的生活用具收拾完后,又对着夏伤说了一句给她出去办出院手续,接着便头也不回地跑了。

    夏伤在许诺离开之后,便撺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快速地从床榻上坐起来,帮许诺将行李全部收拾好。

    她想,身边真心关爱她的人已经不多。她也不想让许诺难过,能少一事就少一事吧。她的心里的苦只要她知道就行,别拖着许诺也跟着自己一样心里下着雨。

    许诺从住院部回来的时候,夏伤已经拎着一小袋的行李,站在病房门口了。

    “快别拿了,我来拿!”许诺一见,连忙快步跑上前,一把接过夏伤手中的行李袋,大声说道。

    夏伤身体不好,这会儿刚做完流产手术,身体刚分娩过的孕妇没什么区别。这几天又连着吊了好几天的盐水,虚着呢。许诺心疼她,自然舍不得让她自己提行李。

    “不……”夏伤想说不碍事,她只是做了一个小手术,并不是什么大事情。而且已经休息了好几天了,没什么大碍了。

    可是许诺偏不听,抢过夏伤手里的行李袋后,便快步往前走。

    夏伤知道自己拗不过许诺,所以也就作罢。尾随在许诺的身后,缓缓往前走去——

    出了病房楼,夏伤下意识地仰头看了一眼头顶的烈阳。

    春阳比冬阳更加的温暖,也更加的熏人想睡。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回流产,真的掏空了身子。她觉得很冷,最近几天手脚都像是侵泡在冰水里一般。明明头顶烈阳绚烂,可是风一吹,渗进骨子里,泌出一股子的凉。

    夏伤站在住院部的大门前,在暖暖的春风中,却冻得娇躯瑟缩了一下。

    “夏夏,车子就停在医院的大门口那边,你先过去。我回去还要拎其他的东西,等我一会儿啊!”许诺将行李箱递给保姆车的司机之后,便快速地回头又进医院。不过,走了两步,又似不放心夏伤。回头,绕到夏伤的面前,大声说道:“对了,你把脸遮一下,那群狗仔可能在医院门口埋伏着呢!”

    说着,许诺将夏伤脖子里的围巾给拢了拢。正好,遮住了夏伤小巧的俏脸。

    “恩,好!”在许诺的嘱托中,夏伤神色平静地点了点头。直到许诺离开往住院楼上走,她才缓慢朝着医院的门口走去。

    无论什么时候,医院都是繁忙的。夏伤在路上,瞧见一个哇哇大哭的女孩被父亲抱着从她身边擦身而过。那女孩许是生了病,被医生打了一针,正哭的伤心。父亲一直在忙着安慰着,言语举止中的浓浓父爱,让夏伤眼眶再一次烫的厉害。

    呆立在原地,一直目送那对父女消失在自己的眼帘。夏伤的神思才渐渐地回到自己身上,抬起手擦了擦眼角后,重新拾步,缓慢地走在宽阔的水泥路上。

    出了医院,是一条车水马龙的街道。夏伤正梭巡着许诺说的那辆保姆车的时候,却不想,一抬头竟瞥见了从车上下来的一个人的面孔上。都的时夏。

    顿时,她呆住了。

    他的车正停在一颗巨大的梧桐树下,枝繁叶茂的法国梧桐树遮天蔽日。金色的阳光透过树叶,轻轻地洒在他清俊的眉目上,好似给他整个人都镀着一层金色的融光,英俊的五官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潇洒利索的风韵。然,本该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却硬生生地被他脸上的表情,给破坏了这样的和谐。

    阳光下,他整个人如同裹着一层冰。尤其是注视着夏伤的视线,好似千年寒潭。只一瞬,便将夏伤的连心带魂,冻得动弹不得。

    他冷冷地注视着她,不带往日的缱绻柔情。眼神陌生的、冰冷的、绝望的、又是痛苦的……复杂的眸光,昭示着他此刻繁复的心理。

    他不敢相信,他真的不敢相信那些报纸上所说的话。夏伤怎么会是那么残忍的女人,她怎么可能会做出流掉孩子的事情……不,他不相信……

    “我的孩子呢?”骆夜痕深邃的眸光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眼底闪过一抹寒芒。如果夏伤真的打掉他的孩子的话,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女人……

    “我打掉了!”她迎视着他,眸光平静。只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这一刻平静之下的伪装,于她而言有多痛苦。

    打掉了,她竟然打掉了!

    骆夜痕高大的身躯微微晃了晃,心绪繁杂的同时。在夏伤的这句话中,好像有刀子划过自己的心上。他痛地有些难以自抑,拼命地克制自己的情绪。然……心湖已彻底地掀起滔天巨浪。那排山倒海的痛楚,一下子淹没了他所有的感官。他像是第一次认识夏伤一般,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良久,等他反应过来。心疼难以自抑之下,他怒火攻心地冲上前,不顾她刚刚流完产的身子上,朝着她的肚子狠狠地踹了一脚。

    “婊*子果然就是婊*子!”在骂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底滑过一抹痛彻心扉的痛楚。

    他什么都可以不跟她计较,惟独孩子,惟独这个孩子,他不能不计较。这是他的孩子,她却连对他说一下就没有,自己悄悄的跑进医院打掉了。该死的,他满腔深情,终究错付了……

    夏伤被他踹倒在地,有一瞬间肚子疼的差一点晕眩。她咬唇,强忍着那阵痛楚,抬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咬牙切齿地讽刺道:“骆夜痕,我说过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你以为我会要生你的贱种!”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