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68:上门质问
    只见骆夜痕突然间抬起脚,将离他不远处的一张椅子给踢飞。椅子撞在桌脚上,瞬间传来“哐当”一声巨大的撞击声。

    许诺被这动静吓的,娇躯瑟缩了一下。唯有夏伤神色依旧平静,并没有因为骆夜痕的突然火有一丝动容。

    “我不想跟你分手啊,你突然间跑过来跟我分手你要我怎么办?夏伤,我这辈子从没这么低声下气过。你究竟要我怎么办,你究竟想怎么样啊?”骆夜痕也觉得自己很委屈,因为爱她,他都不跟她计较她跟顾泽曜拥吻的那件事情了。听到她提分手,为了挽回这段感情。他昨晚回到家就让秀姨教他熬粥,今天一大早做好粥后,带过来想要讨她欢心。路过花店的时候,他还不忘要买一束红玫瑰。

    明明做错事情的人是她,可是最先低下头认错的人却是他。」`」`hNeT

    为何他费尽心思讨她欢心,得到的却是她的肆意践踏和侮辱。他够低声下气了,真的够难过了。他也不是神仙,为了这段感情他也在很努力地付出着,争取着家人能够接受夏伤。为什么,在他这么坚持的时候,她却要先放手呢?

    夏伤在骆夜痕的话语中,娇躯轻轻地颤抖着。她缓缓地阖上眼睛,掩去眸中乍泄的情绪。别过头,转身不理会大为光火的骆夜痕。

    “夏伤……”骆夜痕不死心,转身大步走到夏伤的面前。抬起手,掌心用力地钳住夏伤的胳膊,认真地问道:“你突然间跟我提分手,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说啊,你尽管告诉我……如果是有人在你面前说了什么话的话,我……”

    夏伤深呼吸了一口,克制住内心汹涌澎湃的情绪后。缓缓睁开眼,眼眸平静寡淡道:“我最讨厌死缠烂打的男人!”娇躯微微有些战栗,夏伤抬眸,眸光略带着几分狠辣地注视着骆夜痕的眸子,又说道:“骆夜痕,我告诉你,我一点都不稀罕你们骆家的东西。不要以为你是名门之后,女人都会喜欢你。我玩你的,我从来就没喜欢过你……你回去告诉你的两个好姐姐,让她们放心吧。她们就算想请我嫁给你,我都不稀罕……”

    “是不是我表姐找过你,夏伤,我……”听完夏伤的话语后,骆夜痕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他连忙解释起来,“她的意思绝对不是我的意思,夏伤,我没有嫌弃过你,我是……”

    “呵呵……”夏伤突然间冷笑起来,她狠狠地瞪了一眼骆夜痕。然后,大声地打断了他的话语,“你没嫌弃过,骆夜痕,你没嫌弃过我会远离京都出国留学一年吗?”

    “……”骆夜痕顿时,被夏伤问的哑口无言。

    “以前是我太寂寞,太害怕孤独了。所以我才会答应你,跟你从开罗回来。但是,我现在想通了。骆夜痕,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玩玩可以,负责就算了……”夏伤握着拳头,顿了顿,又说道:“我现在玩不起了,今年过年,我28了……骆夜痕,我不想跟你再这样耽误下去了……”

    “我想娶你,是你自己不肯嫁啊!”他一直都有在谋划他们的婚事的,可是因为顾及之前跟夏伤说的,让她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他不想一直逼她,所以才忍着,没有提及。他哪里会知道,夏伤心里原来已有这份心思。

    “我想嫁,你就能娶我吗?”夏伤在骆夜痕的这句话中,眼眶一下子烫的厉害。她连忙低下头,掩饰过去。

    “当然,我们现在就去……”骆夜痕说着,拉着夏伤就要出门。

    不就是要他娶她吗,现在就去民政局登记去。很快,她就是他的老婆了。这样,她该相信他了吧!

    “那你外公怎么办?”一句话,让原本拉着夏伤往外走的骆夜痕,惊得止了步子。

    “我一定能说服他!”他没有回头,握着夏伤的大手,却紧得要命。

    “呵呵……”夏伤低着头,轻轻地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声太过尖刻,让骆夜痕听着有些寒心,“如果你外公再一次病,你会不会怨恨我……”

    骆羌鑫跟骆夜痕的感情一直以来都很好,夏伤深刻的明白这一点,更是在医院的走廊里亲眼目睹过那一幕。所以,她知道,对待骆羌鑫的这件事情上,骆夜痕还是多了几分谨慎和思量的。

    “夏伤……”骆夜痕转过头,眼眶又热泪滚动着。他张开手,一把抱住夏伤,声音略带着几分哽咽,“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相信外公会接受你的!”

    “可我……等不了了……”夏伤缓缓地摇了摇头,抬头看着骆夜痕,低声又说道:“我十多年的时间去爱一个顾泽曜,最后我输了。我不想重蹈覆辙,你明白吗?”

    “我跟顾泽曜不是一类人,你为什么老是要拿我跟他比……”一再地跟她的前男友并排在一起说,骆夜痕也生气了。他很烦躁,也不想再听夏伤说话。

    “骆夜痕,跟我在一起,你永远会拿出来跟顾泽曜比……”夏伤没有收敛爪牙,对着骆夜痕又下了一副猛药。

    “够了!”他是个男人,也有男人的尊严。如今一再地被夏伤拿出来跟顾泽曜相提并论,他也彻底惹毛了。大喝一声后,骆夜痕看着夏伤,又说道:“今天到此为止,我们都冷静一下。”。

    话落,骆夜痕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屋子里。

    他知道,如果再待在这里的话,指不定会被夏伤气成什么样子了。

    冷静,看来他们都需要冷静一段时间。

    “砰”地一声,地动山摇的关门声后。一直站在旁边,目睹着夏伤和骆夜痕吵架全过程的许诺,娇躯再一次因为大力的撞击声,瑟缩了一下。

    好半晌,回过神来。许诺连忙快步走到夏伤面前,低声唤道:“夏……”

    只是,话音还未落下。却看见夏伤低垂地小脸上,泪水早已濡湿了满脸——

    回到车上的时候,骆夜痕回想起方才的那一幕,越想越是生气。咬牙用力地狠狠地拍了一下方向盘,却丝毫不觉得泄愤。色不静哐。

    明明过年期间在湘西的时候,一切都好好的。怎么会突然间,变成眼下这局面呢?

    握着方向盘,骆夜痕越想越烦闷。从方才与夏伤的对话中,她隐隐地想到了什么。快速地掏出手机,翻出通讯录后,按了一个键。

    “表姐,是我!”

    ……

    挂上电话之后,骆夜痕一咬牙,动引擎,拨着方向盘,快速的将豪车驶入宽阔的马路上。

    豪车在路上疾驰,很快就开进了皇宫。穿过守卫森严的宫门,一路在水泥道上穿梭。直到,在御花园前的空地上,他方才停下来。

    御花园内,正值百花盛放的季节。很多花的花期都已来,院内早春花正开的绚烂。骆夜痕快速地推开车门跳下车后,就听到园林内有一阵欢笑声传来。

    “母后,思雅姑姑,风筝飞的高不高?”御花园内,已经八岁的皇太子赢殳珪正顽皮地手里拿着风筝线,在放风筝。一树桃树下,官思雅和骆颜夕正微笑着看着赢殳珪,聊着天。

    “小夜,你来了?”官思雅最先看到骆夜痕,瞧见他大跨步地走进来。她面上柔柔一笑,招呼着骆夜痕过来。

    “表姐,你是不是去找过夏伤?”谁知,骆夜痕只对着官思雅象征性地点了点头后。便将视线移向一旁的骆颜夕,大声地问道。

    “小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在骆夜痕略带着几分审视意味的眼神中,骆颜夕顿时不快地板起脸,低声呵斥道。

    “你别把我当成是傻子,如果不是你去找夏伤,她怎么会突然间跑过来跟我说分手?”骆夜痕愤恨地双手握拳,并没有因为骆颜夕的冷脸有丝毫的退缩。

    “小夜,我骆颜夕在你心目中,就是这样的人吗?”骆颜夕俏脸彻底黑了,她不快地瞪了骆夜痕一眼,反问道。

    “颜夕姐,一直以来我都十分尊敬你。但是这一次,你去招惹夏伤,我真的很生气。你有什么,不能跟我说的吗?为什么要去骚扰夏伤,是我喜欢夏伤,一心要娶她的,与她何干。你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去骚扰夏伤呢?”骆夜痕黑着俊脸,这一回真的对骆颜夕生气到了极点。

    有何不满,她可以尽管跟自己说。偷偷去找夏伤算什么本事,怎么骆颜夕做事的风范,越来越像个无知妇孺。

    “这个女人,之前花言巧语的哄骗我和你姐姐,说她怀孕的。把我们一帮子人都哄得围着她团团转不算,这一回,又如此诬赖我,小夜……亏得你也信……”骆颜夕完全没想到,夏伤竟然会把自己去找过她的事情,透露给骆夜痕听。一时间,对夏伤的印象,可谓是深恶痛绝。

    这样一个挑拨离间,搬弄是非的女人,嫁进她们骆家,不是一个祸害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