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66:夏的分手
    夏……

    在夏伤突如其来的献吻中,顾泽曜心里掠过一抹惊诧。但是很快,理智就在夏伤热情的缠吻中,荡然无存。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揽住夏伤的纤腰。从唇瓣的厮磨,到唇舌的纠缠。他不顾一切地吻着她,浑然忘却了周遭的万物。

    骆夜痕满脸震惊地看着夏伤的方向,在夏伤和顾泽曜热烈的缠吻中,他整个人都懵了。直到,脑子中突然间闪过一道白光。他猛地反应过来,气势汹汹地抬脚大跨步地冲上前,把拉开被顾泽曜紧拥在怀中的夏伤。然后大手握拳,“砰”地一声,对着顾泽曜的俊脸,就是一拳。

    顾泽曜在骆夜痕这一砸下,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反应极快的他,已经稍稍地能预感到了什么。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向夏伤的方向。

    夏伤面上的表情很平静,并没有因为骆夜痕的突然闯出来,有丝毫的害怕和惶恐。顾泽曜在触到夏伤的表情之后,更加笃定了心中的猜测。隐隐地,他心中涌出一种莫名地兴奋。不动声色地抬起手,擦过唇角边上的一丝血迹。

    “顾泽曜,你找死!”只被眼前这一幕,所蒙蔽的骆夜痕,怒冲冠。他抬起手,又要朝着顾泽曜的俊脸挥过去。

    对于方才接吻的那一幕,骆夜痕真的嫉妒地快要疯了。他竟然又吻夏伤,还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吻夏伤。该死的,找死,找死……

    夏伤见骆夜痕又要揍顾泽曜,一副护犊子心切地跨步走到顾泽曜的身前。用身子挡住顾泽曜的身躯,仰头看着骆夜痕。眼瞳里,崩裂出一抹凶光地大声嚷道:“骆夜痕,你做什么?”

    “你……”操起的拳头,生生地定格在夏伤的脑勺上,骆夜痕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夏伤。

    “不准你打他!”夏伤并无丝毫畏惧地迎视着骆夜痕的那双眼睛,神情平静地说道。

    眼见夏伤维护顾泽曜,骆夜痕的眼瞳在瞬间就似点燃了。他深深地呼吸了两口,好半晌将自己胸腔中的火气压下去之后,他才指着顾泽曜的鼻子,看着夏伤大声地问道:“呵……是不是他强吻你的,你给我说清楚……我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如果是他……”

    “没有!”夏伤的一句话,很快将骆夜痕的嘴巴堵着了。他呆呆地定在那里,一眨不眨地看着夏伤,仿佛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

    “那……你……”他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脑子糊涂的厉害。他弄不清楚,夏伤现在在搞什么……。

    “骆夜痕,我们分手吧!”夏伤双手握着拳头,低低地说道。

    她觉得自己很累,跟骆夜痕之间,她已经看不到希望了。她也不想再拖累他,离开了她后的骆夜痕,有更锦绣的前程等着他。而跟她在一起,可能随时都要面临她的死亡。

    她不想将苦难带给他,跟她分手,对骆夜痕来说是最好的。就当这一次是她自私吧,她接受不了如果在骆夜痕知道自己有病后,被他抛弃的那种结果。还不如自己早点断了这种关系,至少她觉得这样做,她不至于太难接受。

    在夏伤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骆夜痕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

    “你又跟我说分手,该死的,夏伤,你又跟我说分手……”为什么她动不动,就喜欢把分手挂在嘴边。她就这么喜欢,拿这个当借口来逃避问题吗?

    骆夜痕抬起手,紧紧地钳住夏伤的胳膊。他真的有点生气了,这段关系维系地这么困难。他一直在为了他们的未来在争取着,她却三番两次地轻易要提出分手。

    “是,分手吧!”夏伤觉得肩膀很疼,可是她却不敢说话。

    “你跟我道歉,你说你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做了。我不追究,我不追究这件事情了。夏伤,你不要动不动就提分手好不好?我脾气没那么好,你干嘛每一次都喜欢把我逼到火的地步才甘心啊!”在听到夏伤倔强的话语后,骆夜痕心中的火气,一下子荡然无存了。取而代之的,是软了口吻的哀求。

    算了,不就是接个吻吗?算了,他不追究了……只要她不要这么轻易地说分手,他什么都可以让步的。

    夏伤在骆夜痕的话语中,心里淌过一抹暖流。骆夜痕能说出这么毫无原则性的话,就是对她最大的让步。可惜……

    “骆夜痕,我不是跟你开玩笑。我是真的觉得,我们玩完了。抱歉,我始终没办法让自己喜欢你这样的人……我不喜欢你了……”

    夏伤说完,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夏,夏伤……”骆夜痕一急,连忙跨步追上前。伸出手,想要拉住夏伤的胳膊。

    “骆夜痕,拜托你像个男人一点,好吗?”夏伤甩开骆夜痕伸过来握住自己胳膊的大手,皱着眉头大声地说道。

    “夏伤……”看夏伤又跑了,骆夜痕继续不依不饶地在追。

    一旁的顾泽曜,好似彻底地被两人遗忘了一般。他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骆夜痕追着夏伤走进公寓大门口。此时,他心里充斥着一个疯狂的想法——

    伴随着“叮咚”一声电梯开门的声音,夏伤埋头跨步走进电梯间。尾随在后面的骆夜痕一见,连忙也跟了进去。

    不心手荡。“夏伤,夏伤……”进了电梯间,骆夜痕神情很是惶恐,他轻轻地扯了扯夏伤的衣袖。可是夏伤仍旧不理他,别过头看着电梯间的铝制墙壁。

    骆夜痕见夏伤没有说话,便大着胆子。跨步走上前,将夏伤压在身后的墙壁上。低下头,想要像往常一样,半撒娇半偷吻地抱住她。

    谁知,夏伤突然间抬起手,对准了骆夜痕俊逸的面孔,狠狠地甩了下去。

    只听到“啪”地一声,骆夜痕那张俊脸上瞬间多了五个手指印子。

    “你……”他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夏伤,完全没想到这女人今天不光嘴巴狠。就连手,也下的这么狠。这巴掌下去,他半边脸都麻了。

    “骆夜痕,我再说一遍,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我很认真地告诉你,我要跟你分手!”夏伤冷着一张俏脸,神情凝肃,语气不容置疑。

    “夏伤,你就那么喜欢顾泽曜?”被她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冷言冷语,如今还动手,骆夜痕也生气了。他瞪着夏伤,大声地问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了顾泽曜我可以去死。”夏伤别过头,语气透着一丝薄凉地回道。

    “你……”骆夜痕再三深呼吸,他决定了,他再给夏伤一次机会。转过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夏伤,你认错,只要你知道错了,刚才的事情我会在我脑子里,自动删除!”

    “谢谢你的好意,我没觉得我刚才有哪边做错了!”夏伤并不因此妥协,眼睛轻佻地看着骆夜痕,低声回道。

    “夏伤,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我真的会生气!”骆夜痕握着拳头,对这样的夏伤,他觉得自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夏伤没理骆夜痕,摆明了一副“关我什么事情”的表情。

    这时,电梯men传来“叮咚”一声。夏伤抬头看了一眼徐徐打开的电梯men,在电梯men全部拉开之时,她抬脚跨步走了出去。

    只是,猛然间,手臂再一次被一只温暖的大手给握住。夏伤愣了一下,驻足停在原地。只听到身后的骆夜痕缓和了口气,对着自己软语告白:“伤伤,我爱你!”

    他是真的很珍惜很珍惜这段感情,不希望就因为莫名其妙地吵架失去了她。他很爱她,打从心眼里的喜欢她。他希望能跟她一生一世,为了维护这段感情他什么都可以做的。

    骆夜痕说完之后,抬起手,将背对着自己的夏伤,一下子拉进自己的怀中。

    “我不想跟你吵架,我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无理取闹。夏伤,你的过去我会宽容。跟顾泽曜的事情,只要你跟我说清楚,不要胡来,不要乱搞,我都会体谅你。你不要动不动就跟我说分手好吗……我是男人,我也有我的尊严……是你对我说,我们彼此间要有信任的。现在,我相信你的人品和为人,我知道你绝非是一个三心二意的女人。你不需要跟我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只想知道你究竟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分手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你心里有什么话,可不可以告诉我啊?”

    这一回,骆夜痕算是真的是低声下气了。

    刚才在外面看到夏伤跟顾泽曜那一吻时,他就克制住胸腔中的火气,没有像以前一样任由情绪主动他所有的思维。现在,在听到夏伤提出分手的时候。他更理智地告诉自己,一定生什么了。他低声下气地跟夏伤讲道理,就是不想就这么放弃了。

    这段感情,走到现在本就不容易。如果因为一些莫名其妙地误会,就结束的话,岂不是太冤了。骆夜痕深知,人生没多少个一年后。他已经浪费了一年跟夏伤相处的时间了,不然再浪费个几年……更不想,因此懊悔……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