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62:谁是谁的劫
    骆颜夕离开之后,许诺就一直竭力安抚着夏伤。

    “我不相信我的宝宝有事,我不相信他不好!”夏伤说着,伸手一把掀开被窝,快速地从病床上下来。

    “夏夏,你要去哪里?”许诺一见,焦急地追在夏伤的身后,大声地问道。

    “我要去找医生,我要去问清楚……”夏伤目露绝望地回头看了一眼许诺,然后又转头快速地跑出病房。

    许诺见此,立马站起来直追夏伤,一边追,一边大声嚷道:“夏夏,我跟你一起去,等一下我……”——

    会诊室里。

    “医生,我的宝宝是不是健康的,你跟我说实话,我的宝宝健康不健康啊!”“砰”地一声,夏伤气喘吁吁地推开房门,冲进会诊室,大声地嚷道。

    会诊室里,还是上次的那个中年女医生,在看到一下子冲进来的夏伤后,她不慌不忙地说道:“夏小姐,我已经把详情告诉许小姐了,请你尽快接受手术!”

    “不,不……”满怀希望的夏伤,在听到医生的残酷话语后。她步步倒退,一脸不可置信地尖叫起来……

    “夏夏,夏夏……”随后赶来的许诺看到夏伤这反应后,眼眶通红地安抚道:“你不要难过,你还有……”大安下把。

    “骗我,你们骗我……不,不……”夏伤抱着自己的脑袋,痛苦地尖叫着。

    怎么可能会是宫外孕呢,怎么可能呢?她的宝宝不可能是宫外孕的,她的宝宝很健康,根本就不可能是宫外孕的……为什么要骗她啊,为什么……

    内心的痛苦无法被宣泄出来,夏伤本能地想起了一个人。

    骆夜痕,骆夜痕,对,去找骆夜痕……他是孩子的爸爸,他会想办法的,会想办法保住他们的孩子的,对,去找他,去找他……

    于是,夏伤转过身,她拼命地跑……她想,找到骆夜痕了,她就有办法保住这个孩子了……

    “夏,夏夏……”许诺看见夏伤又跑了,心里一急,再一次追了上去……——

    骆羌鑫从icu病房转移出来没多久,他就醒了。苏乐珊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不顾父母的反对。执意跑到医院,来看老爷子。

    老爷子自是很开心,尤其是看到骆夜痕和苏乐珊站在一起的时候。

    “小夜,你能懂事一些的话,我去了也放心了!”骆羌鑫鼻子里还插着氧气管子。看着站在病床前神情憔悴的骆夜痕后,心疼地抬起手。

    骆夜痕见此,连忙走上前,一把握住老爷子的手。

    “外公,我会懂事的,以后再也不惹您生气了!”看见外公安然地醒过来,骆夜痕勾唇微笑着。眼眶里,却涌动出几许泪意。

    听到医生说外公已经没事了,骆夜痕心中的一块石头,也是彻底落下了。其实他也是很爱这个从小疼他疼到大的老人的,其实他也是特别的尊敬他,不希望他有事的。这一次因为自己,老爷子被气的一下子住进重症病房,没有人比他更自责,内心更痛苦……

    “乖,乖……”骆羌鑫握着骆夜痕的那只布满皱纹的手,紧了紧。苍老的面孔上,漫开一抹和蔼的笑容,“小夜,珊珊是个好姑娘。你要好好珍惜她!”

    骆夜痕在骆羌鑫的话语中,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苏乐珊。苏乐珊见此,满面娇羞地走上前,怯怯道:“外公!”

    “我老了,不中用了。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珊珊,小夜这孩子还小,不懂事,日后你多包容他!”骆羌鑫目光慈爱地看着苏乐珊,如此说道。

    “是,外公!”苏乐珊听着骆羌鑫说完之后,转过头,看了一眼身旁的骆夜痕。在触及到骆夜痕俊朗的侧颜后,苏乐珊的心如同击鼓般咚咚咚地不停地跳了起来。

    ……

    当看清楚病房内的一切之后,夏伤犹如被一道晴天霹雳击中,整个人都懵了。她站在空荡荡的走廊内,眼睛死死地看着病房内的一幕。眼泪,一下子迷蒙了夏伤的眼眶。如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地往夏伤的眼眶里掉下来。

    头顶宛如有一头凶猛的恶兽,张牙舞爪地挥舞着自己的爪子,在对着夏伤怒吼着。然后,猛地俯冲下来,一下子将她整个人吞下肚……

    夏伤感觉自己不断地不断地在下落,满心都被一种黑暗蚀骨的恐惧,包裹着……

    她,他是不是,再一次,再一次被人抛下了……——

    从骆羌鑫的病房中走出来后,骆夜痕就皱着眉头,用力地拨开苏乐珊挽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手。

    “苏乐珊,我再对你说一次。我真的不喜欢你,也已经没有精力再跟你去培养什么感情了。你就当放过我吧,不要再这样缠着我了,行吗……”他不明白,苏乐珊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执着。为什么他都说了那么多遍了,可是她对他却仍是这么死心塌地的。

    “夜,夏伤就有那么好吗?你明知道她有多坏,为什么你还是这样对她执迷不悟呢?”苏乐珊在骆夜痕的动作下,脚下踉跄地倒退了一步。她蹙着纤眉,心里委屈地大声说道。

    她真的好希望,骆夜痕能一直维持着在骆老爷子病房内的样子。

    “她好不好,与你无关!”骆夜痕有些懒得理苏乐珊了,脚下大步往前走去。

    外公现在已经平安无事了,他一颗心也能放下了。如今,他终于可以回家洗个澡补个觉了。

    “就算头顶上被戴一顶绿帽子,你也可以无动于衷吗?”看着骆夜痕闷头离开,苏乐珊急了,对着骆夜痕的背影大声嘟嚷道。

    猛然间,那个即将离去的黑影忽而跑至她身前。手掌似抓,一把扣住她的颈脖。然后,长指收紧。苏乐珊一下子就感觉自己,不能呼吸了。

    “唔……”她痛苦地看着面前俊脸表情略显狰狞的骆夜痕,想要讨饶。

    “我说过,我的脾气没有那么好。苏乐珊,你找死吗?”骆夜痕觉得忍苏乐珊已经忍的够久的了,可是她没半点收敛,这一回,她是真的踩到他的底线了。

    “夜……”苏乐珊的俏脸开始涨青,显然是憋气憋的太久。

    骆夜痕可也没被火气冲昏了头脑,他只是想给她一点教训。所以在苏乐珊以为自己要被骆夜痕掐死的时候,他突然间松开手。

    “如果不想惹人讨厌的话,你给我尽快消失!”骆夜痕声音不带丝毫的感情,话落之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咳咳……”失了支撑点,苏乐珊脚下软软地一下子栽倒在地上。她抬起双手,不停地揉着自己的脖子。眼睛因为剧烈的咳嗽,多了一层雾气。她抬起头,看着骆夜痕毫不留情面地背影。委屈,让她控制不住嘤嘤地哭了起来。

    她只是喜欢他,很喜欢他,喜欢了他很多年。为什么,为什么他就是不肯喜欢她呢。明明,曾经是他主动来招惹她的!

    苏乐珊低垂着脑袋,双手紧紧地抠着自己的长裙。她委屈地嗦嗦地掉着眼泪,满脑子都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一幕……——

    15年前的除夕夜中,宫里张灯结彩。宫殿内的屋檐上,挂着整排的喜庆红灯笼。白玉石阶上人声鼎沸,宫内宫外的达官贵人纷纷应邀参加今年的除夕夜的盛会。赏景湖上的风低低掠过,灯笼随风摇曳。灯火印在宫殿前的一众人的面孔上,红彤彤的,看着格外的喜庆。

    “胖丫头可真丑,好丑,肥的像头猪一样!”在大人们围在一起,交际应酬的时候。随父母前来的那些贵族小孩聚在一起,不一会儿,几个调皮的男孩就聚在一起指着一个陌生的胖女孩,开始肆意嘲笑起来。

    “是啊,长得这么寒碜,还敢出来吓人……打死她,打死她……”

    “荣轩,你就不要侮辱猪了,猪都比她好看,这种人也配跟猪比美……”

    ……

    这帮顽劣的贵族小孩向来无法无天,眼下身旁又没个大人在场。没一会儿,那几个男孩就拿着小石子开始丢那个被他们围在中的胖女孩。女孩吓的瑟瑟抖,眼见这么多人围着自己,她又不敢乱动。在那些人往她身上丢石子的时候,她尖叫着开始乱躲。没想到她的反应,反而滋长了那些贵族小孩的兴致。他们笑哈哈地拍着手掌,大声地嘲笑着……

    “你们不要打我,坏蛋,不要打我啦……”很快,胖女孩就哭出了声音。她连连讨饶,可是却没有让那群人罢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