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47:欠下的债
    “她真的怀过孩子……为什么要瞒我,为什么你要瞒着我……”

    在听完范文君的回忆之后,顾泽曜失控地怒吼出声。

    他不敢相信,他真的不敢相信他和夏伤之间,竟然还有过一个孩子。他曾经差一点成为一个父亲,他做梦也没想到夏伤竟然给他怀过孩子……。

    为什么不早一点说出来,如果他知道的话,他绝对不会选择走现在的这条路。如果他知道了,他绝对不会把事情弄成眼下的这种局面。他到底有多欠夏伤的,他到底让自己心爱的女人承受了多少苦难……

    他好恨,好恨自己!

    “不瞒你怎么办,泽曜,我是为了你好……如果夏伤真的生下那个孩子,那是在害你……你会更加忘记你的使命,忘记你爸爸,忘记我的腿……”范文君看顾泽曜如此痛苦,心里也痛到了极致。

    谁说她不痛了,她也痛苦。夏伤的那个孩子,也是顾家的骨肉。把那个孩子打掉,她也是心痛的。

    “为我好……呵呵,是为了你自己吧!”顾泽曜踉跄地倒退了一步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哭着看着范文君,嚷道:“妈,那是我的孩子,你为什么不问一下我就怂恿夏伤去流产……你明知道夏伤有多喜欢我,你明知道那笨丫头有多傻,为了我她什么都肯做的……一个为我好,就足够那笨丫头去犯傻了……你们都想着是为我好,可是你有没有想过……那是我的孩子,我是孩子的父亲……当时的我已经成年,我也有知情权,我不要你们这种善意的保护……我不是窝囊废,我不是一个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的窝囊废……”

    他究竟算什么了,在母亲和夏伤的眼中,他究竟算什么啊。明明是他的孩子,他却要在报纸刊登出来,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夏伤流产之后,才知道自己差一点做父亲。

    为什么不告诉他,为什么当时不告诉他一声。他喜欢孩子,只要是夏伤生的,他就算放弃学业也不会让她打掉的。为什么不说一声,为什么要让他成为最后一个知道的人。他就这么弱吗,在她们眼中他就这么弱,需要她们那么严密的保护吗?

    为什么要瞒着他,为什么怀孕这么大的事情,她们要这样瞒着他!

    “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鬼嚎什么?”范文君仰头,强制镇定了一下心绪后,回头,瞪着坐在地上没出息的顾泽曜,大声说道。

    “妈,我什么都听你的……这些年我真的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你有没有想过我想要什么?”顾泽曜仰着头看着自己的母亲,两只眼睛里聚满了眼泪,“我想要夏伤……这些年来,我唯一想要的就只有一个夏伤……可是我听你的话,跟她分手,娶官思雅,我进官氏……利用官氏跟政界的人打交道……妈,虽然事情很顺利,可是我不快乐……为了爸爸,这几年我看着我心爱的女人跟其他男人在一起。我看着她被人欺负,我看着她为了我堕落……你知道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怎样的煎熬吗,我恨不得想杀了那个家伙……可是为了大局,我忍了……她跪在我面前求我回头,我又对置之不理了……她撑不下去跑去国外自杀,我还是忍了……妈,你是不是要看我变成一个缩头乌龟你才甘心啊……”

    事情,并不是只有一种处理的办法。可是为了追求效率,他却选择了最决绝的一种方式。放弃夏伤,是他这辈子做的最蠢的决定。尤其是知道她曾经怀过孕后,他更悔恨了。

    他跟夏伤的孩子,就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没有了。他好悔,悔到了极点。

    “泽曜,你怨我吧!”在顾泽曜的话语中,范文君缓缓地阖上眼睛。眼泪,在她脸颊上肆虐着……

    “妈,她跪在地上求我,她跪在地上求我……我知道她喜欢我,我知道她很喜欢我……我怎么那么残忍,我怎么可以推开她……”回忆当初在雨中的那一幕,顾泽曜心如刀绞。

    他明知道当时的夏伤有问题,明知道她心里难过才会找到他。可是那时的他,还是牢记着自己的责任,推开了她,置她于不顾。现在想起来,他真的是一个混蛋,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这辈子,对夏伤的感情债,怕是永远都还不清了……——

    对夏伤的记忆,是一个由浅到深的过程。他并不是一个特别热情的人,相反他天性凉薄。对世间的感情,都保持着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他是那种,只要不妨碍到他,就算有人在他面前杀人,他都可以置之不理的那种人。

    从第一次看见夏伤,他就从这个女孩眼中看到了与其他小女生一样,对他的那种痴迷。说实话,那不是第一次了,他身边经常出现这种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小女生。

    后来,她聪明地以补习为借口,名正言顺的接近自己。他虽然在心中暗骂这个女孩子是傻缺,但是并没有拒绝她的要求,因为,给她补习是有钱拿的。

    他并不是一个善良的人,一个在逆境中长大的人,从小就看尽世态炎凉的人,善良与他而言是一种奢侈品。他连自身都难保,如何能有闲情管别人。夏伤送钱给他补习,他只把这一切,当做是一份工作。所以,帮她补习完那一题之后,他拿着钱就走了。当时的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过分的。

    之后,她三番四次地来找他补习。看在钱的份上,他也每次都很有耐心地教她。即使,他感觉出,在他讲解的时候,这个女孩其实一直在偷偷地看着自己。

    她是一个话多的女孩,每次来找他,都会跟他说一堆莫名其妙的话。一个天气,都能被她唠叨上半天。可是,莫名地,他并不会烦她。也许是那时的生活太过没意思,他觉得需要一些调剂品来调剂一下无聊又模式化的生活。再则,她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每次来找他,都能让人眼前一亮。他现她除了校服之外,从来不会重复一件衣服。看起来,家里很有钱,家教也很严。是个被保护的很好的小公主,不过她身上并没有丝毫的骄纵和任性之气。相反,她随和乐观,没事喜欢讲笑话逗弄一下他……

    对于那些良好家教出来的孩子,他其实是羡慕的。更多的,是自卑……所以,对她,他不刻意地热络,也不拒绝……冷冷淡淡的态度,却没有让性格顽强的夏伤知难而退,反而她越来越黏他。

    直到,她跟家里闹翻,跑到他家里来找他。

    看到她像只受惊的小鹿一般,蹲在巷子里的小道里。其实他是吃惊的,在他印象中,这个乐观讨喜的千金大小姐,本该被人捧在掌心中细心呵护长大的小公主。怎么也会,被命运之神嫌弃,一朝惨遭厄运呢?

    把她留下来,其实并不是对她好,而是他的私心。

    “那个女孩喜欢你!”夏伤父亲离开的那一天,范文君就把他拉进了放纵,跟他如此讲道。

    “恩!”他没有否认。

    夏伤太过单纯,眼里不是黑就是白。在感情处理方式上,尤为直白。她看他的眼睛里,闪烁着亮光。任是谁都看的出来,她喜欢他。喜欢的,近乎是痴狂。

    “留下她吧!”范文君沉吟了一下后,看着他,又说道:“我需要一个照顾我的人,也正好给你减轻一点压力。而且以后如果你要出外读书,她也可以在家照顾我!”

    “她那种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的千金大小姐,留下来只会浪费粮食!”他摇头,拒绝了他母亲的提议,“我马上去找她父亲谈谈,我觉得这里面应该有什么误会!”

    “现在不能做,以后就能了!”他母亲执意要留下夏伤,“泽曜,我需要一个人照顾!”

    “……”顾泽曜明白他母亲的这句话,但是始终觉得,留下夏伤是在害她。

    “这个丫头看上去挺稳重的……而且,她很迷你。我相信,只要你肯对她说些好话,她一定会乖乖听你的!”范文君说这话的时候,夏伤正好在外面做饭。没一会儿,她就满脸是灰地跑进来。

    “对不起,我把饭烧糊了!”她看上去很窘迫,似乎害怕被骂一般。低着头,一副很害怕被赶走的可怜样子。

    “没事,第一次做,难免会做的不好,不怪你……”范文君微笑着,看着夏伤的目光温柔地可以滴出水来。

    这还是顾泽曜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这个样子的母亲。他心里叹息了一声,没有说话。而夏伤则在他母亲的这句温柔的话语中,感动极了。原本黯淡的眼神好似一下子重新注入了活力一般,两眼亮晶晶地看着范文君。亲着间吼。

    “顾伯母,对不起,我下回肯定不这样做了!”傻傻的夏伤,还真把他母亲当成了救命恩人。殊不知,其实她在走入他妈妈的圈套中,成为他妈妈的猎物了。

    他什么都没有说,目光平淡的看着这一切。诚如他妈妈所言,他需要一个人来照顾他和他妈妈。既然夏伤如此积极,那么就她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