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46:为爱痴狂
    “泽曜还在读书,他还有大好的前程,你现在给他生孩子是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是在毁他吗,你这样做难道不是在毁了我儿子的大好前程吗?”范文君声声尖锐,句句是质问。

    夏伤真的没想到,顾伯母竟然会如此想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我没有毁他的前程,我没有让他连书都不读就回来为我负责。我只是想他毕业之后直接回来,国内也有大公司的……以泽曜的能力,照样是可以出人头地的……”夏伤委屈着,据理力争。

    “国内能跟国外比吗,你别天真了……你现在生下这个拖油瓶,你就是在毁我儿子……”范文君不听夏伤的话,指着夏伤的肚子大声骂道:“你要是有点脑子的话,你就该知道怎么样才是为了泽曜好,怎么样才是对你最好……”

    “不……他不是拖油瓶,是我跟顾泽曜的宝宝。顾伯母,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她万万容不得顾伯母如此侮辱自己的孩子,所以首次对着顾伯母大声地抗议出声。

    “总之,这个孩子不能要。夏伤,我绝对不会让你毁了我的儿子的……”——

    在夏伤的讲述中,骆夜痕的心,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一把握住。整颗心,都在她的话语中,闷闷地痛了起来。

    他开始心疼了,很心疼很心疼眼前的这个女人。他痛恨老天,为什么让他遇见她这样迟,迟到她已经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他应该再早点的,应该早一点认识她,这样就可以在她身边分担她的痛苦。

    “最后,你妥协了!”双手打着颤,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连声音都有些控制不住地有颤音。他可以想象那个画面了,如果报纸没有虚构的话,那画面该死怎么样的触目惊心……

    “恩,其实顾伯母说的对,我太天真了。那时候我能力有限,顾泽曜的家境……根本不能让我做梦,现实太残酷了……”夏伤缓缓地闭上眼睛,任眼泪在脸颊上肆虐。

    过去午夜梦回时,她总被那样鲜血淋漓的画面给惊醒。每每醒来,她都会全身寒,控制不住地嚎啕大哭……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仍是难以忘记那一幕……——

    与顾伯母僵持了有近半个月的时间,她仍是坚持做着那个一家四口的白日梦。顾伯母看她仍是执意要生孩子,也冷着脸不愿意搭理她。

    就像是一场无声的拉锯战,谁先受不了谁就先认输。

    夏伤如往常一样,上下班。出门前给顾伯母做好中饭,晚上回来继续做晚餐。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个多月。到最后,是顾伯母先开的口。

    “夏伤,你还年轻,才20岁。你着急什么啊,未来你有大把的生孩子的机会。等泽曜完成学业,累积了一定的经验,有你的好日子。现在,你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留下来只会害了你自己,拖累了泽曜!”在夏伤伺候完顾伯母用完晚餐后,范文君一扫常态,拉着夏伤口吻沉重地哀求起来,“你难道觉得你现在的日子还不够苦吗?如果你把孩子生下来,也是苦了孩子啊!你好好想想,现在可能你还不觉得怎么样……等你肚子大了起来,不能干活了,咱们怎么活啊……日后孩子生下来,尿布奶粉的问题接踵而来……生活不是童话,由不得你白日做梦……你明白吗?”

    “他是我和泽曜的第一个孩子,我舍不得,顾伯母,你不要逼我了!”她明白,正因为知道生孩子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所以她才拒绝去想,去思考那些现实的问题。她舍不得,她舍不得就这么打掉她和顾泽曜的第一个孩子。

    “你以为我就舍得吗,你肚子里怀的是我的孙子,我也舍不得你打掉他。可是我能怎么办,我现在腿脚不便,如果没有你,我在床上也是等死的人。以后等你肚子大了,自己都不能照顾好自己。我也不能帮你,这个家该怎么办啊……”顾伯母说着说着,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骂老天爷不公平。害了她,还苦了老天爷,现在还要她连自己的孙子都不能留……

    她听到那些话后,低着头也在不停地哭。

    “夏伤,你听话,听我的话打掉他。这对我们都好,等泽曜学业完成了,在国外累积一定的经验后。你也熬出头了,不是吗?”范文君哭了一会儿,拉着夏伤的小手,轻轻地握在掌心中,摩挲着。她目光凄哀地恳求着夏伤,声音完全失了那一日的尖锐。

    “我……难道不可以让他先回来吗……”她垂死挣扎着,哭着想要为自己的孩子再争取一次机会,“这是一条命,不是什么东西,说不要就不要的。顾伯母,在我眼里你跟我妈妈没什么区别。你不要逼我去做决定,我……真的,真的办不到啊……”

    范文君一把拉住夏伤的小手,苦求道:“夏伤,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你不能心软!”

    “我……”她仍是摇着头。

    “我们家,要是没有你,真的要饿死了……夏伤,就当顾伯母欠你的,好不好……这孩子要是有怨气,就冲我来……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可眼下时事不容我们把她生下来啊……夏伤,求求你了……为了泽曜,你就再牺牲这一次吧……”

    顾伯母求了夏伤,求了好久好久。几乎,嘴皮子快要磨破了。到最后,夏伤不得不妥协了……

    其实,夏伤并不是一个非常容易被其他人左右的人。她妥协,只是她自己也好好地想过了。结合实际,这个孩子生下来真的只会拖累顾泽曜。顾伯母说的对,日后她还是会有生孩子的机会的。她和顾泽曜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还有更长地一段人生路要走。他们的未来,还会有很多很多个孩子。

    她不是不生他,只是晚一点让他出生。等到下一次他再来的时候,她会好好地补偿这个孩子的……

    所以,隔天,她去婴儿房买了一套孩子的衣物。同时,又去了一趟药店。

    当时她只是贪便宜,并没有想那么多。药店店员介绍说,那个药很安全,不会出意外。为了省一点钱,她就买了。回去后,也是根据说明书上写的,按照药量服药。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吃下去后,没一会儿就血流不止。很快,下身的裤子就弄脏了……

    她痛极了喊救命,另外屋子里的范文君安慰她,说没事的,等一会儿就好。她等,她忍着疼等那一阵过去……可是没有想到,血越流越多。范文君也看见了,吓得也开始大喊大叫……

    当时她们住的是天台,四周没什么住户。范文君行动不便,不能帮她。在她以为要跟肚子里的孩子一起走的时候,紧闭的屋子被人推了开来。

    “夏夏,夏夏……”

    那天许诺正好下午没有课,想着夏伤已经好一阵子没有去学校找她了。也不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所以专程过来看她。没想到,推门进去之后,竟看到夏伤倒在血泊中,完全懵了的许诺吓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好痛,糯糯,医院……”到最后,还是夏伤一直念叨着医院,医院……她才回过神来,立马给她去叫救护车。如现问了。

    “我给你叫救护车,你别急,我给你叫救护车……”

    ……——

    “孩子,就是这么没有的!”然后的一切,跟那些杂志上写的一样。在医院里,她经过抢救,重新又活了下来。医生说,她这样乱服药,让子宫受到了很大的创伤,会给以后的怀孕造成很严重的影响。她追问医生,会不会不孕不育。医生说,应该不会。

    在医院休息了两天后,她就出院回家。

    “伤伤!”看着夏伤泪流不止的样子,骆夜痕转身,心疼地将她紧紧地搂在怀中,“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伤伤,抱歉我让你回忆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我说过,我不是一个好女人,骆夜痕,我不值得你付出的……”她怀过孕,流过产。把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切,全部提前给了另外一个男人。她不后悔,虽然她没能让那段感情开花结果,虽然最后那个男人还是抛弃了她。可是那段感情她比谁都要认真,付出都要的毫无保留。她没有想要刻意隐瞒谁,不提起只是不想念起。

    对她而言,那段回忆太过沉痛。就像是一个反复撕开又愈合的伤口,她怕痛怕疼怕受伤……

    “不,你值得,你值得的……夏伤,你值得!”没人能回到过去,没人能改变事实。所以,他只能接受这一切。爱上这个女人,接受她的过去……

    听到她的这些回忆,他并没有一丝嫌弃,更多的是心疼。心疼这个为了爱痴狂的傻女人,心疼她的一切……

    傻女人,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痴傻的女孩!

    “骆夜痕……”听到骆夜痕的话语后,夏伤牙齿紧咬着嘴唇,将脸埋在他的怀中,痛痛快快地哭了起来……

    她曾经设想的,是等顾泽曜完成学业之后,将心中的委屈统统告诉他,想要得到他的宽慰。可是等到那个时候,他就另娶了他人。她万万没想到,在自己身边陪着自己,走入人生最低落时期的人。听她委屈的,竟然是另外一个人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