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12:灵魂深处
    “泽曜,我听说过,你想不想去西西里岛?”

    那是某年的一个夏夜,晚风惬意,夏伤和顾泽曜并肩坐在出租屋的阳台上。两人仰头一起赏着满天星辰的时候,夏伤小手调皮地在顾泽曜的手边上跑来跑去地,心里暗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厚着脸皮去抓住某人的大手呢。

    “不想!”顾泽曜对于某人的小心思决定无视,大手撑着地面,好似什么都没有现。

    “可我想啊,怎么办呢?”夏伤矜持着,始终没胆量去握住那只,就在她手旁边的大手。

    “为什么?”他难得心情好,有说废话的心思。听到夏伤的话语后,顾泽曜侧头看了一眼夏伤,不解地问道。

    “我妈妈说西西里岛很漂亮,她说格斯说,如果不去西西里,就像没有到过意大利:因为在西西里你才能找到意大利的美丽之源!而且啊,还有一个说法是,上帝先造了西西里岛,再模仿西西里造了伊甸园。你说,西西里还美不美?”她妈妈因为要演出,所以去过很多国家,所以见闻很多。小时候她也跟着妈妈出过国,只是那时候印象实在是太少了。不过,妈妈评价过西西里岛的话语,她却一直记到现在。﹩﹩hBOoKMIHUanEt

    “是吗?”顾泽曜不甚感兴趣地低声反问了一句。

    “是啊……可是我不知道诶,啥时候才能去啊!”夏伤决定不再矜持了,因为依照顾泽曜闷不隆冬,不解风情的个性,让他牵她的手,怕是一辈子都别想了。所以,在说完这句话后,侧过头看着顾泽曜在夜空中精巧绝伦的侧颜,眨了眨眼睛后,便一下子倒在他的怀中,然后小手抓起他的大手。

    掌心相对,十指交扣!——

    帝国,官宅,二楼正中央的主卧室内。

    “你要去哪里?”进房间的官思雅瞧见在衣帽间里收拾衣服的顾泽曜后,忍不住好奇地低声问道。

    “去一趟意大利!”正在折叠衬衫的顾泽曜听到官思雅的询问声后,淡淡地回了一声。

    “意大利?”官思雅挑眉,不解地问道。

    “恩!”在官思雅的询问声中,顾泽曜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

    “最近是不是生了什么事情?”从那天夏伤冒雨来找顾泽曜后,她能感觉出来,顾泽曜的心情就一直不是很好。而最近的氛围,也非常奇怪。且不说小夜无缘无故地出国了,就连爸爸也很多天没回家了。官思雅直觉,可能出什么问题了。

    “夏伤不见了!”顾泽曜没有瞒官思雅,听到官思雅的询问声后。抬起头看了一眼官思雅,温声回道。

    “哦,是该去找找!”官思雅心里咯噔了一下,心里就像是被打翻了的调味瓶,五味杂陈。她点了点头,表示谅解他。

    “抱歉!”感觉到官思雅心里有些疙瘩,顾泽曜站直身,看着轮椅上的官思雅,眼睛里溢满歉意地说道。

    “没关系,我也不希望夏小姐出事情!”官思雅目光温柔地看着顾泽曜,体贴道:“路上小心一点,我会等你回来!”

    “恩,好!”顾泽曜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后,便低下头,认真地收拾起行李来。

    官思雅在顾泽曜收拾行李的时候,缓缓地转过轮椅。在自动轮椅背对着顾泽曜的那一刻时,官思雅眸光中涌现出一抹哀伤——

    西西里岛是地中海最大,人口最为稠密的岛屿。岛上地域很大,共有20多个城镇,所以可千万不要以为是岛屿就小的。

    骆夜痕从登陆西西里岛开始,就直接联系当地政府,请求他们帮忙找人。西西里岛的人民是出了名的好客热情,在听到骆夜痕的复述后,很快就答应帮忙找人。

    不过,对于一个人口如此稠密、地域如此辽阔的岛屿。找一个人,还是非常困难的。

    骆夜痕和西西里岛的警方在岛上已经找了好几天了,但还是一无所终。面对如此风光秀丽的西西里,骆夜痕是半点没有赏景的闲情逸致。在找了第四天的时候,压抑了两个星期左右的骆夜痕情绪也临近崩溃。在他以为夏伤已经离开西西里,飞往其他国家的时候。一个黑人警察突然间跑过来告诉他,前不久,在位于陶尔迷小镇的一个海滨旅馆内,曾经有一个名字叫夏伤的年轻女孩在那边入住。

    因为那个旅馆是家庭旅馆,并没有在政府部门挂牌照。前两天被警方查了,这才从老板的口中获知有这么个东方女孩曾经在他那边入住过。

    “是吗,你有没有问一下,那女孩现在还在那里吗?”一听有夏伤的踪影,临近绝望的骆夜痕一下子来了精神。立马对着那黑人警官,大声追问道。

    “这个……就不知道了!”黑人警官耸了耸肩膀,表示不知道。

    “是陶尔迷小镇吗,那女孩还在那边吗,你快说啊,她这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骆夜痕有些着急了,他怕自己又跟上次一样,白跑一趟。

    “昨天吧,可能还在陶尔迷小镇!”黑人警官想了想,对着骆夜痕如此说道。

    “恩,我明白了!”听到黑人警官的话语后,骆夜痕便头也不回地跑出了警察局。

    上帝,佛祖,真主阿拉,宙斯啊……这次一定要保佑我找到伤伤……千万保佑她不要有事,只要她没事我乐意短寿十年……

    骆夜痕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

    陶尔迷小镇是西西里岛上,非常著名的一个小镇。它一面是悬崖,一面临大海,城市建筑在层层山石之上,形成上接青天,下临大海,岿然耸立的气势。

    此时夕阳正是无限好时,火烧云将白色的沙滩映照成红彤彤的一片。海天交界处更是金灿灿的,流动的海水仿若碎金一般,明晃晃地让人睁不开眼睛。

    夏伤从旅馆出来后,便慢吞吞地在沙滩上散着步。柔软的沙子轻磨着她的脚底,有种说不出的惬意和舒服。问妈想心。

    这会儿沙滩上的人很多,除了外来旅行的情侣之外,大部分都是一家几口的本地人……

    与帝国人相同,西西里人十分重视“根”的概念,他们的“根”深植于对家乡满怀的激情与热爱中,西西里人传统的核心是家庭观念,年轻人远走他乡,并不疏离家庭,他们认为,家庭成员应该亲密无间,哪怕不住在一起,单枪匹马行事的风格在西西里人看来是奇怪而不可思议的。

    所以,夏伤一个单身女人,一个人漫步在沙滩上,还是显得十分的扎眼和奇怪的。周围有些白人男子对着这个气质独特的东方女人有些蠢蠢欲动,夏伤一路走来,已有好几个意大利小伙子热情地跟她打招呼了。

    她并没有回应,事实上来过意大利的人都知道,意大利男子是全世界出了名的热情奔放。

    走累了的夏伤,随便找了一处安静的沙滩坐了下来。身旁,是本地的一个三口之家。一对白人小夫妻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小家伙还在学走路,被妈妈搀扶着,胖胖的小身子一摇一摆地在沙滩上走来走去。那样子,可爱极了,像极了胖嘟嘟的小企鹅。

    夏伤看了一会儿,又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她跟她妈妈在一起的一些画面。

    五岁之前的记忆很模糊,她对母亲的印象也不深刻。只有在五岁之后,有点记事能力的时候,她才依稀地一些事情。

    也许,曾经妈妈也在她学走路的时候,弯腰扶着她的小手,一步步温柔地教着她如何走路。也许,在她牙牙学语的时候,妈妈也曾一个字一个字对着她嘴型地教……

    不,不是也许,那是肯定的……她记得,上学之后,第一次学写字。因为学不会,妈妈就握着她的手,耐心地教她写。她记得,她想要赖学不去读书的时候,她帮她请假,偷带着她去游乐园玩了一圈。她记得,幼时调皮,每回不想练琴,都偷偷地跑出去找许诺玩。妈妈知道了,从来都是无奈地摇头……

    母亲在她的生命中,参与的时间太短。她虽不想遗忘很多事情,可是人的记忆真的很有限。除了拿几件大事之外,她印象真的没有多少。

    曾经她觉得她是全世界最狠心的母亲,竟然丢下她独自偷跑了。如今才知道,原来她早已去了世界的另外一头……

    “妈妈,那个世界有乌托邦吗?”夏伤目光木然地看着黑幕已经席卷而来的大海深处,嘴里幽幽地念叨道……

    西西里岛没有乌托邦,即使他被誉为是上帝模仿西西里造了伊甸园……可这里,依旧不是她灵魂中的乌托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