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03:做个了断
    “老爷,岷山那块地被划分出去,要搞什么政府征地。这会儿政府要求迁徙墓地……涴瓷小姐……”李管家的话还未说完,就看见官恩城突然间举起手,制止他再继续讲下去。

    李管家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官恩城。待瞧见官恩城一脸冷肃地看着会客厅中央,李管家也不自觉地循着官恩城的视线看去。

    只见,会客厅的中央,那个叫夏伤的小姐正傻愣愣地从一叠白纸中,缓缓地抬起头来。那双如鹿一般,单纯无邪的眼睛里。透着几许恐慌,几许茫然,甚至有几分无助地看向官恩城,喃喃地问道:“这个坟墓里的沅涴瓷是谁?”

    那表情,无助到了极点。让看着她的李管家,心都忍不住揪起来了。

    夏伤一眨不眨地看着官恩城,神情中含着几分期许。是的,她在期望着,期望着官恩城的否认。她希望官恩城亲口告诉她,此沅涴瓷,非彼沅涴瓷……~~h

    李管家愣了一下,待看清楚夏伤手里拿着的那份文件后,他老脸上闪过一抹慌乱。下意识地,他转过头看向官恩城。

    他知道,他闯祸了!

    这个时候,官恩城也明白过来,夏伤手里拿着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心,跟李管家一样,一瞬间慌乱无比。

    “伤伤……”他犹豫了一下,正准备开口解释。

    “为什么啊,官先生,不就是个同名同姓的人吗?你为什么不说话啊……你为什么不解释啊……”夏伤在看到官恩城一脸惊愕的表情后,“噌”地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

    她觉得很好笑,是的很好笑,明明就是一个陌生人嘛,至于要这么惊慌失措的样子吗?他只要告诉她,她看到的是另外一个同名同姓的人,不就好了吗?

    干嘛要装的,好像坟墓里面的人,真的是她妈妈一样啊!

    “说啊,我求你了,官先生,你说这个沅涴瓷不是那个会弹古琴的沅涴瓷……你说啊,你快否认……”夏伤有些急了,她跑到官恩城的身边,跺着脚,摇着他的手臂,大声地哀求起来。

    她只要他的一句否认,真的,只要他的一句否认。她包管不会追问他,妈妈在哪里了,永远不会问他妈妈在哪里!

    “伤伤,你不要难过……”官恩城目光怜悯地看着夏伤,柔声想要安慰濒临崩溃的夏伤。

    官恩城的话,无疑是一把利刃,一刀挥下来。将一直横贯在悬崖上的钢丝给斩断,夏伤在他的话语中,眼前一黑,就好像瞬间跌进了万丈深渊……

    一瞬间的晕眩后,夏伤受不了地开始尖叫起来,“谁说我难过了,谁说我难过了……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我妈妈,我为什么要难过,我不难过,我不难过……”

    她不相信她妈妈去世了,她不相信,她不相信,她永远都不相信她妈妈沅涴瓷已经去世了……

    官恩城看夏伤情绪这么失控,眼睛也瞬间湿润了。

    “伤伤……我一直不告诉你这件事情,就是因为我怕你一时间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这一年来,他无数次想要把涴瓷已经离世的消息告诉夏伤。可是看夏伤每天都活得这么痛苦,他就一直没敢说。

    他很怕涴瓷已经离世的消息,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很害怕,一直硬撑了这么久的夏伤,最后因为这个消息崩溃。

    “不……我不要听,我妈妈还在世,她只是对我爸爸失望了,她只是对他失望了所以才躲起来的,她根本没有死……官先生,我求求你,我求求你说啊,我求求你否认啊……”夏伤捂着自己的耳朵,她什么都不想听,她只想要官恩城对她说,这个沅涴瓷根本就不是她妈妈。其余的,他什么都不要听。

    “她死了……”

    长痛不如短痛,虽然官恩城心疼夏伤,可是这个秘密迟早是要捅破的,官恩城不想再对夏伤瞒下去。

    “啊……你骗人……”她不要再听官恩城这个骗子的话了,她不要听。

    要不是当年他三心二意,她妈妈也不会嫁给夏锦添那个窝囊废。都是他,都是他把她妈妈害的这么惨……这种人的话,根本不可信,不可信啊……。

    她不要听……

    夏伤捂着耳朵,已经不想再跟官恩城耗下去了,快步冲出会客厅。

    “伤伤,伤伤……”官恩城瞧见这一幕,连忙开口想要唤住夏伤。可是夏伤却闷头,只管跑……

    官恩城瞧见夏伤跑了,心里一时间担忧不已。

    心知自己闯祸了的管家,连忙垂着头对着官恩城低声说道:“老爷,对不起,刚才去找你的时候,怕资料淋湿,我才放在这边的,我不知道夏小姐会看到!”

    “没事,这世上藏不住什么秘密的,早晚这件事情会被夏伤的!”官恩城觉得头疼不已,可是他也明事理。知道涴瓷的死,是瞒不住的。前来涴顾——

    秋雨如同当头罩下来的一大片的水晶帘幕,一整天都在淅淅沥沥,络绎不绝地下着。到了傍晚的时候,偶有轰隆的雷鸣声从天际传来。

    官家大宅子前,两辆豪车一前一后地行驶在宽阔的大马路上。灰蒙蒙的雨幕有些影响视线,安静的车厢内只有雨刷器的声音从车前面的玻璃上传来。

    在豪车临近大宅前的镂花铁门前时,一个身形单薄的女子,突然间从路旁边蹿出来,张开手拦住了最前面的一辆车。

    开车的司机被雨幕中突然间闯出来的身影给吓了一跳,他急忙踩下刹车。原本平缓地行驶在马路上的豪车猛地一踩刹车,让车上的所有人都由于惯性往前冲了一下。

    不过幸好,大家都有系安全带,所以并无大碍。

    “怎么回事啊?”后车座上的官思雅一脸温柔地抬头询问起驾驶座上的司机。

    “对不起,大小姐,外面突然间闯出来一个女人!”司机满脸歉意地回头看向官思雅,恭敬地说道。

    司机的话还未说完,后车座靠近顾泽曜那边的车内,突然间传来一阵“砰砰砰”地敲门声。

    顾泽曜听到声音,俊脸上闪过一抹狐疑,他下意识地抬头看向车窗外。

    紧跟在那辆豪车后面的,是刚刚回国的骆夜痕的车。今天是官思雅专程去骆家老宅,接他和苏乐珊回来吃饭的。

    “怎么了?”副驾驶座上的苏乐珊也因为突然间的刹车,一脸好奇地看向身旁的骆夜痕。

    久等没有回答,苏乐珊不免有些纳闷,察觉到骆夜痕过分专注的视线后,苏乐珊一脸好奇地转过头。待看到车外夏伤的身影后,原本微笑着的面孔,瞬间紧绷下来。

    车外,清冷的秋雨轻柔缠绵地下着,绝胜江南女子的如水柔情。

    夏伤在豪车停下来的那一刻,快步跑到后车座上。也顾不得里面的人到底有谁,她“啪啪啪”地不停地拍打着车窗,对着车里的顾泽曜大声地呼喊起来,“泽曜,你出来,你出来……”

    顾泽曜在触及到夏伤的面孔后,俊颜上明显闪过一抹惊愕。他不知道,夏伤怎么会突然间出现在这里?

    “曜,出去看看吧,夏小姐看上去有急事找你!”官思雅抬头看了一眼车外的夏伤,心里虽对突然间出现的夏伤很是好奇,但是她还是压下满腹的惊疑,转头微笑着催促着顾泽曜下车。

    “那好,你等一下!”顾泽曜在官思雅的温柔的话语中,点了点头,转身抬手推开豪车车门。

    车门刚一推开,外面的风雨便侵进温暖的车厢内。顾泽曜在下车后,体贴地迅速关上车门。

    “夏伤,有……”

    顾泽曜的问话还未说完,夏伤突然间扑过来,双手勾住顾泽曜的脖子,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踮起脚尖吻住了顾泽曜的唇瓣。

    这一幕,太过突然间。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连带车上的官思雅,也在夏伤的强吻中,脸色刷的一下子煞白下来。

    “夏伤也太过分了吧,竟然当着思雅姐的面,勾引泽曜哥!”苏乐珊的话刚刚说完,她就很明显的感觉到驾驶座上的骆夜痕,脸色瞬间黑的彻底,连带身周的气场也紧绷地有些骇人。

    车外的顾泽曜对于夏伤突如其来的动作,也是相当的意外和吃惊。

    从跟夏伤分手以来,夏伤从来不曾主动找过他。仅有的一次肢体接触,还是在前年的淼江。顾泽曜看着眼前的如花容颜,满心的眷恋在她的强吻中,泛滥如眼下这缠绵交织的秋雨。

    秋雨中,夏伤热情地吻着他,那热烈的爱意似要将理智的顾泽曜也一同焚烧在这一场爱欲之中。

    可是,顾泽曜一瞬间的恍惚之后,就理智地抬起手,推开紧紧地缠着自己的夏伤。

    夏伤却不理顾泽曜的抗拒,双手环着他的脖子,红唇肆意地吻着他的薄唇……紧紧地紧紧地……似要将自己融进他的骨血里一般……

    她不想忍了,明争还是暗抢,她今天一定要做个了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