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119:谁的女儿
    “夏伤?”

    当夏天打开大门,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门外的夏伤和许诺。在触及到夏伤那张冷肃的俏脸后,夏天下意识地缩了缩自己的肩膀。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夏伤的气场就开始越来越强大起来,她看人的眼神也同时变得越来越凌厉。此刻看着夏天的眼神,就像是要把人一口吞下去一样,夏天都有点不敢去迎视她的眼睛了。

    “是我!”夏伤抬头冷漠地看了一眼夏天,一旁的许诺才不想跟夏天废话,直接抬手推开面前挡路的夏天。大步走在前面,给夏伤开路……

    有许诺开路,夏伤走的不急不慢。

    屋子里面,夏锦添脸色阴沉地站在大厅正中央,而钱芳雪则一屁股坐在地上撒着泼。夏伤缓缓地踱进客厅正中央,那张姿容清美的俏脸上,如同覆了一层寒冰。一双冷眸一眨不眨地看着钱芳雪,让原本撒泼的钱芳雪给看的心里一阵阵毛。&&h

    夏锦添在看到走进屋的夏伤之后,一张满是皱纹的苍老面孔上,浮现出一抹惊讶。不过,他也没有多做表示。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一步步走上前的夏伤。

    “你来这里做什么,为什么要来这里,滚开……”钱芳雪看见这个样子的夏伤,心里有些心虚,不管怎么样,她到底是做了亏心事的。不过,她这人脸皮厚。再怎么说,这里都是她家。夏伤这小贱人在她的地盘上,能把她怎么样?所以,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挺直胸腔对着夏伤大声怒吼起来。

    “你知道吗,我始终是相信人性本善的。不管我是不是夏锦添的女儿,但到底他也是疼爱我、养育了我多年。所以,我听到你们说家里破产,我立马掏光积蓄给你们找房子租房子。我真心地觉得,就算做不家人,至少也可以是能见面的亲戚、朋友那一种!”夏伤目光直视着钱芳雪,缓缓启唇,声音不疾不徐地说道。

    她惦念往日恩情,对这家人一次次地包容、纵容。她觉得自己,真的仁至义尽了。可这家人偏偏不知收敛,次次在她伤口上撒盐。这一回,她们真的犯禁忌了!

    她什么都可以忍,但是她的事业却是她眼下的命根子。她们在毁她的命根,就万不可原谅。

    “我再给你们一次认错的机会,主动给我开一个记者招待会,澄清所有的谣言都是你们捏造的!”她给她们自首的机会,这是最后一次她给她们的机会。如果她们不好好把握的话,那么下一回,别怪她心狠手辣,堵了她们的后路让她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编造什么了,我钱芳雪编造什么了?”钱芳雪听到夏伤这番如此傲慢的话语后,虽然心里被夏伤看着毛,但是她料想夏伤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这些照片啊,她爆料的那些事情啊,本就是事实。夏伤就算再能折腾,在这些事实面前能折腾出什么事啊!

    所以钱芳雪叉着腰,对着夏伤大声地叫嚣起来。

    这种泼妇,仗着自己嗓门大,就好像有理的不得了。果然,跟这种人是没法讲道理的。

    夏伤没有再理会钱芳雪这个泼妇,转过头,看向夏锦添,低声问道:“你呢,夏先生,你如何看待这件事情,你是不是也应该管一下你的老婆了?”

    夏先生!

    夏锦添在夏伤的称呼中,心神晃了一下。他抬头,目光直视着夏伤的俏脸。在看到面前如沅涴瓷相似的面孔后,夏锦添恍惚地觉得眼前站着的,分明就是沅涴瓷啊。

    这样的眼神,这样的傲气,这样的桀骜,这样的凌厉……完完全全,就是沅涴瓷的翻版……

    涴瓷,涴瓷……

    这个女人,是他此生的最爱。即使她早已离他而去,但是对她的思念从未停止过……

    他记得多年之前,在电视上看到她的一次演出,便将她放在心上心心念念多年。他从未想过,这样的女神会有一天青睐自己。

    当她在那么多追求者中,独独选择最为平凡的他时,他誓会给这个女人幸福,会让她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可是从娶她之后才现,他不过是她逃避情伤的避风港。那种背叛和挫败,在他看见那个她心爱的男人之后,便更加的深重了!

    面对那样的男人,他没有半点优势可言,所以他自卑了……那种苦闷不得解脱的情绪,在遇到钱芳雪的时候,得到了泄……

    沅涴瓷的眼神,永远是清冷的看不出半丝情绪。面对她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不是个男人。只有在钱芳雪的面前,在看到钱芳雪那样热烈、缠绵又爱意十足的眼神中,他才能找到自信……

    所以,他犯错了,也同时,彻底地失去了她……

    这一刻,面对酷似沅涴瓷的夏伤,夏锦添想到了很多过去,更多的是离开了再也没有出现的沅涴瓷……

    “伤伤,这件事情……”夏锦添不知道该如何说,夏伤始终是沅涴瓷的女儿,他也始终是不忍伤害的。但是钱芳雪这女人,又是自己的老婆。所以,他会尽量从中调和的。

    “我不想听解释,我只想知道夏先生……你什么时候把你这个老婆和女儿管管好!”夏伤手里握着拳头,在看到夏锦添的犹豫后,她心里对这个男人真的,已经无语到家了。

    她一点都不想承认,眼前这个窝囊懦弱的男人是自己的父亲。

    “夏先生,我夏伤能爬到目前的位置,很辛苦,我只求你的老婆和女儿放我一条生路。明白吗,我不强求你们在别人面前夸赞我是一个好孩子。但是我希望你们别在外面泼我脏水。我为什么离家出走……”夏伤顿了顿,转过头看向一直站在边上的钱芳雪,大声说道:“夏夫人,你比我更清楚吧!”

    钱芳雪被夏伤这一声质问,给激地身躯微颤了一下。但是很快,钱芳雪这人渣就恢复过来。冷着脸,凶狠地瞪着夏伤,大声叫嚷起来,“我清楚什么啦,夏伤,我告诉你,有什么话你给我直接说出来,别拐弯抹角的!”

    “夏夏,跟这群贱人你说什么都行不通的!”一直沉默地看夏伤说话的许诺,已经再也看不下去了。

    夏伤给的机会不要,那现在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直接办事要紧。

    想着,许诺就一下子跳起来,跑去抓夏天的头。夏天没想到许诺会突然间跳起来抓自己的头,完全没有抵抗力的情况下,痛地连连尖叫出声。

    “你干嘛呢,臭丫头,你放开天天!”钱芳雪一看夏天被扯头,心疼地跳起来就要扯许诺的头,许诺从夏天脑袋上扯下一把头之后,转身朝着夏锦添的方向跑去。

    “该死的臭丫头,你给我站住!”钱芳雪眼见许诺逃跑,气的跳起来就追。

    许诺没理这泼妇,直接跑到夏锦添身前,乘着夏锦添没注意,跳起来往他的头上也抓了一把。

    “啊……”夏锦添被许诺一把抓的,头皮一下子也被扯下好几根。

    “该死的骚蹄子,我杀了你!”看到这一幕,钱芳雪跳起来追着许诺就打……

    这下子,彻底乱套了——

    行驶中的保姆车上,许诺“嗤!”地一声,痛地连连倒抽了几口气。

    夏伤瞧见许诺被钱芳雪给挠坏的小脸后,心疼地看着她的伤口,小心翼翼地帮她擦药,柔声歉意道;“对不起,糯糯!”

    如果不是为了她,许诺也不会被钱芳雪那个贱货又扯头有挠脸的。

    “没事,我是皮厚肉糙,这点小伤算个屁的事情!”许诺连连摇头,看着夏伤柔声说道:“但是你就不一样,这张脸可金贵着呢!”

    她的脸养几天就好,但是夏伤的脸经常要出镜,坏了可是要出大事的。而且啊,在现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候,夏伤要是带伤出镜的话,不知道那些记者会怎么写了!

    “谢谢!”夏伤听到许诺的话语后,眼眶有些湿润。

    “咱两谁跟谁,你谢什么啊?”许诺眨了眨眼睛,将手里偷藏着的两根头兴奋地举至到夏伤的面前。

    这是两根戴着头皮粘膜的头,分别是许诺从夏天和夏锦添的脑袋上扯下来的。夏伤在看到许诺得意洋洋地将这两根头放在培养皿里后,又从自己脑袋上,拔下一根头。

    许诺在夏伤的动作下,抿了抿唇瓣,欲言又止了良久。

    “有什么话,就说吧!”夏伤抬头扫了一眼许诺,多年培养的默契让她一眼就能看出许诺心里藏着事情。

    “夏夏,你真的确定你是夏锦添的女儿吗?”许诺说这话的时候,很是小心翼翼,她很怕挑起夏伤对过去的一些不好的回忆,“你刚才不是说,你早在十几年前就看过亲子鉴定了吗?”

    “其实,从看到那份亲子鉴定开始,我一点都不相信我妈妈会背叛我爸爸!”夏伤苦涩地勾了勾唇角,手里握着盖上的培养皿,看着车窗外不断流逝的美景,怔怔出神。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没有捅破这个秘密。原因无他,其实她一点都不在乎她是不是夏锦添的女儿。她只要知道,她是沅涴瓷的女儿就行。

    这个秘密,她并不想去揭开它。毕竟,夏锦添都不在乎她这个女儿了,她何必要为了这种莫不相干的人去费事呢?

    这一回,要不是钱芳雪主动去挑事,她想她永远不会主动追查自己的身世!

    “既然如此,你当时为什么不要求你爸爸再重新做一次,为什么那么固执地离家出走呢?”许诺很不理解夏伤的做法。

    如果是她的话,遇到了像夏伤这样的事情,她会拼死让她爸爸再做一次亲子鉴定。到时候,揭开钱芳雪的恶劣嘴脸,整不死这种贱人了!

    “我失望的,是我爸爸!”夏伤缓缓地转过头,看向许诺,低声说道:“你不会明白我的心情的,从我得知我爸爸被钱芳雪说服之后,拿我的血液样本去做亲子鉴定开始。在我的心里,已经没有他这个爸爸了……他,对我妈妈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怀疑是不是自己亲生的。这样的父亲,我要他干嘛?那个家,就算再好,我也一刻都不想待下去!”

    夏伤,有夏伤的骄傲。在她看来,夏锦添这做法,无疑是一把利刃。将她和他的关系,一刀给劈了下去,断的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一个连自己老婆和孩子都不能信任的男人,也难怪她妈妈到最后会心死的离开。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做她爸爸!

    她夏伤,宁可在路边乞讨饿死,也不愿意再待在那个家里了!

    “我相信我妈妈,她一定不是一个会背叛自己婚姻的女人!如果我真的不是夏锦添的女儿的话,当初她离开我爸爸的时候一定会把我带走的。她将我留在那个家里,就已经说明了我的身份。”夏伤抿了抿红唇,双手握着拳头,“你拿去医院化验吧,这个问题也困扰了我很多年了,也让我妈妈蒙受了很多年的冤屈。我也想知道,当年那份亲子鉴定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猫腻!”

    “好!”许诺在听到夏伤的话语后,心里隐隐有些明白夏伤和沅涴瓷共通的一些个性。

    夏伤和她妈妈,同样是清高,骨子里多少透着几分自命不凡的女人。很多时候,她们傲气地不屑去解释,始终相信懂她们的人自会明白真相的。但是,这世上的男人有大半是凡夫俗子,耳根子软更是比比皆是。往往,这样强硬的性格,在为人处事方面,会吃大亏。

    在保姆车停下来的那一刻,许诺手抓着培养皿里面的头,直奔向京都市中心的皇家医院。

    夏伤到底是不是夏锦添的女儿,她和她,同样期待着……——

    起地去那。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