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118:夏家争吵
    事态的展,远比想象中的更加的恶劣。

    钱芳雪在那场新闻布会上的闹腾之后,不知收敛,一直在媒体面前口无遮拦。连续几天,各大娱乐版面全是夏伤的负面新闻。

    因为丑闻缠身,夏伤接下来的所有工作不得不被迫中止。如许诺所预料的一样,那几个曾经她代言的广告商也开始找到公司,斥责夏伤负面新闻过多,影响其产品形象。

    Jack当着这些广告商的面,像孙子一样一直陪笑。好说歹说,才把几个缠人的广告商给打走。

    站在Jack办公室里的许诺在看到那几个广告商离开后,气的握拳直挥舞,“这群人怎么这样啊,一旦出事,全部跑出来踩人家了,为什么要这么现实?怎么不想想当初上门找夏伤代言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一副嘴脸?”TTh

    夏伤缓缓地闭上眼睛,最近一阵子她一直在忍耐着。可惜钱芳雪这阵子一直都在挑起她的怒火,她真的有点忍无可忍了。

    “够了!”Jack已经快被夏伤这些事情给烦的失眠了,听到许诺的抱怨声后,火气也上来了,他转头看向一直站在办公桌前,保持沉默的夏伤,大声说道:“夏伤,我命令你尽快解决这破事!”Jack顿了顿,隐隐闪烁着怒火的眼瞳里,如刀刃一般直视着夏伤,又说道:“混了这么多年的娱乐圈,你应该比谁都知道你这件事情闹大的后果!”

    Jack的话还未训完,夏伤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夏伤面无表情地掏出手机,待看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后,夏伤连忙对着Jack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按下接听键。

    “夏小姐,请给我一个相信你的理由!”电话对面,是声音非常温柔的黎夫人迟暖。

    怕是,夏伤最近的丑闻,也十分影响B&W的形象。所以,迟暖才会亲自给夏伤打电话。

    只是,如此开门见山。让夏伤相当意外,但转念一想,黎夫人性格本就是直来直往的人。加上她老公又一直很宠她,只有她给别人脸色看,断不会看别人的脸色的。

    “黎夫人,你何不相信你自己的选择!”夏伤握着手机,面上镇定地又说道:“我一定很快就把这件事情,完美的解决。你,何不再相信一次你的眼光!”

    夏伤这个理由,其实已经足够了。因为夏伤这个代言人,是迟暖自己一直都是非常心仪的。再加上,之前在辰州的那几天的相处。

    “我希望如你所言,尽快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迟暖说完之后,就直接挂了电话。

    在夏伤刚把手机放下,站在一旁的许诺连忙凑到夏伤的面前,低声问道:“夏夏,黎夫人怎么说啊?”

    夏伤闻言,抬头看了一眼许诺。瞧见Jack也一脸惊疑的表情之后,她淡淡地说道:“暂时没什么问题!”

    “那就好,我就说黎夫人不是一般的女人,绝不会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的!”许诺双手握拳,心里默默地感谢着黎夫人的善解人意……

    夏伤没有理会许诺的絮絮叨叨,转头看向Jack,低声说道:“Jack,你放心吧,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的!”

    听到夏伤如此信心满满的回答,Jack的心,算是放平了一半。

    夏伤的能力有目共睹,他毋须质疑!——

    从Jack的办公室出来后,夏伤直接乘电梯到了地下一楼。

    现在公司外面全部都是媒体和狗仔队,只要夏伤一出去,这些人就像是苍蝇一样围过来,赶都赶不走。所以,夏伤只能选择从公司的地下停车场里离开。

    这会儿,骆夜痕刚从外面回来。眼下公司门口因为夏伤的事情闹得,很多媒体都守在那边。他也不得不在地下停车场下车,不过刚推开车门从车上下来。没想到,一抬头,就看见夏伤和许诺脚步匆匆走过来。

    夏伤的事情闹得很大,他算是全程关注。钱芳雪那点爆料,对他来说是陈芝麻烂谷的事情。他早就调查过夏伤的身世,知晓她十五岁离家。他才不会被什么不良少女那种言论给蒙蔽呢,依照夏伤对顾泽曜的迷恋,在跟顾泽曜那段时间里,会跟其他男人乱来吗?

    虽然这想法让他觉得很窝火,毕竟夏伤在跟他的这段期间内,连连跟不少男人搞过暧昧。但是这些都不能否认,夏伤在某些还是非常地有性格和有骨气的。例如,跟顾泽曜的那段时间内,她从来不花顾泽曜的一分钱。同样的,他都给她一张金卡和一辆车子了,这死女人到最后还不是原封不动的还回来。

    所以,他一点都不相信她那个继母的话。倒是这个继母,让他觉得很有问题!

    不过,这破事从闹腾出来,他心里就带着几分解气的。

    为啥,原因就是他都等了夏伤这死女人道歉,等了大半个月了。可是这死女人在这半个月内,没给他打过半个电话。

    现在这破事闹腾出来,他就坐在这里看夏伤这死女人如何解决了。他其实很期待,如果夏伤解决不了,跑过来求着他的画面。

    一想到这,骆夜痕就无比兴奋。

    在骆夜痕沉浸在YY中,不可自拔的时候。夏伤带着许诺,连看都没看一眼傻站在豪车旁边的骆夜痕。快步朝着自己的保姆车方向走去,很快她和许诺一前一后地弯腰钻进了保姆车里。紧接着,一溜尾气的消失在骆夜痕的面前。

    等骆夜痕醒悟过来,夏伤的车子已经跑得完全不见踪影了。骆夜痕这才意识到,他,他,他又被夏伤这死女人,给无视了……

    靠之……

    骆夜痕气地抬起脚,朝着车屁股狠狠地踢了一脚。一时间,豪车的警报器大作……——

    夏伤托柴飞查过了,钱芳雪还住在之前她给她租的房子里面。这家人真是不要脸到极点了,住着她租的房子,还敢在外面乱给她泼脏水。

    夏伤真的有些无语到家了,果然跟钱芳雪这种极品,是不能讲道理摆事实的。因为这人的思维,跟正常人思维完全没有半点连接的。不消说感恩了,连点羞耻心都没有。

    在夏伤赶去她爸爸夏锦添那里的时候,夏家也同样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

    钱芳雪这会儿正得瑟着呢,因为方才苏大小姐给她来电话了。她说已经给夏天找了一部戏,夏天在那部戏里会是女主角。

    钱芳雪听完那个电话之后,便搂着正在涂指甲油的夏天大叫着。

    “天天啊,我的乖宝贝女儿,你可算是给我长脸啊!现在要做女主角了,日后咱们还要冲出帝国,飞向国际!”这一刻,钱芳雪可是野心勃勃。

    她觉得选择帮苏乐珊做事是她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事情,以后她和天天只要靠着苏大小姐的这个靠山,就再也不会愁吃愁穿了。

    不过,她的美梦还没有做完。从外地回来的夏锦添,进屋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就跑到钱芳雪的面前,将一大叠的杂志给砸到了到了钱芳雪的头上。

    “啊……”钱芳雪尖叫地一下子从沙上站起来。迎面,是夏锦添阴沉的脸色。

    “这是怎么一回事?”夏锦添指着地上的一堆杂志,冲着钱芳雪大声地质问起来。

    在这一年里,夏锦添一直在外地给朋友看管工厂。眼下要不是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还不会从那么繁忙的工作中脱出身,跑回京都。

    “老头子,我可是为了咱们这个家啊!”看见夏锦添的脸色之后,钱芳雪也火大了,挺胸叉腰,冲着夏锦添理直气壮地叫嚣起来,“你自己没本事赚钱,但你不能这样阻止我和天天出去赚钱啊!我在外面抛头露脸,还不是为了让咱们天天在这个圈子里大红大紫啊!我可都是为了这个家啊……”

    “那这些报纸是什么意思,你这样诋毁夏伤是什么意思?”夏锦添看钱芳雪这架势,已经老态毕现的面孔上一下子黑的彻底。他指着地上的杂志,冲着钱芳雪大声质问起来。

    对夏伤,他实在是不愿意提起来,因为这是他作为一个男人的耻辱。但这孩子毕竟也是他看着她长大的,他心里还是多少有点袒护的。

    再加上,现在他有房子住,不被人追债,可都是多亏了夏伤啊!

    “我有说错吗?”钱芳雪撒泼的劲也上来了,指着夏锦添的鼻子尖刻地叫骂起来,“当年是夏伤这个女孩子自己不学好,整天跟一群不良少年瞎混。这些照片,可是你自己找人拍出来的,我哪有半分诋毁……啊……”

    夏锦添在钱芳雪的质问声中,气焰一下子消下去不少。

    是的,这些照片是他找人拍的。因为那时候他接到兴趣班老师的电话,说夏伤逃课出去玩。还听学校老师说,夏伤跟社会上的小青年有来往。

    那时候夏伤对他来说,可是十足十的宝贝啊!再加上,夏伤从小到大都特别的懂事。尤其是她妈妈离开之后,除了家里学校,就是各式各样的兴趣班。出门又有司机接送,可以说她被他保护的就像是一个小公主一样。

    他忙于工作没时间去管她,就派人去核实夏伤是不是真的跟社会小青年有来往。但是没想到,调查的结果是那么失望……

    他的小公主,真的跑去跟一群头颜色染得杂七杂八的社会小青年混在一起。为此,他还一通很大的火呢!

    一看夏锦添气势消了下去,得理不饶人的钱芳雪的嚣张气焰就更盛了。

    “是夏伤那个贱丫头小小年纪就知道勾搭男人,十五岁就跟一个小瘪三跑了。跟她那个贱妈妈一样,成天只会勾三搭四……我有说错吗,一个骚蹄子生的小贱种,能好到哪里去……你还怪我不是,夏锦添,你个没出息的窝囊废,除了回来找老婆晦气你还会什么啊……啊……”

    “你给我闭嘴!”

    “我就不闭嘴,夏锦添……你把人家沅涴瓷当女神,人家把你当冤大头……她早就跟着那姓官的背地里好上了,你啊你啊……给人家白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我说你傻不傻,你窝不窝囊……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人家沅涴瓷根本就不要看你,你还收着沅涴瓷的照片当宝贝……说不准啊,她早就跟那个姓官的又在一起了,又给人生了一堆儿子了……”

    “啪”地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后,是夏锦添怒火冲天的爆吼声,“贱人,你再敢多说一句!”

    “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钱芳雪也彻底火了,扯开嗓子哭爹喊妈地撒起泼来,“你这个臭男人,老娘18岁跟了你,那时候不嫌弃你有个老婆,背地里给你生了个女儿……你这不知道感恩的混账东西,老娘怎么会瞎了眼听信你那满口谎言,嫁给你的……”

    “妈,别哭了……”

    ……

    屋子里的争吵声很大,刚赶到夏家门口的夏伤,在听到这么一番对话声后。唇角上扬,眼眶一下子有些微的湿润。她双手握着拳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情绪恢复了不少之后,才示意许诺敲门……

    许诺在看到夏伤的眼色后,抬手对着夏家大门拼命地砸了起来。

    “钱芳雪,你给我开门,钱芳雪……开门……”许诺可是恨死了这一家子了,各个都是极品,各个都是奇葩……

    屋子里原本争吵着的一众人听到门口传来的声音后,都惊了一下。夏天一听到敲门声,心里本就烦父母的争吵。所以她连忙站起来,也不管两人有何反应,就跑去拉开车门。

    不管谁来,反正只要让她爸妈别再吵下去就好了……去她声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