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88:执迷不悟
    从华星顶楼的办公室望去,天空一碧如洗。太阳就像是煎锅正在煎的荷包蛋的蛋黄,大大圆圆地让人看了忍不住想咬一口。

    现在,已经是早春了。天气越渐暖和起来,京都城里的桃花大半都在含苞待放,很多花的花期也临近,空气中到处洋溢着春暖花开的气息。随着天气的暖和,街上的人流也开始变多了。尤其是周末,在郊区踏青的一家三口多了很多。

    骆夜痕站在华星顶楼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楼下如蝼蚁一般的众生。脑子里,挥之不去的却全是夏伤的人影。

    他知道,夏伤今晚上就要赶飞机去法国了。这两天来,她为了出国连公司都没进过。他已经,整整两天没有见过她了。他想见她,不知道为什么,想见她的冲动那么强烈,强烈到他想立马飞奔过去找她。可是,这股强烈的冲动生生被他压制下来……↙↙hMiHUaNEt

    他不能去,不能主动去找她,为什么每一次都是他找她,她却只有在他对她有利用价值的时候,才会出现在他的身周?

    然后,理智却磨灭不了他的潜意识。他下意识地从兜里掏出手机,情不自禁地想给她拨个电话。可是手指刚刚按进通讯录里,他就烦躁地按了返回键。

    她都没主动给他打电话,他干嘛要给这个死女人打。他有病呢,现在应该是她来求他。毕竟,是她自己心心念念着那个分成,如果他主动送上门去的话,只会狠狠地被这个贪心的女人敲一笔。到时候,他什么主动权都没了。

    不,不,他不能主动去找她……

    再一次,他不断地暗示着自己。

    在骆夜痕烦躁的想把手机扔在办公桌上的时候,原本安静着的手机突然间传来一阵熟悉的电话铃声。他愣了一下,瞬间一抹狂喜从他心口涌出来。不过等他看清楚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之后,那抹狂喜又在瞬间被一阵失落给取代……

    “姐,什么事?”按下接听键的那一刻,骆夜痕声音低落地对着电话那边官思雅幽幽地问道。

    官思雅听着弟弟的声音不对,心里犯疑地问道:“小夜,你在等电话吗?怎么听上去,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没,姐,你想多了吧!”骆夜痕连忙聚了聚心神,对着官思雅大声地说道:“我哪不开心啊,我现在不知道有多开心!”

    “希望是我多虑了!”官思雅笑了笑,柔声又说道:“小夜,颜夕姐让我们晚上去宫里用晚餐,你别忘记叫乐姗啊!”

    去宫里用晚餐,还要叫上苏乐珊,不用想也知道表姐想做什么。骆夜痕觉得有点烦,他不想整天去听那些有关婚事的事情。他才24岁,为什么整天都要被人逼婚,他不想结婚,一点都不想……

    “哦,好!”可是面对官思雅,骆夜痕却不敢反驳。他心里虽然越来越抗拒结婚这件事情,可是他却不想伤害两人最疼他的亲人。

    “小夜,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怎么这么闷闷不乐的啊?”骆夜痕是官思雅从小看着长大的,两姐弟一直以来都极为亲厚。所以她听得出来,骆夜痕语气中的不甘愿。

    “没!”骆夜痕连忙摇头否认,他不想让官思雅担心。结婚就结婚,反正又不会死。但是伤了官思雅的心,却是他万死不辞的……

    “小夜,最近还和夏小姐在一起吗?”官思雅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忍不住关切地问道。

    “没啊,我怎么可能还跟个骗子在一起呢?”他撒谎了,他知道官思雅不喜欢他跟夏伤厮混。虽然他也明白,他不能一直跟夏伤那女人这么来往下去。可是有时候,他也控制不住自己。明知道那女人够坏够贪,可是他就像上瘾了一样,戒不掉她了。如今,他不知道该如何跟官思雅说自己的感受。他只能选择骗她,这应该是最完美的解决方案吧。

    “小夜,你快结婚了,不管怎么样你都要牢记自己的身份。乐姗值得你爱,我不想被你嫌唠叨。可是我必须要提醒你,很多时候,人是需要被道德和责任所约束的。你不可能,一辈子都活地那么肆无忌惮,我只希望,你不要让乐姗成为下一个妈妈!”官思雅清楚地明白自己小弟的性格,其实他跟官恩城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了。两个人都不喜欢被束缚着,都喜欢自由自在,都向往自由。可是,这个世界是有秩序的,人必须在这个规则里行走,出了界就会给很多人造成伤害。

    官思雅的一席话,瞬间让骆夜痕有一种眼前一片黑暗的感觉。

    下一个妈妈,下一个妈妈……

    不会,他怎么可能让自己跟那个老东西一样呢?他现在,还没有结婚呢,还有时间玩呢。等他结婚了,就收敛起来。

    “姐,我不会的,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做?”骆夜痕皱了皱眉头,开口打断了官思雅的话语。

    他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他有分寸,他不会让自己变得跟官恩城那老东西一样的。不过,现在他还是自由身,他还有一些时间可以由他自己支配。

    “你明白就好,那我不打扰你了,晚上见!”官思雅听到骆夜痕的话后,微笑着点了点头。

    该说的话她都说了,如今就看她这个弟弟该如何做了。她想,以自己小弟的资质,肯定应该明白他目前最该做的是什么事情。

    按下结束键,骆夜痕深呼吸了一口。甩了甩脑袋,决定不再去想夏伤那个死女人。先把手头上的工作处理了,接着晚上再跟乐姗去皇宫受训。他就不信了,夏伤那个死女人肯放着那么大的分成不来找他……——

    下午给苏乐珊打电话,约好时间后。到了傍晚五点,骆夜痕就亲自去苏家的大宅子里接苏乐珊。去的时候,苏乐珊的父母亲都在。骆夜痕并不喜欢见什么家长,但是碍着苏乐珊老是喜欢让他多见见她父母。所以骆夜痕在下午听到苏乐珊要他去他家的时候,就火燎地让张泽凯去准备礼物。

    到了苏家,看着那个公正不阿,正气凛然的苏大将军,骆夜痕瞬间不敢嬉皮笑脸。他冷肃着一张面孔,快速地走到后备箱里,把张泽凯准备的礼物给一件一件地搬出来。

    “来都来了,还送什么礼物啊!”苏乐珊看见骆夜痕从车上下来,心里开心不已。再看见骆夜痕从后备箱里搬礼物,更是喜不自禁。

    倒不是贪什么礼物,苏家好歹也是个大家族,自然什么都不缺。不过骆夜痕送礼物,那代表他上心,有心要讨好苏家两夫妻。苏乐珊看见了,自然很开心了。有些场面上的事情,是必须要撑的。如今骆夜痕过来不忘想这些细节,不光讨了苏乐珊的欢心,就连苏家两老都满意地在心里不断点头。

    “别搬了,先去看看我爸妈!”苏乐珊拉着骆夜痕,示意后备箱的东西由佣人搬进去。

    骆夜痕笑了笑,也不再勉强。在苏乐珊的拖拉下,笑呵呵地走到苏家两夫妻面前,恭敬地说道:“苏伯父苏伯母,有段时间不见了,你们好吗?”

    “呵呵,小夜你来了啊,进屋里坐坐吧!”苏乐珊的母亲是一个非常温柔娴雅的妇人,见人就笑。尤其是看到骆夜痕过来,面上笑的更加的温柔和蔼起来。

    骆夜痕母亲很早就去世了,看到同自己母亲年龄相差无几的妇人,心里总会滋生一种敬畏和温暖。他本想跟苏家两老问候了一声就道别离开,但是在苏乐珊母亲的笑容中,他不受控制地尾随着苏乐珊的母亲进了苏家。

    进屋后,苏母示意骆夜痕和苏乐珊就坐,苏乐珊的父亲苏博文一向不苟言笑。骆夜痕面对苏博文的时候,稍有几分拘谨。不过,这些倒是很快被苏母给抚平了。

    苏母知道自己丈夫一向喜怒不形于色,喜欢板着一张面孔。怕骆夜痕会拘谨,所以一直柔声细语地跟他说话。骆夜痕有问必答,礼数做的倒也周全。

    在苏家坐了一会儿,骆夜痕看天色已经不早了,便站起身与苏家两老道别。在回车上之后,骆夜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虽然苏母很温柔他很喜欢,但是苏博文那个大冰块真的能让空气瞬间降低到零度。苏乐珊坐在副驾驶座上,瞧见骆夜痕一个劲地扯领带深呼吸。她微微一笑,柔声说道:“夜,我爸就是那个个性,你不要太在意啊!”

    “没事,不过下回你别让我再来你家接你了!”骆夜痕拨着方向盘,将车子驶离苏宅后,便回头看着苏乐珊,又说道:“你爸真的能让人毛骨悚然,我觉得我再做几分钟估计要被他冻成冰块了!”

    “呵呵,哪有那么夸张!”苏乐珊捂嘴笑个不停。

    “不过说真的,你爸那种个性的人,怎么准你进娱乐圈的?”骆夜痕来了几分兴趣,总觉得苏乐珊父亲那样的人,应该不会让自己的女儿踏入娱乐圈这么复杂的圈子。

    “我爸爸看着虽然很严肃,但其实你抓到了他的软肋他也就没办法了。我从小就喜欢漂亮,也喜欢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我爸爸就我这个女儿,自然凡事都依着我了!”苏乐珊娇喃地回道。

    “呵呵!”骆夜痕微笑着拨着方向盘,心里对苏乐珊的那种家庭生出几分羡慕——

    将车停在宁坤宫宫殿门口后,骆夜痕刚刚推开车门下车,就听到赢殳珪兴奋的声音从廊下传来。

    “舅舅,舅舅!”赢殳珪站在宁坤宫的大门口,瞧见从车上下来的骆夜痕后,他开心地飞扑过去。

    “呵呵,殳儿,想舅舅没?”骆夜痕听到声音,回头瞧见扑过来的赢殳珪后,他笑呵呵地俯身一把抱起小殳儿,在狠狠地亲了一下他娇嫩的小脸蛋,爽朗地问道。

    “想啊,想啊!”小殳儿一个劲地点头,顺势,他开心地看向副驾驶座,不知道夏姐姐有没有跟舅舅一块来。

    “殳儿,那你想我吗?”苏乐珊从车上下来后,瞧见被骆夜痕抱在怀中直乐呵的赢殳珪后,微笑着问道。

    见着里去。“……额……”赢殳珪眨巴眨巴了两下眼睛,有些惊讶下车的竟然不是夏姐姐。不过,聪明的他并没有当场点出来,反而笑嘻嘻地说道:“想啊!”

    “呵呵,真乖!”苏乐珊笑着走上前,摸了摸殳儿头上柔软的头,柔声说道。

    “你先进去看看我姐姐,我陪殳儿在廊下玩一会儿!”骆夜痕抱着赢殳珪,微笑着对着苏乐珊说道。

    “恩,好!”苏乐珊微笑着点了点头,缓步走进宫殿里。

    “舅舅,为什么你不带夏姐姐过来啊,我好想她啊!”待苏乐珊的身影一消失在宫殿门口,赢殳珪就凑近骆夜痕的耳边,对着骆夜痕小声地问道。

    “你真的想她吗?”骆夜痕微微眯了眯眼睛,心里顿时有了一个主意。

    “是啊!”赢殳珪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看着骆夜痕大声回道。

    “那我把手机给你,你打个电话跟她聊聊?”骆夜痕笑着摸了摸赢殳珪的小脸蛋,温声问道。

    “真的吗?”赢殳珪眨巴眨巴了两下大眼,一脸惊讶。

    “是啊,不过你跟她聊天的时候,一定看我的脸色行事,成吗?”让殳儿给那个女人聊天,他不就有名正言顺给她打电话的理由了吗?

    “为什么?”赢殳珪一脸好奇地问道。

    “不要问这么多嘛,你不是想给你夏姐姐的打电话吗?现在我就拿电话给你打,咱们先找个僻静的地方!”骆夜痕说着,将赢殳珪一路抱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里。在拨号码的时候,他一再地吩咐小殳儿看他脸色行事——

    夏伤正在家里和许诺清点出国的行李,虽然这次出去,拍广告的服装都是由B&W公司提供的。不过这会儿三月,那边还是挺冷的,她自己和许诺都需要备一些冬衣,还有一些出国需要准备的各式各样零用的东西。

    这样一清点,还有好多一堆的行李。正想着要不要删掉一些没有用的废弃东西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夏伤快步走到床前,弯腰取过手机。待看清楚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后,她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骆夜痕这家伙给她打电话干嘛?

    虽然心里很是厌烦,不过碍着他毕竟是自己的上司。说不准有事情要嘱咐,所以不得不按下心中的厌恶,按下了接听键。

    “夏姐姐,是我,我是殳儿!”

    一听到赢殳珪的声音,夏伤心里面的那抹厌恶瞬间烟消云散。她情不自禁地扬唇微笑,柔声问道:“殳儿,想夏姐姐了吗?”

    “是啊,夏姐姐,你好久都没来看殳儿了!”小殳儿奶声奶气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夏伤觉得自己的心都被他的声音给喊软了。

    “是吗,那我下次再去接你玩啊!”夏伤笑了笑,又问道:“你怎么用你舅舅的手机给我打电话,是你舅舅让你打的吗?”

    骆夜痕就竖着耳朵在那边听赢殳珪和夏伤打电话,听到夏伤的问题后,他连忙对着赢殳珪使劲地摇头。

    他才不想让夏伤知道,是他诱哄着小殳儿打电话给她的呢?

    “不是啊,是我想夏姐姐了,问舅舅要手机给你打的!”赢殳珪在看见骆夜痕的手势、眼神以及口式后,很是聪明地回答道。

    殳儿真是聪明极了,太讨人喜欢了。骆夜痕在赢殳珪的回答中,捧着他的小脸蛋狠狠地吻了一口。

    他决定了,将来他一定也要生一个像殳儿一样这么聪明可爱的儿子!

    “舅……”赢殳珪被骆夜痕这样一强吻,下意识地尖叫着想躲。不过他的话还未结束,骆夜痕就连忙捂住他的小嘴巴。

    就?

    手机对面的夏伤忍不住蹙了蹙眉头,难不成骆夜痕也在旁边吗?

    “殳儿,你舅舅也在你旁边吗?”夏伤微微眯了眯眼睛,看来小殳儿这个电话是骆夜痕那家伙指使的。

    “……”赢殳珪呆了呆,正想说对呀。可是身旁的骆夜痕却使劲地摇头,他可不想让夏伤那臭女人知道,他在旁边偷听她和殳儿打电话。要被她知道了,他多没面子啊!

    “不……不是,就我……一个人……”赢殳珪觉得自己脑袋都快混乱了,他完全无法思考,只能按照骆夜痕的口式,回答道。

    “哦,就你!”殳儿回答的这么慢,不用想就知道他旁边到底有没有人了。夏伤心里隐隐觉得好笑,骆夜痕这个王八蛋他又想耍什么花招。

    “是啊,夏姐姐,你什么时候再陪我玩!”在骆夜痕一遍又一遍地授意中,小殳儿总算明白过来骆夜痕想说什么了,接着又开口问道。

    “随时都可以,不过我最近几天要出国一趟!”夏伤笑了笑,温声回道。不管骆夜痕在不在旁边,面对赢殳珪的时候,夏伤还是心情愉悦地温声跟他聊着天。

    “额,夏姐姐要出国做什么?”这回,骆夜痕让赢殳珪自由挥,自己则头靠着赢殳珪的小脑袋,听着夏伤有意放柔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夏姐姐要出国工作几天,回来我找你啊!”电话那头的声音,温柔地甜出蜜来。让骆夜痕的心,也像吃了蜜一样的甜。

    “恩,好!”

    看赢殳珪和夏伤聊了好一会儿,骆夜痕觉得是时候他该出来了,所以坐直身子,示意赢殳珪把电话给他。

    “夏姐姐,舅舅过来了,我要把电话给舅舅了!”赢殳珪在骆夜痕满怀期待的表情中,奶声奶气地对着电话里头的夏伤说道。

    “殳儿,夏姐姐现在有要紧的事情,既然你舅舅来了,那我先挂机了,拜拜!”她才不想搭理那个王八蛋呢,所以在听到赢殳珪的话语后,夏伤直接跟他道别挂电话。

    “哦,好,拜拜!”

    骆夜痕在赢殳珪拿下手机的那一刻,俊脸上的期待瞬间僵硬下来。他快速地抢过赢殳珪手里的电话,待看见电话上面“通话已结束”的字样时,瞬间暴怒地想要砸手机。

    “我不是让你把手机给我的吗,你怎么挂电话了啊?”火冒万丈的骆夜痕气的大声质问赢殳珪,他还没跟那个臭女人讲到话呢,怎么就挂机了。气死了,气死了,他本来还想着借殳儿的身份,跟夏伤摆一下高姿态。顺便亮一下分成的事情,好让那个死女人主动来找他。

    没想到,竟然挂机了,竟然挂机了……

    “操他妈的,这死女人一定是故意的吧,她一定已经听出我在殳儿身边了!”

    赢殳珪没想到一向对自己和蔼可亲,最疼自己的舅舅竟然跟他火。瞬间,赢殳珪的小脸耸拉下来,隐隐有了要哭的趋势。

    “殳儿,舅舅没有怪你的意思,你别哭啊!”瞧见赢殳珪要哭,骆夜痕的火气瞬间熄了。他连忙抱着小殳儿,讨好地亲了亲他的小脸蛋,哄道:“殳儿,今天你做的太好了,很聪明。舅舅从来没见过比你更聪明的好孩子……”

    “舅舅,我累死了!”赢殳珪在骆夜痕的连声讨好中,总算去了哭意。他揉了揉眼睛,撒娇地将头埋在骆夜痕的怀中,哽咽道。

    “恩恩,舅舅知道,舅舅刚才累着小殳儿了!”骆夜痕抱着赢殳珪站起来,亲了亲他娇嫩的小脸蛋,柔声继续哄道:“过两天舅舅再带你出去玩,好吗?”

    “恩!”在骆夜痕的话语中,赢殳珪瞬间破涕为笑。这时,有嬷嬷找到这边,唤两人进宫殿。骆夜痕抱着赢殳珪走的时候,在他耳边忍不住出言提醒道:“殳儿,咱们进屋子里去,看看你妈咪给你准备了什么好吃的?刚才的事情,你一个都不能告诉哦!这是咱们男子汉之间的秘密哦!”

    “恩,好!”有骆夜痕带他去玩,小殳儿自然什么秘密都帮他保守了。

    “真乖!”骆夜痕呵呵直笑,抱着赢殳珪大步走进宫殿——

    “夏夏,谁来电话啊?”许诺也在自己房间收拾东西,她进夏伤房间的时候正好看见夏伤将电话放下。于是,好奇地询问道。

    “哦,是殳儿,他问我最近怎么没找他玩!”夏伤回头看着许诺,笑着回道。

    “是吗!”许诺想起皇太子那张可爱的小脸,忍不住会心一笑,夸赞道:“那孩子真的讨喜的紧,我这个不怎么喜欢孩子的人瞧着都想赶紧去生一个!”

    “呵呵!”夏伤微微一笑,拉开抽屉正想找护照时。不想,拉开抽屉竟看到最底部的一个红色锦盒。眼睛在触及到那个锦盒的瞬间,心蓦地就像是被拉开了一道口子一般。

    “夏夏,你再带一件外套吧,我觉得你上回买的那件,穿上街拍绝对完爆那些明星!”许诺说着,伸手拉开柜子,正想将那件外套取出来时。却等了半天,都不见夏伤有丝毫回应。

    “夏……”回过头时,瞧见夏伤站在抽提前一动不动。许诺好奇地走上前,待看清楚抽屉里的盒子后,她的心震惊不已。深吸了两口气,她俯身一把抓起抽屉里的那个锦盒,大声说道:“夏夏,你还留着这个东西做什么?每回看见它,你就心痛的要死。明明让你不开心,为什么还要留着啊?我帮你扔了,我帮你扔了让你永远都不要对那个人有任何念想了,好吗?”

    “不,不要!”听到许诺说要扔了锦盒,夏伤连忙伸手一把将盒子抢过来。她紧紧地抱着锦盒,就像是死守着最后一个残念一般,“糯糯,你知道吗,这条项链,是我唯一能感觉到他是爱我的……我……我……我相信我相信他绝非表现出来的那么绝情……”

    *******************

    “这个是什么?”

    “打开看看!”

    “泽曜,这个!”

    “生日快乐!”

    *******************

    千里迢迢从国外归来,只为跟她说一声生日快乐。夏伤跟顾泽曜在一起这么多年,虽然他很多时候像一团谜一样,令夏伤琢磨不透。但是她相信,他一定绝非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绝情……

    他一定也爱她,一定像她爱他一样,也深爱她的……

    “执迷不悟……”许诺叹息了一声,心痛地看着夏伤,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她。

    夏伤没有理许诺的话语,她缓缓地打开锦盒,将盒子里的那条心形的铂金项链紧紧地握在手中,放在自己的胸口上……

    泽曜,泽曜,泽曜……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