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86:我不下贱
    “听不懂吗?GAME_OVER!”夏伤丝毫不惧怕骆夜痕阴沉的就像是风雨欲来的脸色,仰着头直视着他的眸子。眸光里,闪烁着残忍而坚决的光芒……

    骆夜痕想的倒是很美,想享齐人之福,岂有那么容易。夏伤觉得他就是个孩子,一再的姑息只会继续滋养他这种一贯优越的高高在上的心理。她可不是苏乐珊,断不可能一直这样宠着他,由着他,惯着他……

    骆夜痕在听到夏伤这句,“Game-over”的话语后,心好像在瞬间,漏拍了一下。他以为自己听到了幻觉一般,冷嗤了一声。夏伤怎么有胆子敢提分手,离开了他他有本事让她永远别想在京都城里混下去。可是当他抬头,看清楚夏伤冷凝的俏脸之后,一颗心瞬间开始往下沉……

    “你再给老子说一遍,你有种再给老子说一遍你要结束!”她要有胆子再提一次分手的话,他保证现在就让她生不如死。

    夏伤美目微眯,她一脸镇定地看着此刻有些急疯了开始乱咬人的骆夜痕。红唇微扬,一抹冷酷的笑容缓缓袭上唇角。

    “我跟你玩完了,不玩了。骆夜痕,你还是回去做你的准新郎吧。我对已婚男人,没兴趣!”想脚踏两条船可以,起码给她一点甜头。现在他既想遏制她的事业,又想死霸着她的身体,还要苏乐珊的家世。呵呵,他真把自己当皇帝了,鱼和熊掌想兼得啊!

    夏伤说完,用力地挣开骆夜痕的胳膊,挽着身旁的毕先生,转身欲要离开。

    游戏结束!

    他骆夜痕,竟然要被一个女人甩了。呵呵,夏伤这死女人竟然敢跟他叫嚣着要结束他们之间的关系。可笑,可笑他骆夜痕一直以来,竟被个女人玩弄于手掌之中。

    看着夏伤挽着其他男人离去的背影,那画面刺目地一下子灼痛了他的眼睛。骆夜痕握着拳头,很想硬按下那一团怒火。可是,他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心中的那一腔怒火。

    就像是一种执念一般,他就是不能看见她跟其他的男人在一起……

    所以,在夏伤挽着那位毕先生,临近大门口的那一瞬间,骆夜痕突然间冲上前,大手一把钳住夏伤的胳膊,手上用力地将夏伤拽进自己的怀中。

    死女人,想走,门都没有!

    在夏伤完全没反应的时候,骆夜痕两只大手就已经固住她的脑袋,俯身一口噙住了他的红唇。

    要分手,也是他玩腻了由他提出来。她没有资格跟他提分手,永远都没有资格……

    夏伤吃了一惊,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她知道骆夜痕这么自大的家伙,肯定是接受不了被一个女人甩了的。可是她也是个人,也有自己感觉和思维。这狂妄自大的家伙除了家世,有什么自大的资本。以为家里有钱有势就很了不起啊,她今天就要戳戳他的锐气,让他别再这么狂妄自大,不可一世了。

    夏伤抬脚,朝着骆夜痕的小腿上一阵猛踢。谁知道这家伙被他踢了两脚后,直接抱着她压在不远处的墙角上。夏伤到底是个女人,哪里拼得过骆夜痕这样人高马大的男人啊!被他这样禁锢地强吻,夏伤气的无处泄。她转头想向方才的那个什么毕先生求救,谁知道这个时候,酒店的一批保安大步跑进来,那个毕先生早被保安拦住了。夏伤求救无门,在感觉到骆夜痕的舌头伸进她的嘴巴里时,恼怒之下她张口一口咬住了他的舌头。

    “嗤!”骆夜痕倒抽了一口气,他一下子睁开眼睛,看着夏伤的眸光瞬间崩裂出一串怒火。

    臭女人敢咬他,他掐死她……骆夜痕气愤的大手一把握住夏伤白皙的颈脖,恨不得当场就把这个死女人掐死!

    夏伤凶狠地回视着他,她连命都可以不要,会怕骆夜痕这个混蛋吗?

    在两人用眼神对峙的时候,一个身着酒店保安服的男人大步走过来,看着骆夜痕说道:“先生,刚才是你在闹……”

    那保安的话还未说完,骆夜痕稍稍松开了一些夏伤,抬手用衣袖擦了一下唇边的血迹。他好似怕夏伤会逃走一般,一只手仍是固住夏伤的肩膀,另外一只手快速地从包里掏出自己的钱包。用牙齿咬出了夹层里面的那张金卡,紧接着将卡塞给那个保安,目光紧盯着瞪着自己的夏伤,对着那保安说道:“我刚砸坏的东西我全额赔偿,现在我有事,不方便说话!”

    话落,也不理那个保安是什么反应。大手一把抓住夏伤后脑勺的一簇头,拽着她就往酒吧大门口走去。

    “骆夜痕,你别太过分了!”夏伤感觉自己就像畜生一样,被骆夜痕半推半拖地给拽进了走进电梯间。待感觉骆夜痕手松下来后,她气得抬手用力地推开骆夜痕的身躯。

    混蛋,王八蛋,骆夜痕这个人渣怎么不去死……

    “臭婊子,你以为自己翅膀硬了,就想离开我?我告诉你,老子能把你捧上天堂,就能把你踩进地狱里去!”骆夜痕伸手,用力地钳住夏伤尖俏的下巴。将她一步步逼到电梯间里的铝制墙壁后,他俯身一点一点地逼近夏伤,那张俊逸绝伦的面孔上,闪烁着是从未有过的怒火。

    敢甩他,臭婊子,竟然敢甩他……有种甩他,她就有种承担后果……——

    夏伤被骆夜痕拉着头,硬拽出了电梯间,然后,一路拖进了之前她预订的那间客房。在骆夜痕开门进去后,只听到身后“砰”地一声大力的关门声,她还没什么反应就被骆夜痕用力地推到墙壁上。额头被磕了一下,只听到一声闷闷的“咚”的一声,夏伤感觉眼前一阵天昏地暗。

    “疼吗,哪疼了,我给你揉揉!”骆夜痕缓步欺近夏伤,瞧见夏伤摸着自己的脑门,他冷酷的嗤笑着问道。

    “骆夜痕,你别太过分了。想玩我,就拿出你的诚意来。我要九对一的分成,我九你一。否则,你休想想齐人之福!”夏伤双手握着拳头,在骆夜痕今晚上一系列的暴力下,她也火了。不想分手可以,给她九比一的分成。否则的话,她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这个时候,你还这么大的胃口。真是小瞧你了……恩……夏伤,你当自己是什么呢?”骆夜痕呵呵哂笑了两声,大手一下子摸到夏伤腿间的,讥诮道:“你以为你这洞是黄金筑的,进一下就得交过路费……恩……你不过是个懒货,我还没嫌隙你是只破鞋呢……恩……”

    “呵呵……不是黄金筑的你还那么喜欢进去啊?……骆夜痕,你就是个人渣……”夏伤喘着粗气,回头狠狠地瞪着骆夜痕,讽刺道:“你跟苏乐珊还真是绝配,一个极品一个人渣……也只有苏乐珊那个白痴女人,才会听信你的花言巧语……不过,不是有句俗话说了吗?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好了,你跟苏乐珊果然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一对极品人渣……”

    “嘴巴很硬啊!”听到夏伤如此满不在乎的提他和苏乐珊的事情时,骆夜痕胸腔中的火焰瞬间被点燃,他缓缓地收紧拳头。好一会儿,他平复好胸腔中的怒火后。方才抬手,用力地扯住夏伤后脑勺的头,将她脑袋往后拉扯,一直拉到她倒进他的怀中,“臭婊子,想要九比一,就伺候我!把我伺候爽了,你要什么有什么?”

    “呵呵,你晚了,我改变主意了,老娘今天不做你生意!”她虽然很想要九比一的分成,不过今晚上她却厌恶骆夜痕这王八蛋厌恶到了极点。他当他自己是什么,皇帝吗?刚宠幸完自己的未婚妻,就跑过来玩她。她不从,就想用武力逼迫她。现在,把她摧残了一遍之后,竟然还以为用九一分能打动她。她是贪财,是喜欢钱,是想要名利,也是可以随时随地地放弃尊严迎合他。但是,她不是没有脾气的木偶,不会老由着他主导一切。今天,就算真跟骆夜痕闹翻了,她也不后悔。

    她不信,不信离开了这个王八蛋,会找不到比他更好的金主!

    “骆夜痕,这世上不是只有你骆家有钱有权。我夏伤,要跟你分手。我告诉你,我会很快找到比你更棒的男人,我……”夏伤咬牙切齿地大声回道。

    “是吗?”骆夜痕冷笑了两声,他缓缓松开自己的手。头皮一被松开,夏伤心神一松。她趴伏在墙壁上,大口地喘了两口气。不过,等她稍稍平复呼吸,就听到一阵悉悉索索地衣服摩擦声。她吃了一惊,回头竟瞧见骆夜痕在那里脱裤子,一眼就能看出骆夜痕意图的夏伤俏脸瞬间刷地一下子白了下来。

    他想强来,她还偏不从了呢!

    #已屏蔽#过了很久之后,夏伤紧闭的眼睛突然间睁开来,骆夜痕只觉得眼前忽然五彩斑斓,她眼睛里的色彩那么鲜明,什么都有。

    绝望的黑,狂喜的红,堕落的紫,清净的蓝……。

    最后汇聚成无声的白。

    她安静地盯着身上挥汗如雨的骆夜痕,好一会儿似恢复了神智一般。突然间张开嘴,咬住他的颈项处。然后慢慢地允吸,仿佛像一只慵懒的小猫一般……

    “哼……”一阵快速地进出之后,骆夜痕狠狠地撞在夏伤的最深处,完全释放了自己的骆夜痕喘着粗气,浑身瘫软的趴在夏伤的身上。

    靠近一个小时的辛苦耕耘,但是**的快感也就那短短的几秒钟,过后便是灭顶的空虚和疲惫。身子仍在亢奋中回不过神来,骆夜痕却情不自禁地看着睁着眼睛,目光空洞的看着天花板的夏伤。也许是刚刚做完,他觉得自己此刻的心也在方才的快乐中,一下子软成一团。他觉得,要是这个时候,夏伤让他去死,他肯定连想都不用想。

    突然间有一种,想把他所有的好东西全捧到她的面前,只为博她一笑的冲动!

    他伸手,轻轻地摸着她汗湿的小脸。看着她苍白又瘦削的小脸,瞧见她一方高高隆起的小包。骆夜痕心里后悔不已,这一刻,他什么气都散了。他想跟她道歉,方才确实是他不好。他不该迟到的,更不应该对她动粗,他知道自己错了。想要九一分嘛,他马上找人去弄份合同。她要他的命都行,更不用说是钱了!去夜身会。

    “夏伤,疼不疼,恩……”骆夜痕说着,想爬起来给她找消肿的药。

    “再来一次好吗?”夏伤却伸手,一把拉住抽身欲要离去的骆夜痕。

    “什么?”他一时间没听明白夏伤的话,回头,却见夏伤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我想要快乐!”夏伤目光炯炯地看着骆夜痕,在看到骆夜痕惊讶的视线中,她勾唇灿烂一笑,“哪怕几秒的快乐,我也想要……骆夜痕,再做一次……不,你还能做多少次,我都奉陪……呵呵,好不好?”

    夏伤觉得心里有一处,好像空荡荡的,不断地冒着冷气。每呼吸一口,甚至会有一种,被撕开的疼痛感。不知道为什么,跟骆夜痕生关系之后,她总是觉得特别的空虚,很冷很冷……明明他的身体这么暖,明明她旁边还有人依偎着她,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么冷……为什么会觉得特别特别的寂寞空虚呢?

    “夏……”明明在笑,明明笑的很灿烂,笑的那么花枝招展。可是他却觉得他的心,在她的笑容中,好像被揪着一样,难受……

    他的话还未说完,夏伤却主动伸手环住他的脖子,拉下他的头颅凑上红唇……

    好想要忘记一切,好想让自己快乐起来……好想让自己快乐起来,好想好想不去想,不去想那个令她痛不欲生的人……

    为什么,她快乐不起来……为什么,快乐不起来……——

    晨风吹拂着窗帘,高悬而热烈的阳光透过明净的窗户,将坐在窗台上的人儿全部笼罩在阳光下。与窗帘一起被微风拂开的,还有窗边人那头似上好锦缎一般的秀。

    骆夜痕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这样的一副情景。夏伤双手抱腿,安静的坐在窗台上,由着冷风肆意吹拂着她的娇躯,秀。阳光在她全身上下都镀上了一层毛绒绒的熔光。她素面朝天,一身白衣,皎皎风华不带丝毫人气。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来到了天国。

    “夏伤!”他缓缓地从床上爬起来,开口轻唤了一声。

    夏伤没有动,就像窗外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东西一般,她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地方,一动不动。

    骆夜痕刚刚清醒过来,混混沌沌的。待他清醒过来,他才意识到,这是酒店的十三楼。夏伤坐在窗台上,窗户大敞着,有多危险。

    “夏伤!”他顾不得身上有没有穿衣服,下床后他大步冲到夏伤的身前。伸手,一把揽住坐在窗台上的夏伤。将她抱回床榻上后,他用力地将她冰冷的身躯揽进怀中,“对不起,我跟你道歉,我昨天不该那样对你!”

    骆夜痕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反正看到她坐在窗台上,他就觉得怕的要死。他好害怕,好害怕她要离开他。他妥协了,她想要什么他都妥协了。只要她别去想着死,别让他担心她……

    “骆夜痕,你说有灵魂转世这东西吗?”夏伤被骆夜痕强搂在怀中,她有些不明白,他干嘛那么紧张呢?她不过是觉得站在十三楼上看楼下,觉得人像蝼蚁一样渺小的不堪一击。觉得很有趣,便看的入迷了。

    “为什么突然间问这个?”骆夜痕在她的问话中,心里一紧。他不想她去想这些,有的没的的东西。但是,看她愿意理自己,他还是非常配合地反问道。

    “我想我上辈子一定做了很多孽,说不准是个女魔头,呵呵!”所以,这辈子才会来还债。所以这辈子,她才会过得这么不开心。她一定是个女魔头,所以,老天爷才会给她设下这么多考题……让她,在这短短的二十年中,面临这么多的苦难。

    骆夜痕沉默地看着夏伤,他现在,越来越不喜欢看她笑了。她一笑,就会让他心跟着她痛。

    “是吗,那我一定是被你整的最惨的那一个。所以这辈子,换我整你了!”他苦涩地勾起唇角,如果她是一个女魔头的话,那他一定是一个被她整的最惨的那个瘪三。有借有还,这辈子换她来偿还了。

    “不,你一定上辈子做了很多好事,所以这辈子命才这么好!”夏伤笑了笑,低着头,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嫉妒。

    天知道,她有多羡慕骆夜痕啊!不管他父母怎么样,他都是一个生长在爱中,沐浴在爱下的孩子。虽然人有点阴郁,但是不可否认他浑身充满着正面能量。

    可是,她不是。看着浑身上下好像有很多正面能量,但其实她骨子里消极悲观……

    “夏伤……”骆夜痕觉得心疼极了,他想说什么,可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骆夜痕,我想要的东西,我一定不会放弃!”夏伤缓缓地转过头,目光透着几分坚决地看着骆夜痕,“你们这些人,是命好,会投胎。但是我告诉你,我夏伤会凭我自己的努力和能力成为人上人。你很有优越感是不是,那还不是靠你那个出息的老爸。我没人靠,我靠自己。我卖身求荣,我没伤害其他人,我不下贱,你这种对待感情不专一的人才是人渣……最后一次,下回要上我,拿出你的诚意来。我夏伤,再也不陪你白睡了!”

    夏伤说着,用力地推开骆夜痕,从床榻上站起来。

    若不得所爱,不如烟行媚视。他能玩弄她,她亦能玩弄他。

    从此之后,只谈钱,不谈情!

    高跟鞋“哒哒哒”的落地声缓慢地远去,骆夜痕独坐在床榻上,心里却久久的沉浸在夏伤方才的那番话中,不可自拔……

    ╬╬hbOOKMIhua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