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81:偶尔放晴
    骆夜痕在听到王叔的叫唤,抬头看向大门口时。原本含笑的眉眼,在触及到廊下站着的苏乐珊后,瞬间凝滞在了脸上。而他怀中的夏伤在触及到苏乐珊那双怨毒的视线之后,好心情也瞬间荡然无存。

    骆夜痕心里到底是有几分心虚的,毕竟苏乐珊才是他的正牌未婚妻。如今,骆颜夕都在筹划他们两人的订婚宴了。他跟夏伤在一起,终究是有几分名不顺言不顺。

    苏乐珊在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瞬间有种崩溃的感觉。泪意上涌,她眼睛都被泪意给胀痛了。强忍着鼻尖酸涩的感觉,收回看向夏伤时的怨毒的眼神。她缓缓地抬眸,一双水瞳带着几许幽怨和委屈地看向骆夜痕,声音透着哭腔地质问道:“我昨晚上翻来覆去,一晚上都睡不着觉。我很害怕我晚宴上的做法,会惹你讨厌。我战战兢兢,战战兢兢了一天一夜。我想等你电话,我想要你跟我先说对不起。只要你肯说一声对不起,我想我会原谅你的。真的,只要你低头认错,我真的可以原谅。可是我没有等到,最后我实在忍不了,上门想跟你道歉……”hbOOKmIHUANE

    苏乐珊就身处豪门,之于家世,她确实有几分优越感。她知道夏伤只是骆夜痕身边的一些花花草草,像骆夜痕这类豪门公子哥,逢场作戏是在所难免的。从小到大,这类戏幕她看的太多了。她们上流社会的圈子里面,哪一个男人没有几个红颜知己,没有一堆陪他们逢场作戏的女人,就算是她那个正直不阿的父亲也不例外。

    所以她不像那些斤斤计较的小户出身的女人,在这方面的处理上,她更偏向于她温婉又贤惠的妈妈。只要在她认为所能忍受的范围内,她会尽量忍。等她成为堂堂正正的骆夫人后,骆夜痕身边的花花草草她自会慢慢地收拾。

    她不信,她不信她比不上这些花花草草。只要成功晋级骆太太,她会让他爱上她的。

    可是,当她目睹骆夜痕和夏伤这样有说有笑地从车上下来。骆夜痕身上的那身滑稽的衣裳将他平日里的贵气破坏殆尽,看着他用那么温柔的视线凝视着夏伤的时候,她心痛了。

    她可以容忍他身体不忠,却无法容忍他的心偏向于别的女人。想起昨晚和今天一天的内心纠结,看着骆夜痕此刻与夏伤嬉笑的斗嘴的亲密样子。苏乐珊第一次,第一次内心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挫败,更体会到了那种心痛和委屈。

    为什么他在惹她这么难过痛苦的时候,却没有一点愧疚感,反而抱着另外一个女人进家门呢?她是他的未婚妻,她才是他的未婚妻啊?

    骆夜痕在苏乐珊的指责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虽然承认会很伤人心,但是他真的把苏乐珊这件事给忘得一干二净了。他哪里知道,昨晚上会惹苏乐珊不开心。他甚至不知道,她干嘛不开心。好像,他也没在她面前说什么出格的话,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骆夜痕的沉默让苏乐珊更加的气愤,而夏伤自然也不想讨人嫌。伸手拍了拍骆夜痕的胳膊,示意他放她下来。

    骆夜痕这时才回过神来,自己还抱着夏伤呢?所以,他连忙放下夏伤。

    “骆夜痕,我究竟有哪点不好,我究竟哪点比不上这个女人了,为什么你成天就知道跟这个女人厮混,一看见他你就跟丢了魂一样,你可曾顾忌过我的脸面,可曾顾忌过我才是你的未婚妻?”昨晚上那么大的场面,他为了这个女人屡次一掷千金。完全不顾及她的身份,让她像小丑一样被一众女伴嘲笑。苏乐珊觉得自己真是贱到家了,即使被他这样无视,却还要送上门来主动跟他道歉。她为什么会这么贱,为什么要让自己看到这么不堪的一幕。

    骆夜痕这时才醒悟过来,苏乐珊原来是因为这个跟她置气啊!

    “骆夜痕,如果你这么不诚心,那么婚礼取消也行。我苏乐珊,不是没人要非要贴上你骆夜痕的!”苏乐珊在骆夜痕一再的沉默中,彻底被气到了。她堂堂一个苏氏千金,屡屡被骆夜痕这样忽视和践踏尊严。她再也忍不下去了,所以她必须狠。

    她就不信,在她提出解除婚约关系后,骆夜痕不回头来求她来复合!

    苏乐珊撂下这句狠话后,紧握着拳头,转身快步离开骆夜痕的家。

    “你未婚妻走了,还不去追啊!”夏伤看着苏乐珊的背影消失在浓郁的夜色中,心里闪过一抹冷笑。看来苏乐珊也憋不出了,要使出杀手锏了。她笑盈盈地抬头,一双美眸略带着几分笑意地看向骆夜痕。

    骆夜痕这会儿,在苏乐珊的狠的一番话中,心里有些慌乱。骆苏两家联姻,其实背后还有一层意义。那就是,骆颜夕希望他能入仕途。

    没错,就是入仕途。现在在华星做事,不过是个过渡。自从他外公从政界退下来后,骆氏一家在帝国政界已经没有什么影响力了。骆颜夕必须扶持自家的人在政界立住脚跟,为了保住骆家的声望不被时代的浪潮给卷的连渣都不剩,他也必须走进仕途才行。

    这是一个世家子弟必须做的事情,也必须承担的责任。

    “还不去追吗,骆苏两家联姻,可是你们骆家一直以来最想做的。”夏伤笑了笑,心里虽然鄙视豪门联姻这种做法,但是看骆颜夕和官思雅这么在乎骆夜痕的这桩婚事,也看得出骆家真的很需要联姻来巩固地位。

    既然如此,就当她之前骗她们的福利,让骆夜痕去追回苏乐珊。看苏乐珊那么喜欢骆夜痕,如果骆夜痕肯低头认错的话,保不准不用半天就和好了!

    “你就这么希望我去追吗?”被夏伤一直这样赶着,骆夜痕心里不由得有些恼火。她就这么想他去追别的女人吗,就这么希望把他赶到其他女人的那边去吗?

    “当然,你心情不好,最遭殃的就是我了。我自然希望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夏伤笑眯眯地看着骆夜痕,心里却在此刻涌起一丝鄙薄。

    骆夜痕,不用跟她演戏了吧!明明自己很想去追的,她不过是顺水推舟了一把。别搞得,好像她有多欠他的!

    “你……”骆夜痕心里不知道为何,在夏伤这样的表情和话语中,很想火,很暴躁,甚至有些灰心。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她,甚至他想去揍她,“好,我去追。她是我未婚妻,我自然会去追。夏伤,你管好你自己,少操心别人……”

    身的要过。骆夜痕强忍下那股想要火的冲动,一双冷眸死死地盯着夏伤,近乎是咬牙切齿地跟夏伤说完这番话。紧接着,他不再去看夏伤一眼,头也不回地去追苏乐珊了。

    夏伤在骆夜痕飞奔去追苏乐珊的时候,面孔上的笑容,一点一点地绷裂……那双秋水为神的双眸,如同一颗陨落的流星,刹那间黯淡了下去。

    “夏小姐!”王叔一直沉默地站在一旁,看见夏伤兀自孤零零地站在灯火阑珊下。心里微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唤了一声。

    其实他看的出来,如果夏伤在这个时候说一声不准去的话,恐怕今晚上少爷是哪都不会去了。

    “王叔,可以请你送我回家吗?”夏伤在王叔的呼唤声中,缓缓地转过身,看着王叔微笑着问道。

    “当然!”王叔闻言,恭敬地点了点头。

    夏伤柔柔地说了一声谢谢之后,尾随着王叔,上了原先的那辆豪车……——

    隔天早上,许诺起床。出房间准备去厨房给自己泡杯蜂蜜水的时候,途径客厅。正好听到电视机的声音,转头间竟瞧见夏伤正窝在沙上认真地看着电影。

    “咦,夏夏,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许诺看见夏伤后,吃了一惊,昨晚上她怎么没听到开门声的。

    “昨晚十一点!”夏伤听到许诺的声音后,转头看着她笑盈盈地回道。

    “难怪没听到你进屋声,我都睡觉了……我前天晚上看电影看完了,所以昨晚上提前睡了!”许诺听到夏伤的回答后,情不自禁地走上前,一屁股坐在沙上。

    夏伤在她坐下的那一刻,微笑着伸手挽住许诺的胳膊,将脑袋枕在她的肩膀上。

    “你该不会一直看电影,看到天亮吧!”许诺看着铺着满桌子的碟片,心里略带着几分狐疑的问道。

    “嗯哼,电影挺好看的,就一直看一直看,都忘记时间了!”夏伤抬起头,看着许诺微微一笑,说道。

    “你啊,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你跟我不一样,你可是靠脸吃饭的。熬夜多伤皮肤,要是不漂亮了咋办?”许诺一听到夏伤说熬夜了,就忍不住开始絮絮叨叨地啰嗦起来。她现在是夏伤的经纪人,没什么是比照顾好夏伤的生活最重要的。

    夏伤微微一笑,许诺的唠叨让她觉得无比的温暖。这世上,能对你唠叨的人,也代表人家关心你。夏伤舒服地靠在许诺身上,很是享受跟许诺在一起时的这份温情脉脉……

    “对了,这个是怎么到家了啊?”眼角余光无意间瞥见放在茶几上的宴会包,夏伤想着前天晚上她可是带着这个包包去酒庄的。可是后来听骆夜痕说,他的车被偷了,她原本以为她的包包也被一并偷了呢!没想到,回到家才现,她的包包已经好好地在家里了。

    “哦,昨天上午,有个男人送过来的,说你把宴会包落在那里了!”许诺回答的不甚在意。

    “是吗?”夏伤想起毛广成昨天给她的那张白信封,于是兴致勃勃地坐直身子,倾身捞过那个宴会包。打开后,抽出里面的那张白色的信封。

    “这是什么?”许诺瞧见哪个白色的信封后,一脸好奇地看着夏伤问道。

    “我做司仪的酬劳啊!”夏伤转过头,笑眯眯地看着许诺说道。

    前天晚上因为有事,就没打开宴会包看。如今闲下来了,她自然要好好看看,毛广成到底给了她多少酬金。

    “哇,快看看有多少钱!”听到是酬金,许诺也不免开心地大叫起来。

    “恩!”夏伤微微一笑,打开信封后。不是她相信的钱,而是一张支票。许诺在夏伤抽出支票的那一刻,第一件事情就是开始数后面的零。

    “个,十,百,千,万……十万……天,夏伤,你一晚上就动动嘴皮子,就赚了五十万……”许诺看清楚支票上的数字后,抢过夏伤手里的那张支票,“吧唧吧唧”狂吻了两口后,开心地大叫起来:“加上上次那部戏的演出酬劳,我们也是百万富翁了。哈哈,太开心了,太开心了。有钱的感觉,真他妈的爽啊……”

    娱乐圈,果然就是销金窝。正常的上班族,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挣满一百万啊。可是夏伤一晚上,就挣了五十万。这可是全凭自己本事,完全不是什么脏钱哦!

    想到脏钱,许诺就一扫方才的兴奋。收敛起面上的笑意,她看着夏伤的眸光带着几分审视和严肃,“等等,一次司仪就拿五十万,中间会不会有什么潜规则啊?那个会长,会不会让你跟他上床?”

    虽然许诺爱财,但是有些不义之财还是不要的好。夏伤已经为了做明星,出卖过自己一次了。她可不希望,夏伤一次次地为了利益,像流莺一样,辗转在各种男人的床上。

    夏伤原本看许诺这般开心,心里也跟着开心起来。此刻听到许诺一脸严肃地审问自己,她不免好笑地回道:“放心吧,我有分寸!”

    “夏伤,我不准你再伤害自己。咱们是穷人,也穷怕了,也确实不想被人整到再一次流落街头。我是希望在京都这个城市里生根,但是我不希望咱们的明天,是用靠今天的出卖自己所获得。一个骆夜痕就够了,别再伤害自己了,知道吗?”许诺同意夏伤的说法,八千富贵险中求,没付出就肯定不会有巨大的收获。这世上不会天上掉馅饼下来,就算掉也一定不会砸中她们。

    所以,即使许诺很心疼夏伤为了那部戏,出卖自己的**。可是在这一行,就在所难免。不过,她真的不希望她再这么做了。如果不能大红大紫,那就捞点是点。她们省省,赚的也够她们下辈子花的了。

    “我怎么会呢!”夏伤微微一笑,她自然明白许诺的心意。不过有些事,她比她有分寸。伸手再一次挽住许诺的胳膊,她枕着她的肩膀,笑眯眯地问道:“不提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你想想你将来想买什么房子,以后咱们有钱了,就去那边买!”

    “那当然是大别墅了,跟骆夜痕家一样,装潢的还要比他家气派。他家的天花板烤漆是金色的,咱们也做金色的,还要用真金子做!”提到未来,许诺一扫方才的萎靡。靠在沙上,开始幻想起自己未来的生活,“屋子里啥意大利进口真皮沙啊,啥安哥拉地毯啊,啥瑞士水晶吊灯啊……啥檀木座椅啊……反正啥贵就摆啥……”

    “怎么处处弥漫着暴户的气息啊!”夏伤在许诺的话语中,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许诺可是把她看电视和看小言里面,看到的奢侈品全部说了出来。真无法想象,这么一堆东西放进家里,还会不会有美感……

    “切,暴户就暴户,多少人想当暴户啊,骂人暴户那是嫉妒,**裸红果果的嫉妒……”许诺很是鄙视地反驳道。

    她要有钱了,就是恨不得把所有奢侈品的LOGO贴在身上,横着走。尼玛,做穷人做了半辈子,憋屈了这么多年,她自然要风风光光的在人前得瑟一番,不然岂不是太亏了!

    她就是这种小市民的心态,怎么滴,不爽吗?不爽,不爽你有种也去买啊……只要你有钱……

    “那你说,你还想要什么?”夏伤捂着肚子,在许诺的这番幻想中,早就笑的肚子都要痛了。()

    “我还要房子顶上弄个空中花园,不要种鲜花,鲜花太矮了,我要种树,还要那种能长成几十米高的大愧树,让屋子四周的人全瞧见咱们楼顶上的大树。到时候再买架直升飞机,用它来给树浇水,尼玛这多拉风……啥有钱人瞬间弱爆了……”许诺一脸认真地继续幻想,浑然不理已经快要笑趴的夏伤。

    “直升飞机浇花,亏你想得出来!”夏伤身子直颤,笑到不行了。

    “那是,对了,到时候还要买架潜艇!”许诺接着,又一脸慎重地说道。

    “潜艇?”夏伤挑眉,一脸不解。

    “那些有钱人不是喜欢买游艇炫富吗,咱们就买潜艇。看哪个有钱人开着游艇出海,咱就在底下给那游艇戳个洞……”许诺一脸怨毒地大声嚷嚷,“让你炫富让你炫富……炫富你妹啊!”

    “哈哈哈……你要不要这么恶毒啊!”夏伤揉着肚子,不行了,她肚子快笑到抽筋了。

    “我那哪叫恶毒啊,我痛恨全世界的有钱人。好不容易晋升为有钱人,当然要报复一下社会,好泄一下我这么多年做穷佬的不甘心情……”许诺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正义凛然。

    “哈哈哈,明白……”夏伤在许诺欢乐的说话声中,一扫心中的悒郁,笑倒在许诺的怀中。

    也许这个世界上,全世界的人都会抛弃她。唯有身边这个死忠的好友,会对她不离不弃。

    真好,真好,只有在许诺身边,她的世界才不会一直下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