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79:抵死不认
    h

    细细回忆从遇到夏伤起,骆夜痕直觉夏伤真是他的灾星。

    第一次在酒店里面见面,他那时候刚回国。正好赶上那老不死的东西的生日。老东西派他姐来向他说情,要他去参加老东西的生日宴会。他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是又拒绝不了他姐的请求。最后没办法,只好拜托闵瑾瑜找个妓女演场戏,气气那老不死的。

    夏伤出场的时候,也确实像只鸡。打扮地很俗艳,他还记得她当时穿着超短裙,黑色的网状丝袜,细高跟。一眼看过去,他直觉这种鸡很廉价,还很脏。心里还直骂闵瑾瑜眼光太烂,想退货,但是碍于时间快到了,只能硬逼着自己继续演戏,他也没想到演戏的过程中竟然会真想要她。

    可能他当时觉得反正是只鸡,虽然事前他虽然明确是演戏。但如果事后多付酬劳的话,就算弄假成真也没问题。谁知道这小辣椒竟然这么呛,竟然拿着烟灰缸把他给砸了。还一连砸了两下,更丢脸的是,他最后还晕了……

    这件事,他可是被闵瑾瑜嘲笑了很久。()

    一想到她害的他脑门上顶着纱布招摇逛市了两个多星期,骆夜痕就火冒地抬头狠狠地瞪了夏伤这个死女人一眼。

    从认识她到现在,他被她强吻过,被她用水泼过裤裆,被她绑在床上玩过性虐的游戏,甚至还被她全程拍下来,更被她苦肉计冤枉的有口难言……除了偶尔几次他占过上风之外,就没在她手里讨到便宜过。这个睚眦必报的女人,从来就不肯服半点软。只要谁给她气受,包管不用等多久她就会一一讨回来。

    这女人,心眼小的只能拿米粒去衡量,是他见过的女人中间最小心眼的一个。有时候,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惩罚她。就像这次,假怀孕事件他觉得怎么都应该,让她知道他很生气,他骆夜痕不能老由着一个女人爬到他头顶做窝啊!

    在骆夜痕满脑子都在思索着怎么折磨夏伤,好在她心中树树自己的威信的时候。柴油车缓慢地停了下来,紧接着一阵“咔嚓咔嚓”的开插销声,那老大爷的声音从车外传来。

    “小伙子,到了!”——

    烈阳从厚重的窗帘缝隙中投射过来,刺眼的阳光尽数地洒在房内靠着床沿边上的一张老坑床上。老旧的蓝印花布缝制出来的棉被底下,夏伤还睡得昏天暗地的。随着越来越刺眼的阳光照在她的脸颊上,亮眼的光线让她不适地翻了一个身。w。

    木质的房门突然间传来“嘎吱”一声开门声,应声进来的是一个穿着薄棉袄的老大妈。夏伤睡得也差不多了,听到开门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循声看了一眼房门口。见女骆夜。

    “姑娘,你醒了吗?”老大妈端着一碗东西进来,瞧见躺在床上的夏伤不住地揉眼睛。便笑呵呵地走向夏伤,问道。

    宿酒之后的脑袋,疼的似要裂开来一般。夏伤稍稍恢复了一些意识,瞧见有人进来后,一手轻轻地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一手撑着床榻缓缓地坐起来。

    好不容易缓过那一阵的难受,夏伤抬头,开始环顾四周。

    这是一间,非常典型的京都农村家庭的装饰和布局。墙壁上粗糙的石灰刷着,正中央还挂着喜庆的猴子送桃的年画。一旁摆着今年的新历,身下的床铺暖烘烘的,应该是用火烧着保暖的坑床。

    夏伤从小生活在城里,这种屋子也只在电视上看过。眼下一觉醒来,竟然现自己睡在这么一个全然陌生的大床上,真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一肚子的疑问,只能留给守在她床旁边的老大妈来解决了。所以,夏伤一脸好奇地抬头看着老大妈,疑惑道:“大妈,这是哪啊?”

    “呵呵,姑娘,这是我家!”老大妈笑呵呵地走上前,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后,就将大碗递至到夏伤的面前,轻声说道:“姑娘,赶紧喝这蜂蜜水解解酒!”

    “恩!”夏伤闻言,决定先压下满腹的疑惑,轻轻地点了点头。伸手接过老大妈递过来的大碗,低着头轻轻地啜饮起来。

    宿酒过后,夏伤觉得喉咙也干的厉害。没几秒,就把一碗蜂蜜水给喝了个底朝天。

    看着夏伤把蜂蜜水喝尽,老大妈的笑容越扩越大,他笑呵呵地伸手将空碗接过来。一脸关切地看着夏伤,又问道:“姑娘,饿了吗,要不出去吃饭啊?”

    “大妈,我想请问是谁带我来这的!”夏伤抬手,用手背擦了擦唇角的水渍。开始回忆昨晚的一切,昨晚上那场商业晚宴结束之后,她明明是跟官恩城去酒庄玩的。怎么突然间,跑到这家民宿来了呢?

    夏伤擦嘴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脸颊上的一方。蓦地一阵胀痛让她情不自禁地蹙了蹙眉头,她脸上是受伤了吗,怎么这么痛?

    听到夏伤的抽气声,那大妈下意识地凑上前瞧了瞧夏伤细皮嫩肉的小脸蛋。

    “姑娘,你这脸颊上有点被什么东西刮破了一方,我给找药涂涂,你可别碰啊?”大妈说着,站起身走出屋子,去找药去了。

    夏伤吃了一惊,连忙掀开被子,开始找镜子查看。

    她这张脸,如今可坏不得。若是毁了的话,她的希望可就没了!

    “没事,别紧张!”没一会儿,那老大妈手里拿着药膏和镜子疾步进来。

    夏伤找了半天都没找着镜子,瞧见大妈手里拿着镜子,连忙伸手一把抢过去。看夏伤这么紧张自己的花容,老大妈忙笑着安慰起夏伤,“就破了一点皮,没事,用了我这药包管不会留疤!”

    伤口不是很明显,只是被什么东西刮出了一条血线。夏伤怎么想,都想不到这伤口是怎么来的。

    “对了,你老公这会儿正在外头给我家老头子干活?”大妈给夏伤小心翼翼地上好药后,想起这姑娘的老公还在给自家的老头子修葺屋顶,忙笑呵呵地抬起头,看着夏伤一脸感激道。

    “我老公?”夏伤惊讶地瞪大眼睛。

    她哪里来的老公?对了,昨晚上送她来这家民宿的人是谁,这大妈可能有误会吧?

    “是啊,你老公!”

    老大妈也没有多想,毕竟昨天晚上,自家老头子把这对年轻小夫妻接回家后,这对小夫妻可就在厢房里一起睡了。同睡一张床,那男人看样子又很紧张这小姑娘。而且两人年纪相仿,就算不是夫妻也应该是情侣。

    “是吗?”她昨晚喝的实在太醉了,这会儿脑子里真的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大妈说这么多,她是半点都回忆不起来。

    “还不舒服吗,要还不舒服的话就站起来走走!马上去厨房吃些东西,很快就能缓过来了!”那大妈说着,给夏伤整理出了几件冬袄,拎着衣服给夏伤穿。

    夏伤也是苦日子熬出来的,自然不会像骆夜痕那种,从小被娇宠着长大,穿别人衣服的时候还会嫌弃这衣服干不干净,纠结个半天。夏伤没觉得穿别人的衣服有什么异常,快速地将冬袄穿上身后,从床榻上下床。

    出了厢房,夏伤现,这阳光刺眼的很,压根不像早上。抬头,看阳光的角度,应该已经是下午了。夏伤被阳光刺眼的灯光照的有些睁不开眼,下意识地抬手挡住一些阳光。没想到,刚低头间,正看见一个高大个缓慢地朝着自己这个方向走过来。烈阳迷醉了她的眼,让夏伤一时间看不清楚远远走过来的那人是谁?

    等她好半天反应过来那是骆夜痕的时候,不免隐隐觉得有些好笑。

    他这是什么打扮,穿着一件老布做的袄子不说,身上那裤子压根就是六分裤,底下还露出一截秋裤。脚上的皮鞋此刻他穿成了雨鞋的效果,原本噌亮的鞋面此刻全是泥巴。他一向喜欢把头用摩斯竖在脑门顶上,此刻却软塌塌地垂在额前。真是一扫平日里英明神武的贵公子形象,落魄的跟个农夫没什么两样。

    “你?”夏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这家伙真的是那个嚣张十足,又阴气四溢,有点变态、幼稚的骆夜痕吗?

    “你猪哦,都快下午三点了,竟然有本事睡到现在?”骆夜痕气死了,昨晚上一晚上没怎么睡。原本他打算天一亮就离开这边的,哪知道夏伤睡得跟头猪一个样。他大男人的,自然不可能大白天地跟个女人在屋子里睡大觉。所以一大早,就帮老大爷把屋顶给收拾了一下。

    眼下,他已经干了一天的活。虽然不说困,但是看这女人睡了一天,眼下精气十足地从屋子里出来,终究有点不爽。

    他妈的他被她祸害了一晚上,她倒大爷地躺在屋子里,舒服地补觉。

    真不公平,骆夜痕心里一阵不平衡。

    “你这是什么打扮?”夏伤哪还记得她昨天干的好事啊,眼下她顶好奇骆夜痕这身打扮是怎么回事?

    “一个醉酒后,随地大小便的人,没资格取笑我!”骆夜痕自然知道自己形象很烂,心里虽有些窘,但是这面子肯定是不能丢的。

    毕竟,害他成为这副邋遢样子的罪魁祸首,可是眼下这个死女人。要不是她,他会穿的连他都不想看一眼自己吗?

    醉酒后随地大小便,这说的是她吗?

    夏伤吃了一惊,两只眼睛略带着几分疑惑地看向骆夜痕。

    “别怀疑,我说的就是你?”昨天被她折磨了这么久,他自然要想办法报仇还回来。而且,他说的也是事实。要不是他当时拦着,可能这死女人会在大马路上,当场解决。

    “你才随地大小便呢,你全家都随地大小便!”夏伤一听到骆夜痕这话,俏脸泛起一阵红晕。醉酒之后的事情,她可是什么都不记得了。若真跟骆夜痕说的一样,她随地大小便,那她……那她岂不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不,不,一定是骆夜痕这混蛋故意气她来着。她要相信这混蛋的话,真是脑袋被驴撞了呢?

    “喂,夏伤,你个死女人,怎么这么野蛮!”骆夜痕被夏伤骂的,气的大吼了一声。

    平常看她金光闪闪,但是喝醉后竟然什么都干得出来,随地大小便是真事,她有病才污蔑她呢!

    “你才野蛮,你全家都野蛮!”夏伤不理骆夜痕,冲着他翻了个白眼后,便大步进了厨房。

    “你!”伶牙俐齿是吧,说不过就耍赖是吧!好,有种,她有种,有种……

    “好了,小兄弟,你要不要也一起进来再用点!”老大妈看这小两口斗嘴,忍不住一阵好笑。瞧见小姑娘进了屋子,便转头对着骆夜痕笑呵呵地邀请道。

    “我才不跟一只猪同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呢!”骆夜痕同样对天翻了个白眼,然后慢悠悠地转身继续回了老大爷那边——

    饱睡了这么久,又用了一顿丰盛的农家菜,夏伤精神恢复的很好。与老大妈说了一声后,便走出大宅,决定沿着村落附近,散会儿步。

    在餐桌上时,夏伤已经从老大妈那里,了解到了一些有关这个村落的位置。细细地理了一些脑子里的画面,她大概理清了昨晚上生的事情。

    国会酒店因为本身就建在环境毕竟清幽的郊区,离官恩城的酒庄也近。所以从酒店出来后,官恩城直接带她去了酒庄。然后她喝了一些葡萄酒,就醉了。接着骆夜痕跑过来,把她接了出去。在路上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地车子被人偷走了。然后骆夜痕带着她,遇到了好心的大爷。然后被大爷,接到了孝北村……

    基本就是这么一回事,至于细节,尤其是骆夜痕说的随地大小便那件事情……不,肯定是那家伙编造的……

    夏伤用力地甩了甩脑袋,坚决不肯承认她一个淑女,会干出这种丢人的事情。

    沿着小道,一路穿过几户农家之后,便来到位于村尾的养殖场。隐约地听到一阵“哼哼哼”地猪鸣声,夏伤想起,餐桌上那老大妈说过,骆夜痕貌似就在这里修补屋顶啊!

    想着,夏伤下意识地朝着那养殖场走去。

    绕着养殖场外围逛了一圈,在临至东边一脚时,正好看见一架梯子正晾在屋檐下面。隐约地,听到屋顶上有男人的谈话声。夏伤仰头瞧去,见什么都没见到。往后倒退了几步,又倒退了几步,一直倒退了近五米多,她才看见几个男人在屋顶上正在铺防雨的油纸。骆夜痕也在上面帮忙,看着他高大的身影半跪在屋顶上,那认真的侧颜让夏伤情不自禁地扬唇一笑。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也愿意屈尊纡贵干这种脏话,还真想不到啊!

    在夏伤意识到自己对骆夜痕又生出几许赞扬和好感时,之前的那段录音再一次回到她的脑海里。瞬间,对骆夜痕的好感降到零点。

    他那大少爷过腻富贵的日子,觉得好玩图新鲜才会爬上去体验一把穷人的心酸。她有病呢,他干活她开心个屁!

    夏伤在心里暗暗地鄙视了自己一番,也没喊骆夜痕,默不作声地转身走了。

    “小伙子,你媳妇来了!”

    屋顶上,伴随着一个老大爷笑呵呵地提醒声,骆夜痕下意识地抬头,随着老大爷手指的方向,看向楼底下的夏伤。

    瞧见夏伤的身影,骆夜痕心里没来由的一喜。开口唤了夏伤一声,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连头都没回,就走了。

    死女人!

    骆夜痕在心里火大的怒骂了一声,既然来到了这里,好歹抬头往楼上看一眼啊!真是眼睛瞎了,他这么大的活人在这边她竟然没看见!——

    冬天的村落远没有其他季节来的那么美丽多姿,不过透过一户围着水泥墙的农户人家的花坛里,瞧见一簇开的正如火如荼的迎春花。夏伤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站在花坛前,下意识地想要掏手机把这么漂亮的一景拍下来。可是等抬手去摸兜里的时候,才现手机竟然没带。

    幽幽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么美的景象只能定格在脑海里收藏了,正想转身离开时。没想到眼前,蓦地出现了一个高大的黑影。

    夏伤看着身前的一堵肉墙,吃了一惊,一抬头,瞧见骆夜痕那张略带着几分阴沉的俊颜正死死地盯着自己。

    “怎么了?”夏伤一脸奇怪地眨了眨眼睛,不明白骆夜痕干嘛一脸凶悍地看着自己……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