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78:霉运连连
    拉着夏伤走了半天,硬是没让他们瞧见一辆顺风车。骆夜痕依稀地凭印象记得,前面好像有个红绿灯。到了那个红绿灯,应该车辆就多了。正想拉着夏伤往红绿灯迈进的时候,谁知夏伤突然间拽着他的胳膊,哽咽地直嚷:“我脚好痛啊,我不走了,不走了……”

    骆夜痕本就因为一系列的破事,磨的耐性全无。如今听到夏伤的这番话,瞬间暴怒。

    他今天这么惨是谁害的,他明明可以在这个时候躺在家里舒服的大床上睡大觉的。就因为这个死女人,让他在三更半夜,穿着一条大裤衩,在这样一个乌漆抹黑的荒郊野岭里,徒步散步……她,她竟然还有脸跟他抱怨,说她脚痛……

    “关我屁事!”又不是他痛,管他屁事,跟他抱怨有个毛线球的关系。

    ┌┌hBOOKmiHuAnEt

    “呜呜……我不走了,我不走了……”夏伤一听到骆夜痕的爆吼声,瞬间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大酒疯。

    骆夜痕一见这情形,脑袋都快要爆炸了。他森森地觉得,这女人压根没醉。她是故意装醉,故意装醉来祸害他的……——

    凌晨两点左右的大马路上,安静的连掉根针都能听到回声。寒风萧萧,刮在身上令人身子为之一颤。偶尔草地上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虫鸣声,配合着寒风掠过树枝,摇曳的声音,便是这大自然最和谐最美妙的声音。

    不过,这样静谧的氛围,很快被一道嘹亮的歌声给打破。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挂在天上亮晶晶。一闪一闪亮晶晶……”如愿爬到骆夜痕背上的夏伤,这会儿已经去了睡意。兴致大增的她,一边流着口水,一边兴冲冲地开口唱着歌。

    “吵死了,别唱了!”虽然冬天已经快要过了,可是这会儿晚上的风刮在身上钻心般的冷。骆夜痕现在下身就只有一条大裤衩,冻得他身子索索抖。他咬牙冷着下身钻骨头一般的冷风,背着夏伤一步步地向前迈进。

    这会儿,他心里郁闷到了极点。早知道刚才就不把外裤脱了的,就算脏死也比现在冻得浑身抖来得强。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夏伤完全体会不到骆夜痕烦躁的心情,像孩子一样,被骆夜痕冷声一呵斥。她兴头更足了,扯开嗓门尽情地放声高歌。开又那伤。

    她就在骆夜痕的耳朵边上唱,骆夜痕难受地只想赶紧把自己的耳朵塞起来。他竭力的深呼吸,若不把眼下这一肚子的怒火赶紧压下去,他还真无法想象接下来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够了,别唱了!”他怒吼了好多声,都制止不了夏伤那蓬勃的演唱欲。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不等天明去等派报,一面走一面叫,今天的新闻真正好,七个铜板就买两份报……”

    从一首《一闪一闪亮晶晶》一直到《卖报歌》,夏伤几乎把儿歌全唱了一遍。骆夜痕都不知道怎么忍过来那阵聒噪的噪音的,背着夏伤一直到红绿灯的路口的那段路程。骆夜痕觉得是他有生以来走过的最憋屈的一段路,不光要忍受夏伤的噪音污染,还要忍受她时不时地疯揪他头,捏他脸皮的一系列让他想宰了她的举动。

    他真心地觉得,这段路要再长一点的话。他今晚上真的要被夏伤这死女人,给折腾疯了。

    “下回谁要再敢给你喝酒,老子立马就毙了他!”骆夜痕火大地怒吼了一声,将夏伤放下来后,他开始等来往的车辆。

    如今凌晨时分,车辆很少。但这个路段比之方才来说,要好很多。不过,虽然时不时地有车辆路过,但是貌似那些司机一看见骆夜痕伸手去拦他们,立马就踩着油门一路直冲过去。

    在又一辆小轿车无视骆夜痕飞驰而过之时,骆夜痕火大的冲着车屁股,大吼一声:“你载老子一程老子送你一百万!”

    可惜那辆小轿车却鸟都不鸟一眼骆夜痕,了疯的朝着前头狂飙而去。

    “送你钱都不要,傻X!”骆夜痕的耐心彻底没了,这会儿粗口一个接着一个地曝。像是跟全天下的司机有仇一般,非要诅咒的人家断子绝孙不可。

    其实,骆夜痕是错怪那些司机了。眼下他这造型,实在是太吓人了。

    这大冬天的,还深更半夜,一个魁梧的大男人穿着一条大裤衩,还拖着一个女人,站在这么一条人烟罕至的大马路上拦车,这画面本就奇怪。稍稍有点安全意识的司机会认为这一桩有预谋有组织的抢匪,一旦停下车来势必会跳出一帮同伴,那到时候别说劫财了,可能连命都没有。

    这年头,大伙儿的安全意识都特别强,自然不会有司机愿意给一个陌生人随便停车了。

    停了车的,才是傻X呢!

    骆夜痕在路上徘徊了一圈,都没有拦到一辆车。拽着夏伤的小手,正想往前继续走的时候。没想到,这女人柔软的小手竟然如冰块一般的冷。

    骆夜痕皱了皱眉头,也没多想就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拿外套把夏伤给裹严实了。紧接着,正想拉着她继续往前走时。

    宽大的马路上,突然间驶过来一辆轰隆隆的小型柴油车。骆夜痕在刺眼的路灯投射过来的时候,方才醒悟过来,竟然还真有人给他们停车了。

    “喂,小伙子,你们咋回事啊?”车子还在轰隆隆地响着,一个老大爷从车窗户的下面探出脑袋,看着前面的骆夜痕大声唤道。

    骆夜痕这会儿,完全褪去平日里,金光闪闪的骆大少爷的形象。现下身上就穿了一件白衬衫和大裤衩,怀中还抱着一个醉的惨兮兮的疯女人。

    真是要多跌份,有多跌份!

    骆夜痕此刻已经顾不得自己的形象,听到有人为他和夏伤停车,连忙拉着夏伤跑到那辆小柴油车前。这回,生计所迫,骆夜痕收敛起平日里的嚣张,抬头看向开车的那位大爷,礼貌地问道:“请问你们去京都市吗?”

    眼下一车难找,骆夜痕也识时务,知晓这个时候再大少爷脾气作的话,可能要一直熬到天亮才有机会回去。

    现下他又倦又累,再加上身上保暖的衣物太少,夏伤又醉着。他熬不到明天了,必须想办法赶紧回去。

    “不啊,我们回孝北村那边!”那老大爷一听骆夜痕要去京都市市中心,连忙摇头,说道。

    “那不是方向相反吗?”骆夜痕依稀地记得,京都市市中心和那个所谓的孝北村,好像是截然相反的路。w。

    “是啊!”老大爷好心地点了点头,回道。

    “那我给你钱,你开个数,随便多少都行,把我送到家就成!”骆夜痕想了想,索性利诱对方。反正他现在要赶紧回家,多少钱他都付得起。

    “小伙子,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是我这小柴油车,上不了高速,也进不了京都区域!”老大爷叹了口气,近几年交通越来越四通八达,这落伍的柴油车,也被淘汰下来。很多大路都禁止通行,他当年还是他们村里唯一一个买上柴油车的人。如今,也被时代的浪潮给卷下来了。

    骆夜痕一听,快要郁闷死了。好不容易等来一辆车,没想到竟然连高速都上不了。Fuck,**,**……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这三更半夜的车也少。要不,你们跟我一起走,到了我们村里再想办法!”老大爷看这两个年轻的男女身形单薄,尤其是说话的男人,裤子都没穿。身上的衣服也全给了怀中的女人,心里料想着若不是出了什么大事,也不会落魄至斯。所以,善良的老大爷提议,先回他们村再说。

    毕竟,这边回孝北村也不远了。

    骆夜痕闻言,心里有些排斥。他并不想去什么孝北村不孝北村,只想回家。沉吟了一下后,抬头看着车里的老大爷,大声问道:“那你有电话吗,借我手机用一下吧!”

    “有啊,不过如果你们要回京都市的话,也不合算。市中心离这边,起码也要两三个小时的车程,你们要在这边等吗?”老大爷说话间,掏出兜里的老式手机,递给骆夜痕。

    两三个小时的车程,那岂不是天要亮了吗?

    骆夜痕在心里哀嚎了一声,要不要这么惨!

    最后,骆夜痕索性没接手机。他总不可能一直抱着夏伤,在马路挨冷等到天亮,才有人来接他们把!

    “大爷,你带我们两个回你村里吧!她醉了,受不得凉!”骆夜痕说着,指了指怀中晕晕乎乎的夏伤。

    那老大爷点了点头,上下打量了一下骆夜痕的身形。指了指身旁的副驾驶座位,说道:“车儿小,两个人挤不进去。要不,姑娘留副驾驶座,你就坐后面!”

    “那不成!”甭管这位老大爷是不是好人,骆夜痕是死都不乐意把醉酒的夏伤跟个陌生男人关在一处。他想也不想地就拒绝了老大爷的好意,接着又说道:“我两一起坐后面!”

    “好吧!”老大爷也没有拒绝,伸手推开车门后。下了车,领着两人走到后面的载货的地方。

    骆夜痕跟在老大爷的身后,只闻到一股浓重的臭味。他蹙了蹙眉头,在寂静的夜色中,只听到几声“咔嚓咔嚓”开插销的声音,然后就是一阵“哼哼哼”地畜生嗷叫声。

    “这是什么?”骆夜痕一脸嫌恶地皱着俊眉,转头瞪着那老大爷大声问道。

    “猪啊!”那老大爷一脸镇定地说道。

    “什么?”这后面竟然装的是猪?有没有搞错,竟然要让他骆夜痕跟一群猪坐在一起?

    “是啊,这几只可都是上佳的种猪!”老大爷笑呵呵地转过头,一点都没看出骆夜痕一脸便秘色,开怀地说道:“马上就要春天了,这畜生也到了情期。我就是去别的村里拉了几头种猪,送到我家的养猪基地去配种!”

    “配种?”骆夜痕这回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自己的心境了,简直就是大晴天里被到霹雳给劈中,他彻底被雷到了!

    让他堂堂骆大少爷去跟一群去配种的种猪待在一辆车上,这若是被他们的一群狐朋狗友知道了,他还怎么见人?他面子,这是往哪里搁啊?

    他死都不会坐的,死都不会坐的……

    这回,骆夜痕的大少爷脾气彻底被激出来了。他现在宁可砍头,也绝对不会跟群情的禽兽同处一室。

    就在骆夜痕扶着夏伤,面无表情地转身要离开。宁可选择冻死的时候,也不愿意上车的时候。原本倚在他怀里,一直都很安静的夏伤突然间抓着他的手臂,弯腰对着他的下身又是一通呕吐……

    “啊……”感觉那肮脏又粘稠温热的液体顺着他的大裤衩,一直掉在他裸露的大腿上,然后一点一点地往下滑。那恶心又犯臭的触感,让骆夜痕彻底疯了,抱着头疼欲裂的脑袋失声痛吼……——

    铺着干草的铁皮地上,感觉不到冰冷。骆夜痕拿着老大爷递过来的干毛巾,快速地将大腿上的呕吐物给擦净。看着内裤上湿了的一块,骆夜痕忍不住地直犯恶心。

    他真的想把内裤也脱了,可是一旦连内裤也脱了的话,他可就是露**的色情狂了。强忍着那不适的恶心感,骆夜痕捏着鼻子重新坐回到干草堆上。

    身旁,夏伤吐过那一通后,再一次恢复安静。蜷缩着身子,小手枕着脑袋,恬静着睡着。一点都不知道,骆夜痕此刻心里淤积着的杀意。

    “小伙子,外头天凉,拿这个裹着!”没一会儿,老大爷又从驾驶座上,拿了一件一条老式的军大衣伸手递给骆夜痕。

    “谢谢大爷!”骆夜痕虽然满腹怒火,但是这位老大爷却实在让人感动。他伸手接过那件厚重的可以当被子的军大衣后,扯了扯唇角,感激道。

    “没事,小兄弟,那我就开车了啊,坐稳了!”老大爷嘱咐了一声之后,就又回到了驾驶座上。

    紧接着,只听到一声轰隆隆的引擎动声。这辆老式的早该被时代淘汰的小型载货柴油车,开始慢吞吞的行驶在大马路上。()

    车上,骆夜痕将军大衣盖在夏伤和自己身上后。便搂着熟睡的夏伤,一块躺在干草堆上。鼻尖的恶臭驱之不散,骆夜痕捏着鼻子又怕把脏东西吸到嘴巴里,这样貌似更恶心。松开鼻子,又实在受不了那股味道。

    这样周而复始的纠结,让他有些气急败坏。下意识地翻了个身,入眼就是隔着铁笼的二师兄。此刻,二师兄似乎也睡醒了,正睁着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车内的一男一女。

    看着铁笼里的种猪们,骆夜痕真心觉得自己活得,真他妈的凄凉。

    骆夜痕瞪着那头眼珠子直溜溜地盯着自己的种猪,这会儿他心里有怨气。看什么都觉得不爽,尤其是此刻二师兄用这般**裸加鄙视的眼神看着自己。仿佛是在嘲笑他,被个女人玩到这地步。哪像它们,马上三妻四妾,随便怎么情都没问题,一猪圈的母猪都是他的。

    “你再瞪我,老子从小到大只在餐桌上见过你。你再瞪老子,你再瞪老子明天就叫人把你给烤了……老子可是骆夜痕,京都城里没人不知道老子骆夜痕的名头!”

    我操,倒霉的时候连喝凉水都能塞牙。他骆夜痕今天,竟然还被一头种猪给鄙视!

    二师兄并没有因为骆夜痕凶悍的眼神攻击中而显示出任何的害怕,它缓缓地转过身,直接拿着自己的大白屁股对着骆夜痕,然后悠闲地甩着他的猪尾巴。

    二师兄以这样的方式,表示对骆夜痕的鄙视和不屑。

    “畜生!”骆夜痕看着微弱的光下,那头猪白花花的大屁股。气的差一点吐血,他誓明天找到人来接他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人切了它**,让它一辈子别想有**。

    跟二师兄生了一会儿闷气,骆夜痕重新躺会在夏伤的身旁,伸手将夏伤这个自动热的暖炉搂紧。

    这会儿,骆夜痕才体会到,什么叫做暖床?这天寒地冻的天气,怀里搂着一个女人的滋味,可真不是不一般的舒服。尤其他现,夏伤身上很香,尤其是她的头,即使这会儿车厢里臭气熏天,可是夏伤的头却仍是香喷喷的。

    “真是个灾星,遇到你开始就没好事过!”骆夜痕将整个面孔都钻进了夏伤的颈脖间,心里一阵舒服的喟叹的同时,嘴巴上却忍不住开始骂骂咧咧起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