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69:
    “那你就没有怀疑过,夏小姐根本就没怀孕吗?”见到骆夜痕这副样子,官思雅心里无奈至极。

    小弟做事,前后考虑地太不顾周全了。哪有还没确定有没有怀孕,就一腔热情地一头栽进去。到现在都没理清楚事情的结果,也难怪夏伤跑哪了都不知道。

    “那次去淼江找夏伤,我确实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而且那几天也玩的很疯!”去淼江那几天,除了出去逛了一圈之外,大部分就是在酒店里跟夏伤**。而且,一次措施都没有做过。

    跟官思雅说这种话,骆夜痕心里恨尴尬。就算官思雅是自己的亲姐姐,可毕竟也是个女人。跟个女人谈性,多少很别扭的。TP9L。

    “那你就那么肯定,夏小姐没做补救措施吗?”官思雅倒很镇定,丝毫不觉得自己弟弟跟她谈这些有什么问题。llh

    “这……”这回,骆夜痕语结了。

    他记得,夏伤在淼江烧后,在医院里吊盐水时,他问过她怀孕了怎么办。当时,夏伤可是信誓旦旦地跟他保证,绝对不会给他惹事。

    如此想来,夏伤也不可能一点补救措施都不做的!

    “小夜,女人想给一个男人生孩子,一为情二为利益。你觉得,夏小姐会愿意为你怀孕吗?”同为女人,官思雅自然比骆夜痕更容易了解夏伤。不是她对自己小弟没自信,而是她很明显地感觉到,夏伤仍是喜欢顾泽曜的。

    女人都敏感,更何况是面对自己的情敌。13304689

    骆夜痕听到官思雅的这番训话之后,一张俊脸彻底的黑了下去。其实他自己心里也很明白,夏伤并不喜欢他。她也三番四次说过,不会给他生孩子的。

    “打电话给夏小姐,问问她在哪里?”官思雅看骆夜痕俊脸阴沉沉的,知道骆夜痕好面子,再说下去就是驳骆夜痕面子。所以缓和了语气,柔声对着骆夜痕说道。

    “她没电话!”之前看她用手机,怕辐射。所以他就给没收了,眼下一时间,骆夜痕也不知道该怎么联系夏伤。骆夜痕沉吟了一下后,眼睛倏地一亮。

    黎家这情。对了,还有那个跟班!

    想到许诺,骆夜痕连忙掏出手机。

    夏伤跟许诺那个跟班经常同进同出的,夏伤失踪,许诺肯定知道她在哪里。手机拨过去,没想到竟然是关机。

    这回,骆夜痕真的动怒了。这臭婊子为了躲避产检,竟然跟他玩失踪。好,夏伤这个臭婊子,想逃有种就逃出京都去。只要在这个地球上,他骆夜痕自信掘地三尺也有办法把这个臭婊子给挖出来。

    “小夜,断了跟夏小姐的那层关系吧!”官思雅看骆夜痕俊脸上在刹那间弥漫着一股滔天怒火,心里隐隐担忧骆夜痕要是再这样下去,会跟夏伤擦出真的火花。毕竟,能让骆夜痕在刹那间这么大的火,也不是简单人能够做到的。

    骆夜痕闻言,惊怔地看着官思雅。

    “夏小姐根本就没有怀孕,她现在不出来,不过是临阵逃脱了!”官思雅索性将话挑明了,对着骆夜痕劝道:“她说自己怀孕,无非是想要气气我和你表姐。小夜,我也不瞒你了。上回颜夕姐将夏小姐约到宁坤宫,跟夏小姐说注意跟你保持距离。几句话不对盘,夏小姐就置了气……”

    骆夜痕听到此,可算是明白夏伤为什么要说自己突然间怀孕了。她那女人心眼极小,只要得罪她她必定睚眦必报。她跟姐姐官思雅中间本就夹着个顾泽曜,她自然不肯在官思雅面前受半点委屈的。所以只能拿怀孕说事,好给自己争个面子。

    理清原委之后,骆夜痕心里更是气得极点。夏伤那个死女人,又把他当猴耍了一次。

    “小夜,你既然知道了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你还想跟夏小姐那样的女人,一直厮混下去吗?”官思雅声音带着几分严厉,她抬头看着骆夜痕,又说道:“最近因为夏伤怀孕的事情,你是不是一直都没有理乐姗!”

    骆夜痕听到这里,不自觉地垂下头颅。

    “不管怎么样,乐姗始终是你的未婚妻。你做的混账事情,她不是不知道。一直这么忍你,因为喜欢你。现在夏伤也没有怀孕,事情就这么算了!”官思雅沉声,又说道:“跟乐姗好好处才是正事,她才是陪伴你一生的女人,你应该多花点时间跟她培养感情!”

    “算了,我是欠她的吗,要一次次地被她这样耍着玩?”跟夏伤就这么算了,不,再一次被耍的这口气,骆夜痕难咽。

    官思雅很清楚自己弟弟的脾气,瞧见他如此这般恼火。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息道:“小夜,做事情之前,你给我记住你是骆家的子孙。咱们家族底蕴深厚,如今只有你一个男孩。你不能出意外,更不能抹黑咱们骆家!”

    “姐,你放心吧!”骆夜痕握紧拳头,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的,也绝对时刻牢记着自己是骆家子孙的这条家规!

    官思雅瞧见骆夜痕这样子,心知此刻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

    一个星期之后。

    阳光高悬在正空,透过防紫外线的玻璃,直射进顶楼这间宽大又采光极好的办公室里。

    一个高大的身影笔直地站在落地窗前,他高高在上的俯瞰着楼下蝼蚁般的人群。他的身后,一个同样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年轻男子,正站在那里报告着。

    “还没找到那个死女人的行踪吗?”想到夏伤那个死女人,骆夜痕就窝着一肚子的火。

    一周了,他整整找了那个臭女人找了一周。没想到她却像是在人间蒸了一般,公寓中没人。翻遍京都都没把这死女人给翻出来,骆夜痕这回彻底被夏伤那女人给惹毛了。他誓,真找着了那死女人他一定要狠狠地掐死她。

    “不,骆董,这次我们查到,夏小姐在辰州!”张泽凯也不管骆夜痕气不气愤,面无表情地继续报道道。

    “辰州?”骆夜痕眼皮一跳,心里漫过一抹狐疑,那死女人跑去辰州做什么?

    “她现在在辰州的黎氏庄园做客!”张泽凯不待骆夜痕想出个所以来,又抛出一个惊天的猛料出来。

    “黎氏庄园?”这回骆夜痕,可真是大吃一惊了。

    黎君昊,想必整个帝国,都听过黎氏财团这个名号。近些年来,作为四大家族之首的黎家,可谓是在帝国商界混的风生水起。不光成功挤下帝国排名第一的艾家,成为帝国首富。其财团负责人黎君昊的妻子更是国际上声名鹤立的大设计师,其自创品牌B&W更是国际上响当当的奢侈品品牌。一个是金融界的大鳄,一个是时尚界的超级巨星。据说这夫妻两感情非常的恩爱,而且也极为低调。但是如此名望,想低调也难,两人也经常被狗仔队拍到登上杂志,这也让两人在帝国关注度只增不减。

    “如果我没推算错误的话,我想夏小姐可能是因为B&W这一季推出的那款‘魅惑之夜’的香水代言,所以才会主动去找黎夫人!”作为骆夜痕的助理,张泽凯自然很清楚查事情,要收尾连着查。

    “是吗?”骆夜痕心里冷嘲了一声,果不其然啊,夏伤那女人是绝对不会安分下来的。她是那种别人不给她出头,她自己会给自己创造机会的女人。为了自己的目的,她主动上门自我推销可不是一次了。他可是很清楚地记得,去年寒冬腊月的时候,那死女人守在他家门口,为的就是自荐枕席!

    张泽凯没再说话,他清楚地知道骆夜痕这时候已经有了主意,他根本不需要说什么。

    “夜,好了吗?”在骆夜痕和张泽凯说话的时候,办公室里的门突然间被人敲了两下。紧接着,苏乐珊的面孔从房门外闪现出来。

    “好了!”骆夜痕迅速地隐去俊脸上阴森的表情,转身看着苏乐珊微笑着说道。

    “那快点吧,电影要开始了!”苏乐珊开心地迎上前,伸手挽住骆夜痕的胳膊,开心地说道。

    骆夜痕笑了笑,一旁的张泽凯连忙走到衣架前,伸手帮骆夜痕取下外套。

    “对了,夜,后天京都市的商业酒会,你会去参加吗?”苏乐珊笑眯眯地看着骆夜痕伸手接过张泽凯递过来的衣服,在服侍完骆夜痕穿上之后。想起明天的那场商业酒会,不由得好奇地问道。

    “会!”骆夜痕二话不说地点了点头。

    “对了,我听说,黎氏家主黎君昊和他夫人也会来参加。最近公司因为那个香水代言都快争疯了了,好多女星在联系参加聚会的那些老板,想办法给人家做女伴,连涵雪姐也不例外!”

    骆夜痕一听,心里咯噔了一下。黎君昊既然要来京都,那在黎家庄园里做客的夏伤,应该也要回京都了,不是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