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60:
    赢殳珪在骆夜痕的带领下,一口气冲到旋转木马前,看着不停地旋转的木马缓慢地停下来,他忙兴奋地转身催促着一旁的夏伤,赶紧去排队,“夏姐姐,快啊!”两儿对个。

    夏伤闻言,微微一笑。这回,她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积极性,微笑着俯身对着赢殳珪说道:“殳儿,我有些累了,你跟舅舅去玩吧!”

    骆夜痕有些吃惊,不知道原本还兴致高昂的夏伤为何会突然间情绪低落下来。回头瞧了一眼夏伤,他不满地皱了皱俊眉,有些不放心地问道:“是不是哪边不舒服啊?”

    “没,真跑累了!”夏伤柔柔一笑,轻轻地揉了揉赢殳珪的脑袋,又站直身,抬头看着骆夜痕,轻声说道:“你带殳儿去玩吧,我在这边等着你们!”

    骆夜痕也没有勉强,冲着夏伤点了点头后,便拉着赢殳珪去排队了。♂♂h

    夏伤站在外围,看着两人随着人群,进了场地。骆夜痕抱着赢殳珪骑上马后,一脸难堪,他似乎很不想上马。但是碍于赢殳珪的安全,又不得不坐上去看住他。

    夏伤看着骆夜痕一脸纠结的跨上赢殳珪旁边的一匹骏马,就隐隐地觉得好笑。也难为他了,堂堂一个一米八五的大男人,又死要面子,竟然屈尊玩这么幼稚的游戏。TGMZ。

    在音乐声响起来的时候,夏伤看见赢殳珪兴奋地对着自己招手。她忙双手做喇叭状,放在嘴巴前,对着赢殳珪大声唤道:“殳儿,抓紧啊!”

    小马上的赢殳珪笑着对着夏伤拼命点头。

    夏伤看着快速旋转起来的旋转木马,原本俏脸上的笑容,有些微的凝固。

    有人说过,旋转木马是世界上最残忍的游戏,彼此追逐,却隔着永恒的距离。

    夏伤以前不懂,少女时期受一部韩剧的影响,她很喜欢旋转木马。很久很久以前,她也拉过顾泽曜去坐过。还天真地学过韩剧的女主角,坐在马上对着旁边的顾泽曜喊,欧巴。

    不过,从跟顾泽曜分手之后,夏伤再也不敢接触这个游戏了。如今,即使跟着殳儿,她也不愿意再坐上去,体会那种绝望。

    骆夜痕一直在注意着赢殳珪的安全,不过小家伙也不是个粗心的孩子,一直牢牢地抓着中间的铁棍。在木马赚到夏伤那头时,小家伙总会兴奋地对着外围的夏伤挥手。

    骆夜痕也循着赢殳珪的视线看向不远处的夏伤,不过即使夏伤那张花颜上的笑容再灿烂,他却还是捕捉到了她眼底泄露的落寞。

    俊眉不自觉地蹙了蹙,骆夜痕心里漫过一抹惊疑……——

    玩了一天,三人虽然没有真正的玩到多少游戏项目,不过这次游玩还是非常的开心的。

    回去的路上,正是夕阳漫天时。赢殳珪坐在骆夜痕的肩上,两只小手牢牢地抱着骆夜痕的额头。似乎今天玩得并不尽心,小家伙看着跟骆夜痕并肩走的夏伤,意犹未尽道:“夏姐姐,以后再带我出来玩,好不好呀?”

    “当然可以了!”夏伤转过头,仰着头看着坐在骆夜痕肩膀上的赢殳珪,笑容满面地说道。

    “哇,太好了,我好开心哦!”赢殳珪开心地拍着手。

    “殳儿,注意安全!”感觉赢殳珪乱晃,骆夜痕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对着赢殳珪呵斥了一声。

    “哦!”赢殳珪闻言,乖乖地垂下手重新抱住骆夜痕的脑袋。

    “舅舅,让夏姐姐做我的舅妈吧!”赢殳珪突然间低着头,看着身下的骆夜痕,喃喃道。

    骆夜痕吃了一惊,没想到赢殳珪会这样说。而夏伤也有些意味,抬头看着赢殳珪问道:“殳儿,不要胡说!”

    “夏姐姐跟舅舅在一起,特别的好看!”赢殳珪摇了摇头,他可不是胡说,他是真的觉得舅舅和夏姐姐站在一起特别的好看。而且,有了夏姐姐这个舅妈之后,她就可以经常带他出去玩了。

    想想都美!

    “你这小脑袋瓜子里都在想啥呢!”夏伤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赢殳珪的小屁股,柔声又说道:“殳儿,记住了,回宫后别对其他人说你是和舅舅还有夏姐姐出来的!”

    “为什么?”赢殳珪一脸天真地问道。

    “因为你舅舅快有新舅妈了,如果让其他人知道我和他在一起,会误会的哦!”夏伤觉得,跟骆夜痕带赢殳珪出来玩的事情,最好还是保密。上次在骆颜夕面前,她把事情做绝了。她也没兴趣,去敷衍皇室那帮人。所以,能不让他们知道是她带赢殳珪出来玩,还是不要让他们知道的比较好。

    “那夏姐姐和舅舅是什么关系?”赢殳珪本来就是个聪明的小孩,听到夏伤的话后,举一反三地反问夏伤。

    夏伤听到赢殳珪的问题后,有些为难起来。纤眉微蹙,她思索了半晌后,笑着说道:“夏姐姐跟你舅舅是朋友,不过你舅舅是有婚约的男人,不能跟其他女生走得太近,明白了吗?”

    夏伤的解释,让骆夜痕听着有些不是滋味了。

    “烦死了,快点!”骆夜痕粗暴着冲着两人吼了一声,然后背着赢殳珪大步往前面走。

    跑了一天,本来就两脚开始软。瞧见骆夜痕跑得这么快,她连忙加快步子追了上去。

    “夜,你慢点啊!”夏伤追了好久,都没有追上骆夜痕,最后急了,连连开口哀求,“诶呦,夜,你要累死我啊……夜,我有宝宝……”

    一句话,让原本快步走的骆夜痕,瞬间停了下来。夏伤见骆夜痕总算停了下来,连忙小碎步地追了上去……——

    回到车上了,赢殳珪吵嚷着不想回宫里。夏伤也不舍得赢殳珪这么快回去,所以催促着骆夜痕,给宫里打个电话。

    骆夜痕拗不过两人,只得拿起手机,给宫里的骆颜夕打了一个电话。虽然骆颜夕很详细地询问了一下原因,骆夜痕很机灵地见招拆招。最后,还是让他忽悠了,把赢殳珪留下来一个晚上。

    夏伤和赢殳珪一直竖着耳朵,凑到骆夜痕的旁边听电话内容。听到皇后同意之后,两个人兴奋地直挥拳。直到看见骆夜痕挂了电话,这两只才开心地一把抱住彼此,连连尖叫出声。

    “太好了,殳儿,今晚上我们可以一起睡了!”

    “恩恩,夏姐姐,我好开心啊!”

    ……

    “那晚饭怎么解决?”在两只闹得乐不可支的时候,骆夜痕突然间转过头,看着两人问道。13272525

    夏伤闻言,笑呵呵地一拍胸脯,对着骆夜痕大声说道:“今晚晚餐我包了,夜,你现在开车去附近的超市,咱们去买菜后回家煮饭吃!”

    “你行吗?”骆夜痕回头,看着夏伤一脸迟疑。

    “我厨艺可是顶好的,好不好?”被骆夜痕这样怀疑,夏伤很是不爽的大声反驳道。

    “哇,夏姐姐会做菜,殳儿也要吃!”赢殳珪一听夏伤亲自下厨,很是开心地说道。

    “成,殳儿想吃什么夏姐姐就给你做!”反正网上都有菜谱,一会儿只要去网上查查做法,夏伤很有自信能做出那味道出来。

    “恩恩,我要吃蛋糕!”赢殳珪闻言,转头看着夏伤,大声地说道。

    “额?”夏伤愣了一下,貌似做蛋糕她真不行啊,她完全没做过。不过转念一想,好像骆夜痕家里有机器。有机器应该不难,夏伤想了想,对着赢殳珪连连点头应道:“成,我给你做!”

    “怎么地,到时候不会再说做不好,是我无能吧!”看夏伤一脸犹豫的表情,骆夜痕猜出夏伤没做过。念起方才打气枪时,夏伤的话语。骆夜痕忍不住,开口讥诮道。

    “没错,你家里都有机器,如果你都不会做,就是你无能呗!”夏伤听到骆夜痕话语中的讥诮之后,很是无耻地回道。

    骆夜痕闻言,再一次额头上现出三条黑线。

    夏伤不理被他气郁闷的骆夜痕,回头看着赢殳珪,笑着说道:“不过殳儿,我提前说一声哦,我真的不会做蛋糕哦!到时候做的不好,你别失望!”

    “没关系,夏姐姐做什么我都喜欢!”赢殳珪闻言,微笑着摇了摇头。

    他才不介意夏姐姐会不会做蛋糕呢,反正只要是夏姐姐的做的,他都会喜欢!

    “那就没问题!”夏伤微微一笑,转头对着开车的骆夜痕。小手握拳,挥舞到:“夜,赶紧出去超市!”

    “是啊,舅舅,出!”小殳儿也学着夏伤的样子,小手挥舞着,冲着骆夜痕大声地说道。

    骆夜痕闻言,笑着嚷了一声“坐好”后,便动引擎,豪车“嗤”地一声,疾驰出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