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59:
    在骆夜痕暗自腹诽,很是鄙视夏伤的所作所为之时。夏伤已经兴致勃勃地拉着赢殳珪和那对母女,快步走到那个气枪小摊前。

    那是一个有很多小孩围拢的小摊,在游乐园里,这样的小摊并不起眼。但是却围绕着很多可爱的小男孩,大概是很少有人打中的原因,一个个都好奇地盯着那个打枪的人,纷纷大声地预测这一个是否能击中目标。

    夏伤到老板身边付了钱后,老板递给她三把气枪。夏伤分别将两把递给殳儿和那个小女孩后,自己也拿着气枪走到白线前,对着木板上的气球开了一枪。

    偏了,没中!

    砰砰砰……

    连续几枪,连气球的边都没碰上。夏伤有些气馁地垂下手,知道自己的行动力一向很差。转头看向赢殳珪和那个小女孩那边,两个小家伙这会儿玩的很起劲。赢殳珪貌似枪法不错,连续击破了好几个气球。这也让旁边拿枪的小女孩停下来,两只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赢殳珪,一脸的崇拜。▌▌h

    看赢殳珪打枪的样子,夏伤也激起了一些好胜心。好歹比殳儿大了20岁,20岁的成年人打枪打不过一个5岁的小毛孩,说出去也太丢人了吧!

    于是,夏伤又拿起气枪,对准不远处的气球。连续一阵“砰砰砰”的扫射中,可怜地就只击破了几个气球。

    子弹打完,夏伤数了数,20子弹一共破了五个气球。而那边,赢殳珪一下子击破了14个。这差距,让夏伤怒了。又气势汹汹地回头,冲着老板要了20子弹。

    正举起枪准备瞄准的时候,手背突然间被一只大手覆上,纤腰也被一只手给环住。

    一股熟悉的男性气息,弥漫在夏伤的鼻尖……夏伤情不自禁地往后瞄了一眼,直到看到骆夜痕阳刚又英俊的侧脸后。莫名地,她的心还是快速地跳动起来……

    “白痴,这种气球,你越是对的太准,反而中不了!”说着,他站在她的身后,食指按住她的食指,按下板扣。

    “啵!”地一声,气球炸了。

    夏伤一愣,骆夜痕举着她的手,连续“砰砰”几声后,一个木板面上的气球,全部击破。

    夏伤在最后一个气球击破之后,有些不敢置信地怔愣了一下。“夏姐姐,你们好厉害啊!”直到赢殳珪兴奋的声音从身侧传来,夏伤才回过神来。她开心地回身一把抱住夜痕,尖叫起来。骆夜痕看着她,自己也跟着她笑了起来。

    “哇,夜,太好了太好了!”夏伤激动是因为,她这辈子最缺的就是运气。从小到大,买彩票连袋洗衣粉都没中过,这次跟骆夜痕打气枪,她竟然能拿到礼物。

    对下属来说,这是一件超级开心的事情啊!

    将气球给了小女孩后,小女孩的妈妈说了很多遍的谢谢,方才领着已经跟赢殳珪混熟的小女孩离开。

    与那对母女道完别,夏伤一行人并没有就此离开。夏伤拉住骆夜痕和赢殳珪,跑到摊子上继续玩。

    接下来,夏伤和骆夜痕两人双剑合璧,将摆摊的老头差点气死。

    离开之前,气枪摊上的礼物,大半被骆夜痕赢了过来。三人刚进来玩,自然不可能带着这么多东西走。所以夏伤很大方地吆喝着四周的小朋友,将赢回来的战利品给分了。

    摆摊的老头瞧见这一幕,肉疼不已。夏伤好笑地看着老头,最后临走前给老头留了一笔钱,全当方才的那些玩具都是她买下来的。

    “夏姐姐,你为什么要给钱给老爷爷,那些都是我们赢回来的啊!”路上,赢殳珪抬起稚气的小脸,很是天真地看着夏伤,问道。

    “殳儿,你这就不懂了吧!这世界上,能让人感觉快乐的事情,其实有很多。但是人总是被世俗所困,慢慢地感觉变得麻木,体会不到身边的快乐。其实用钱买的快乐,是这个世界上最容易也是最能实现的快乐。如果我给点钱,就能让那个被我们气坏的老爷爷快乐的话,我乐意花那钱!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心存善念,看别人开心你也会跟着心情大好!”夏伤微笑着并且很有耐心地跟赢殳珪解释起来。

    孩子是这个世界最天真的,最可爱,同样也是最残忍的一类人。他们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刚刚建立起来。如果中途父母引导有误的话,很有可能将孩子的人格塑造留有缺陷。夏伤虽不是赢殳珪的父母,不过她很喜欢这个孩子,她希望将善良的种子撒在这个孩子的心中。13272525

    骆夜痕站在旁边听着,心里微微有些震撼。这样的夏伤,还是第一次见到……TGMZ——

    一个上午,夏伤都在跟赢殳珪东串西串,玩各种游戏项目。骆夜痕跟在两人的后面,看着这两只开心的背影,唇间忍不住一直往上扬起。

    到了中午的时候,三个人都快饿扁了。夏伤揉着肚子,一脸悻悻地跑到骆夜痕的身旁,环住他的腰肢,撒娇道:“夜,我们去吃午餐啊!”

    “是啊,舅舅,好饿啊!”赢殳珪瞧见夏伤抱住骆夜痕,自己也撒娇地抱住骆夜痕的大腿,有气无力地说道。

    骆夜痕见这两只也已经疯玩了一上午了,便点了点头。正想询问去哪边吃饭的时候,谁知这时夏伤突然间伸手指着不远处的老头头像,对着骆夜痕大声说道:“去吃肯德基吧,好久没吃了!”

    赢殳珪一听,循着夏伤的手指看去。待瞧见肯德基大门口进出的小朋友后,他忙不迭地开始点头。

    骆夜痕见这两只意见如此统一,看来他的抗议也是无济于事的。于是,他也没法,点了点头。

    “耶!”夏伤一扫方才的萎靡,与赢殳珪互击了一掌之后。又手牵着手地朝着肯德基的大门口,冲去。

    骆夜痕见这两只又把自己甩了,顿时一阵气闷。

    这时候已经到了用餐时间,肯德基里面也早就是人山人海。不过夏伤运气很好,刚走到一张桌子前,就有客人用晚餐离开。夏伤抢到位置后,便对着尾随在后面的骆夜痕招手。

    在骆夜痕入了座后,夏伤在等清洁工收拾桌面时,转头跟赢殳珪说起话来,“殳儿,一定也没吃过这些东西吧!”

    赢殳珪闻言,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夏伤微微一笑,伸手摸着赢殳珪的脑袋,柔声说道:“这种垃圾食物最好少吃,不过偶尔吃一下也是没问题的!”说着,她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骆夜痕。看骆夜痕一脸好奇地打量着四周,心知他肯定也没来过,所以很是体贴地站起身,对着位置上的两人说道:“还是我去点餐吧,你们稍等一下!”

    夏伤笑着,拿着钱包去帮两人买餐。

    于肯德基和麦当劳而言,夏伤是常客,以前夏伤还在这边做过临时工,所以闭着眼睛都能点东西。

    不过,在排队看着广告牌,思索着吃什么的时候,身旁突然间传来一个惊讶的声音。

    “你是不是那个,那个夏……”

    夏伤闻言,一愣。随即,心里警戒陡升,不会吧,都逛了一圈了,不会这么快被人认出来了吧!

    “侬撒唔?”(你说我吗?)在对方的轻拍下,夏伤一脸淡定地转过头,看着那个把她认出来的男孩子,眼睛稍显对视地反问道:“侬宁错宁的,唔否宁德侬!唔得(dei)一次来京都,真个否宁德侬!”(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我头次来京都,真不认识你!)

    夏伤学过一些辰州土话,所以很顺口的就说了出来。话落,也不理身后那人是何反应,走到柜台前,买完餐点后直接让服务员打包外带了。

    “夜,我们出去吃吧!”

    既然已经有人认出自己来了,夏伤可不敢再在这边用餐。要是被人拍下来,放网上,就麻烦了。

    骆夜痕见夏伤一脸急色,愣了一下。不过他也没问原因,站起身走到对面,把赢殳珪抱起来后,就尾随着夏伤,出了肯德基——

    夏伤走在前头,领着两人在游乐园的一处河岸前,停了下来。

    河岸前有几张防腐木的椅子,夏伤走到前面坐下来后,便招手示意尾随在后面的骆夜痕和赢殳珪赶紧也坐过来。

    “不介意身上脏的话,就坐在这边吃啊!”夏伤很随性,衣服脏了可以洗。不过骆夜痕却不行,可能是生活习惯的原因,他多少带着几分洁癖。

    “这边?”骆夜痕一脸嫌弃。

    “是啊!”夏伤见骆夜痕一脸嫌弃,连忙站起来,拽着骆夜痕坐了下来。

    “好脏!”看夏伤直接用手去拿薯条吃,骆夜痕有些不舒服了。

    “夜,人吃点细菌并不是一件坏事。有了细菌,才能提高免疫力啊!笨,一味的保护你以为就好吗?人的身体跟人一样,总要在一些伤害中,不断地完善韧性!”夏伤不理骆夜痕,转头示意赢殳珪拿东西吃。

    在进餐厅之前,她跟赢殳珪取过一趟厕所。她有把殳儿的手洗干净,所以可以吃。

    “殳儿,别管你舅舅,赶紧拿着东西吃吧!”

    “恩,好!”赢殳珪抬起稚气的小脸,看着夏伤笑着拿着薯条往嘴巴里塞。

    骆夜痕看这两人吃的这么开心,心里有些不爽起来。他这会儿肚子也饿了,但是面子上拂不开,想等夏伤再一次邀请自己。可是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夏伤出邀请。顿时,骆夜痕有些火了,伸手拿过一个汉堡,撕开表面的包装纸后,大口咬了一口。

    夏伤见骆夜痕吃汉堡,突然间想起以前她在麦当劳兼职的时候,闵瑾瑜也来过麦当劳吃过餐。不过那次闵瑾瑜那张挑剔的嘴巴,让她记忆犹新。

    “好吃吗?”骆夜痕的表现让夏伤有些意外,他没像闵瑾瑜一样,一脸嫌弃地咬了两口就丢弃,嫌弃这嫌弃那,反而相当淡定地把一个汉堡给吞了。

    “难吃!”骆夜痕顿了顿,对着夏伤又说道:“不过,英国的东西,更难吃。全世界食物最难吃的国家,就属英国!”

    而他,在那么一个食物难吃的国家,一待就是六年!

    “那你,怎么过的,食物那么难吃?”夏伤听到骆夜痕的抱怨声后,忍不住勾唇一笑,问道。

    “忍忍也就过去了!”其实人的适应性,是地球上所有生物里面,最强的。骆夜痕以前也觉得,让他去一个食物难吃的国家生活,还不如死了算了。不过真去了那里,才现也不是那么难熬。

    夏伤听到骆夜痕的这句话后,勾唇浅浅一笑。

    忍忍也就过去了,说实话,她真有点不敢相信,这句话会出自一向狂傲自大的骆夜痕的嘴巴里——

    用完午餐后,三个人决定继续逛。

    儿童区域已经对殳儿失去吸引力了,于是夏伤和骆夜痕只能陪着赢殳珪漫步往前走。

    在穿过礼物铺子前的巷子时,赢殳珪被站在站在路上的人体雕像的人,给吸引住了。

    “夏姐姐,舅舅,我看见他的眼睛会动诶!”赢殳珪指着一个银灰色的人偶雕像,一脸不可思议地惊叹道。

    “傻瓜,这些都是真人啊!”夏伤好笑地回道。

    “真人?”赢殳珪显然并不相信。

    儿下心自。“是啊,都是一些人假扮的,不信你过去跟他拍照,他还会配合你的动作跟你合照呢!”夏伤说着,示意赢殳珪走进离他们最近的那个铜像人前。

    赢殳珪半信半疑,而夏伤则急着掏出相机给赢殳珪拍照。赢殳珪在夏伤的示意声中,果然瞧见那个原本站的笔直的铜像人,突然间动了起来。他俯下身,配合着赢殳珪的动作,摆出最合适的姿势与他拍照片。

    夏伤给赢殳珪拍了几张,有些上瘾,想让骆夜痕也去拍。不过这小子死都不肯,最后夏伤只能找四周的游客,帮忙给她拍照片。顺带,一并将骆夜痕也拉了过来。

    拍好照后,夏伤跟那几个游客说了谢谢。翻开相机看了一遍,待看清楚画面效果后,她满意地笑了起来。

    继续往前行进,夏伤一边走,一遍跟赢殳珪闲聊起来,“殳儿,平常不要老绷着脸装大人,你瞧你现在这样子多可爱。你呀,要适当的卖萌一下,还要懂得跟别人撒娇,搏人家喜欢才能好办事,明白了吗?”

    “恩!”赢殳珪听到夏伤的话语后,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遇到稍显年轻的女孩子要叫姐姐,别叫阿姨。如果年纪实在太大的,你就叫阿姨。女人喜欢被夸年轻……”夏伤笑眯眯,她也不希望赢殳珪叫自己阿姨,其实还是叫姐姐好听。

    “虚伪!”骆夜痕凉凉的口吻突然间从夏伤的身侧传来。

    “骆夜痕,我只是在教殳儿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像你们这种拥有特权人生的人,永远不知道社会底层的人如何讨生活的!”夏伤侧头横了一眼骆夜痕,娇嗔道:“嘴巴甜一点,总是比嘴巴笨的人混的更好。我这才不是虚伪呢,这可是我的人生哲学!”

    “殳儿不需要学这些!”骆夜痕极其不屑地回道。

    “是啊,你们的世界,永远都是别人围着你们转!”夏伤翻了个白眼。

    “夏姐姐,你和舅舅跟那边好像哦!”两人的交谈中,隐隐伴随着一丝火药味。赢殳珪有些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本能地唤住两人,示意他们看向前面。

    “我让你把东西带齐了,出门前还让你仔细地搜一遍。你是猪脑子哦,竟然连这么重要的东西都不带!”离夏伤不远处的,正好站着一对小夫妻。丈夫似乎忘记带东西了,年轻的妻子气的直接在路上,把丈夫痛骂了一遍。

    “你知道我健忘,走的时候也不提醒一声……”丈夫很委屈,小声地抗议道。

    “我还没提醒你,你到底想要我说几遍啊!我快疯了,怎么嫁了你这么个弱智男人!”

    ……

    看着不远处正在吵架的一对夫妻,骆夜痕愣了一下,而夏伤心脏也猛地加快起来。

    “殳儿,别胡说,我们才不像呢!”夏伤感觉自己的俏脸有些烫,她忙低着头,大步往前走去。

    赢殳珪呆了呆,不明白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怎么夏姐姐看上去生气了呢?他一脸不解地回头看向骆夜痕,而骆夜痕同样心神微漾,他眼神复杂地扫了一眼夏伤的背影。在赢殳珪的视线中,勾唇微微一笑,抬手拍了拍赢殳珪的后脑勺,柔声说道:“前面有旋转木马,殳儿要不要玩?”

    赢殳珪一愣,随即满脑子都被旋转木马给占据了,连连开心地点头说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