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56:伤的迷茫
    夏伤一听赢殳珪欲要哭出来了,心紧了紧,她连忙对着对面的赢殳珪温声追问道:“生什么事情了吗,殳儿,你说给夏姐姐听听,夏姐姐能帮你的,肯定帮你!”

    “呜呜,夏姐姐,司璇姑姑和皇爷爷皇奶奶又出国去了。殳儿也想去,殳儿舍不得司璇姑姑……”

    待夏伤听清楚赢殳珪的话语后,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她以为生什么大事了呢,没想到原来是这件事情。不过成人觉得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到了天真的孩童眼中,可能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夏伤勾唇,握着手机柔声劝慰道:“殿下,司璇公主出国,是为了治病。治好了病,他自然会回来了!”

    “我懂,可是我还是舍不得!”赢殳珪声音哽咽地回道。13264795

    “那怎么办呢?”夏伤皱了皱眉头,思考了半晌之后,笑眯眯地又说道:“要不这样,明天我让你舅舅去接你,我带你出去逛逛散散心,怎么样啊?”hboomit

    “真的吗?”孩子果然是孩子,一听到夏伤要带他出去逛,赢殳珪连忙惊呼地大声问道。

    “是啊是啊!”夏伤笑了笑,看赢殳珪又恢复了精神气,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好不容易哄着赢殳珪睡了觉,夏伤挂上手机后,也随之从沙上站了起来。许诺看夏伤将手机还给自己后,从沙上站起身,拿起外套和包包,似乎要外出的样子。她愣了一下,抬头看着夏伤,一脸惊疑地问道:“夏夏,你这是又要去哪里啊?”

    “回骆夜痕那里,明天我得让他去宫里接一下小太子!”赢殳珪身份贵重,岂是她想接就能接出来的。现在只能靠骆夜痕这个舅舅去接了,所以现在她得回去讨好骆夜痕那家伙。时大没这。

    “你不是说他今天不在家吗?”许诺一听,纳闷地问道。

    “现在是不在家,不过不代表明天不回来啊,我得回去等着!”夏伤笑了笑,穿好外套后走到玄关口换鞋。

    “这边小区找不到车的,我下去陪你一起走一段!”许诺见夏伤执意要走,也没再挽留。走到玄关口,拿过晾在衣架子上的外套给自己穿上。

    “不用了,你还是乖乖地坐着吧,我自己走就行了!”夏伤想拦住许诺,却不想许诺执意道:“那怎么行,你身上手机什么的都没有?”

    夏伤没了办法,只能让许诺跟着了。

    也凑巧,下楼刚步行到公寓门口,正好碰到一辆出租车载着这边公寓的住客过来。夏伤等那住客下车后,自己随之上了出租车。

    “好了,你赶紧回去,路上小心点!”坐在车上后,夏伤微笑着对着许诺嘱咐道。

    “恩,你也小心点,再见!”许诺闻言,挥舞着自己的小手,微笑着对着车上的夏伤说了再见——

    夏伤在骆夜痕的别墅前下了车,付了车子后,从包包里掏出钥匙走到大门口。开了门,进屋后。夏伤在玄关口换鞋时,没找到骆夜痕外出时穿的鞋子,看样子,骆夜痕还未回来。

    夏伤换好鞋子后,跨步走进大厅。这会儿一个人待在这么大的屋子里,说真的走在大理石地面上,只要脚下踩重一点,都会听到回声。

    “唉,房子大了,真有点阴森森的恐怖!”脱了外套,在沙上窝了一会儿。她感慨了一声之后,心里隐隐有些同情骆夜痕起来。

    16、7岁就拥有几辆顶级跑车的人,不一定就是一个快乐的人。其实,她看到的是更多的悲哀。

    正常的家庭,就算是父母再宠再溺爱孩子,也不会纵容孩子这样无所顾忌。也难怪当年骆夜痕会撞死人,闯下那么大的祸端。家人根本没有管教过他,更没约束过他的行为,完全随着性子做事不出事才怪呢?如果不生官思雅的事情,也许现在的骆夜痕还是吊儿郎当地瞎混呢?

    因祸得福吧,骆夜痕虽然性子里面,还有很多桀骜不驯和棱角没有被磨平。但是看得出来,他已经收敛了很多。

    夏伤胡思乱想了一会儿,觉得自己有些困了。打了个哈欠后,决定不再等骆夜痕。自己上楼进了卧室,拿着睡衣进浴室洗完澡后,便钻进被子里睡觉。

    在她睡得迷迷糊糊时,卧室的大门突然间被人推开,跌跌撞撞的脚步声伴随着一道亮光从头顶射过来,夏伤本就睡得很浅。听到动静后,一下子就睁开眼。

    “你……”陆金瑞正扶着喝醉的骆夜痕进屋子,看见躺在床上的夏伤后,吃了一惊。

    他有些意外,夏伤跟骆夜痕竟然同居。但是想了想,又觉得很正常。两人连孩子都有了,同居算什么?

    夏伤同样有些惊怔,不过看清楚陆金瑞扶着的人后,她连忙掀开被子下床。

    “他怎么喝成这样了?”夏伤扶着东倒西歪的骆夜痕,皱着眉头看着陆金瑞问道。

    “你不是应该最清楚的吗?”陆金瑞口气略带几分嘲讽。

    夏伤听到陆金瑞话语中的不对劲,也没理会他。帮忙将骆夜痕扶上床后,便转身进了洗浴间,找了干净的脸盆和毛巾,在洗手池里等了一些冷水后,快速地走出洗浴间。TEMj。

    客房里,陆金瑞已经帮骆夜痕解了外套外裤。看夏伤端着脸盆出来后,便站起身,将位置让给夏伤。

    夏伤将脸盆放在床头柜上后,将毛巾放进去侵湿,挤干后俯身给骆夜痕擦脸。

    被凉水激的,骆夜痕睁开了眼睛。瞧见脑袋上方的夏伤后,他伸手一把搂住夏伤的纤腰,迷迷糊糊地说道:“夏伤,你好漂亮!”

    “我要不漂亮,你会看上我吗?”夏伤被他一搂,身形不稳地扑倒了骆夜痕的身上。听到他的话语后,她一边给他擦脸,一边好笑着问道。

    “当然不会,你要是丑女人,老子才不会上你!”骆夜痕这会儿醉了,说话的样子孩子气十足。他将整个脑袋埋在夏伤的胸口,像小猪吃食一样,不停地拱着。

    虽然知道骆夜痕所言非虚,不过夏伤心里还是漫过一抹冷嘲。给骆夜痕洗完脸,想拍拍他别再抱着自己的时候,没想到这家伙兽性大,突然间扒了夏伤身上的睡衣。

    夏伤跟骆夜痕在一起,向来是很乐意袒露自己的美好。这会儿她身上只套着一件吊带真丝睡裙,骆夜痕手一挑,夏伤身上的睡裙便掉了下去,露出雪白性感的美背和浑圆的胸脯。

    骆夜痕看着血脉瞬间贲张,醉意让他一下子卸了心防,同时也将夏伤怀孕的事情早就忘得一干二净起来。抱着夏伤将她反压在床榻上后,便开始解自己的裤子。

    “夜,别这样!”夏伤瞧见骆夜痕这摸样后,连忙捞起身上的睡袍,对着骆夜痕大声抗议道。

    陆金瑞还在旁边,他原本想让夏伤帮骆夜痕洗完脸后,好给他换上睡衣。不过看这情形,他连忙走出卧室。

    随着卧室门“咔嚓”一声关上后,一直推拒着骆夜痕,不让他胡来的夏伤也没再坚持。由着骆夜痕解了裤子后,扒开她的大腿顶进去。

    身体被他硬顶进去,那熟悉的胀痛带着一丝满足。让夏伤不自觉地蹙了蹙纤眉,她下意识地伸手环着骆夜痕的脖子,闷哼了一声。

    骆夜痕这会儿醉的厉害,全凭自己感觉行事。夏伤蹙着眉头,忍耐了一会儿。渐渐地,便也随着他的动作,沉沦进**中去了……

    一时间,剧烈的喘息和吟哦随着晃动的厉害的床榻声,在卧室内序幕。却又伴随着骆夜痕的一声嘶吼,归于平静。骆夜痕在夏伤身上释放了自己之后,便累及地翻身睡去。夏伤喘着粗气,平躺在床榻上看着天花板呆,脑子很长一段时间都沉浸在方才的**中清醒不过来。

    性与爱,其实要是分开来的话,也可以享受到其中的乐趣的。跟骆夜痕在一起后,夏伤从未想过原来**可以那么甘美。甚至,有时候,她空下来,还会回味一下那种滋味。

    她不知道这算不算堕落,还是早已不是一年前那个纯粹的自己。明明满心的都是顾泽曜,可是为什么跟骆夜痕在一起,她的身体会如此着迷骆夜痕给予的这种快乐呢?

    随着身体的快乐慢慢地消弭下去,夏伤心里再一次被一阵低落给笼罩。她有些讨厌这样的自己,甚至会迷茫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越来越迷糊了,也越来越觉得自己有点累!

    侧头瞧见身旁的骆夜痕已经睡死过去了,她叹了一口气。坐起身,从床头柜上抽了几张手纸,将身下擦干净后,便站起身找自己的行李箱。

    拉开拉链后,她伸手用里面的一个内袋里,摸到一个小药瓶。拿出来后,她快速地挤开,倒了一粒药丸后仰头吞下。

    吃完药,夏伤才安心地重新躺回骆夜痕的身侧睡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