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53:情绪失控
    陆金瑞在夏伤的一番话中,心里多少有点佩服夏伤这女人的性格。

    情后好那。她能当着骆夜痕和闵瑾瑜的面,将自己做过的事情全部抖出来。这种女人敢作敢当,完全不在意旁人的目光。相对于他们身边那些维诺讨巧的女人,夏伤的与众不同对男人来说,确实很有魅力和吸引力,更容易挑起一些男人的征服欲。

    他心里隐隐有些担忧,骆夜痕虽然当初很狂妄地说不会喜欢上夏伤。不过依照目前这形式,看来骆夜痕沦陷在女人手里,是早晚的事情!

    在陆金瑞愣的时候,没想到骆夜痕在入座后,突然间伸手揽过夏伤,笑盈盈地跟对面的两人宣布,“忘了宣布了,夏伤怀宝宝了,我马上要当爹了!”

    陆金瑞一呆,连同他旁边,原本因为骆夜痕的主动示好,心里正松懈了一口气的闵瑾瑜。在这番话中,好心情一瞬间荡然无存,脸色也在一瞬间,变得极其的复杂起来。┃┃hoo

    夏伤心里同样的五味杂陈,说不出此刻到底是何滋味。

    “夜,你没开玩笑吧?”陆金瑞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却不想换来骆夜痕凶狠地一瞪,“我干嘛跟你开玩笑,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骆夜痕这会儿心情很爽,尤其是看闵瑾瑜吃瘪,他就更爽了。

    别以为他主动跟闵瑾瑜和好,就不生这小子的气了。他就是要当众宣布夏伤怀孕的事情,好让闵瑾瑜眼红一下。

    “陆少,别听夜开玩笑,凡事都没有结论呢?”夏伤在骆夜痕的掌心中掐了一记,抬头看着陆金瑞微笑着回道。

    “哦,是吗?”陆金瑞心生狐疑,睨了一眼夏伤后,便低下头沉默地夹菜继续吃了起来。

    接下来,一向只有别人伺候他,从不主动献殷勤的骆夜痕,可谓是体贴十足。一直给夏伤夹菜布菜,夏伤的嘴一直就没停过,吃的她直想吐。

    一顿饭吃了接近两个多小时才结束,散席前,夏伤挽着骆夜痕的胳膊,与陆金瑞和闵瑾瑜别。

    骆夜痕在席上喝了一点酒,夏伤在临近骆夜痕的车时,主动走到驾驶座上,想给骆夜痕开车。没想到骆夜痕却突然间一把抓住她的小手,将她扣在自己怀中。

    “夏伤,你信我吗?”骆夜痕低着头,被不远处霓虹灯映照着的眸子越的黑亮的眸子,深深地凝视着夏伤的面孔,问道。

    “信啊!”夏伤在骆夜痕深情的目视下,心弦就像被什么拨弄了一下。余音袅袅之余,她毫不迟疑地点了点头,看着骆夜痕点了点头,回道。

    “那乖乖地坐在我旁边!”见夏伤点头,骆夜痕抱着夏伤,柔声说道。

    “恩,好!”夏伤没再迟疑,离开骆夜痕怀中后,绕过车头伸手一把拉开副驾驶座前的车门——

    骆夜痕在商场前的停车场,将车停好。便示意夏伤下车,夏伤忆起骆夜痕说他要带她出来逛逛。也没多想,在骆夜痕的示意下,推开车门下了车。

    挽着骆夜痕的胳膊,进了商场后才现。骆夜痕竟然带她进了一家,京都市最大的婴儿用品店里。

    夏伤看着满店面的可爱小东西,心里惊喜之余,转头看着骆夜痕,低笑道:“骆夜痕,孩子还没确定有没有呢,你就这么急着要撒钱了!”

    “我乐意!”骆夜痕闻言,转头看着夏伤,漫不经心地回道。

    夏伤知道骆夜痕的毛病,也懒得说他。这时,从两人的正前方迎上来一个女导购。

    “先生,小姐,你们想看些什么东西?”那女导购笑的很甜,说话的声音也很轻柔,一下子就能让人好感十足。

    “随便看看吧!”夏伤抬头微笑着看着那导购,低声说道。

    “好,不过你们是送人还是自己准备,如果是送人的话,可以考虑买那种大礼包……”导购是人精,见夏伤说话后,很快抓机会说话,给夏伤推荐各种促销物品。

    骆夜痕没理那导购,而夏伤则微笑着点了点头,也没再说话。

    在婴儿用品店逛了一会儿,夏伤现这家店面竟然一个客人都没有。而店内很多服务员,都看着自己购物。心里好奇之余,转头看向骆夜痕。

    “夜,你做的手脚吗?”这会儿并不晚,顶多晚上九点。按照这边闹市区的人流,不可能这家店一个人影都没有。

    “你别管那些,看看这件小衣服可不可爱?”骆夜痕说着,孩子气地从衣架子上,取出一件海蓝色的连体婴儿服给夏伤看。

    夏伤扫了一眼骆夜痕手里的衣服,眼睛在这一刻就像刺痛了一样,一下子被一股湿润的液体迷蒙了视线。tbsr。

    “很好看!”夏伤快速地垂下头,随便捞了一样东西,看了起来。

    骆夜痕不是第一次逛这种店了,事实上自从骆颜夕生了赢殳珪之后,他有时间就会亲自来这种店里逛逛,给小殳儿买点玩具或者生活用品。虽然小殳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不过他买的东西骆颜夕都会帮殳儿换上身。所以,他更乐意亲自给殳儿挑选了。

    夏伤低着头,她并不想多去看店里的东西。所以粗粗地扫了一眼后,便想跟在骆夜痕的身后,沉默地看着他挑东西。

    她从来不知道,骆夜痕这么粗心的男人,在挑选婴儿用品时,会那么精细。甚至在挑选衣服的时候,会仔仔细细地把衣服的边角,袖子四周,查看一遍,怕落了一个线头。

    夏伤看着,看着。心里某一处,突然间就像被人扼住了一般。一丝细细密密,犹如牛毛雨一般的尖针,扎满了她的心房,很快那痛就蔓延在她的四肢百骸。

    夏伤小手握紧,强忍着胸口突然间勃的痛楚。低着头,想要把鼻尖那股酸涩硬憋回去。

    “这个拨浪鼓怎么样?”在一阵“咚咚咚”地擂鼓中,骆夜痕一边摇着手里的拨浪鼓,一边笑盈盈地对着夏伤说道:“殳儿小时候最爱听这个,我一摇,他两只眼珠子就一直盯着这个转,有趣极了!”

    骆夜痕说完,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夏伤回话。转过头看向夏伤时,才现夏伤低着头。

    “怎么了,不舒服吗?”骆夜痕一脸疑惑,不明白方才还好好的夏伤,怎么突然间低着头不说话了。

    “我想去下洗手间!”夏伤心疼极了,她怕骆夜痕看出什么。忙佯装镇定地抬头,看着骆夜痕说道。话落,也不管骆夜痕有没有反应,转头去询问服务员。

    骆夜痕注意到,夏伤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透着浓浓的颤音。骆夜痕看着夏伤疾奔而去的背影,好心情在这瞬间,荡然无存——

    一进洗手间,夏伤将门关上后,就控制不住地靠在门板上,捂着嘴巴痛哭出声。

    她不想哭的,可是她控制不住。有些东西她已经试着去遗忘了,有些东西她以为已经封存在记忆的角落里,再也不去掀开,不去触碰。可是当她无意间再一次闯入记忆的深处,那些曾经鲜血淋漓的画面涌进她的脑子。连带她的身体都有了感应一般,那痛如此清晰,如此地真实。

    原来有些伤口,只是伪装的很好。刀疤还在,刻意伪装并不能真的粉饰太平。把伤疤掀开,才现里面早已腐烂了,生了疮……

    骆夜痕在店中央等了一会儿,见夏伤久久不出来,不放心。转身去洗手间现寻夏伤。刚到门口,就听到洗手间“呜呜呜”如同幼兽一般的呜咽声。他惊愣住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夏伤哭了好一会儿,方才将情绪控制住。将呜咽声全部压下去后,她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慢慢地走到洗手台前,将自己的脸清洗了一遍。

    拿化妆包出来,将自己仪容收拾地没有任何的破绽之后,方才走到洗手间的门口。0

    一开门,令她意外的是,骆夜痕竟然站在门口。一瞬间的惊怔之后,那张漂亮的脸蛋上,再一次恢复了笑眯眯的表情。她微笑着看着骆夜痕,柔声问道:“夜,你怎么在这里?”

    骆夜痕脸色阴森到了极点,他目光炯炯地看着夏伤,在触及到夏伤那副没心没肝的笑脸后。胸口的怒焰勃然而出,他真有种冲动,将她的脸上的那张笑脸面具给撕下来,让这个女人永远别再挂着这么一张虚伪的面具。

    “我们走吧!”夏伤看得出来,骆夜痕很生气。尽管自己情绪失落,但她还是笑意盈盈地走上前,伸手想挽住骆夜痕的胳膊。

    “给我滚开!”骆夜痕暴吼一声。

    他觉得自己心里就像是窝着一把火,他突然间对夏伤厌恶到了极点,很想狠狠地掐死夏伤这个臭女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