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52:兄弟和好
    在夏伤听到熟悉的声音之后,缓缓地从骆夜痕的怀中抬头瞧去。没一会儿,说话的陆金瑞已经走了进来。如他所言,他的身后还跟了一个闵瑾瑜。

    骆夜痕与闵瑾瑜因为自己闹翻,夏伤这是知道的。她更清楚,这里面有一大半是因为自己在背后推波助澜的原因。

    夏伤心里虽说不上愧疚不愧疚,但毕竟细想之下,其实这两人对自己尚好。尤其是闵瑾瑜,在温泉山庄的求婚着实让夏伤心生感动。所以想了想,决定撮合两人和好。

    “陆少,闵少也来了吗?”夏伤见闵瑾瑜一看见骆夜痕和他在包厢里,很不给面子的掉头就想走。于是她连忙从骆夜痕怀中抬起头,看着门口的两位大少爷,大声地招呼道。tbsr。

    刚才在外面,陆金瑞是听服务员悄悄地报告的。当时闵瑾瑜在身旁,他没来得及问有没有带人,就急着把闵瑾瑜拐进来。这会儿听到夏伤的话,瞧见她正小鸟依人的窝在怀中后,心里大呼一声失策。┇┇h

    要他知道夏伤这妖女也在的话,他铁定是不会带着闵瑾瑜进来了!

    “呵呵,没想到夏小姐也在啊!”不过来都来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所以陆金瑞笑呵呵地看着夏伤,打招呼道。

    而原本打算离开的闵瑾瑜,也在夏伤的这一番话中,不得不驻足停留。

    “陆少应该还没用餐吧,一起坐吧!”夏伤笑意盈盈地示意陆金瑞坐下,当然她还不忘,移目看向陆金瑞身后的闵瑾瑜,柔声又说道:“闵少也一起来吧!”0

    骆夜痕看夏伤这么殷勤,脸色有些不愉起来。他是跟夏伤过来过二人世界的,平白无故冒出两个人,而且还有闵瑾瑜那小子,这不是纯心让他倒胃口吗?

    “夜,上次我不是跟你谈过吗?闵少帮我投回了我妈妈的那架古琴,我一直没有感谢他。这回正好咱们一起出来用餐,你不介意我请他吧!”夏伤怎么会不知道骆夜痕的心思,这小子看似大气,其实心小着呢。怕他胡思乱想,更怕好好地一顿和好饭被他破坏。于是她笑意盈盈地看着骆夜痕,撒娇地解释道。

    被夏伤这样笑脸讨好,骆夜痕自然也不能说不好。所以别过头,口气薄淡地回道:“随便!”

    “那闵少,看在我的面子上,不如吃了我这顿感谢饭吧!”夏伤见骆夜痕妥协了,抬头对着闵瑾瑜,笑眯眯地说道。

    夏伤如此说,闵瑾瑜哪有说不好的道理。他乖乖地走到陆金瑞的身旁,拉开凳子入了座。

    不过,这会儿闵瑾瑜的心理是极其复杂的。原本夏伤是他的女人,如今变成了自己好哥们的女人。为了夏伤这女人,他还出卖过自己好兄弟。虽然有些事情他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可总归是跟骆夜痕有隔阂。再加上现在夏伤跟骆夜痕,面对骆夜痕的时候他心里多少有几分不甘心。

    陆金瑞见夏伤三言两语,就把把搞了很久,都没有搞定的事情成功地给落实了。心里暗夸夏伤这女人精明之余,他也连忙顺着杆子往下吆喝,“呵呵,是啊,大伙儿一起用餐也开心。夏小姐说,对吧!”

    “这个是自然的,我就爱热闹!”夏伤闻言,立马笑眯眯地抬头看着陆金瑞,桌下小手却抓着骆夜痕的掌心,轻捏了一下,示意他别耍酷。

    坐在餐桌前闲聊了一阵,当然话说的最多的还是夏伤和陆金瑞。时不时地夏伤也会将话题扯上另外两只,这两只在夏伤的问话中,还是非常配合地回了几句。

    因为是陆金瑞家的餐厅,所以上菜自然也快。没几分钟后,佳肴就陆续地端了进来。夏伤看着满桌的佳肴,转头睨了一眼骆夜痕,笑着柔声责备道:“怎么点了这么多,你就爱浪费?”

    “啰嗦!”骆夜痕说着,拿着小碗,用大汤勺舀了一碗老鸭汤放在夏伤面前,“快喝,这味喜不喜欢?”

    夏伤瞧见这鸭汤都熬白了,拿勺子舀了一勺,入口后味浓鲜美。她连忙点头,看着骆夜痕微笑道:“很好喝!”

    “这个也尝尝!”骆夜痕说着,又夹了一块牛腩,放在夏伤的碗中。

    夏伤无奈,夹起来咬了一口,连声说道:“夜,这家饭店看生意,就知道是绝对好吃的,你干嘛要我尝菜一样,一个个尝起来啊?”

    “这话说的我爱听,夏小姐,我这里的厨师,各个都是顶级的。尤其是主厨,我可是年薪百万聘请过来的。不是我自吹,我这里的东西做的绝对是帝国美食界里,数一数二的!”陆金瑞听到夏伤的夸赞后,连忙笑眯眯地大声地自夸起来。

    夏伤闻言,笑着点了点头,夸赞道:“确实好吃,我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鸭汤!”

    骆夜痕听夏伤这么一说,心里顿时有了主意。抬头看着陆金瑞,眸光透着几分狐狸般的算计,道:“你的主厨是年薪百万,对吗?”

    “没错,我挖了很久,才把他从辰州的一家五星级酒店给挖过来!”说到这,陆金瑞颇为得瑟。不是伯乐相中千里马,千里马单个开心的。其实快乐是双向,得到千里马的伯乐同样开心。陆金瑞自从得到这个主厨之后,这家饭店的生意直线上升,乐的陆金瑞直夸这匹千里马花的物超所值。

    “那你怎么说服他的?”骆夜痕慢悠悠地问道。

    “这个简单,钱是第一,其实是软磨硬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陆金瑞也没往深处想,直接就把怎么把这个主厨骗到手的过程,一字不落地转述给了骆夜痕。

    最后在骆夜痕“哦”的一声中,结束了这个话题。

    夏伤是明眼人,一眼就看穿了骆夜痕的心思。见陆金瑞如此心不设防,觉得很是好笑。抿着唇将碗中的鸭汤全部灌进嘴巴之后,抬头看着一直沉默着的闵瑾瑜,坦诚道:“闵少,其实我希望你跟夜和好!”

    夏伤一语话落,原本就安静的包厢内,变得更加的安静起来。陆金瑞不知道夏伤这女人又在玩哪招,一脸惊愣地转头看着夏伤。而闵瑾瑜喝骆夜痕,也在夏伤这番话中,齐齐地转头看向夏伤。

    “其实我想道歉,我以前答应跟你交往,是为了更好地接近夜。我不想隐瞒你,也不希望你再做个冤大头。我在跟你交往的时候,就一直在勾引夜。我目的不单纯,我要的是《战国策》的女主角一角。夜也知道,所以他一直都很讨厌我,也因此一直在整我。我不是个好女人,我只是替你们兄弟不值。为了我这种贱货,犯不着断了你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情!”夏伤看着闵瑾瑜,面上依旧浮现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她深深地凝视着闵瑾瑜,又说道:“所以闵少,也别对我这种人再有什么幻想。不值,这世界上好女人千千万,你若想安分下来好好过日子,有的是好女人可以娶。但是好兄弟就只有一个,你跟夜从小一起长大,这情谊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我知道你们两个都是好面子的人,今个儿由我把话说开。是和,你们就把这酒给干了……”夏伤说着,从椅子上站起来,拿着一旁的酒瓶,给两人倒了一杯酒,微笑着又说道:“一笑泯恩仇,喝完就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是散,我不强求。有句老话说的好,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如果你们真觉得这么多年的兄弟情可以因为一个不要脸的女人搅合一下,就能断了的话,也可以……”

    中以来个。夏伤的一番话,就像在骆夜痕和闵瑾瑜的心上砸了一个大榔头。

    有时候,人这感情也挺奇怪的。你说它是无坚不摧的话,也不一定,在特定的环境下,它其实还是会脆弱的如琉璃。骆夜痕也没想到,一个小小、居心叵测的夏伤,就能把他和闵瑾瑜一起长大的情谊给彻底生分了。忆起曾经,其实在他们疯闹的年纪里,也曾出现闵瑾瑜追一个女生,最后那女生转而喜欢自己的这种情况。可是那时候,闵瑾瑜却总调侃,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衣服可常换,手足不可断。

    但遇到了夏伤之后,闵瑾瑜才现,有些东西可以让,但有些东西就算是再好的兄弟,也不能染指。

    “瑾瑜,之前的事情我不想说什么,但是我知道我还是想跟你做兄弟。所以,我干!”骆夜痕说着,站起身来举着酒杯,面向对面的闵瑾瑜。

    闵瑾瑜没想到一向自大狂妄的骆夜痕,先服了软。惊愣了一下之后,站起身,端着酒杯伸手与骆夜痕手里的酒杯撞了一下,“我也不想跟你提以前的事情,这件事情就这么一笔勾销,我们还是好兄弟!”

    闵瑾瑜说着,率先将杯中烈酒一口饮尽。

    骆夜痕见此,也随之仰头一口吞下。

    闵瑾瑜灌完酒后,将酒杯倒扣在桌子上,转头看着夏伤,大声说道:“夏伤,我以前就跟你说过,不要妄自菲薄,更不要诋毁自己。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接近我,我始终是觉得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你跟夜也行,不过若他欺负你,你尽管来找我。做不了你男人,我就当你哥!”

    夏伤闻言,勾唇灿烂一笑。而这时骆夜痕突然间伸手,一把揽过夏伤的胳膊,将她圈在自己的怀中,看着闵瑾瑜喝陆金瑞笑道:“忘了宣布了,夏伤怀宝宝了,我马上要当爹了!”

    夏伤没想到骆夜痕会突然间就把这事给宣布了,唇角的笑容顿时绷直。而闵瑾瑜喝陆金瑞则一脸呆愣地看着两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